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本小说网 > 影视同人小说 > 陈情之流氓没文化
本书标签: 影视同人  薛洋原创女主  义城组     

唯余叹息

陈情之流氓没文化

枭鸟都不愿涉足的地域,在附近就有。

那地方阴祟肆虐,神鬼回避,是修士们谈之而色变的所在。

只是,别人怕,薛洋未必怕。因为那里算是薛家的祖地。

五百年前的夷陵仙山。

如今的夷陵乱葬岗。

于是,从这一天起,岐山温氏彻底失去了薛洋和陆阿汪的踪迹,不止他们找不到,魏无羡他们也遍寻不着。

三人直到这时还是一头雾水,因为孟瑶只告诉他们说陆阿汪离开云深不知处了,至于为何离开、出了何事则一概不提。

无奈之下,他们两人与接到消息后同样摸不着头脑的聂怀桑都赶去了云深不知处。

魏无羡去找蓝忘机,江澄去寻江厌离,而聂怀桑则到了孟瑶处。

聂怀桑孟兄,究竟出了何事?

等孟瑶将事情经过一说,聂怀桑直接沉默了。

孟瑶(金光瑶)师父一生育人无数,从未作恶,他不该有此劫难。

聂怀桑拍拍他的肩膀,也陷入两难。

聂怀桑扪心自问,我是不相信阿汪会做这种事的,可是既然那么多人亲眼目睹,你师父又确实因她而罹难,想必这事也八九不离十。就是不知,这其中可有别的推手。。。

孟瑶(金光瑶)推手那是必然。

聂怀桑有新的线索了?

孟瑶(金光瑶)(点头)陆阿汪离开那天,我向薛洋报讯,他提起过,温若寒那几日根本不在不夜天。

聂怀桑是了!阿汪对阴铁敏感,她定是察觉到了什么,才会去找蓝先生。若是刚好温若寒也在兰室,他难免会对她下手,比如说,试图将她炼成傀儡。。。

孟瑶(金光瑶)很有可能。但变成傀儡之后,基本没有再恢复神智的可能,而陆阿汪偏偏清醒了。还有,最后的那碗汤,那才是致使师父遇害的罪魁祸首,若非如此,师父应该还有救的。

那碗汤是压塌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是他们无法原谅陆阿汪的死结。

聂怀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同样在静室,魏无羡也和蓝忘机在进行类似的对话。

魏无羡却有不同的看法。

魏婴(无羡)变成傀儡之后,别人无法清醒,阿汪却未必。别忘了锁魂符!锁魂结道侣,相约赴生死。阿汪的魂魄有异动,薛洋立即就能察觉。

魏婴(无羡)薛洋在傀儡一道上的造诣甚至要在温若寒之上,当日结契,以他的性格,绝对有后手。

他看着蓝忘机,漆黑灵动的双眼隐含不解。

魏婴(无羡)所以蓝湛,你是如何断定,她必然醒不过来的?还有怎么就一定是她在汤里做了手脚,而不是蓝先生的魂魄在那之前就出了问题?

蓝忘机不食人间烟火的脸上,一开始还清冷如初,等听到最后,他褐色的眼睛渐渐有了波动,罕见地露出一丝厌恶来。

蓝湛(忘机)她是夺舍重生的。

魏婴(无羡)什么?

魏无羡惊呆了。

夺舍和有损,完全是两码事。夺舍等同于邪魔,是真正的邪修才会干的事,在修真界没有人会容忍。所以,若有谁被打上夺舍的标签,那基本那人就已经被定性为妖魔,再也没有洗白的可能。

魏婴(无羡)阿汪怎么会是夺舍的?

他心绪波澜起伏,很不平静。

魏婴(无羡)真的确定吗?

蓝忘机点头。

魏无羡还是不信。

魏婴(无羡)能夺舍重生的都属于修炼经年的老怪物,那种人既然能做出夺舍这种阴毒恶事来,必然是心狠手辣的,陆阿汪看着一点不像啊!

魏婴(无羡)她这几年来言行如一,并未有任何越距不轨之处,试问,一个人能毫无破绽地装一日一月,还能装几年吗?

这一点,即便是蓝忘机也不得不承认,这几年陆阿汪的确还算安分。

沉思许久。。。。

魏婴(无羡)我还是觉得不像!阿汪不像历经世事的老怪,相反的,她在某些方面天真得厉害,对修炼还一窍不通,进度慢到发指,哪个邪魔能混成这样?

从这一点上说,是说不通。

蓝忘机原本的笃定不见了,慢慢有了困惑。

魏婴(无羡)蓝湛,你说,疑似夺舍这事薛洋知道吗?

蓝忘机不语。

薛洋的态度不好猜,那人邪性,向来不按常理出牌。

魏婴(无羡)还是得想办法找到他们问清楚,赶在岐山温氏之前!我还是无法相信这事是阿汪所为!

在兰室。

江澄与姐姐江厌离也在聊陆阿汪。

江澄(晚吟)那天,孟瑶传讯让我们在半路上接应阿汪,并在她路过云梦时照料一二。

江厌离那接到了吗?

江澄(晚吟)(摇头)没有,在姑苏地界上还能打听到消息,之后却音讯全无,人间蒸发。

江澄(晚吟)听说孟瑶也曾给薛洋传讯,之后便有传闻,他硬闯不夜天,从岐山突围,中间惹出很大的祸事,引来一路追杀。之后没多久,他就切断了与孟瑶的一切联络,飞讯符都不回,连带着阿汪也消失了。恐怕他们二人此时正在一起,且不愿与我们见面。

江厌离面颊上不由染上了离愁。

江厌离但愿他们二人安好,只是裂痕已生,大家恐怕再也回不到从前了。

她对于陆阿汪并无恶感,相反的,人家对他们云梦有恩,大家还相处不错。她并不相信好朋友会害叔父。可是最痛心的是夫君蓝曦臣和小叔子蓝忘机,夫家对此讳如莫深,如今“陆阿汪”三个字已经成为云深不知处的禁忌,他们姐弟只能私下里说一说了。

江澄(晚吟)阿姐,别想了,身体要紧。此事早晚有水落石出的一天,我们等着就是。

江厌离抚摸着小腹。

千言万语,唯余叹息。

江厌离只能如此了。

云深不知处还是去往年一样平静祥和,可大家都知道,分明还是有哪里不同了。

上一章 缔结鸳盟 陈情之流氓没文化最新章节 下一章 此心安处是吾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