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本小说网 > 影视同人小说 > 陈情之流氓没文化
本书标签: 影视同人  薛洋原创女主  义城组     

不为人知的姑婆

陈情之流氓没文化

第二天一大早,姑婆就把醉酒的侄孙徐一观叫醒,喊到她屋里说话。

开头第一句就把他的瞌睡吓跑了。

万能龙套蒔花女死了。

徐一观蒔花女不是隐世多年吗?

万能龙套她把自己炼成活尸,不隐也得隐。

徐一观惊得目瞪口呆。

徐一观拿自己炼活尸?这简直匪夷所思!

活尸,那是人在将死未死之时,使用特殊秘法将身体熔炼,介乎死尸和阴魂之间的存在,类似于灵器。

这种东西貌似神智清醒,实则已经入魔,人不人鬼不鬼。一经出世,必是人人喊打,因为它想长时间行走人间,必须得汲取生人的活气,时间长了,一个城池都不够它祸害的,威力形同旱魃。

徐一观从小就听过蒔花女的美名,至今还有几分仰慕,根本料不到她竟变成这个样子,不过他更好奇的是姑婆。

徐一观姑婆,你怎么对蒔花女的事如此清楚?

万能龙套住在隔壁,焉能不留意?

万能龙套身为普通人,阴差阳错踏上修行之路,本是机缘,她不想着脚踏实地,好好把握机会,却动起了歪脑筋,妄想走捷径一步登天。

徐一观莫非莳花会有问题?

万能龙套所谓莳花会,不过是修习采补之术的幌子。

徐一观是正统仙家弟子,从小学的便是修身养性之道,很难认同这样的歪门邪道,一听就皱紧了眉头。

徐一观手段如此污糟,姑婆您就没管管吗?

万能龙套当然得管,所以姑婆我就把她打伤了,困在隔壁的别院。

老太太声音沙哑而冷淡,说起蒔花女,就像说起一块石头,满满的不在意。

万能龙套若是她识趣,能迷途知返,顶多五年,她也就能出来了。

万能龙套可她非要剑走偏锋,寻到一块威力强大的阴邪铁片,从此日夜祭炼,想要化为己用。没想到修为没提升不说,反而自己容颜尽毁,浑身溃烂,整个人形同鬼魅。

万能龙套这女人也狠,眼见阴邪入体无法根除,她干脆把自己炼成活尸,悄悄蛰伏下来。

徐一观(浑身发寒)

徐一观姑婆就没想过彻底除掉她吗?

万能龙套如何没想过?她手持之物极其古怪,如果不是祭炼不得法,我早几年就不是她的对手了。眼看几次交手均无必胜把握,便只能设法困住她,只看后面是否老天开眼,能有人收了她。

万能龙套只是没想到,这一等就是许多年。

徐一观唏嘘不已。姑婆的身手他是知道的,如果连她老人家不能拿蒔花女如何,那对方便是真的厉害,难怪小时候姑婆再三叮嘱他不要往隔壁去。

这也让他好奇起来,究竟是谁有如此大的本事,能除掉蒔花女。他本打算问出口的,可看姑婆的脸色分明是不愿说。

万能龙套昨夜动静太大,瞒不了多久,过后几日会有无数人前来查看。你的两位朋友,不必淌这浑水,我已劝他们离开了,你不用挂念。倒是你,届时人多眼杂的,若有心细查开来,行踪定然会暴露,依我之见,你还是带着你师弟们速速离开潭州为好,两年之内不要回来。

说到这里,老太太的眼睛变得格外温和慈祥,她郑重提醒侄孙。

万能龙套蒔花女一事牵连甚广,将来说不定会有大波澜,所以今后无论对着何人,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吐露你在潭州的点滴,最好是一问三不知。

这不是让他学清河那位聂公子吗?徐一观万分不解,可姑婆并不愿意再解释了,揪着他的衣领就扔出去了。

空着肚子在门口站了片刻,姑婆将门关得紧紧的,显然是铁了心要赶他出门的。

徐一观忧心忡忡,姑婆态度很不寻常,一副交代后事的样子。。。可他也知道老人的脾性,只要作了决定,无论他人如何歪缠,也绝不改变分毫。

这是一个固执又有主意的,连整个家族都不放在眼里的老太太,就像这次,别人都不敢藏匿他,就姑婆敢。

最终他还是和小时候一样,听姑婆的话,趁着天光还早,路上行人不多,赶紧跑到另外三个师弟的住处汇合,一起收拾行李跑出了潭州。

小院中,确定侄孙离开后,姑婆一口气松懈下来,眼前一黑,险些摔倒。

她那些年多次和蒔花女交手,也是受了很重的伤,却又担忧此女趁机作乱,并不敢出门寻找灵药,也不敢交托他人,怕来人也会和蒔花女一样对那阴邪之物心生贪恋。万般无奈之下,她只能咬牙死守在这里,寸步不离,硬扛了这许多年。

这会儿,亲眼见到蒔花女伏诛,还是两个风光霁月的正派少年亲自动手,她这心就放下大半,而等唯一亲近的后辈也离开了,心头这口支撑着她十多年的生气便彻底消散,人也立即萎靡了。

