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本小说网 > 影视同人小说 > 陈情之流氓没文化
本书标签: 影视同人  薛洋原创女主  义城组     

原来你是这样的陆阿汪

陈情之流氓没文化

真等到教的时候,魏无羡和陆阿汪都对彼此不太满意。

学神和学渣的区别,从没有这么明显过:魏学神九岁时入莲花坞,只花了半个时辰就能引气了!还有人家蓝湛,听说五岁引气,片刻就能入定。而陆学渣呢,用了五天,还没找到气感。

饶是魏无羡为人大方好说话,他也忍不住郁卒。

魏婴(无羡)(仰头望天)我受不了你了,我叫江澄来教你!

陆阿汪(无辜脸)你确定江澄不会被我气死?

魏婴(无羡)(冷笑)他气死你还差不多。

谁气死谁反正跟他无关,他拿着陆阿汪写的脑洞之作果断跑路了,余下的时间不是去后山玩水捉鱼打山鸡,就是逗得蓝启仁、蓝忘机叔侄暴跳如雷,看他们变脸,简直乐此不疲。

被无端甩锅的江澄只好接过他扔下的烂摊子。

大家都以为他两即便不会打起来,也会吵起来,可神奇的是,两人竟还算合拍。

江澄大概从小就承担着少宗主的角色,和云梦莲花坞的弟子一同修行,已经习惯了教导监督弟子,而云梦弟子深深地信服他,除了身份,也因为他的责任心远远超过魏无羡。因此即便陆阿汪不在云梦江氏门下,重情重义的他在大约了解薛洋的事后,也能体谅。再就是陆阿汪不耻下问,好学到。。。江澄骂她,她都不在意。

就这样相安无事地过了三天,常慈安听训都结束了,陆阿汪还是没学会引气,江澄想回家也拉不下脸直说。看魏无羡还是一副乐不思蜀的模样,心塞之余,只能耐着性子继续了,只是引气这件事暂时看不到希望了,他只能换个方向教起拳脚功夫,从基本功练起,到后来慢慢挑选适合的兵器。

兵器又是一大难题。

陆阿汪在拿起长剑的第一天就把自己给划伤了。第二天换大刀,又拎不动。其他棍棒斧头等,力道也不够。

后来魏无羡看不过去了,跑到山上砍了一截竹子,做了一根长笛送给她,这次倒是能甩起来,可她五音不全,毫无乐理知识,跟着学了几天,连基本的指法都学不会,可见音律天赋基本为零。

魏婴(无羡)我从未见过如此驽钝之人。。。

最终,江澄抽了院子里的丝瓜藤给她。

她的兵器就这么定了。

为此,魏无羡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魏婴(无羡)蓝氏不收你是对的,哈哈哈,你这样的进谁家都能逼死老师傅!

魏婴(无羡)幸好虞夫人是使鞭的行家,江澄也学过,否则还真教不了你!

熟悉起来的江澄也有些恨铁不成钢。

江澄(晚吟)把用在吃上面的心思挪过来一些,你早成器了!

陆阿汪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前世她每学期都拿三好呢,大学也拿奖学金的,怎么可能傻?她学厨艺,学手工等,全都一学就会,触类旁通,可谁知换了个世界,一切都颠倒了。

陆阿汪我真是信了你的邪!

接着是两套鞭法的招式,每日勤学苦练,还硬是学了半个月才记住。

真是不认命都不行。

其实脑子能记住,就身体反应跟不上,四肢很不协调,做出来的动作永远不标准。

江澄急得头皮都发麻了。

来云深不知处一个月,一大半时间都耗在陆阿汪身上了,还学成这个样子。

江澄(晚吟)(叹气)蓝先生还说孟瑶修行资质不好,可人家昨天都出关了,心法练到了第三层。你呢?引气不成,学剑不成,鞭法也是。。。这么僵硬,你是在扮走尸吗?

出关后听闻薛洋之事,前来看望陆阿汪的孟瑶。。。

孟瑶(金光瑶)原来在下还是该高兴吗?和陆姑娘一比,我竟成天才了?

魏婴(无羡)(白眼)何止?就是一头猪,现在也都教会了。

魏婴(无羡)我猜江澄一定是想说这个!

陆阿汪谁和你一样无聊?你再乱说,下次不给你酒酿小圆子了。

魏婴(无羡)我错了!

