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本小说网 > 玄幻奇幻小说 > 怕念
本书标签: 玄幻奇幻  短篇  言情扶持     

蜂窝

怕念

  众人各自玩笑了一回,玾媨听了师梦觉这话,也笑了。

  期间,他把自己做的大好事一五一十大当做笑话讲给了众人听,众人听得津津有味,只剩下冱影一个人在安静的吃饭。

  说着说着又扯到了他自己姐姐身上。

  按着人间的规矩,这嫁出去的女儿总要归宁。

  师府过远,这父母又该去拜见。虽说他们是仙家子弟,并不在乎这女婿是何身份的。只不过如今这一嫁就是三人,师梦娍也不好意思向父母两个开口,因而在冱影等人回去鳇泽看望她时,她就把这事给说了。

  姐姐不好开口,这女婿三个都是妖,又不好由他们三个草草前去拜见,这当弟弟的就有的忙活了。虽说仙妖本无嫌隙的,但妖会作恶、会祸害人间的念头又深深印刻在人的骨子里。好不难办!

  自师梦娍嫁入鳇泽的这几日,冱影他们几个在客栈里头住着也没有别的什么事要做。无非就是看街道上人来人往,听他们闲话一些琐碎之事。其中也有那么一两件足以解闷的,因为他们在谈这村口出现了一个马蜂窝,据说还是人形的。

  后来又听说,那马蜂窝被人给摘了去,里头的蜂全给放水里淹死了,那蜂窝又用火给烘干了被一富商给买了去。

  菱魄“这蜂窝可有什么用处?怎么还有人会买这个?就不怕有新的蜂住进来蛰他几口?”

  菱魄边给冱影捶背边说道。

  冱影起了身,把凳子让给了菱魄,她给自己锤了这么久的背,这胳臂肯定酸了。这会儿就换他来给她舒筋活骨。

  叶冱影“蜂窝可以泡药,这用来温阳滋肾是不错的。看那富商大腹便便的样子,身边肯定不缺侍妾。”

  菱魄虽已为人妇,可每当提及这房中之事还是羞的紧,把个脸儿涨得红彤彤的。忙把别个话儿来转移了。

  菱魄“我们何时回鳇泽,去看一看娍姐姐?”

  叶冱影“那三个小妖初尝了甜头,这几日就不要去扰他们了。等他们尽兴了疲乏了些,自然会来这里找我们。”

  说着,把窗户给关了,拉起菱魄把她的身子横抱在了怀里在她耳边呢喃:

  叶冱影“这甜头,我也还没尝够……”

  他们两个在房中做事,红姨和柳柳也没闲着。只是如此一来,就显得更冷清了些。师梦觉闲不住,带着小贞沿途访问了那富商的住处。人形的蜂窝不多见的,如今听闻是听闻,这亲眼见过才是算开了眼界。

  打听的那富商暂住在邻村,师梦觉就用小花变出了几两碎银子买了两头驴子赶脚。这师梦觉胯下的年纪大些,步伐也稳当。小贞嫌驴老不要,偏生选了一匹还没长成的。这小驴子还从来没有被人骑在身上过,如今就把个身子乱斗乱颤,可把小贞给颠簸坏了。

  出了村子后,路旁又都是些野草,小驴子走的路多了,嘴也开始馋,见着那些肥美的鲜草,哪里还肯再挪步?无奈之下,师梦觉只好把自己的驴子让给了小贞,他牵着驴子走在前面。

  村与村之间隔着一条小溪流,这溪流水不深,却宽的很。看着这水流这么急,小贞就从驴背上下了来。

  冷小贞“要不把驴子留在这儿,这过水把它打滑了我可不骑瘸腿驴子。湿驴子我也不骑。”

  当小贞说完这话,师梦觉早就出现在了对岸。

  师梦觉“那你倒是快些过来啊,反正我的驴子都被你占了,你爱骑不骑吧。”

  一个鬼脸回复了师梦觉的不耐烦后,小贞蹲下了身子,因为这里有一串脚印,是梅花的形状。

  冷小贞“驴子不好留在这儿,这里看起来有食肉的猛兽。你瞧瞧,这兽印还在这儿留着,等我们回来,估计这驴子已经被吃了。”

  师梦觉不是瞎子,地上的这些脚印,他当然都有注意到。只是这里离鳇泽离水闻安都不算太远,那些脚印肯定是千斧手下的豹子留下的。没有必要一惊一乍,为那两头驴子操心。

  师梦觉“这驴子虽老,脚力好着呢,看见豹子,它不会跑也会蹬个几腿。就算被吃了,也就当我们做好事喂了它们。”

  冷小贞“你怎么这么狠心啊!”

  小贞说着,见师梦觉走远了,也就不想管那驴子,自追了上去。

  一进村子,就见一群人朝一个方向涌去。看着那头热闹,师梦觉顺手拉住了一个老大爷。

  师梦觉“大爷,稍等!稍等!容小弟问个事儿,你们这急促促的是要去什么地方,可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那老大爷一心想着跑过去看热闹,也说不大清楚到底前面有个什么,只是看着人都往那里跑,他也就跟了过去想看看热闹。

  走了约摸一里路,人群停止涌动了。此时天热,如今这大白天的太阳就挂在头顶上,不少人都用袖子挡着光。

  师梦觉和小贞两个不怕晒,这会儿是很轻易的就挤过人群到了最前面。原来这里死了一个人,那个人不是别人,就是他们要来拜访的买走了蜂窝的那个富商。

  死了人能引起这么大动静的绝对有异常之处,只见那富商两腿间凸起了一大块,足有二尺之高。有老人就说,他就是风流事做多了,如今才得了这么个死法。因为那凸起过于诡异,也就没有人敢去验身,只都远远的看着,因而这里的人也就越聚越多。

  小贞作为一个医者,遇着这样的奇难杂症难免手就开始发痒,她可瞅着没事做呢!如今这尸体就躺在她眼前,她不去看个明白,心里就像有个小猴子在挠一般的不安难受。

  冷小贞“这里村长哪位?”

  喊了几声后,无人应答。师梦觉眼尖,瞧见在人群里一直有几个妇人在对一个小老头儿推推攘攘的。便认定了那个就是村长,只是因为怕事儿,没敢应声出来。

  这一回被师梦觉揪了出来就把身子都给吓软了跪倒在了地上。

  路人甲(不特指某人)“两位义士,这楼员外死的蹊跷。小老头活了这么久,也是头一次见到死成这样的,其余的事情,我可什么都不知道啊!”

  师梦觉“没事,不打紧,不是拿你来问话的。”

  师梦觉笑了笑,他没想过自己竟然会吓着别人。

  冷小贞“村长,你现在就安排人把在场的妇孺都疏散了,只留一些男丁在此,到时好搭把手。”

  村长听了这话,心也就安了。不然他还以为这两个生面孔是楼员外的人,如今看楼员外横死路边,也没有个人来给他收尸,这回就拿村长来杀鸡儆猴呢!

  等疏散了村民,小贞把楼员外的尸体立了起来。

  冷小贞“这村里头有郎中么?”

  路人甲(不特指某人)“正经郎中是没有的。我们平日里都会采些药,一些小病小痛自己能治就治了。”

上一章 蚤子风波 怕念最新章节 下一章 楼管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