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本小说网 > 影视同人小说 > 陈情之流氓没文化
本书标签: 影视同人  薛洋原创女主  义城组     

去而复返的薛洋

陈情之流氓没文化

蓝忘机回去了,连夜找兄长和叔父汇报关于夔州小霸王薛洋的事。

虽然他已经保证,薛洋不会再回来,可陆阿汪还是怂的一批。

看窗户上晃来晃去的树影,就觉得有人。

床尾衣柜暗沉沉的,怀疑是不是有鬼躲在里面。

隔断屏风像个怪兽,仿佛时刻跃跃欲试,要扑过来吃掉她。

陆阿汪不想承认自己胆小,可现实却告诉她,——别逗了!

这不是一个安全的世界,远远够不上21世纪的和平安宁。

穿越带来的隔阂感,终于于今夜此刻暴露出来。

陆阿汪呜呜。。。。

她拿被子蒙着头,像一只小兽蜷缩起手脚,默默流着眼泪,轻声啜泣。

哭个没完没了。

去而复返,躲在房梁上的薛洋翻着白眼,简直都要烦死了。

薛洋(成美)别哭了!

床中央窝成一团的被子抖了抖,哭声停了,却还打了个小嗝儿。

薛洋(成美)出来!

陆阿汪。。。。

薛洋(成美)大爷叫你把头伸出来,耳朵聋了!

被子一点点往下拉,直到露出一颗圆溜溜的脑袋,毛茸茸的后脑勺对着他。

薛洋拔出降灾,冰冷刺耳的兵器碰撞声激得床上的人一哆嗦,被子又往下拉了拉,露出一截雪白的脖颈。

一线月光正好从没关严的窗缝里照进来,投注在那截小白脖子上。

薛洋忽然想起小时候吃过的一种糖,雪白细腻,甜丝丝的。后来再也找不到了。

莫名觉得心里有点痒,嗓子干干的,好想上去舔一舔。

这么想着,他也这么做了。

轻身落地,直接扑到床上,嘴巴贴到那截脖子上,伸出舌头舔了舔。

温软柔嫩,有种与糖果不一样的甜香气。

薛洋深深吸了一口气,觉得味道挺好闻。

陆阿汪脸朝下被压在被子里,差点背过气。察觉到后脖子那里传来的奇怪触感,真是魂儿都要吓没了。

陆阿汪大。。。大爷,我不好吃。。。

薛洋喉咙里逸出一丝闷笑。

薛洋(成美)小子,你身上怎么是甜的?

陆阿汪。。。

薛洋(成美)是血的味道吧?

陆阿汪不是,是糖!我今天熬了水果糖!

薛洋(成美)水果糖?你会做糖?

陆阿汪唔。。。会的,会很多。

心里的杀意稍微退了退,他对有糖的人一向宽容几分。只有几分。

可这脖子真是合心意,他盯着她的脖子不做声,似乎在思考从哪个角度割开,鲜血喷出的比较好看。

陆阿汪觉得背后的这个人完全就是一个鬼畜大魔王,有种脑袋要保不住的预感。

果然。。。。

薛洋(成美)你这脖子不错,借我玩玩!

这一瞬间,陆阿汪差点忍不住要掀翻他,大声呼救了。可理智阻止了她,即使蓝忘机跑的再快,也快不过薛洋的剑。

这把剑出了鞘,就搁在她脑袋边上,还能闻到剑上传出的血腥气。那是杀多了人才留下来的印记。

这就是个弱肉强食的世界,薛洋也不是纯洁可爱的学生郎。

陆阿汪脑子清醒地转着圈,强迫自己不要发抖,好好听他的话,不要刺激他。

陆阿汪我的脖子不好玩。

薛洋(成美)那谁的脖子好玩?蓝忘机的吗?

陆阿汪不不,都不好玩。。。

薛洋(成美)(舔舔嘴唇)怎么,你护着他?

陆阿汪不敢,我就是个小人物,哪有能力护蓝二公子。

陆阿汪另外,您能不能放开我?我喘不过气了。。。

薛洋想了想,伸手把被子扒开,又给人翻了个面,仍然还压着。

仔细看了一眼她的脸。。。嫌弃地推到一边。

薛洋(成美)怎么这么丑!

薛洋(成美)哈哈哈。。。

莫名其妙就笑起来。

陆阿汪???

薛洋(成美)姑苏蓝氏不是只收长得好的吗?你是个什么鬼?

薛洋(成美)莫非,是蓝启仁那老头的私生子?哈哈哈!

陆阿汪不,不是!

薛洋(成美)那就是青衡君的私生子!

陆阿汪也不是,我不认识青衡君。

陆阿汪(小心翼翼)我就是个孤女,和他们没关系。

薛洋(成美)还挺为他们着想的,真是烂好心。信不信马上掐死你!

伸出满是老茧的手掐住她的脖子,也没用力,只是捏着。

手下的皮肤是温热的,跟死在他手上的其他人貌似没什么区别。

摩挲了两下,薛洋勾着嘴角,忽而笑的邪气。

薛洋(成美)是男人吗?皮肤怎么这样?

陆阿汪看着这人越凑越近的脸,僵硬得像条死鱼。

明明是个和她这具身体年纪差不多大的少年,面容稚嫩又俊朗,笑起来像个小太阳,可性格怎么这么邪恶呢?

薛洋(成美)谁打你的?真难看。

薛洋(成美)是不是蓝曦臣?我去帮你杀了他。

陆阿汪别!没人打我,真的。

薛洋(成美)(阴沉脸)

陆阿汪他是好人,救了我,还收留了我。

薛洋(成美)(扬起眉梢)世家就是虚伪。

陆阿汪敢怒不敢言,怯怯地看着他。

薛洋(成美)看什么看!再看掐死你!

小姑娘只好闭上眼,乖顺极了,假装自己睡着了。

薛洋又凑近了去看她的脸,边看边笑。

薛洋(成美)长得真难看,皮肤这么黑,脸还肿成那样。

手指不自觉摸了摸她后脖子,又去摸她的脸。

薛洋(成美)奇怪。。。脸上这么糙,脖子竟然嫩的像豆腐。。。。

忍不住又把手放到她后脖子那里捏来捏去。

陆阿汪努力克制着浑身竖起来的汗毛,让自己表现得像一块死猪肉。

薛洋才不管她有多僵硬,反而像个找到心爱玩具的坏脾气小男孩,捏得人后脖子都木了。

他们两个这样子就像薛洋把她圈在怀里。

陆阿汪怪不自在的。虽然她上辈子都三十多了,可从来没谈过恋爱,从小到大都是男性绝缘体,根本没有和异性相处的经验。两辈子以来,连个说得来的异性朋友都没有,哦,苏涉勉强算一个。

可现在,夜深人静的,她躺在这个名叫薛洋的少年怀里。

妈的,一种要坏事的节奏啊!

感觉未来没有希望了咋办?

陆阿汪鸟悄的,闭着眼听薛洋叨咕,问这问那,有一句没一句的,牛头对不上马嘴,全是各说各的。

没感觉到杀气和恶意,她也实在累了,眯着眯着就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天光大亮,身边早就没有人影儿了。

就像昨天夜里就是一场惊恐荒诞的梦,根本无人造访。

除了厨房里,昨天做的水果糖丢了一包。

上一章 想死的一天 陈情之流氓没文化最新章节 下一章 小流氓对上心机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