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本小说网 > 影视同人小说 > 陈情之流氓没文化
本书标签: 影视同人  薛洋原创女主  义城组     

姑苏夜话论薛洋

陈情之流氓没文化

陆阿汪薛洋!我@日@你大爷!

陆阿汪蹲在门槛上揉着脑袋,面目狰狞。

你妹的,被一个小男孩耍得团团转。好心灌了半天鸡汤,聊的辣么嗨,最后居然灌错了人?!还被人反手调戏了!

修仙世界的小孩子都这么鬼精的吗?

对比一下两人之间的差距。。。

陆阿汪深深地怀疑起自己的智商。

蹲了差不多一小时,本来是要再丧一阵子的,可眼看着就要天黑了,肚子饿的咕咕叫,她只好去洗了把脸,过后该吃吃,该喝喝。

真的是特别心大。

心中担忧,特意过来看看的蓝曦臣,刚觉得她像一只走失的小狗,还心生怜惜看着,谁知一转眼这货马上原地复活了。

蓝涣(曦臣)陆姑娘看来并不需要人安慰?

陆阿汪(捧着碗吃得欢)并没有事。

蓝曦臣被逗得一笑。

蓝涣(曦臣)不请我坐一坐吗?

陆阿汪直接领他去了偏院子前的草亭内,那里视野开阔,不用担心瓜田李下。

随即有机灵的弟子过来挂上几盏风灯,点上熏蚊虫的香炉,又端上几盘分量很足的糕点和茶水。

蓝涣(曦臣)今天的事,很抱歉。没能抓住薛洋,再次让他钻了空子。

蓝涣(曦臣)在下作为宗主,失职之处,愿以茶代酒,自罚一杯,还请姑娘见谅。

陆阿汪连忙摆手。

陆阿汪言重了!蓝氏救了我,还愿意庇护我,这已经是极大的恩德了。再说薛洋。。。

陆阿汪(一副牙疼的样子)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的,他真要胡来,真没几个正常人能招架得住。

陆阿汪你们蓝家人都太端方了,不像薛洋,什么都干得出来。

简称。。。不要脸。

蓝涣(曦臣)(似乎感觉羞愧)今日之事,恕我直言,薛洋恐怕早有预谋。

蓝涣(曦臣)他那人皮面具惟妙惟肖,佩戴之后竟连你也分辨不出真伪,可见是特意准备好的。

陆阿汪(再次摆手)也是我愚钝,明明几次都看出不对,却下意识忽略了。论狡诈,我们都不是他的对手。

蓝涣(曦臣)(微微一笑)陆姑娘心中有数就好。不过,我观他似乎对你颇为上心,涣冒昧问一句,姑娘日后可有什么打算?

陆阿汪宗主是想再问一次上次那个问题吧?

陆阿汪放心好了,还是那句话,——我与他绝无可能。

蓝曦臣分不清心里,到底还是惋惜多些,还是轻松多一些。

蓝涣(曦臣)其实,我倒希望陆姑娘一切随心。

陆阿汪(苦笑)我也想随心,可是每次一看到他,就觉得那是一个踩在悬崖边缘的浪子,随时都有可能摔得粉身碎骨,还能把任何企图拉他的人拽去深渊。

陆阿汪因此,请恕我胆怯。

再者,年少轻狂时的绮念很少能修成正果,她不是什么美人,又没有修为,无法与他并肩不说,以后恐怕还要面对寿元问题,她可是知道的,修仙之人的寿命比普通人要长很多。到时他风华正茂,青春正好,而她鹤发鸡皮,发摇齿落,这很好看吗?

当然,说这些扯得太远了。最大的原因还是因为,她害怕这个世界,连带着也害怕第一次见面就想杀她的薛洋。她过去的阅历与教养,也不允许自己对一个那么小的孩子怀有想法。那有罪恶感。

而以上种种都是无法说给蓝曦臣听的。她无法告诉他,这个十二三岁的皮囊下,栖居着一个异世而来的、三十多岁的灵魂。如果只是短暂停留,那又何必扰乱他人心绪,徒增伤感呢?这个世界也许会有她的意中人,但那大概是很久很久以后了。

陆阿汪的心一如既往地理智,短时间的暴躁之后,白天薛洋的所作所为并未让她有半分动摇。

蓝曦臣看着她稚嫩的脸上,那双淡漠的双眼,忽然觉得很像一个人,——很多年前,他的母亲在说起他的父亲时,眼神便是如此。

父母的悲剧,在他心里划出了浓墨重彩的一笔,这让他往后但凡看到有情之人,都不忍他们分离。

而薛洋有情,这在他看来,便称不上十恶不赦。他是真的有撮合两人的想法,可惜这不能让陆阿汪知道。

带着不能在线磕cp,或者是他磕的cp不上头。。。诸如此类的遗憾,蓝大公子悻悻地离开了。

意犹未尽地到了寒室,想要与叔父就这些问题来一次夜谈。

蓝启仁一心记挂着宝贝小侄子,开口就问他。

蓝启仁有忘机的消息吗?

