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本小说网 > 影视同人小说 > 陈情之流氓没文化
本书标签: 影视同人  薛洋原创女主  义城组     

失约

陈情之流氓没文化

这天晚上,等陆阿汪睡熟之后,薛洋去见了孟瑶。

也不知他们说了什么,过后孟瑶就带着他去敲了魏无羡的门,两人密谈了很久。

凌晨四点左右,正是一日之中人最困乏之时,薛洋连夜离开了云深不知处。

刚下过雨,夜里还有几分凉意,他没敢从彩衣镇过,而是直接钻入山中,踩着飞剑低空飞行。

大约刚出姑苏地界,向夔州方向飞了不过半个时辰,行经一片河滩时,侧方一道强横的剑气向他袭来。

薛洋不敢硬接,只招出降灾向后挥去,人借着这股冲力箭一般飞向宽阔的大江,打算事有不对就从水中遁走。

没想到刚冲到水面,四张大网突然从水中飞出,分别自四个方向罩了过来。

降灾毫不犹豫地朝着一个方向的网劈去,而大网不但没有被冲开,向他罩来的速度反而更快了,尤其是降灾,莫名和网缠成一团,越拽越紧。

薛洋发了狠,手指捏诀,咬牙将灵剑强行召回,拼着受伤,全力向无网的上空冲去。

可是,上方早有人等着他,又是那道霸道的剑气,尖锐着呼啸而来,直接将他重新逼回四张大网布成的困阵之中。

刚落入阵中,十几名黑巾裹面的刺客挥手向他扔出几包药粉,趁他不慎吸取,开始眩晕时,十几柄飞剑从四面八方围攻过来。

薛洋强提灵力,杀红了眼睛。

刺客杀了一批,又围上更多,他始终无法从网阵中脱身。

两炷香之后,一名面目清瘦的中年人从江边的树林中走出,对着周围的黑衣人挥了挥手。

几人走向四肢被飞剑扎成对穿,浑身是血,已陷入昏迷的少年,又扔出两张缠丝网将他捆紧,之后七手八脚抬着就走了。

一行人飞快地消失在这片地界,被染红的江面除了十多具尸体,什么都没留下。

云深不知处。

天还未亮,陆阿汪早早起来坐在门口等。

然后等到天色渐渐暗了下来,鸣叫的飞鸟叽叽喳喳返回到山林,各处的屋舍也亮起了灯光,她还是坐在门口,望着门外不敢眨眼。

直到第四天清晨的阳光从东方照了过来。。。

她这才挪动着早已麻木的双腿走回房间,趴到床上昏昏沉沉地躺着。

她早该知道的,温氏铁了心要抓一个人,没人能逃得掉,更何况是他自投罗网呢?

薛洋不会来了,他已经出事了。

过后她也没再找孟瑶等人追问什么,只是跟江澄学鞭更勤勉了些,抛开吃饭和睡觉,一有时间就修炼。

过了没几天,内伤早就痊愈的魏无羡与江澄、聂怀桑联袂而来,一起来向她告别。

魏婴(无羡)阿汪,我和江澄要回云梦了,出来这么久,想家了。你有时间来莲花坞玩啊,我带你摘莲蓬!

江澄(晚吟)修行要勤勉,你本来就资质差,如果还像前段时间那样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以后就别说是我江澄教你入门的!

聂怀桑阿汪,我也要走了,大哥一直写信催我。

陆阿汪笑了笑。

陆阿汪我都知道的,以后有时机我就去看你们,有事就给我写信,可能我帮不上什么忙,可出出主意也是行的。

陆阿汪这些时日以来,多谢你们的帮助,陆阿汪铭记于心,这里准备了几样东西,就当做临别礼物,别嫌弃。

说完就从书房抱出几本厚厚的书。

递给魏无羡的最厚,他看看两本书的书名,傻眼了。

魏婴(无羡)中学物化生?

魏婴(无羡)数学基础知识掌握与训练?

魏婴(无羡)。。。。这都是什么啊?为何每个字都认识,连在一起却看不懂?

陆阿汪(摆手)我以前有幸看过,记得一些,觉得对你有好处,就默写出来了。魏大哥你天资聪颖,在符篆阵法以及炼器一道上,天分奇佳,如果这些能对你有一分帮助,那我就很开心了。

接下来是江澄,他也是两本书。

江澄(晚吟)八大菜系?地方小吃与家常菜大全?

江澄(晚吟)。。。。怎么两本都是食谱?

陆阿汪我不知道你喜欢什么,想着送江姑娘也是一样的。听说她也喜欢厨艺,之前听学一直无缘一见,奉上一点小小心意,希望她喜欢,同时也恭喜她和泽芜君喜结良缘。

江澄一笑,时常紧皱的眉头也舒展开了。

江澄(晚吟)多谢阿汪费心,阿姐必然欢喜。

聂怀桑我呢?没有我的吗?

聂怀桑眼巴巴等着,最后同样从陆阿汪手里拿到两本书。

聂怀桑诗词曲美文鉴赏。。。

聂怀桑金庸武侠简略故事。。。

聂怀桑(蚊香眼)美文和故事我知道,的确是我的喜好,可金庸武侠是什么?我从未听过这个名号啊!

