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本小说网 > 影视同人小说 > 陈情之流氓没文化
本书标签: 影视同人  薛洋原创女主  义城组     

另一块阴铁

陈情之流氓没文化

院子里的花香不知何时变得浓郁,甜得发腻。

魏无羡隐隐开始头晕,体内的灵力竟有些不稳。再看蓝忘机,双眼微眯,身体摇摇欲坠,也正在勉力支撑。

魏婴(无羡)不好!

他忙从储物袋里掏出一只玉瓶,倒出两颗急救片,自己先含了一颗,又给蓝忘机也塞一颗。

一股好闻的清新草木之气冲上天灵盖,灵台清明,空气中甜腻的花香也被压了下去。

魏婴(无羡)蓝湛,你怎么样?

蓝湛(忘机)尚可。

他在觉察体内灵力不稳时,酒意便褪了,等吃了药,人基本清醒过来。

蓝湛(忘机)蒔花女?

魏婴(无羡)应该就是了。徐兄说时,我便感觉有古怪,没想到还藏在这里,大隐隐于市,果然好心思!

魏婴(无羡)我倒要看看,这是要弄什么鬼!

蓝湛(忘机)有阵法,小心。

魏婴(无羡)(自信一笑)我这几年在破阵符上可是花了大精力的,今天正好试试效果如何。

将佩剑随便交给蓝忘机拿着,他两手掐诀,灵力汇于指尖,在虚空凝而不散,最后御空成符。

魏婴(无羡)去!

破阵符化为一道流光直奔院子西北角那处画廊而去。

随着灵气震荡,一阵微不可闻的破裂声响过,院子里情形大变。

雕梁画栋、飞角朱檐的园林变成了布满蛛丝的破楼,原先井井有条的花廊依旧繁花似锦,但那花木却过度繁茂,枝叶粗壮到超乎寻常。

魏无羡揉了揉手臂,向蓝忘机靠近了些。

魏婴(无羡)(小声)有没有觉得,园子里鬼气森森的?

蓝忘机将随便递回,手中的避尘也出鞘,双眼警惕地注视着四周。

沿着花丛中的石径往前走了几步,面前出现一条岔路,分别通往相反的两个方向。

魏无羡左右看了看,指着左边那条路。

魏婴(无羡)这边,我们最好别分开,我感觉有些不对。

当然不对了。

越往里走,园子里的各色花木长得越奇怪,就拿牡丹来说,花瓣正常情况下应是层层叠叠如堆雪,而这里看到的几株,长得跟小树一样就不说了,花瓣上竟有或灰或黑的边纹,明黄的花蕊也像落了灰尘一般,显得分外不详。

空气中的花香没有了,反而充斥着若有若无的臭味。

幸亏嘴里含着急救片,那味道被压制了不少,否则还真的受不了。

魏无羡在这种情况下,内心却一片火热,暗搓搓地问蓝忘机。

魏婴(无羡)你说有没有可能,我们要找的那块东西就在这里?

蓝湛(忘机)(沉思)有可能,潭州来了两次,均一无所获。

魏婴(无羡)嗯,我也觉得,薛洋应该不会说错。

魏婴(无羡)如果真在这里,那真是太巧了。

蓝忘机也认同这一点。

等两人走到中庭,看到路的尽头出现了一座天井时,他也基本确定了一件事。

蓝湛(忘机)就在这里!

薛洋所提及的姑苏东的那块阴铁,就封印在云深不知处的寒潭洞内,由蓝氏唯一的女家主蓝翼镇守。

叔父不许他把那块带出来,以此感应潭州这块,说是怕出意外,但却允准他进入寒潭洞见蓝翼,亲自感受一番阴铁的气息。

而今在这处别院中,他果真就再次体会到了阴铁那种令人发怵的、强悍霸道的气息。

只不过除此之外,这里还充斥着浓浓的阴邪死气。

他与魏无羡都是夜猎经验比较丰富的人了,一接触便知道这气息污糟得很,若真是那蒔花女的,恐怕也是作了不少恶才会累积至此。

不过这么一来,对于取走阴铁,他们就更没有心理愧疚了。

两个少年精神抖擞,看不出丁点醉酒后的疲态,双双挥剑,朝前方的天井刺去。

剑光穿过一层薄膜一样的东西后,被某种粘稠的物质上阻断了去路。

他们收力抽剑,试了几次却没抽动,打出去的灵力却如泥牛入海,连朵浪花都没能溅起。

魏婴(无羡)这是什么东西?剑被黏住了?

蓝湛(忘机)它在吸灵力!