蓝涣(曦臣)有,曾有人在彩衣镇见过。

蓝启仁唉,忘机也太执拗了些,追不到就回来好了。。。

蓝曦臣却认为,这样的忘机才有少年气。

蓝涣(曦臣)说起执拗,恐怕陆姑娘也不遑多让。刚才去看她,她还是坚信自己与薛洋绝无可能。

他笑眯眯的,将陆阿汪当时的语气与表情描述了一遍。

蓝涣(曦臣)其实,侄儿倒是期待薛洋下次再来了。。。

蓝启仁(没好气)你都是宗主了,竟也学得促狭!

蓝启仁(疑惑)先前便觉得不对,你似乎对薛洋颇为包容?

蓝涣(曦臣)确实如此,其中有些事,正要告知叔父。

蓝涣(曦臣)说起来,薛洋身世与陆姑娘颇有类似,都是年幼失怙,孤苦无依。只是他有过之而不及,不但颠沛流离,还受尽折辱。

蓝涣(曦臣)其中最惨痛的莫过于七岁那年,被栎阳常氏家主常慈安诱哄欺骗,碾断一根小指。自此之后,薛洋性情大变,不再信任任何人,从一个天真无邪的孩童变成欺凌弱小、人见人怕的夔州小霸王。

蓝启仁原来如此。。。那薛洋变成如今这副模样,也是情有可原。

蓝启仁然而这并不是他为恶的理由!常慈安辱他,自去报仇就是,怎能迁怒无辜?

蓝涣(曦臣)是这个理。

蓝涣(曦臣)不过到此时为止,据我们查到的,常氏并未有什么人丧命,可见薛洋并未滥杀无辜。

蓝启仁惊讶了,忘机只是拦了他,随后他就能千里迢迢跑来姑苏,闹得云深不知处鸡犬不宁,而断指的大仇,那睚眦必报的人竟能忍到现在?

蓝启仁你确定常氏无事?

蓝涣(曦臣)确定。前几日为了薛洋的事,我们的弟子不但去了夔州走访,还专门到栎阳细细查探,常氏一门的确安然无恙。

蓝启仁(百思不得其解)这就奇怪了。。。

他们哪里知道,薛洋不是不想报仇,而是要憋个大的,打算将常氏一举灭门。

蓝涣(曦臣)只是这栎阳常氏,在当地风评极差,那才是真正的无恶不作,罄竹难书,从里到外都烂透了,栎阳百姓怨声载道,却求助无门。。。

性情温和沉稳的蓝曦臣都忍不住生气,更何况秉性刚直,眼里揉不得沙子的蓝启仁?

当即就拍了桌子。

蓝启仁荒唐!这样的门风竟有脸列居世家之位,享一地供奉?

蓝启仁哼!等老夫修书一封,去问问温若寒,他到底怎么当的仙督!当年一同听学时,他可是立了肃清仙门的宏愿的!

越说越生气,竟然一刻都等不了,立即拿了纸笔写了一封急件(也可以说是告状信),派弟子连夜送往岐山去了。

蓝曦臣看得津津有味。叔父与温仙督年少交好,后来不知怎么的,多年不联系了,世人都以为他们早已断交,谁知这。。。看来,交情不但没断,还好着呢,都能写信去骂人了。

蓝启仁教书育人多年,向来以端方雅正自居,很看不上那常慈安的行为,认定他人品卑劣,告状后便不愿再提,转而又说起薛洋。

蓝启仁那无恶不作又是怎么说的?

蓝涣(曦臣)他在夔州横行霸道,欺凌弱小,夔州人惧怕他,便传出了这样的流言。

蓝涣(曦臣)此前,蓝氏对流言深信不疑,可查访了才知道,原来我们也犯了一叶障目的错误。基于此,我才同忘机商议,不要伤他性命。

蓝启仁满意点头。他虽固执迂腐,可也是坦荡君子。

蓝启仁无愧于心就好。

看到叔父心情好,对薛洋也没有太大的偏见了,蓝曦臣趁机提出一件事。

蓝涣(曦臣)叔父,我们蓝氏家训说“不知全貌,不予置评”,薛洋此人被名声所累,却还有可取之处,我们何不伸以援手?

蓝启仁(感兴趣)怎么说?

蓝涣(曦臣)下次蓝氏听学,不如多发一份邀请函。。。。

蓝涣(曦臣)他是多有打扰,可我们并无损伤,只是有些伤颜面而已。

发现叔父还是不怎么情愿,他忙又提起忘机,这可是叔父的心头宝。

蓝涣(曦臣)您别忘了,忘机至今还在追杀他呢,如能趁机化解他们二人之间的恩怨,说出去也是一桩美谈。

这话正中红心,蓝启仁立马同意了,还给自己找借口。

蓝启仁蓝氏几百年清誉,乃正道楷模,有劝善惩恶之责,邀薛洋听学也是应有之义。他不是世家子,破例一次,谁又能说什么?

蓝涣(曦臣)(笑眯眯)叔父明鉴!

为了磕cp,蓝宗主也算绞尽脑汁了。

作者关于男女主年纪过小的问题,是专门设定的。这一个时间差,不是为恋爱准备的,而是为了留足空间,给陈情男团成长,否则要是按照电视剧的时间线走,一定又是全员be的下场。

作者筒子们耐心等待,想看美美的恋爱,那估计有的等了。前期就让迟钝汪对付早熟洋叭。。。不过我保证,会有一个圆满的结局。

上一章 暴露女儿身 陈情之流氓没文化最新章节 下一章 全民八卦,风评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