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本小说网 > 影视同人小说 > 陈情之流氓没文化
本书标签: 影视同人  薛洋原创女主  义城组     

养不熟的小流氓

陈情之流氓没文化

久久没有好消息,温晁被脾气越来越暴躁的温若寒叫去骂了一顿,回去后很是伤心。

最近新收的小妾便试探着献上一计。

万能龙套追着他跑有什么意思,还是攻心为上,让他自投罗网更有趣。

万能龙套在乎什么,就毁掉什么,一个一个地试,总能挖出他的软肋。

娇艳妩媚的人吐出这么恶毒的话语,偏偏温晁就爱这个调调,这个名叫王灵娇的女人瞬间就成为他院子里最受宠的妾室。

有了狗头军师的指点,外面《金麟台秘史》引发的流言还未平息,新的流言又起来了。

传言说,姑苏不太平,有人在闹市区行凶,打杀了一名买菜的无辜百姓,还是新搬过去没多久的美妇人呢!

又说蓝氏新收的昭明公子原来是金光善的私生子,最近正准备认亲。

还说赤峰尊聂明玦打伤姑苏蓝氏一名陆姓女弟子,把人伤得吐了很多血,如今已是不行了。

反正都是姑苏的事。

说得有鼻子有眼,仿佛有人亲眼所见。

后来说法更具体可信了,说金光善金宗主正在命人准备认祖归宗的大典,还打算给昭明公子改名,新名字都想好了,就叫金光瑶。。。

没几天消息又变了,变成陆姓女弟子病重不治,亡故了。后面附赠实证,说姑苏蓝氏仍和聂氏交好,此次听学还送了聂二公子前去,可见蓝氏沽名钓誉,并没有为那可怜的孤女出头。

言之凿凿,分明就是盖棺定论。

孟瑶听到这个消息时,就明白大事不好。

先前本来都和聂怀桑说好了,听学前会带薛洋来一次,可哪知陆阿汪受伤,当时大家都想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便联手将消息瞒下了。

而今,不知哪里出了纰漏,走漏了风声不说,还真假难辨,传得沸沸扬扬。

不巧的是,那伤他们还真的没法解释。

这个饵,他们都不会去吃,可薛洋会。

他那个人,性情偏执,满骨子的疯魔。其内心隐藏的占有欲和掌控欲有多可怕,可能只有陆阿汪那个家伙还迷瞪着,稍微对她好一点,她就傻乎乎的以为对方还不错。

那样的疯子一旦认定了一件事,没人能劝解得了。

事态发展到今天,要瞒的,一个都没瞒不住。孟瑶左思右想,想不出万全之策,只能去找蓝曦臣坦白。

孟瑶(金光瑶)成美疑心重,别人未必信,可他一定会信。

孟瑶(金光瑶)别人明知有诈,不会以身涉险,可他会。

蓝曦臣听了半晌都没话,良久才一声叹息。

蓝涣(曦臣)果然如此。

蓝涣(曦臣)我早知道。

孟瑶心中一紧。这句“早知道”是指他和陆阿汪、聂怀桑的暗中交易,还是指薛洋的性情行事?

他屏住呼吸,小心偷看大哥的表情。

蓝涣(曦臣)薛洋从云深不知处逃走之后,我就预感会有这一天,没想到,真的来了。

蓝涣(曦臣)也是我的错。。。

他双目温和地看着面前面容尚且青涩的少年。

蓝涣(曦臣)阿瑶,君子行事当光明磊落,慎思慎言慎行,是我没有教好你。罚你抄家规3000遍,我也一并自罚。

蓝涣(曦臣)之后的事,你便不要插手了,蓝氏既然牵扯进来,是不会那么容易脱身的,这种时候该是我这个宗主站在前面。

一席话听得孟瑶鼻子酸涩,红了眼睛。

孟瑶(金光瑶)大哥,是我错了!

蓝曦臣双手握住他的肩膀,拍了拍。

蓝涣(曦臣)以前的事,都忘了吧。阿瑶,不管发生什么事,大哥会护着你的,你大可多信任我一些。

孟瑶的眼泪“刷”地就下来了。

师兄弟谈过之后,孟瑶的心态明显不同,不再时时挂着面具,一副笑脸迎人的模样,整个人显得更自在了。

个中变化,就连关系并没有那么亲近的蓝忘机都感觉到了,还为此送了他一份琴谱,算是迂回的鼓励。

蓝氏众人内部通过气,该知道的都知道了,就连魏无羡、江澄、聂怀桑也不例外,全都提前做好了心理准备,只除了陆阿汪。。。。

她的伤早好了,却还是每日吃吃喝喝,甩鞭子学引气,过着猪一样的日子。

这也造成了一种假象,——云深不知处的人真淡定。

他们奇怪的反应让一应吃瓜群众和偷窥的温氏弟子都很迷茫。

据点内,听别人闲聊到外面乱七八糟的消息,别的都还好,直到提及陆氏女弟子,不出孟瑶所料,薛洋果然当场就信了。

他从来不是宽容大度的性格,揣度人心,都是把人往坏处想。

所以,当他瞒着聂氏,独自潜行到姑苏,并在路上两次反杀温氏弟子,最终出现在清泉流响时,看见蓝曦臣的第一眼就将降灾指向了他。

蓝涣(曦臣)薛公子,你来了。

薛洋(成美)这不就是你们的打算吗?怎么,心虚了?

蓝涣(曦臣)(叹气)原来你是这样认为的。

薛洋(成美)把陆阿汪交出来!

蓝涣(曦臣)薛公子这是不信蓝氏。

薛洋(成美)我薛洋谁都不信!别废话,陆阿汪呢?难道真的被聂明玦打死了?

蓝曦臣不知道又叹了多少口气。

蓝涣(曦臣)原本阿瑶说你多疑,我还将信将疑,哪知事实竟真如此。

真不愧是养不熟的小流氓。

蓝涣(曦臣)陆姑娘,出来吧。再不出来,薛公子就该拆了清泉流响了。

一张圆滚滚的脸蛋从大门外探了进来。

薛洋回头一看。。。。

薛洋(成美)你谁啊?

蓝涣(曦臣)。。。。

陆阿汪。。。。

陆阿汪我陆阿汪啊。

接着整个人都站了出来。

薛洋疑惑不已,这个珠圆玉润的女人不可能啊。

他是左看右看都觉得长相不太对,眉眼倒是有几分相似,可这体型。。。

回头又把剑恶狠狠地指向蓝曦臣。

薛洋(成美)竟敢拿个冒牌货糊弄我?

蓝涣(曦臣)(满脸无奈)薛公子以为本宗主这么无聊吗?这半年多来,陆姑娘可是吃空过一个库房的存粮。

薛洋(成美)。。。。

陆阿汪没有吧?

陆阿汪(尴尬)真的这么多吗?

蓝涣(曦臣)(点头)不包括药材。

蓝涣(曦臣)薛公子,还信传言吗?

薛洋(成美)。。。。

薛洋(成美)那她受伤该是真的吧?

蓝涣(曦臣)这件事,还是陆姑娘亲自解释比较好。

陆阿汪莫名心虚,轻手轻脚地走了过来。

陆阿汪都把剑放下,别动手,咱们坐下说。

蓝涣(曦臣)(心力交瘁)不了,二位自便,在下失陪。

感觉心有点累的蓝宗主摇摇头,双手背在身后毫不犹豫地离开了。

作者听编辑说周四爆更会有好事发生,我准备试试。。。

上一章 诱饵 陈情之流氓没文化最新章节 下一章 情似牵丝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