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本小说网 > 影视同人小说 > 陈情之流氓没文化
本书标签: 影视同人  薛洋原创女主  义城组     

误把前辈当黄兄

陈情之流氓没文化

他们在小村子里等到第二天下午,江枫眠才姗姗来迟。

来时还带着个客人,竟是清河聂氏聂怀桑。

魏婴(无羡)(又惊又喜)聂兄,你怎么在这里?

聂怀桑打开扇子遮着脸不说话,只向他们几人点头打招呼。

江枫眠(无奈)前两日接到赤峰尊来信,说。。。说聂二公子离家出走,正往云梦方向来了,弟子在云梦没寻到,昨日我路过夔州,不料想竟见到他,便一起带了过来。

陆阿汪从清河到夔州,相距千里,桑哥你离家出走跑得可真远!

魏婴(无羡)还偏偏被江叔叔遇到了。

聂怀桑(哭唧唧)我就是不想被我大哥抓到,才想着去个偏僻的地方玩几天,夔州地处西边,不在五大世家地盘内,谁知怎么又被碰上了?我也不想啊!

江澄(晚吟)那你为何要跑?

聂怀桑(委屈)天天逼我练刀,动不动就说打断我的腿,不跑就要憋死了!

听见这不靠谱的话,江枫眠心中忽然庆幸。自己的儿子江澄虽然天分不如魏无羡,但是资质也不差,何况为人勤勉赤诚,十分有担当,可比这个清河聂二省心多了。

他慈爱地看了儿子一眼,破天荒地夸奖了他。

江枫眠阿澄,这次的事你和阿羡处理得很好,及时发现了问题,父亲很欣慰!

江澄不可置信,眼圈微微泛红。他从小到大都不曾听过父亲半句夸奖,他还以为是自己太差,父亲不喜欢他。。。。

江澄(晚吟)(语气激动)父亲,孩儿。。。。

江枫眠阿澄长大了啊,不能再做小儿女状。

温暖的手摸了下儿子的头发,拍了拍。

江澄的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江澄(晚吟)

聂怀桑见了,也心有戚戚。他或多或少能理解江澄的心情,他家大哥对他也不满意。

出于难兄难弟同病相怜的怜悯之心,他拍了拍江澄的肩膀。

江澄莫名其妙地看了他一眼,不明白对方眼中微妙的知己感从何而来。

不过他也管不了了。

将村里的发现仔细讲了一遍,又把那只被抓后就跟在他们身边的黄皮子介绍给江枫眠。

江澄(晚吟)父亲,它已生灵智,会自己修行,这次若非它设下本命阵法全力阻止,雪线虫恐怕早已蔓延到云梦泽了。

江枫眠是儒雅君子,云梦江氏的家训又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所以他对于妖类灵物从不轻视排斥,反而态度坦然。对于眼前这只,打量过后,神情甚至是近乎恭敬。

江枫眠多谢前辈仗义援手,在下云梦江氏宗主江枫眠,代云梦万千百姓敬谢您的大恩。

前辈?

看着眼前淡定地接受江枫眠一礼的小兽,几个少年男女都很不解。

江枫眠你们年纪小,有所不知,这修真界能修出灵智的灵物不多了啊。我仅在幼时听父亲提到过家祖,说他年少时在南疆大山中游历,曾救过一只逃命到那里的青狐,将近两百岁,差点结丹修成人身,可惜。。。。

聂怀桑可惜什么?

小孩们均眼巴巴望着。

江枫眠可惜它早年受过重伤,被一种阴气极重的法宝伤过,邪祟缠身,无法祛除。遇到家祖后,家祖倒是出了手,可它那时寿元无多,根本等不到结丹那一天就很快死去了。

江枫眠那可能是近五百年来最接近金丹的妖类了,已能口吐人语。从此后,天下再也没听说过这样的事了。

江澄(晚吟)为何我们江氏家谱中,曾祖那一章从未提过只言片语?

江枫眠此事祖父留有遗训,在他死后两百年内,不准说出去,就怕有不轨之徒去南疆找寻青狐尸身,盗取妖丹。

江枫眠而今两百年早过,妖丹恐怕已经消散于天地之间了,说与你们听倒也无妨。

魏婴(无羡)原来如此,那江叔叔又为何判断黄兄是前辈的呢?

