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本小说网 > 影视同人小说 > 陈情令之我在地府供职
本书标签: 影视同人  沙雕文  略带逗逼风     

001 多情应识我

陈情令之我在地府供职

“轰——”

“咚——”

黑云翻腾,漫天奔雷。

战鼓之声震耳欲聋,响彻云霄。

戴着鎏金面具的白袍少年手执银枪立在云头上,冷眼望着对面上万列阵银甲兵。风,吹刮得他满是血污的白袍猎猎作响,扎在脑后的长发狠狠打在他的面具上,却挡不住底下那双眼睛里的凛凛杀气。

【小子!竟敢一人犯我天界?简直找死!】

【哪位神君助我捉拿此人?】

【我来!】

【我来!】

……

雷霆直下,血如雨注。

杀戮,窒息。

死亡的气息笼罩着每个人。

他看着那个少年一双腿被利箭射穿,直接跪下去,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刺眼的红色从他攥着银枪的指缝间滑下来……

耳畔战鼓喧天,喊杀声愈摧九霄,可他什么也听不清,眼前模糊而清晰的场面纵横交错,整个世界只有那个摇摇欲坠的身影……

【诛魔剑来!】

见剑影陡开,他随即飞身朝那少年而去……

整个世界瞬间安静下来,他眼见那把剑穿过他的胸口,金光仿佛要将这个人活活撕裂。

“神君,”他听见这个少年笑着唤他,轻松、愉悦,如释重负般的笑,“我解脱了……”

无数次,他伸手想要揭开他的面具,然而无论如何,都只能眼睁睁看着他跌下云层,消失不见……

“神君,多谢你。”那少年最后如是说,“多谢……”

他立在云层上看着那个如同深渊般的洞将少年彻底吞噬,底下吹来的风冷到彻骨,他决绝阖眼,一跃而下……

……

蓝湛忽然睁开眼睛,最近几日总是连续做同一个梦。前一夜他还特意燃了安神香,但似乎,作用不大。

他坐起来朝窗外看了一眼,天刚亮,时辰还早。不过他还是起身打理好衣袍,昨日蓝曦臣同他说,云淮城一带似有邪祟作乱,需得与他下山走一趟。

出去一趟也好,换个环境兴许会好些。

前段时间一直在藏书楼,许是仙术秘法之内的书看的太多。

……

神荼怎么也想不明白,郁垒不过是尝了口忘忧汤,怎么就当场暴毙了?

他还没来得悲伤,就被北阴大帝,他的亲老爹,发配到人间来。

说是那往生路上没了郁垒,以后没人逼着那些恶鬼喝汤,因此得从根源上解决问题,所以郑重决定找个熬煮羹汤的好手,定要那忘忧汤香飘十里,叫那些恶鬼垂涎欲滴,乖乖就范。

这个决定实在叫人悲喜交加。

喜的是,他那个向来不怎么管事儿的老爹终于想起那锅汤该换了,也终于记起,他还有他这个儿子。

阴司谁人不知,那锅忘忧汤自从当年他老爹上任着人熬煮好后,这么多年便没换过。

郁垒是在恶鬼反抗喝汤之时才被调到往生路负责打鬼。到如今,已经打了整整十万年。

那锅汤,究竟放了多少年,没人知道。

得亏郁垒天生嗅觉不灵,才能在臭气熏天的往生路兢兢业业待了这么多年。

尽管往生路上来往的都是十恶不赦之徒,但神荼以为,为难谁也不必为难自己人。

你看,这不就把郁垒搭进去了?

关键他老爹办事归办事,没想到这差事竟然落到他头上,这实在叫人悲伤。

他原以为这事简单,不就找个厨子么?

谁知他来人间不过才短短两月,不知在街上挨了多少白菜梆子萝卜皮,遭了多少口水。若不是看他生的乖巧可人,已经举起的菜刀斧头直接就剁身上了。

可这不找还不行,身上背着毒害鬼司的重罪,这一日办不成事,一日便回不去。

虽说他老爹儿子众多,他这个老幺早不知被忘到哪个犄角嘎达,但那地方他待惯了,总还是想早些回去。再说,除了回那里,他又能去哪呢?