弃剑自然是不可能的,两个人只能一面继续输入灵力,一面掏出早就画好的天雷符往那边丢。

两道细细的紫色雷电炸响,从天井后面缓缓冒出一个灰色的虚影,并逐渐凝为实体。

那影子外形与人相仿,只是以布条包裹得严密,酷似一只蚕蛹。

这怪物一出来,魏无羡和蓝忘机便感觉剑上的黏力增强了好几倍,拽得几乎要脱手飞出去。

两人只好继续仍天雷符。

才扔了没几张,那蚕蛹的头部冒起了烟,一股刺鼻难闻的臭味随风飘了过来,即使他们嘴里还含着急救片也没能压住这股腐臭之气。

顶着这令人作呕的味道,两人硬拽着灵剑不松手,身体内的灵力如开闸的洪水,消耗得更快了。

再这样下去,他们非被耗死在这里不可。

魏无羡额头的汗水流淌得像小溪一样。

魏婴(无羡)蓝湛,这样不行,我们得想个办法!

蓝湛(忘机)不要近身,这股黏力很古怪!

魏婴(无羡)那只能继续扔符篆,我们趁机拔剑!

蓝湛(忘机)好!

两人默契十足,只一个眼神就知道彼此的意思,同时将手中预备好的大把符篆扔出。

那蚕蛹似乎有些惧怕,往后退了两步,却没能躲开,十几股细雷聚成一股,差不多有筷子粗细,直接劈在脸部位置,将布条炸得破破烂烂的。

布条下露出来一张腐烂得几乎露出白骨的人脸,模样极为恐怖。

魏婴(无羡)(惊叫)这不是活尸吗?

蓝湛(忘机)就是活尸!

这时已经不允许想太多了。

蓝忘机趁机催动剩余的灵力,掌中避尘震荡不已,发出“嗡嗡”剑鸣,一举挣脱出来。他收回灵剑,挥掌招出忘机琴,弹奏间,一道道蓝色光刃扫向那活尸。

正费力缠斗的魏无羡顿时得到喘息之机,分神从储物袋里掏出一个夜明珠大小的黑色弹珠,输入灵力后等了几秒,才猛地投掷出去。

那活尸根本不明白这东西的可怕之处,竟然还伸出一只手来抓。

魏无羡高兴坏了。

魏婴(无羡)快帮忙!

蓝忘机飞身过来,将手掌覆在他后背上,两人同时催动仅剩不多的一点灵力,强行将随便召回,而后一同向外奔逃。

逃了没几步,身后就传来一声巨响,脚下的土地都震了震,两个少年被一道强劲的力道击中,都倒飞出去,砸中对面的屋舍。

等到他们艰难地支撑起身子,从残垣断壁中爬出来,这处庭院已经大变样了。

四面的房屋和画廊都倒塌了,地上全是碎砖瓦和残枝败叶,原来的天井处的活尸也不见了,就剩一个两米左右的大坑。

魏婴(无羡)赶紧把东西找到,动静太大了!

蓝湛(忘机)嗯,咳咳!

蓝忘机捂着胸口,吐出两口血,又看魏无羡按着腰肋的手已经被血染红了,连站起来都不能了,他也顾不上问,赶紧双手掐诀,快速划出一道道复杂的幻影,去感应阴铁所在。

这套由蓝翼所创的手势和指诀,是专门针对阴铁的特殊封印术,只要阴铁在周围三丈以内,他都能感应出来。

幸运的是,封印术才使出来,一块比寒潭中那块略小的黑色碎片就从一处乱花丛中飞出来,径直投入他早就敞开的锁灵囊中。

魏无羡在后面见到这一幕,不禁开心一笑。

两个人顾不得说别的,一个搀扶着另一个,翻身出了别院。

不敢回徐家去了,虽知很不礼貌,但阴铁事关重大,不容有失,他们二人毫不犹豫地选择了连夜出潭州。

半个时辰后,夜色下的潭州城彻底甩在身后,他们这才扔下手中的桨,彻底瘫倒在船上。

刚躺下,蓝忘机又想起了什么,连忙挣扎着爬起来,给面色惨白的魏无羡包扎伤口,又喂了几颗补充灵气的丸子。

等缓过这一阵,蓝忘机草草给自己疗了会内伤,这才弃穿御剑,扶着魏无羡一鼓作气飞回云深不知处。

他们不知道的是,早在蓝忘机醉酒爬上蒔花女别院的墙头,闹着要摘花时,徐家姑婆就已站在窗前看着他们了。

之后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包括他们取走阴铁连夜逃跑,全被她看在眼里。

甚至二人扔符篆、黑色弹珠闹出的声响,也是她暗中设下的超大隔音结界帮忙挡住的,否则就以他们的折腾劲,潭州本地的修士们早就过来瞧了。

不过即使有结界遮掩,也没能瞒住多久,他们刚走一会儿,就有人被最后那颗小弹珠炸出来的震颤感惊动,飞速跑过去查看了。

姑婆当即撤回结界,当做什么不知道的样子,回房睡觉去了。

上一章 汪叽醉酒 陈情之流氓没文化最新章节 下一章 不为人知的姑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