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本小说网 > 影视同人小说 > 陈情之流氓没文化
本书标签: 影视同人  薛洋原创女主  义城组     

搅屎棍的威力

陈情之流氓没文化

根本不用问,魏无羡一听还有这么好玩的事,当即喊着叫着说是放心交给他。

陆阿汪不是一般的心大,图纸交出去之后,果然一字都不过问。

时间晃晃悠悠,转眼就到了听学的日子。

这一届的生员有些特别。

除了年纪正当时的一部分,比如十七岁的江氏大小姐江厌离、温氏二公子温晁,他们的拜帖由蓝氏一方投递,而其他来的人,却是自己找蓝启仁老先生要来的。

开这个头的,就是魏无羡。

原本按照年龄,他才十五,要在下一届才轮到他,只是去年蓝氏的热闹格外多,他又很愿意和蓝忘机一起玩,于是死皮赖脸地求着师父江枫眠,帮他和江澄要拜帖。

清河聂氏的聂怀桑情况相仿,聂大打了弟弟一顿,过后也心疼,为了哄他,也亲去蓝启仁面前求情。

岐山温氏往年都不派人来的,今年温若寒却破天荒地送来了他最宠爱的二儿子温晁。

至于兰陵金氏,宗主金光善丢了很大的脸面,唯一的嫡子金子轩也羞于出门,即便接到拜帖,也未曾前来。

五大世家,独缺金氏。

众世家表面不说,背后俱都摇头。 也是怕自家也出个金光善那样一个令祖上蒙羞的败家玩意儿,忙都找门路求蓝氏拜帖,要送子弟去蓝启仁手下熏陶锤炼一番。

所以,这一届生员不止年龄被拉小,人还尤其多。

人多,是非就多。

第一日,魏无羡就与温晁起了争执。

起因是行拜礼时,江氏献谢师礼,温晁无端哂笑。

蓝曦臣和蓝忘机顾及叔父,而江澄想着先献完礼再说,因此即便都心有不悦,但出于各种考虑,均不屑一顾。

魏无羡却从不顾虑这些,当下便讽刺起来。

魏婴(无羡)温二公子不愧是仙督之子,懂礼法,做事与众不同。

温晁骄横惯了,世上的人,除了亲爹,他谁也不服,看人都是仰着脑袋鼻孔朝天。

温晁哪里来的鼠辈,也配和小爷说话?

魏婴(无羡)鼠辈不敢当,云梦江氏魏婴是也。

江澄赶紧伸手拉住他,因为他知道,不拦着,后面师兄说出去的话必然很不入耳。岐山势大,江氏无法硬来,必须避其锋芒。

一边蓝曦臣也走了过来,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相处,也深知魏无羡本性,不愿江氏为难,他赶紧开口截住话头。

蓝涣(曦臣)温二公子别来无恙?仙督可好?