于是,他满大街找人……

神荼:“姑娘,可会熬羹汤?”

“……”

神荼:“兄台,可会熬羹汤?”

“……”

神荼:“大爷,可会熬羹汤?”

“……”

神荼:“大娘……”

大娘:“会。”

神荼:“太好了,麻烦大娘跟我去地府走一趟……”

大娘:“(酝酿一口浓痰)tui!滚!谁家的犊子玩意儿?”

神荼:“大叔,你熬的羹汤鲜香可口,麻烦大叔跟我去地府走一趟……”

“大叔大叔,你先把菜刀放下,你听我说……若是陆判哥哥对你的手艺满意,地府待遇绝对也让你满意,子孙添寿二百,福禄加三成……大叔,大叔,你先别动手,你听我说,听我说……啊!”

……

“嘶——”

神荼蹲在水边揉了揉额头上的青紫,方才跑的急,躲开了那大叔手上的擀面杖,谁知转头撞柱子上了?这个包,老大了。

水里映着个人影,却不是他。

那人影一脸不耐烦:“别有事没事就叫本官,本官很忙,没空看你在这装可怜。”

陆之颜在其他人面前都是一副淑人君子的得体形象,唯独在神荼跟前,尖酸刻薄到了极点。

“陆判哥哥,银子没了……”

一提银子,陆之颜翻了个白眼:“上回给你的银子可是半年的盘缠,你不到两个月就花光了,你个败家子。没有!”

陆之颜视钱财如命,要从他身上取分文就好比掏心挖肝。

“陆判哥哥,我受伤了,这怎么也算工伤啊……”神荼望着水里的人影可怜巴巴的说着。老实说,他虽然已经两百来岁了,不过这个年纪在阴司,也就是个还没奶大的孩子,面相自然幼弱,看着也不过十二三岁的模样。再加上他面皮白净,身形也不似一般孩童那般康健,隐隐透着些病态,眉间又天生红痣,分外娇俏,更是我见犹怜。

但陆之颜不吃这招:“别给我来这一套,不管用。没银子花就自己想办法,谁的银子也不是大风刮来的。再说,你个混蛋会缺银子?当年……”

陆之颜见神荼一脸茫然的看着他,又没说下去。

“陆判哥哥,我如今孤身一人在人间,身上半文钱也没有,这人还不知什么时候才能找到,爹爹说了,有事就找你,我如今受了欺负,受了伤,你若是不管我,就没人管我了……”粉雕玉砌的小脸上满是晶莹的泪花,“我若是在人间有个好歹,陆判哥哥你良心何安啊?”

陆之颜冷冷看着他,满脸都写着“装!你继续装!我看你丫能装到什么时候?”

见神荼不再哭诉,陆之颜冷声道:“演完了?演完了就滚去找人,别在这……”

“疼……”神荼突然脸色大变,额头上冷汗直冒。

“你咋了?”语气依旧冷淡,不过眼睛却瞥了过来。

“这里疼……”神荼捂着胸口,整个人缩成一团。

陆之颜看着他手捂住的地方,眸色一颤:“你没事吧?星……神荼,神荼?”

“没事,可能是饿了,我一天没吃东西了……”

“放屁!你捂的是胸口,又不是胃!你真是越来越废物,才一天没吃就成这样,你真是……气死我了!”

“我不会给陆判哥哥添麻烦,我这就去附近看看,有没有野果什么的垫垫肚子。唉,也不知这山里会不会有猛兽出没?我被爹爹封了法力,想来若是遇上,只有死路……”

“呸呸呸!”陆之颜连啐了几口,“这话不准再说,何况你老爹管着阴司,这世上的人死光了,也轮不到你!你个混蛋!如今真是弱爆了……”

声音随着水里的人影陡然消失而戛然而止,不过神荼脚边不知何时多了一个硕大的素色袋子,他捡起来打开一看,尽是金元宝。

他将袋子熟练的放进腕上的银色收纳环里,水里倒影着周遭的青山,还有那张嘴唇微抿,分外乖巧的脸……

上一章 前言 陈情令之我在地府供职最新章节 下一章 002 多情应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