孟瑶笑出小酒窝,转头对陆阿汪行礼。

孟瑶(金光瑶)陆姑娘,我是来跟你打听一件事。

说着看看云梦的两个人。

魏婴(无羡)江澄,走了。阿汪,待会再来!记得留饭啊,别又吃光了!

魏无羡特别识趣地拉着江澄离开了。

望着他们的背影走远,两人走进屋里,孟瑶随手布下消音结界。

孟瑶(金光瑶)陆姑娘,成美的事,我已经听说了,今日是想问问具体情况,看是否有力所能及之处。

一听这话,陆阿汪不禁对他观感大好。

陆阿汪叫我阿汪吧,我和薛洋也算朋友了,你和他也是兄弟,如今又同在云深不知处,倒也不生疏。

孟瑶(金光瑶)好,那阿汪唤在下的字,昭明。

孟瑶(金光瑶)(笑容诚恳)我与成美相识于微末,只是随手帮了一点小忙,他却助我脱离苦海,踏入蓝氏,此等大恩必要报答。所以阿汪,有什么事,千万不要瞒我。

陆阿汪我也想帮,可无从下手啊。一方是温氏仙督,我们人微言轻,做什么都像是以卵击石。

孟瑶(金光瑶)事在人为。只要抓住机会,一切犹未可知。

陆阿汪点头,将当日的情况一一道来。

陆阿汪他走的匆忙,不肯留在云深不知处,也未说明去向,我就算想帮也找不到人。

孟瑶(金光瑶)我们不方便,但有人方便,而且这个人是谁也想不到的。

陆阿汪谁?

抓抓着下巴,一个个掰手指。。。

孟瑶(金光瑶)(酒窝深深)阿汪你认识的。

孟瑶(金光瑶)聂怀桑。

陆阿汪他?!!

孟瑶(金光瑶)没错。

孟瑶(金光瑶)《大逃杀》我也看过,笔者对薛洋有极深的好感,把现实中人人称羡的含光君写得灰头土脸,转而将一个流氓衬托得扬眉吐气,这中间的偏向就很明显了。

果然是好兄弟啊,什么都跟他说。陆阿汪心里念叨,表面一本正经。

不过。。。

陆阿汪你是说,《大逃杀》你看过?在哪看的?

孟瑶(金光瑶)(忽然警惕)

孟瑶(金光瑶)(大眼闪烁)魏公子推荐的,阿汪,有什么不对吗?

其实不是,早在云萍时,薛洋就已经塞给他看过。

陆阿汪(咬牙切齿)呵呵!好样的,不愧是一问三不知!

《大逃杀》是多大的坑,自己没点数吗?说好的不外传呢?莫名被一群女修围上门骂不要脸,薛洋还叫她不要看!

还有临走塞那么一荷包银子,那大方劲儿,是怕东窗事发吧?

难怪蓝二公子从夔州回来后每次看见她都脸色臭臭的,辣了他的眼似的。

以为是臭味相投好基友呢,坑人坑滴真顺手!

陆阿汪这么看来,他也挺合适的。

孟瑶(金光瑶)身份够高,又行为低调,不显山不露水,绝不会有人怀疑他。。。

陆阿汪是个好人选,但并不确定他能帮忙。

孟瑶(金光瑶)这就看阿汪你的本事了,如果你能把他引来云深不知处,我就有把握说服他。

陆阿汪(眼睛一亮)

陆阿汪当真?

孟瑶(金光瑶)千真万确。

陆阿汪那好,我现在就写信。

孟瑶就在旁边等着她写信,就看见她抓起毛笔,一手的狗刨字,短短几行,大的大小的小,信好不容易写完了,又莫名其妙在末尾画了一个圈,上面还添了一个长点。

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孟瑶看懵圈了。

孟瑶(金光瑶)这是何物?

陆阿汪桃子,油桃。我和桑哥说好了,以后这就是我们的暗号。

孟瑶(金光瑶)。。。。

信纸叠好放进信封,收进袖中。

孟瑶(金光瑶)那我便告辞了,趁早送出去,成美也能安全一分。

陆阿汪也没挽留,只是站起身目送他走出门,看将信交给了守在门口的苏涉。

是了,不知从何时起,苏涉就专门跟随孟瑶了。

夕阳慢慢落下,云深不知处一片金黄色。陆阿汪抱着手臂靠在门框上,心里升起了微弱的希望。

希望薛洋还活着,希望一切都来得及。

上一章 菜鸡奋起 陈情之流氓没文化最新章节 下一章 全是套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