提到亲爹,温晁也顾不得争执斗气了。

温晁我爹自然好,打从姑苏回去,他老人家心情不错,就不劳蓝宗主惦记了。

他身后,美貌沉稳的温情低声劝他。

温情临走时仙督曾告诫过,要对蓝老先生尊敬,不可放肆。

说得温晁只能收敛嚣张之气。

台上的蓝启仁这才点了点桌案,喊了一声“肃静”。

大家正襟危坐,静心听那三千多条蓝氏家规。

堂上休战,台下就开始了暗斗。

当天下学,温晁就带着二三手下去拦魏无羡。

双方在后山大打出手。

温氏人多,魏无羡以一敌四,虽自己受了伤,却将修为虚浮的温晁打成乌青眼。

闻声而来的一群人中,清秀娇柔的云梦大师姐江厌离亲眼看见出了血,吓得当场就哭了出来,快步跑过去拉着魏无羡检查。

江澄、聂怀桑、蓝忘机等也都神情关切。

而温晁那边,仅仅只有温情、温宁姐弟。

两相对比,人缘好坏,一目了然。

见此,温晁更生气了。

梁子结下,便不会轻易了结。

温晁从来不管不顾,仗势欺人成了习惯。魏无羡一副侠义热心肠,每有看不惯的,便要管一管。

两人斗鸡眼一样,温晁被温情拉着劝,魏无羡被江澄盯着骂。

蓝启仁每次听见风声,便让蓝忘机去罚。

如果仅仅如此,三月听学时间一过,也就分道扬镳,不算什么,可惜所有人都低估了温晁的无耻程度。

一日,没怼赢魏无羡,生着闷气乱逛时,碰巧遇见独自去找温情的江厌离。

世人都传她才貌平平,然而传言并不可信。她虽然体质稍弱,修为不高,但面容清美,为人温柔体贴,善解人意,还擅长厨艺,煲得一手好羹汤,深受莲花坞上下喜爱。

温晁性好美色,实际偏爱美艳妖媚那一款,可习惯使然,见着美人不调戏一二,他总觉得自己吃了亏。

一见江厌离提着篮子远远路过,想到这是魏无羡尊敬维护的师姐,他就手贱地上前拦住。

温晁小娘子去哪啊?

看见那张有些油腻的脸上露出不怀好意的笑,江厌离就发觉不好。

此地花木繁茂,本是女修居所,男修禁止入内的,不知为何会闯进一个温晁。

温晁的恶名在外,她根本不愿意搭话,转身就准备离开。

没想到温晁竟然伸手去拉她的衣袖。

江厌离眼中尽是厌恶之色,勃然大怒中,手中长剑出鞘。

江厌离温公子,我乃堂堂江氏嫡女,不是任你欺辱的猫猫狗狗,你敢伸手试试?

温晁小小的江氏而已,本公子就是动了,你能拿我怎样?

二度伸手去夺她的长剑。他打不过魏无羡,对付江厌离却不在话下。

江厌离的剑脱手,不禁羞愤难当。如果今日不能脱身,不但她名声尽毁,就连江氏也会跟着蒙羞。绝望之下,竟然有了鱼死网破的心。

心里这样想,眼睛就看向不远处的池塘。

没想到,危机时刻,一道蓝色身影推开温晁,搂着她的腰身凌空飞跃到荷塘中央的八角亭内。

刚一站稳,就感觉腰间温热的手掌撤回。江厌离的心怦怦跳个不停,抬头去看是谁。。。

一双温柔关切的眸子直直撞进了她的心里。

江厌离的脸刷地红了。

蓝涣(曦臣)江姑娘,没事吧?

江厌离没事,多谢泽芜君。

忍着羞意要行礼,却被一双修长白皙的手虚虚扶起。

蓝涣(曦臣)不必多礼!此地不宜久留,江姑娘还是早早离去。今日之事,是蓝氏巡查不力,涣必给你一个交代。

亲自送她出了月亮门,目送她在蓝氏弟子的陪同下走远。

等人一走,这才冷着脸走向温晁。

蓝涣(曦臣)温公子,我敬你是仙督之子,平日多有忍让,没想到阁下却做出这种擅闯女眷居所,纠缠女修之事,这未免有失体统,实在不是君子所为!

温晁被人破坏了好事,心情也不好,再听一个同龄人用这种语气说教,他更是心中腻歪,忍不住翻了翻眼睛,用鼻子吭了几声。

温晁我如何,泽芜君是第一日知道吗?再说了,我想干什么,又轮得到你说教!

蓝涣(曦臣)别忘了这里是云深不知处,阁下既然来听学,就得守蓝氏规矩。

温晁我就不守了,你待如何?

蓝曦臣冷冷看了他一眼,手指拂过胸口的衣襟,就像拂去脏了眼的灰尘。

蓝涣(曦臣)既然不守,那便离去。

温晁你!你敢赶我?!

温晁瞪大眼,不可置信地指着自己。

温晁(气急败坏)我爹是仙督,惹了我,我让你们都不好过!