魏婴(无羡)原本你修行不佳,我以为是人笨,脑子记不住,这么一看,也不是嘛,能默记这么多书,记性已经是极佳了呀?

聂怀桑和江澄也疑惑地看着她。

陆阿汪(叹气)别问,都是先辈累积,算是祖上传下来的,我也就记性还行,只记得这些东西了,如今全都送给你们。

陆阿汪本来也应该有蓝宗主、蓝二公子和孟瑶的礼物,可想来想去,我对于琴棋书画着实不了解,勉强送了也是班门弄斧,贻笑大方,因此只能作罢。

聂、江二人信以为真,只有魏无羡,想到了前两天薛洋夜半拜访他的事,眼中若有所思。

等到将三人送到门口,原本走远了的魏无羡突然返回,将她拉到一边。

魏婴(无羡)(轻声)薛洋的事大家都已知道,后面有消息我们会来信告知,你别急。若是你有事找我,可经过蓝湛传讯。

魏婴(无羡)我回去后,会抓紧时间研究你说的飞讯符,日后联络可通过符篆,比送信快多了。

陆阿汪压下眼里的泪意,将这一份心意记下了。

所有人都走了,云深不知处好似一瞬间宁静得吓人。

爱吃爱笑的陆阿汪也跟着沉寂了。

蓝曦臣观察了几日,终究还是不放心,便让人将她请去了兰室。

等她坐下之后,照例是体贴地递上一杯清茶,几样点心。

蓝涣(曦臣)陆姑娘,薛公子的事,你可曾怨我?

陆阿汪低头,耳朵一热,知道他说的什么,和薛洋之间到底是她自己食言了。

陆阿汪蓝宗主言重了,从始至终都未。

陆阿汪仙督来云深不知处纯粹是意外,之所以引起他注意,追根溯源还是薛洋自己桀骜张扬导致。这是他亲手结下的因,只能由他自己承担那个果。

蓝涣(曦臣)可蓝氏毕竟不曾施以援手,有失仁义之风。

陆阿汪(摇头)话不能这么说。他多次骚扰蓝氏,你们手下留情,不伤及他性命,这已经是仁慈了。

陆阿汪再者,常氏除名、听学邀请,这些都是诚意,他心里都领情的,否则后面怎会如此乖巧?甚至我还知道,他并不愿意牵连云深不知处。

陆阿汪要说没有援手,也不尽然。如果不是宗主庇护,温氏早抓到我威胁薛洋了,何至于用流言引诱他?再有那个戒指,也是多亏大家帮忙,才得以炼成。

蓝曦臣心里叹了一口气,陆阿汪的大度平和出乎意料。只是想到叔父蓝启仁对仙督的信任,他又觉得无奈。

蓝涣(曦臣)薛公子持有高阶阵盘的事,到底是从叔父口中泄露出去的,此事云深不知处要负一定的责任。涣只能保证,若薛公子来求助,蓝氏会护他平安。

陆阿汪如果他愿意,当初就不会从这里逃走。

陆阿汪蓝氏的为难之处,我能明白。另外,我也代他向宗主致歉,那天他不该拔剑相向。

蓝涣(曦臣)无妨,他太过担忧你,倒也情有可原。

陆阿汪却不这么认为。

担忧一个人,和怀疑另一个人完全是两码事。担忧是心中有情,怀疑是胸中无义。只是理智如此,感情上到底是对薛洋在意了,心难免有所偏向,会忍不住帮他说话。

陆阿汪薛洋虽然桀骜偏执,心性多疑,但各位待他赤诚仗义,他也能感知的,并不是捂不热的人。

却见蓝曦臣一笑。

蓝涣(曦臣)陆姑娘能如此想,也是薛公子的福气。

不过就像孟瑶所说,也就只有她这么想的,人家对她好一点点,她就心软了,傻乎乎地以为那是个好人。

薛洋是好人吗?

不,他是只毒蝎。

但蓝曦臣绝不多事。天下事千奇百怪,一物降一物,并没有什么稀奇。薛洋主动给自己套上了缰绳,如今还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他撮合还来不及,怎会插嘴揭穿?

本就不存在芥蒂的两人,把话说开之后也就散了。

回到清泉流响后,陆阿汪依旧每天勤加修炼。

只是每天夜深人静的时候,她会一遍遍问自己。。。

薛洋该怎么办?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吗?

想了很多次,每次都在心酸中睡着。

她只怪自己没本事,无法帮薛洋也就算了,还会连累他。

也恨自己想得太明白,明知道他出事,却连找人救他都做不到。

她的几个朋友,都是家大业大,找谁都是害了他们。

温氏势大,几大世家轻易不会出手的,像之前聂怀桑帮忙藏匿薛洋,已经是极限了,多了不可能再有。

因此本应该在第三天晚上就找人求救的,可她哪里也没去。

如今,薛洋真的失约了,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听话地待在云深不知处。

好好养身体,好好修炼,等待他和之前的每一次一样,突然有一天就出现在眼前。

上一章 余生 陈情之流氓没文化最新章节 下一章 夔州除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