一声“黄兄”,让江枫眠失笑。不过他对魏无羡向来包容,见黄皮子都无怪罪之意,他也就不去纠正了。

江枫眠妖物修行,本来就比人更加不易,近些年不知为何,修真界灵气愈加散乱驳杂,秽物层出不穷,天道对生灵的压制更甚。眼前这位,能生出灵智,其艰难可想而知。前辈体内灵气中正醇厚,可见一直走的道家正途,从未作恶。我猜,恐怕至少得有一百年的修炼积累,才能如此。

如此算来,的确比在场所有人年纪都大,阖该称呼一声前辈。

陆阿汪和聂怀桑直接张大嘴巴,表示震惊。

陆阿汪我以为三四十岁就很贴切了。。。

聂怀桑果真是前辈啊!前辈,请受清河聂怀桑一拜,日后务必多多关照!

还从储物袋里掏出一只烧鸡,腰身弯到90度,恭恭敬敬双手奉上,姿态要多谄媚,有多谄媚。

聂怀桑这是晚辈孝敬给您的供奉,请您笑纳!

魏无羡和江澄都嘴角抽搐,无语至极。

黄皮子上前闻了闻烧鸡,眼神里露出嫌弃的意思,“吱吱”两声,转头跑到陆阿汪脚下,小爪子扯了扯她的裙子。

陆阿汪。。。。

陆阿汪想吃我做的?

小兽忙不迭点头。

陆阿汪可以啊,不过我手里没有鸡。。。

聂怀桑去村子买,我买!

说完一溜烟地跑进了村里,很快拎着六只扑棱翅膀的鸡回来了,往陆阿汪脚下一扔。

聂怀桑刚好一人一只,前辈也一只。

陆阿汪。。。

这狗腿的样儿。。。

陆阿汪扔过去一个鄙视的眼神。

陆阿汪桑哥来帮忙吧,就让江宗主他们去说说话。

聂怀桑这就来。

他把扇子插在后腰上,挽起袖子去杀鸡。

他们两个做饭,黄皮子当监工。

走到僻静处的江枫眠与蓝忘机商量事情。

江枫眠夔州这两年归蓝氏监管,这次任务是江氏越殂代疱了。

蓝湛(忘机)江叔叔不必在意,既然求救信是送到云梦,任务自然归云梦。

江枫眠点点头。

江枫眠这次雪线虫的事非同小可,恐怕背后还有大算计。不如我们两家联手调查,含光君看如何?

蓝湛(忘机)依江叔叔之意,稍后我会飞讯兄长,告知此事。另外,可叫我忘机。

江枫眠也好。忘机,你和阿澄阿羡他们聊,我去歇息片刻。

这事定了,他也放下心来,走到一旁的蒲团上打坐起来,这几天不光是找聂怀桑,雪线虫的事也压得他心里沉甸甸的,此刻一放松,竟然有些疲倦了。

留下三个少年聚在一起说悄悄话。

魏婴(无羡)蓝忘机,你为何也跟着叫江叔叔?

蓝忘机眼神冷冷地看着他。

江澄(晚吟)你是不是傻?泽芜君是我们姐夫了,含光君怎么不能叫叔叔?

魏婴(无羡)不对啊,以蓝忘机的性子,不叫江宗主了,顶多也是改口叫江前辈啊!

蓝湛(忘机)蓝湛。

魏婴(无羡)啊?你说什么?让我叫你蓝湛?蓝湛、蓝忘机,不都是你吗?差不多差不多!

蓝湛(忘机)蓝湛。

魏婴(无羡)好好,蓝湛!以后就叫你蓝湛!咦咦咦?你怎么耳朵红了?

不止耳朵红了,脖子都红了。

魏婴(无羡)哎呀,喉结都红了!蓝湛,你怎么了?这么害羞?

蓝忘机抿紧薄唇,瞪了一眼,甩着袖子背过身去。

蓝湛(忘机)

魏婴(无羡)又不理我?蓝湛?阿湛?蓝二哥哥?

魏无羡伸着脑袋,把脸凑过去。

魏婴(无羡)二哥哥?湛哥哥?

蓝湛(忘机)(浑身放冷气)

蓝湛(忘机)(脸色爆红)

魏婴(无羡)。。。啊,啊!为,为什么脸,脸红啊?

看着对方脸红,他也跟着心慌气短,一颗心脏扑通扑通跳个不停,脸竟然也跟着红了。

江澄(晚吟)(瞪眼)这对狗男男!

江澄(晚吟)不要脸,蓝忘机比你小吧,还厚着脸皮叫哥哥!

江澄(晚吟)

上一章 以食入道 陈情之流氓没文化最新章节 下一章 徒劳无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