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本小说网 > 影视同人小说 > 陈情之流氓没文化
本书标签: 影视同人  薛洋原创女主  义城组     

入骨相思犹不知

陈情之流氓没文化

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

以往她惶恐过,向往过,幻想过,却从未料想,会以这种方式面对。

猝不及防,又充满未知和惨烈。

这让人由衷地感到孤独和恐惧。

陆阿汪走在蜿蜒曲折的石阶上,路的两边山高林密,古木参天。

山风送来鸟儿的清脆鸣叫,若是往常,她肯定会开心地学着喳喳叫了,可现在听了只觉得伤感。

这条山路一直通向彩衣镇。

几十里山路,走一走,歇一歇,将近傍晚才走到镇上。

摸一摸身上,她还穿着当晚起床时的那套衣服,虽不是亵衣,却也单薄,储物袋、鞭子都没有带,剔骨刀也不知去哪了,全身一个铜板也没有。

连带今日已是三日滴水未进,身体已然筋疲力竭。

停在街口,闻着各种小摊子上传来的食物香味,不禁饥肠辘辘。

人潮来来去去,她满身狼狈地站在人群中央,不知何去何从。

带着孩子的妇女纷纷绕着她走,行人们指指点点。

一个年少貌美的女孩子,衣衫不整地出现在大街上,也的确不雅。

陆阿汪默默垂头走开了。

找一位面善的大娘打听了出城的路,又强打精神去到城外,在一处漏风的破屋落了脚。

当夜,陆阿汪躲在草堆里昏昏沉沉地睡着了。

暗夜里,偷偷跟了她一路的人从树后走出来,站在门口借着皎洁的月光看着她一无所知的睡颜。

第二天,阳光从破烂不堪的屋顶照了进来,晃在她的脸上。

醒来磨蹭了一会起身,这才发现在她磨破了一层皮的脚边,一只陌生的储物袋和一双崭新的女式新鞋就静静地搁在那里。

储物袋里有她急需的水、食物和几块碎银子,其他的疗伤丹药也有,虽品质不怎样,却能解目前的燃眉之急。

她的眼眶热热的。

再次上路时,整个人的状态好了很多,脸上重新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回去彩衣镇用那仅有的银子添置了简单的厨具和油盐米面后,剩下的钱只够买一条普通的马鞭。

然后便是步行着,一路向云梦前行。

为什么是云梦?

因为她无处可去,世界在她眼里都一个样。

而云梦离岐山更近,也离薛洋更近。

是的,如果要去找一个人,脑子里浮出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薛洋。

此刻,她最想见的,只有他。

很想,很想,满脑子都是那个人。

大概是突逢大变,人本能地会去寻找温暖的怀抱。而对她而言,薛洋的怀抱就是这个世界最温暖的所在。

也只有在想到他,想到世界上还有一个人无怨无悔地在等着她,她才又充满勇气和斗志,觉得这个世界并没有那么可怕和恐怖。

因此,盼着每一个日出,数着每一个日落,她期待着某一天突然和那个人重逢。

白天的时候,她在赶路途中打猎、做饭、编箩筐斗笠等,第二天拿去附近村子里换吃的。

晚上,有无人的破屋就住破屋,没有的话就找相对安全的野外,点一丛篝火,然后望着火光发呆。

一开始也会整夜整夜睡不着,脑子里控制不住地回想起蓝曦臣和蓝忘机说的那些话,随后整颗心都会被痛苦煎熬着。

这样的次数多了,她就强迫自己去回忆和薛洋的点点滴滴,想他说过的话,做过的事,他们之间的期许,还有对未来的渴望。。。。

慢慢的,心里竟然真的静下来,能安稳地入定打坐一会了。

直到某一天晚上,她忽然从入定中惊醒。

睁开眼,恍惚看见一个人迎着火光走来。

她不禁揉揉流泪的眼睛,苦笑自嘲。

陆阿汪原来我已经这么想他了吗?

上一章 决裂 陈情之流氓没文化最新章节 下一章 亡命鸳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