蓝曦臣的脚步停顿片刻,回头冷睇他,眼角余光瞥了一下不远处的树丛,却没再说什么,干脆利落地走了。

隐在暗处的温情脸色很难看。看着二公子发狂,既厌烦,又感觉丢脸。低头思索片刻,也没去管,反而静悄悄地退回了自己的房间。

回到屋里,快速抽出一张纸写了几行字,叠好后交给弟弟温宁,嘱咐他避着人送到江厌离手中。

江厌离那边,在被蓝曦臣派弟子送回后,就坐在床边流泪,完全是惊魂未定。

温宁到时,魏无羡和江澄也在,正围着师姐追问流泪缘由。

温情的信本就是替温晁的唐突行为道歉,短短几行字,霎时就将江厌离齿于吐口的事情揭穿。

魏无羡和江澄气得双眼充血,双双提着剑冲出门外。

赶到温氏所住的院子一看,已是人去楼空。

问过蓝氏弟子才知道,就在刚才,温氏的人被礼貌地请出了云深不知处。

说是请,不如说是赶。

蓝氏听学办了这许多年,来来去去的世家子无数,却从未有过中途被逐之人。

说出去都是奇耻大辱。

不仅江氏弟子心中解气,其他不知因由的学生也对蓝氏的做法敬佩不已。这完全是温氏弟子平日太过猖狂,作恶太多,在场的人中,除了极少数出身大世家的,其他谁没被欺负过?一见他们受罚,脸上全都露出畅快之意。可见温氏有多么不得人心。

唯一不满意的,恐怕只有魏无羡,他很想追出去,将温晁暴打一顿,可几次挣扎都被蓝曦臣拦了回来。

孟瑶晚上单独去找魏无羡,是这样说的。

孟瑶(金光瑶)事在风头,尘嚣甚上,若你今日出了门,那便是火上浇油,更加引人猜度。不如忍一时之气,待他日风平浪静,再来打算。

说的极其在理。

陆阿汪事后从孟瑶那里听说这事,也不禁摇头。

陆阿汪世人本就对女子苛刻,但凡有一点不好,人们不会说男子风流无耻,只会怀疑女子有不妥。如果他真的打了人,以温氏的作风,来日必定寻仇。

实则所料不假,报复很快就到了。

温晁一回到岐山,就去温若寒面前撒娇,说是对云梦江氏大小姐一见钟情,非她不娶。

他此时虽小妾一堆,却并未娶妻,岐山对云梦,也是门当户对。

温若寒还感觉惊喜呢。

温若寒难得你眼光好了一回,江家大姑娘名声不错。

两人丝毫未提,人家江氏嫡女从小就订给了兰陵金氏嫡子。往日还能顾上几分面子,如今金氏名声臭大街了,谁在乎呢?

再如果放在五年前,温若寒还干不出这样夺人姻缘的事,可这几年,阴铁日夜不离手,阴气沁体,他的心性已经大受影响,人变得越来越偏执狂傲,容不下半点忤逆。只不过本人并未发觉而已。

做好决定后,立时就派人去云梦,两手空空地去给儿子提亲。

云梦莲花坞,江枫眠和虞紫鸢一头雾水,兼忧愁不安。

他们二人就一个女儿,如珠如宝养到现在,怎能配温晁那个猪头纨绔?

况且一女不许二家,金江联姻多年,天下皆知,岐山怎么可能不晓得?

温若寒这是什么意思?

他们很快就记起刚刚从姑苏蓝氏传回来的,温晁被逐的消息。

只是他们并未多想,一是认为女儿向来懂事,不会无故牵扯上温氏,二来,金氏是姻亲,不可能受此侮辱。

然而万万没想到,他们信得过金氏,金氏却给了他们窝心一脚。

温氏前脚被江氏婉言相拒,礼送出门,后脚金光善就瞒着妻子来退婚了。

江枫眠当即气得倒仰,虞紫鸢更是当着金氏弟子的面破口大骂。

可这件事既然金光善都能做缩头乌龟,急不可耐地退婚巴结仙督,完全不怕天下人耻笑,那江氏也不可能死皮赖脸求着他。当下,夫妻二人揣着一肚子怒火退还了金子轩的庚帖,将女儿江厌离的也拿回。

金氏的人一走,两夫妻就火速赶往姑苏。

上一章 论莽汉是怎样练成的 陈情之流氓没文化最新章节 下一章 一线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