她扶着桌子坐了一会,等这股眩晕缓过去后,才颤颤巍巍起身,走进了厨房,在灶塘里塞了一把火,添了几根硬柴,锅里也加了几瓢水。

这时,眼光扫到墙角的咸菜坛子,她愣了愣,使劲回想,似乎有什么事情忘记了。

半晌,脑子里终于有几分头绪,她懊恼地叹了一口气,对自己一副很不满的样子,快步走过去一点点将咸菜坛子挪了位置。

坛子下方露出一个可容一人出入的洞口。

姑婆深吸一口气,在自己身上的几道大穴上拍了拍,之后浑浊的双目突然间变得明亮湛然,她踩着梯子灵猴般爬了下去,一进入里面,立时健步如飞地顺着地道疾驰而去。

地道尽头是一口直径不小的深井,不知道存在多少年了,井边都长了青苔。

老太太拉过垂在井沿的铁锁,两手轻轻一拽,一块磨盘大的石头就从水里提了出来。

堵住闸口的巨石刚取出,井下便传来响亮的“咕嘟”声,水很快涨了上来,最后冲出井沿,漫到地道里。

姑婆拍拍手心的灰,以百多岁老人不该有的敏捷姿态,一蹦丈高,朝着头顶的泥土层和身后的通道狠狠拍了两掌,直接将地道打得崩塌,又将那巨石竖了起来,将通往厨房这边的路堵了大半,确保水漫过来的速度稍慢。

而后,老人行如脱兔,三两步就跑回入口,灵蛇似的钻了出来,重新将菜坛子移回原位。

重新坐回灶台后,她方才的敏捷身手如昙花一现,整个人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苍老,比之前更加委顿。原本梳理得整整齐齐的,还花白的头发也一朝蓬乱雪白,过去那个精神矍铄的老太太荡然无存。

耗尽了凭生最后一丝精气神的姑婆却满意地笑了起来,接着便是慢悠悠地做自己的早食,还好心情地做了比较复杂的鸡丝手擀面。

于是,当一众修士跑到蒔花女别院,发现事故地点突然沁水,将本就散乱的痕迹泡得更加糟心时,便有人来敲周围隔壁邻舍的门打听询问了。

彼时,姑婆正坐在院子里吃饭,枯瘦的双手抖得连筷子都握不稳,一碗面吃一口,洒三口,胸前的衣襟上都沾到了不少汤水。

一看就是行将就木,命不久矣。

原本心存怀疑的人顿时打消了疑虑。

也有疑心格外重的,非要问个子丑寅某。

偏偏姑婆从今日起,是真的开始耳背,脑子里轰隆隆的不清净,别人问的话在她听来像是打雷,震得她眼前发晕。于是一问一答,往往牛头不对马嘴。

还有人不死心,特意来探她的脉,发现这的确是个毫无修为的普通凡人,只是骨龄大了些,略比常人长寿一些而已,不过眼下已是油尽灯枯之向,回天乏力了。

再者,这小院也开始沁水了,明显是被隔壁殃及的池鱼。

所以到后来,大家非但不怀疑她,有些稍微有点良知的反而还回过头来同情她。

万能龙套也可怜啊,本是孤寡,年岁又这般大了,饭都吃不到嘴里去,竟还受这样的折腾,房屋都沁水了。。。

不过,这些修士仅仅感叹一番,并没有人肯花时间来搭把手帮忙修补,他们的心神都被蒔花女别院牵引住了,因为听说昨夜那里有宝贝出世呢!

潭州城里风起云涌,远在岐山的温若寒在昨夜蒔花女现身的那一刻便察觉到此地有阴铁出世,他匆匆派了温晁来查探。

可惜千算万算,没想到温晁带上了王灵娇,此女并不清楚事情的严重性,一路上光顾着撒娇卖痴,争风吃醋,几番生事之后,硬是将两个时辰的路拖了又拖,等一行人到达潭州时,蒔花女的别院早就人来人往,热闹得如同集市。

等他们好不容易拿出岐山温氏的名头,好一顿恐吓,将看热闹的人全部驱赶出去后,那处院落早被水泡得稀烂,当初魏无羡和蓝忘机二人缠斗留下的痕迹消失得一干二净不说,就连阴铁的气息也被过于驳杂的人流搅散,即使放出枭鸟,也不能确定阴铁最终的去向,——反正该地没有就是了。

至此,潭州这块阴铁到底被何人所取,又去往何处,在温若寒那里就成了迷。纵使他冲着儿子大发雷霆,甚至还动手打了一耳光,也无济于事了。

作者我有一个疑惑,前两天刚赞美一个读者,坚持打卡,成为首位铁粉,结果第二天对方就取消了这项活动,我就很想问一句。。。为啥?

作者本人还是有点尴尬的,想过要删,但思考过后还是算了,毕竟这位书友过去坚持打卡是事实,我否定不了。所以不管是什么原因,还是保留吧,就当是纪念吧。虽然真的很尴尬啊。。。

作者其他人可不要跟着学哦。喜欢本书的话,请多多支持,记得点击收藏、关注。

上一章 另一块阴铁 陈情之流氓没文化最新章节 下一章 来啊互相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