话本小说网 > 轻小说 > 风声何极:花火荡漾的天际
本书标签: 轻小说  悲剧  病娇   

第九章,结缘(一)

风声何极:花火荡漾的天际

天以开始在边缘泛出微弱的光,只能被称为拂晓。

吹着夜风,听着蝉鸣,倒也是夏日里较为独特的画面。

他已是不知自己在何时醒来,一晚上迷迷糊糊,不觉烦躁,只是有些没精神,习惯了,已是常态。

身体虚寒,加上前几日突如其来的降温,不慎染上风寒,不比冬日里那般过分。觉此时气温微凉,便加了件衣裳。

门外屋内,仍是漆黑,点了盏烛火提在手中,亮堂了许多。转角处,驰炀的房门肆无忌惮的大开着,房内无人,他已经醒了,看样子还要更早。若是往日,他会有些疑惑,想来昨日午后睡去就没再出来,或是一夜未眠,或是嗜睡几小时。

走到屋前,一个身影坐在木台阶一边,头靠着门框,正视渐变的天色,手中似是拿着什么,如有所语。

沐佑风“这么早就醒了,难得有机会,不多躺会儿,”提起灯盏,吹灭了星火。

驰炀“在这样下去,怕是以后便习惯了。”

反应迟钝,好一会儿才回过神,困倦地眨着眼。

驰炀“你不多加件衣服吗?看穿的有些单薄,喉咙说话是有点沙哑,看来是更加严重了。”

沐佑风扬手起,感受带来的温度。

沐佑风“总有这个过程,起起伏伏,这才是开始。天也是越来越热了,等到正午,这件长袍就可以脱去了,现在没办法,觉得累赘,不自由。”

风吹进体内,一阵寒蝉引得又是咳了几声。

驰炀“还是裹得严实点。”

驰炀放下符条,起身进屋倒杯茶水。

沐佑风在淡淡的光影下,盯着那樱色的符条,偷偷笑着,正要弯腰拾起,却被吹进灌木丛中,回头瞧了眼屋内驰炀的身影,距离虽不远,也是鼓起勇气,上前捡起,为了压着嗓子中的瘙痒,脸闷得通红,不料,咳得是更加厉害,站在原地动弹不得。

驰炀“外面风大,快先进来。”

搀扶着将他送进了屋内。

他显然十分抗拒,扬起手挣脱。

驰炀“我看是等天亮后,我去山下给你买的药吧,不能总是这样。”

沐佑风“用不着,没那么较弱,过段时间便痊愈了,天也是越来越热了,说不定很快就好了。”

递上一杯茶。

#驰炀“这是隔夜的凉水,先不要喝,水还在煮着。”

回首看向炉子,口子吐着雾气。

沐佑风“这只是用来润润嗓子,不需要太高要求。”

杯子在嘴边放了一阵,放下。

沐佑风“还是听话一点吧。说来也奇怪,明明可以答应你姑姑,去城里住着,至少在上学期间。为什么……难道是为了陪着我。”说着,手臂提起袖子,遮着偷笑的面目。

驰炀“你说是那就是吧。”

驰炀自己也不知道,是因为他,因为这的花花草草,还是因为过去?

拿着符条,对着以斜射进屋内的光线,耸了耸肩。

沐佑风“没想到,我们小炀也有这么一天呐!”

驰炀“不要这么叫我,我不喜欢,可,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沐佑风“本以为,你会主动来问我,有些失望呢。”

故意间隔了一段时间,这么一个卖关子,他着急了。

驰炀“手中的符条,樱色的,便代表结缘之意,是友谊最高的象征,若非是拥有真正的关系与情感,是求不来的,看也只有那只狐狸,有这般勇气了吧,他对你的事很上心。”

驰炀抿着嘴唇,止不住地嘴角上扬,手抱双膝,左右摇晃

沐佑风“别高兴太早,他只是给了你接受的机会,并没有发出邀请,且候着。”

他仍是不变姿态,“他今日说出,我就今日答应,我有这个耐心,等下去。”

沐佑风看着他信心十足的模样,却莫名想到自己从前的神态,也是如此,也或许是他很少有这般期待一件事,而带来的笑容,是这样陌生,但,为什么,他只选择等待?

沐佑风“你为什么不选择主动询问?结果会来得更早。”

驰炀没有做出回答,手竟伸出触碰着滚烫的炉子,指尖顿时被高温熏得通红,他赶忙放进嘴里,倔强的目光里,表露出自强又脆弱的内心。

他,只是怕被拒绝。

上一章 第八章,午后(四) 风声何极:花火荡漾的天际最新章节 下一章 第十章,结缘(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