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本小说网 > 影视同人小说 > 陈情之流氓没文化
本书标签: 影视同人  薛洋原创女主  义城组     

我劝你善良

陈情之流氓没文化

姚宗主仙督劳苦功高,两位公子也是人中龙凤,令我等敬仰!

聂怀桑拿扇子遮住嘴,偷偷对魏无羡念了个口型。

聂怀桑马屁精!

魏无羡的手在桌子底下竖起大拇指。

姚宗主仙督若有属意的弟子,那想必也是极为出色之人,只是不知这人是谁?

温若寒满意地笑了下,对这人的识趣表示赞赏。

温若寒正在考虑,是谁先不说了。

话虽如此,眼睛却看着薛洋。

万能龙套(面面相觑)

所有人都发愣,这是什么意思?

上午还刚刚对人又打又骂,下午又有意向收为入室弟子,传以衣钵,这怎么看怎么诡异,根本不像真心找弟子,反而像培养仇人。

温若寒怎么,有异议?

姚宗主不、不!仙督的眼光自然非同凡响,只是某些人。。。。性情桀骜,恐怕有损仙督的威名。

他不承认,在听说仙督要收弟子时,他的心跟着热了一热,瞬间产生了某些美妙的联想,很希望饼渣能掉些在头上。

温若寒本仙督不怕他桀骜。不听话?调教到听话为止。

在对待薛洋的事情上,打断他手脚、折断他翅膀,这是霸道,而收徒施恩则是王道,两者并不冲突。打一棍,给一个甜枣,时间久了,再桀骜的狼也会被驯化成听话的狗。

薛洋此人狠起来六亲不认,做看门狗再好不过了,只不过这条狗不能噬主,链子必须要握在他手里。

温若寒薛洋,本仙督说的可对?

薛洋(成美)仙督说的当然有道理了。

小流氓笑得邪气。

薛洋(成美)莫非仙督是看中我这个小小修士了?

温若寒怎么,不行?

薛洋(成美)(眼珠子转来转去)

薛洋(成美)行啊,当然行!

少年笑嘻嘻的,摇头晃脑,一身市井气息,很不正经。

温若寒一开始脸色阴沉,半晌之后竟然笑了。

很多人觉察到气氛不对,视线在温若寒、薛洋之间飞来飞去,还有的分出精力去观察蓝启仁的反应。

姚宗主(酸溜溜)仙督收徒,真是。。。八辈子修来的福分啊。

薛洋(成美)(斜眼)可惜你长得太丑,人也太老,还不要脸,倒贴人家都看不上。

姚宗主你!!你不要欺人太甚!

薛洋(成美)就欺负你怎么了?指桑骂槐、阴阳怪气的墙头草而已,我有何惧?

说完忽然攥起拳头扬了扬。

姚宗主吓得往后缩,差点跌下座位。

周围不知谁发出“噗嗤”闷笑,于满室寂静中听得格外刺耳。

姚宗主小眼睛偷偷一扫,也没看清是谁。针芒在背,斯文扫地,他不由气得直发抖。

一边,江澄捂着罪魁祸首魏无羡的嘴,恨铁不成钢,白眼快翻上天。

江澄(晚吟)就你精怪!给我安分些!

魏婴(无羡)(点头)唔唔!

蓝忘机盯着江澄的手,视线凝成冰霜。

蓝启仁没发现角落里几个少年的眉眼官司,他很厌烦由温若寒主导的这场风波,生生破坏了蓝、江两家精心筹备的大婚。

蓝启仁收谁为徒,此乃仙督家事。你情我愿的,无需旁人置喙。不过今日是我蓝氏宗主成亲大典,不宜起口舌之争。

温若寒(指指薛洋)这小子性情乖张,各位见笑了,回去后本仙督会亲自教导。

温若寒今天是个好日子,启仁兄,不介意我借此时机收个徒吧?

蓝启仁收徒是大事,何不改日?

温若寒启仁兄莫不是怕在下耽误了吉时?莫怕莫怕,我有分寸。今日只不过顺嘴一说,借一借姑苏蓝氏的喜气,你我兄弟,莫非连这个也舍不得?

金光善仙督误会了,蓝兄怎会舍不得?双喜临门的好事,别人求都求不来呢!姑苏蓝氏向来是礼仪世家,天下称颂,绝不会这么小气。

一唱一和,几乎将这事坐实。

蓝启仁险些气得胡子翘起。他算是看明白了,这哪里是真心贺喜来的?分明来者不善,想要利用侄儿的婚典达成某种目的。这种行为,他无论如何都无法原谅。

思绪在头脑里转了一圈。短短几秒钟的时间里,蓝启仁对这位多年好友心寒不已。

大概是脸色过于难看,急性子的聂明玦看不过去了。

聂明玦仙督收徒何必草率行事?不堂堂正正摆个大典广而告之,而非要凑在今日,这哪里是凑喜气?分明是喧宾夺主!

说完后,一张方正冷酷的脸直直看着温若寒。

温若寒老神在在,并不辩解。

金光善倒是蠢蠢欲动。

金光善沾喜气而已,怎么就是喧宾夺主了?聂宗主未免夸大其词。

聂明玦金宗主,有句话叫客随主便,没听过吗?

金光善。。。

江枫眠诸位都出身世家,一言一行当合乎身份,何必强人所难?今日乃小女成亲,还请诸位给云梦江氏一个颜面。

姚宗主各位所思所想都有道理,只是毕竟都是喜事,凑在一起不也是美谈一桩?

聂明玦你是个什么东西?巧言令色,望风使舵,也配在此胡言乱语?

振袖抬腿,一脚踢在这个圆圆脸胸口。

姚宗主“啊”地一声惨叫,圆润的身体“咻”地飞出了宴客室。

薛洋毫不客气地哈哈大笑起来。

孟瑶的嘴角弯了弯,招手叫来侍立一旁的弟子,耳语几句。

几个弟子抬起嚎叫不已的人迅速去了客院。

金光善赤峰尊好大的威风,在云深不知处殴打来贺喜的客人,若是传了出去,就不怕天下人说你多管闲事,仗势欺人?

聂明玦本尊与曦臣相交莫逆,好兄弟成亲,聂某别的做不到,帮忙清扫门厅还是可以的。

那种想要置人于死地的眼神又来了。

金光善多年酒色无度,身体早被掏空,一时竟被震慑住,开口不能。

这丢人的表现显露于众目睽睽之下,其子金子轩臊得满面通红,羞愤交加。

江枫眠(拱手)聂兄仗义。

蓝启仁聂宗主急公好义,刚正不阿,有谁敢说他无故欺人?

孟瑶趁机站起,大声禀报。

孟瑶(金光瑶)师父,吉时快到了。

蓝启仁嗯,请诸位随我一起移步,前去观礼。

老先生朝江枫眠和聂明玦拱手,三人带头离开。

孟瑶走在几位大佬后面,卡姿兰大眼睛看着温若寒和金光善的背影,还有姚宗主被抬走的方向,阴恻恻的笑一闪而逝。

作者小剧场

孟瑶(金光瑶)恭喜姚胖胖,加入群聊,并且排名前十。

姚宗主真哒?什么群?

孟瑶(金光瑶)黑名单群。

姚宗主?!!

孟瑶(金光瑶)别怕,是好事。因为入群的小伙伴会收到群主赠送的小礼物。

姚宗主这么好?

孟瑶(金光瑶)没错,便当已经打包,请注意查收。

姚宗主!!!

姚宗主救命!

上一章 树欲静风不止 陈情之流氓没文化最新章节 下一章 吉时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