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本小说网 > 影视同人小说 > 陈情之流氓没文化
本书标签: 影视同人  薛洋原创女主  义城组     

旺旺出品

陈情之流氓没文化

旺旺小馒头和旺旺仙贝前后改进了几版,前者的效用已经接近传说中的低阶补灵丹了,后者也可以当成培元丹用,日常嚼着当零嘴吃也无妨。

她还意外研究出别的衍生品。

比如说,旺旺雪饼。

她本来是看中一种来自南疆的无毒树,那种树开的花是一味好药,她没用花,而是取了树皮。将树皮洗泡过后,再加入某种草汁,会散发出一股强烈的类似于薄荷的冲味儿,吃进嘴里一点,整个脑子都清醒好几度,完全是做醒神糖的绝佳材料。

不过将它磨成浆后再过滤晒干,淡绿的颜色褪去,粉末细腻雪白,和水后粘度极高。她只是随手加了点材料进去,没想到就给冲味中和没了,本着不能浪费的原则,干脆给搓成小圆子烤干,成品出来后,色泽金黄,口感嘎嘣脆,香得不得了。

这东西她试吃了,胃里暖融融的,过了两天,也没见有问题。吃不死人,并富有营养,味道还这么香,当即她又重新烤了一盘,献给了蓝启仁。

蓝启仁一见,挺高兴的。

蓝启仁这又是何物?莫非也是与。。。与那馒头相似?

陆阿汪抠抠脸,表情很疑惑。

陆阿汪本来是要做醒神糖的,可意外研究出这个,我也吃过了,效果有点奇怪,不知是不是错觉。。。我觉得还是得先生你拿个主意。

蓝启仁哦?那我尝尝看。

吃完一粒,没感觉,除了香,还是香。

再吃一粒,脆,酥脆!

第三粒,又香又脆,越吃越想吃。

至于提神醒脑的冲味儿,一点都没有,就是灵气,也是淡淡的。

蓝启仁也疑惑了。

蓝启仁的确没有特别的。。。

他感受了下,让灵力运行周天,身体并无任何阻隔凝滞,还和往常一样顺畅。

蓝启仁奇怪了。。。难道真的只是味道好而已?

又问陆阿汪,当时试吃是什么感觉。

陆阿汪没别的感觉,就是觉得肚子非常满足,看见别的食物放在眼前也不想吃了。

这话乍一听好像没问题,可切实一想,放在陆阿汪身上就是大问题。

别人是饱了就不吃了,她是肚子装着无底洞,能从天亮睁眼一直吃到天黑熄灯睡下。

蓝启仁连忙让值守弟子去叫蓝曦臣。大侄子的把脉之术在云深不知处是排得上号的。

结果蓝曦臣以为出了什么事,听弟子的描述,还当陆阿汪中毒了呢,匆匆过来之后一把脉。。。

蓝涣(曦臣)没有看出问题,陆姑娘早年积累的病症正在消解,体质强健了不少。

看两人并没有什么喜色,他迟疑了一下。

蓝涣(曦臣)也可能曦臣才疏学浅,于岐黄一道并不精通,没把出来,不如多请几位大夫过来?

