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本小说网 > 影视同人小说 > 陈情之流氓没文化
本书标签: 影视同人  薛洋原创女主  义城组     

寒潭水的妙用

陈情之流氓没文化

要说陆阿汪察觉了没有?

那是真没有。

她到这个世界里并没有原身的记忆,睁眼就到了云深不知处,信息来源有限。

对于蓝氏的人,她没察觉出恶意,是完全不设防的。

更悲催的是,她此时过得无比快乐,完全把云深当自己家那种,开启了农家乐模式。

清泉流响院,短短几日就大变样了。

棚子竹亭在苏涉的帮助下建起了一溜,坛坛罐罐摆的整整齐齐。

采买弟子带回来的各种食材总有她的一份,额外还补贴了不少配料和蔬菜种子。

靠近溪流边的地也开出来,种上了菜。房前屋后移栽了花花草草,还给果树留了位置。

外院弟子们偷偷观望,发现蓝老先生虽然脸色很不好,但也没说什么,大公子更是听之任之。

蓝氏弟子这位陆阿汪不会是蓝氏哪位前辈的遗腹子吧?这也太宽容了。

蓝氏弟子应该不会吧?如果真是,那也该认祖归宗了,怎么到现在还没动静?

蓝氏弟子那便是哪位世交好友的子侄,可能运气不好流落在外,现在才找回来。

蓝氏弟子嗯,有道理!

有人还特意跑去找苏涉打听情况,苏涉推说不知。

过后蓝启仁罚了一波弟子,尤其是那些背后说闲话的,抄家规抄的面如土色,再没人敢打听了。

苏涉来看陆阿汪的时候,还被亲热地拉住手,让他帮忙给菜园子围篱笆。

陆阿汪听说山里有兔子,这离后山近,万一跑下来啃了我的菜怎么办?

苏涉(悯善)。。。。

能怎么办?只好老老实实地抽时间给办了。

陆阿汪(招招小手,窃窃私语)跟你打听个事,哪里有好水啊?我腌酸菜要用的。

苏涉(悯善)(不明所以)酸菜不是什么水都行吗?

陆阿汪(摆手)不一样,好水泡出来的格外美味,清脆甘甜,色泽分明,能让蔬菜的鲜香更好地催发融合。。。。

苏涉(悯善)(吞口水)。。。。

陆阿汪最难得的就是,好水不会烂坛子,头一年弄好了,来年这水可以接着用,它是越积越香,炒菜拌菜时放一点,菜也更入味呢,比集市上卖的香醋还好使。

苏涉(悯善)(压低声音)那我告诉你,你别说是我说的。要说这好水,当属于山泉,你院子旁边这条就是后山流下来的,也是好水,但这人来人往,估计你也看不上。不如去找源头,那里的水应该比这里好。

陆阿汪(激动)我怎么没想到呢?那我明天就去!

苏涉(悯善)等等,还有一事,你务必牢记!蓝氏家规,不准入后山游荡。你只能在外围,千万不要深入,否则触犯家规,连我也要受连累的。

陆阿汪(郑重脸)记住了!我就在边缘进去一点,可以吧?

苏涉(悯善)这应该可以。

第二日,陆阿汪处理好萝卜等物,才起身挑着空桶上山了。

山上顺着山势建有回廊石径,曲径通幽,景色宜人。大清早的山林很清静,陆阿汪耳朵又好使,顺着流水的汩汩声响不断往里深入,直到转过一片竹林,看见一汪云雾缭绕的潭水。

水潭中央,有新的泉水冒出,可见这是一眼活泉,而且还是寒泉,这可比温泉更难得。

仅是站在潭边,就能感到凉意沁人,掬一捧水,寒意竟往骨头缝里钻,夏天的暑气瞬间消散。

喝了一口,冰寒刺骨,水质清甜,过后肺腑竟是暖暖的。

陆阿汪(眼冒精光)绝妙啊!

毫不犹豫地装满水,挑起担子走人了。

四天后开坛,酸香四溢,清冽醒神,光是闻着这个味就嘴里冒酸水。

陆阿汪确信这是自己有史以来做的最成功的一次酸菜,即使它材料不全。

很快,蓝老先生、蓝曦臣、苏涉和食堂众厨的面前都白上了一小碟色泽明亮的萝卜条。

蓝启仁不错。

蓝涣(曦臣)这个倒是夏日消暑开胃的好物。

苏涉(悯善)陆姑娘手艺果然不凡,与以往吃过的很是不同,想必是用了不为人知的秒方。

万能龙套味道独特,酸甜爽口,吃了还想吃。

又过一日,蓝忘机办完任务回来,先去寒潭泡了泡,这才去见叔父和兄长。

叔侄三个坐在一起交流近日所得。

蓝涣(曦臣)叔父这几日胃口不错。

蓝启仁(捻须)难得不苦夏了。

蓝忘机默默抬眼,难怪叔父胖了。

蓝涣(曦臣)(微笑)涣也是,多亏了陆姑娘。

招手叫来一弟子,令他请陆阿汪。

蓝涣(曦臣)陆姑娘恐怕不会白受好处,不如买下她的巧思,她也好赚些银钱傍身。

蓝启仁(点头)也是正理。

蓝忘机眼神疑惑,自己不过十来日没回来,怎么好像跟不上兄长和叔父的步伐了?

陆阿汪来的时候,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那个当日骂她的“不知羞耻”君,可能是刚洗了澡,浑身带了湿气,如冷月生辉,气质十分招人垂涎。

不过此人出现在这里,陆阿汪本能感觉不妙。

然后,另一位长得双胞胎似的温润青年就开口了。

蓝涣(曦臣)(微笑)在下蓝涣,字曦臣。这位乃是胞弟,蓝湛,字忘机,你们应该见过。

陆阿汪(皮笑肉不笑)呵呵。。。。

蓝湛(忘机)云深不知处不可无故哂笑。20遍。

陆阿汪的脸吧嗒掉地上,肿成一条缝的小眼睛定定看着这位传说中的含光君,视线足足停留了有5秒。

不是说谦谦君子吗?家规成精,变身教导主任了叭?

她决定还是把自己的涵养捡起来,暂时不与他狡辩。

陆阿汪久闻大名,如雷贯耳,蓝二公子。

蓝涣(曦臣)(保持微笑)这是叔父,名启仁。

陆阿汪再度傻眼,说好的老人家呢?这分明是中年啊!

陆阿汪蓝先生您好!

陆阿汪(转头)蓝宗主叫我来是为了。。。

蓝涣(曦臣)陆姑娘的手艺颇为不俗,不知可愿同蓝氏交易?

陆阿汪(chua地笑了)愿意愿意!是要哪道的做法?

蓝涣(曦臣)是近日上的一道开胃酸菜。

陆阿汪(笑眯眯)这个简单,只是用水特殊罢了,没什么窍门哒!

蓝涣(曦臣)愿闻其详。

陆阿汪(羞涩脸)首先要说声对不起,我是去你们家后山取的水。本来是准备用我院子边上那条溪流的,可后来发现了一个很特别的寒泉。。。。

蓝涣(曦臣)(笑容开始僵硬)可是隐在竹林深处的那一眼寒潭?

陆阿汪(好像有杀气)是的。。。(怯怯)可有不对?

蓝启仁(像吞了苍蝇)

蓝涣(曦臣)(眼神涣散,像遭了雷劈)

蓝湛(忘机)(面红耳赤,羞怒交加)

蓝湛(忘机)乀(ˉεˉ乀)荒唐!

上一章 马甲掉落为哪般 陈情之流氓没文化最新章节 下一章 想死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