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本小说网 > 影视同人小说 > 陈情之流氓没文化
本书标签: 影视同人  薛洋原创女主  义城组     

问心

陈情之流氓没文化

蓝忘机是真的不太懂这两人的操作。

他来得挺早,本来路上还懊恼,担心第一眼就看到陆阿汪横尸街头,没想到。。。。

从不与必死之人废话的薛洋,叽叽喳喳个没完,光说不练。

又馋又怂的陆阿汪不但活蹦乱跳,竟还有胆子反手撩拨人家。

两人还特别奇怪的立了个赌约。。。难道薛洋忘了,他最初是要杀人的吗?

外面的人都是这种调调的吗?

从来一板一眼的蓝二公子,难得生了好奇心——薛洋图什么呢?

薛洋也想问自己。不过他觉得这个问题不急于一时,反正早晚能明白。

现在他决定赶紧跑路。

临走时,又在陆阿汪脖子上摸了一把,挥着手跳上了屋顶,最后空气中只残留一串嚣张的大笑。

蓝二公子眼神冰冷。

蓝湛(忘机)在这等着。

留下一句吩咐后,提着剑杀过去了。

真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幸好有贴心又周到的苏涉,他与师兄弟顺着蓝二留下的记号找来了,还给带了金疮药。

陆阿汪在失踪了差不多两个时辰之后,终于平安归来。

等把事情经过原原本本告诉了蓝宗主。。。。

蓝涣(曦臣)(眼神微妙)涣有一个问题不吐不快。

陆阿汪请说。

蓝涣(曦臣)薛洋无恶不作,为何却对陆姑娘你(斟酌用词)。。。另眼相待?

陆阿汪深深叹了口气。

陆阿汪蓝宗主,您是不是对“另眼相待”这个词有什么误解?

陆阿汪(指脖子)看给划的,差点就身首异处。

陆阿汪(举起左手)再深一点,我就应了那个词“孤掌难鸣”了!

蓝曦臣低头一笑,把桌上备好的糕点往她那边推了推。

蓝涣(曦臣)陆姑娘说话新奇有趣。

蓝涣(曦臣)恐怕你有所不知,薛洋此人向来睚眦必报,从未心慈手软过,就好比对付忘机。

陆阿汪说到这个我也好奇,中间有什么深仇大恨,薛洋竟然心心念念想着要蓝二公子的命?

蓝涣(曦臣)并无大仇,只是前些日子忘机外出路过夔州,遇见薛洋欺凌老弱,顺手拦了一次而已。

陆阿汪就这?

嘴里的点心都吓掉了。

陆阿汪这也太丧心病狂了吧!

陆阿汪(扑上去扯袖子)宗主,你可得救我!

衣服上被抓出血手印的蓝宗主依旧风度翩翩。

蓝涣(曦臣)陆姑娘不必恐慌,看得出薛洋对你。。。

陆阿汪(怎么话题又绕回来了?!)不不,真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蓝涣(曦臣)(好脾气地笑)

蓝涣(曦臣)他如果真想杀你,那昨晚就是好时机,却一夜相安无事。

蓝涣(曦臣)今日也是,明明有无数次机会,可一直到忘机出现也没下手,还陪你签赌约。。。

陆阿汪(小声嘀咕)大概是他疯了吧,或许是我疯了。。。。

陆阿汪可能。。。说不定你们也疯了。。。。

她的心理年龄都三十多了,那薛洋还是十一二岁小屁孩呢,长得再高有什么用?大婶和初中生?别搞笑了!

尤其是薛洋一口一个“小子”,明显就是没看出来她的女儿身。

另外变态即便是幼生期,那也是变态啊,哪有那么容易弯?谈恋爱要真如此随便,上辈子她何至于单蹦到死!!!

综上,有这种猜测的泽芜君才是真丧心病狂。

看来,古人的脑洞一点不比现代人逊色。

陆阿汪迅速将点心一扫而空,勉强填饱了肚子,决定好好跟老板battle一下这个问题。

陆阿汪蓝宗主,实不相瞒,我如今只想找一个相对安全、不会轻易被找到的地方,安安静静过日子,不想掺和打打杀杀的事,也掺和不起。

陆阿汪我就是一个普通人,柴米油盐、鸡犬相闻才是我的梦想。若非阴差阳错来到云深不知处,我想,我最应该在的位置应是某个山清水秀的小镇子吧。有钱有闲,与二三友人一起去看看天下的山水,品尝天下美食,不求闻达,但求自在。

即便是才华横溢如蓝曦臣,心境历练得冲淡平和,也不禁听的悠然神往,不断点头。

蓝涣(曦臣)由此可见,陆姑娘是个务实的人。

陆阿汪(附和)没错。宗主也可以说我胸无大志,得过且过。

蓝涣(曦臣)陆姑娘的想法是好的。可。。。

与整个世道格格不入。

蓝涣(曦臣)请稍等。

起身去了藏书室,拿出几本书装入木盒,回来递给陆阿汪。

蓝涣(曦臣)陆姑娘不妨回去再看。

陆阿汪也好,我们接着说。

陆阿汪关于薛洋,我可以明确说,我和他不是一路人。

陆阿汪他手下留情,大概是觉得我有趣,还有就是我会做糖,身上会带有他喜欢的甜香味儿吧。今日是我,他日再遇见个更香的,也能故技重施。

陆阿汪自觉说的够明白了,如果蓝曦臣还误会,那她就没办法了,只是有些事她也只解释一次,多了无用。

她不知道,flag这种东西,越是立得高,未来打脸越是啪啪响。此刻信誓旦旦撂下的话,以后就是脑子里灌进去的水。

蓝曦臣没有预知能力,但奇怪的是,他总有一种预感——这两能一定结出好果子。

等到陆阿汪要告辞时,我们的蓝宗主脑洞已经开到“要给薛洋大开方便之门”上,还思考到了极其久远的以后,想着也只有那时才能知道自己是否有拉媒保纤的天赋。

蓝二公子回来,看到自家大哥端坐桌前,神思不属,魂飞天外,那张向来春风和煦的俊脸上居然挂上了迷离的笑。

蓝湛(忘机)兄长?

蓝涣(曦臣)咳,无事。为兄(掸袖子)。。。约是不小心窥到了天机。

蓝湛(忘机)。。。

换句话说,就是大白天里发了癔症。

蓝湛(忘机)(哥,吃点药吧)

作者感谢收藏!欢迎评论!

作者

作者谢谢大家的花,第一本书,说实话,有点鸡冻。

作者

上一章 小流氓对上心机汪 陈情之流氓没文化最新章节 下一章 世界观碎得稀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