陆阿汪(摆手)那倒不用,其实事情是这样的。。。

吧啦吧啦一顿说,完了将盘子往那边推了推。

蓝曦臣也试着吃了几粒。

蓝涣(曦臣)的确没有别的感觉。

又叫了蓝忘机来,高冷的蓝二公子尝过之后也摇头。

蓝启仁看来,真的只是普通吃食。把这些留下,老夫再研究研究,或许有别的效用也说不定。

听他这么说,大家也真的就把盘子留下了。

等人走光了,老先生想到刚才的那个口感,这么久了仍然唇齿留香,不禁心头一动,继续拿了往嘴里送。

大概是牙口太好,东一颗,西一颗,一本书看完,满盘子的旺旺雪饼也被他不知不觉就当糖豆嚼了。

这下就坏了。

从那之后,连续五天,弟子送到雅室来的食盒都分毫未动,怎么提来的,又怎样提回去。

因为他已经噎得吃不下其他任何东西。

几个小辈吓坏了,都以为老头吃坏了肚子,积食了,再三把脉却发现人家身体倍棒,什么毛病都没有,就算换几个去看,诊断结果也都是一样的。

蓝曦臣和孟瑶大为惊奇,便跑去清泉流响,让陆阿汪现做了一大盆,然后找几十名弟子去试吃,每人十粒。

结果很喜人,吃了这种豆子后,后面两天基本没有饥饿感了。

修仙界低配版的辟谷丹就这么出炉了。

要问,为什么同样的量,陆阿汪吃了也就两天没胃口,而蓝启仁是五天吃不下,那只能用某人天赋异禀来形容了。

蓝启仁闹了个大红脸,以致云深弟子们都知道他贪嘴吃多了旺旺雪饼,后面跟着噎了五天。。。都觉得他没有那么古板迂腐了,挺接地气。

他的小宝贝忘机偏偏还义正言辞地跑去提醒,说让他修身养性,保养身体,不可学年轻人贪吃。。。

蓝启仁气得险些拿戒尺抽他,如果不是中途跑来一只孟瑶把人拉跑了。。。

不过他还是想到惩罚的借口了。

——云深不知处不可疾行。

这件乌龙事闹得,陆阿汪有点内疚,便赶紧埋头研究,没几天终于弄出了醒神丹。

当然,醒神丹是蓝氏叔侄私下里叫的,它还有个特别销魂的名字。

旺旺急救片。

这种长得像前世小钙片的绿色扁丸子一送到雅室,蓝氏叔侄三人,以及等不及跑来看热闹的孟瑶就坐直了身体。

无他,味道太大,冲味儿强烈,光是闻了一口就觉得七窍清凉,脑袋里恍如丢了一块冰进去,什么杂念都没了,思绪格外集中。

这是好东西无疑了。

几人都试吃了一片。

入口是淡淡的草木清香,香味非常独特,如果硬要形容,那就是介于荷叶与甜槐花之间的那种味道,清新怡人,淡雅芬芳,几人艺术青年一下子就喜欢上了。

小绿片化得非常慢,硬嚼的话还可能崩牙,只能在嘴里含着让它自行软化溶解。

一片就含了半个时辰。

在此期间,蓝忘机让人进来点上各色熏香,将雅室熏得烟雾缭绕,奇怪的是,他们嘴里含了东西的,都闻不到,鼻端完全被小绿片浅淡却霸道的清香占据了,从始至终耳清目明,整个心态无比宁静平和。

这可比以前用的安神香、凝神香之流,效果强悍得多。

为了进一步验证药效,他们让一队弟子每人带了几片去夜猎,选的几处地点常年瘴气弥漫,行人难以靠近。

以前这样的山林生了邪祟,即便灵力高深的金丹好手过来,也只能短时间停留一下,时间长一点,必定会瘴毒入体,过后祛毒也麻烦。

而这次,弟子们提前取出急救片含上,慢慢向林中推进,过了足有两盏茶的功夫,身体还没有任何不适。如今市面上流行的,最好的破瘴丹也就这样了。

一个时辰后,才开始有弟子察觉到身体不适。他们马上退了出去,返回云深不知处,向蓝曦臣汇报试验情况。

蓝曦臣惊喜不已,立即在他的宗主小本本上详细记上了一比笔。

同时也派出好几个采买弟子带着储物袋专门跑一趟南疆,多多的买些原材料,还有其他稀奇古怪的东西也一并多买些。

不过这样一来,他倒是觉得对陆阿汪有些亏欠。毕竟她成为食修后研究出的这几样东西,每一种都有大用。

心中过意不去,这一天他便来清泉流响找陆阿汪。

蓝涣(曦臣)陆姑娘,你在膳食一道的灵性确实罕见,以你的能为,不管在哪个世家都会被奉为座上贵宾。而在这里,你至今还是客人的身份,是云深不知处委屈你了。

一番话说得陆阿汪心里酸酸的。

陆阿汪蓝宗主何必这么客气呢?自从来到这里,我都当是自己家里,吃什么用什么,大家也都体谅我,尽量满足。我在此住得开心,吃得也好,没有别的烦心事,这就是人生乐事了。

陆阿汪蓝氏这两年给与我庇护,我也没有别的可报答,只有这区区庖厨技艺。如果这样,蓝宗主还说什么委屈,那我可真的无地自容了。

她坦然地看着蓝曦臣,目光悠长。

陆阿汪我这人生来胸无大志,得过且过,也不善于迎来送往,倘若哪一天真将我推到人前,学那长袖善舞,八面玲珑,那我怕是会疯的。

陆阿汪陆阿汪平生所求,不过安宁二字,云深不知处宁静淡泊,正合适,目前我并没有别的打算,除非。。。

蓝涣(曦臣)不不,陆姑娘误会了。

蓝曦臣忙抬手示意。

蓝涣(曦臣)涣并无驱赶之意,只是陆姑娘如今身份特殊,往后灵食难免会流落出去,名声传出,难免引人注意,到时怀璧其罪,姑娘可做好心理准备了?

蓝涣(曦臣)云深不知处自是欢迎你的,你在一日,姑苏蓝氏护你一日,怕只怕树欲静而风不止。。。

陆阿汪那就要劳烦蓝宗主帮忙拦一拦了。

蓝涣(曦臣)既然陆姑娘做好决定了,那日后涣就越俎代庖了。

陆阿汪(摆手)求之不得。不过我个人很不喜欢岐山温氏和兰陵金氏,自以及门风不好的世家,以后如有这样的人来求灵食,还请务必帮忙,不要卖给他们。

没错,她就是这么记仇,还有双重标准、精神洁癖。

蓝曦臣笑得无奈。

上一章 旺仔小馒头 陈情之流氓没文化最新章节 下一章 风云动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