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本小说网 > 轻小说 > 怕念
本书标签: 轻小说  短篇  言情扶持     

验明真身

怕念

  师梦娍“让你们担心了。这件事要尽快告知鳇泽上君才好。”

  看杨舟醉转身,师梦娍看了看石安几个,她说的事是师梦觉去当人质的事。

  杨舟醉“你难道没有说服千斧?”

  杨舟醉再次睁开了眼,他的瞳孔这回没有那么大,而是像正常人一般黑白分明。

  师梦娍“你的眼睛!”

  师梦娍因高兴而惊呼。

  杨舟醉“方才风吹尘来过,或者说是叶冱影。”

  提起了风吹尘,房内四人都沉默了一会儿,杨舟醉不最先开口,谁先开口都不合适。看到石床上的两滴鲜血,杨舟醉想起师梦娍手上的伤。

  杨舟醉“你的手怎样了?”

  师梦娍“没有大碍,血已经止住了。”

  师梦娍为了不让他担心,还特意撩起衣裳把手背露了出来。

  看着上边的两个结痂的血窟窿,杨舟醉忽而觉得内疚。

  杨舟醉“以后我会好好补偿你。风吹尘是我永远得不到的,得不到的也不意味着会失去。你今后是我们鳇泽的,是我们得到了的,既然得到了就不会让你从我这儿失去。”

  守婴(楚墨城)“还有我们两个呢,你可别独占了!当心兄弟成仇。”

  守婴看杨舟醉这么死皮烂脸的借着风吹尘霸占着师梦娍,当下就把师梦娍拉到了他和哥哥的身边。

  师梦娍“这外头的事还没完,你们就先开始起了内讧,可不是我的错了?”

  师梦娍顺势把杨舟醉从床上给扯了下来,这会儿给他们三个排好了位置,指着他们的鼻子挨个说道:

  师梦娍“我只有一个身子,你们有三个,我可不会分身,你们要争要吵的我就把自个儿分成三块。守婴,头给你;石安,身子和胳臂归你;小杨,双腿归你。这样好不好?”

  这么一说,还真起了效果,当下守婴就把个头摇成了拨浪鼓,也差点把双手摇的抽了筋。

  守婴(楚墨城)“别别别!给我你的头我还不如抱个蹴鞠。”

  杨舟醉可不饶人:

  杨舟醉“守婴,你这话的意思是我们夫人的头还比不上一个蹴鞠么?”

  守婴(楚墨城)“当然不是,娍姐姐是今后要照顾我一辈子的女人,我怎么舍得让她头颅落地呢!”

  杨舟醉“简直要打!我们伺候她还不够,你还想着被伺候?”

  说着,杨舟醉扯下了一根弦,似乎真个要把守婴给抽打一顿。

  师梦娍看他们两个闹,忽而觉得自己又多了两个‘弟弟’,真是一个比一个不让人省心啊。

  师梦娍“都住手,我如今都嫁过来了,你们总该露一露本身给我看看吧?”

  守婴(楚墨城)“先看我的,看我的!”

  依旧是守婴最积极,听师梦娍要验正身,摇身一变就化作了一条大鳗鱼在空中游来游去,似乎这里真的有水一般。

  看守婴都化真身了,石安和杨舟醉两个相对视一眼也都化作了原形。

  别看石安总是穿着一身红衣,这化作原形可与守婴没有什么两样,都是一般的黑。若非体型大,不然在这黑漆漆的鳇泽可要让人好找。

  杨舟醉本就是一条小蛇,如今化作原形也是小小的一条,师梦娍觉得可爱就把他从地上抓起放在了自己掌心上捧着,还不时用小拇指逗他。

  师梦娍“今日就这么睡了,你们没有什么别的事儿可别变回来和我占位置!”

  其实守婴刚想说他们三个是不需要睡觉的,这会儿师梦娍却已经躺在了石床上。三个不想扰她歇息,自出去了。

  鳇泽上君和崔云听他们还不知道师梦觉被抓去当人质的事情,如今趁着这空儿刚好可以将情形给汇报了。

  这一汇报鳇泽上君就发了愁。

  鳇泽上君“你们该早些说的,崔云听已经去蝠王那里劝和了。这回再去个师公子,如果能和解最好,要是蝠王不肯罢休,岂不是会连累他?”

  石安(南晚生)“依我看未必会连累。”

  石安扶了鳇泽上君坐下,又给他递上一块晶莹的糕点。

  石安(南晚生)“先前他在守擂之时我们都亲眼见过他的身法,其变幻之灵快,出招之巧妙恐怕崔云听都不及他。”

  若非亲眼所见,石安说崔云听的身手不及他师梦觉,鳇泽上君也不会信。如今干着急也无用,只好点了点头,摸了摸自己长长的胡子把那糕点给吃了。

  这里再无事,冱影就停止施法,静待师梦觉那边的消息。

  水闻安所在之地离鳇泽不远,它本身是山,这里山连着山,所以也可以说这水闻安就在鳇泽边上。

  蝙蝠有个昼伏夜出的习性,这会儿出了鳇泽正烈日当空,水闻安上千蝠洞里头的万千蝙蝠此时正在酣睡,根本不管洞穴里有没有人进来。

  为了防止师梦觉中途逃走千尽夏问起来没个交代,千斧就亲自用手铐着师梦觉的双手。千斧个子大,他的一双手也比寻常汉子的大出三倍,如今师梦觉的两只手都被他单手握着,像极一个大人牵着个小毛孩。

  进入洞穴后不久,前方开始出现莹莹白光,让人眼前一亮。看到亮光后,千斧那一脸凶相终于换做了一副谄媚讨好的面孔。

  千斧“娘子,我回来了!”

  千尽夏“人带回来了?”

  声音从幽暗处传来,声一落,那些白光开始动了,原来那是一件镶嵌了无数颗小夜明珠的衣裳。

  千斧“没……没有……”

  千斧开始心虚,连说话都开始变得结巴,脸上更是露出了为难和祈求讨好之色。

  千尽夏“你个没用的混账玩意儿,连个凡人都带不回来,你今儿还有脸回来了!”

  千尽夏果真不是个善茬,更不是一盏省油的灯,这泼辣劲儿放在人世间也不知要吓怕多少个性子软弱的男人。

  千斧“娘子……您消消气,消消气哈。小姨子的内丹我是没有取回来,不过我把吞了小姨子内丹之人的弟弟给带回来了。娘子您过目?”

  师梦觉听千斧说的话是又好气又好笑,怎么感觉自己并不是一个人质而是一个好宝贝,还要人家来亲自过目!

  师梦觉“这黑漆漆的还要过目,不妨点个火儿?”

  因为之前千斧在给千尽夏解释时将师梦觉的双手松开了,如今他手中就拿了两块火石,坑坑当当的划出好些火花,只是奈何这里没有什么可燃物。

  千尽夏之前还在为千斧没有拿回她妹妹内丹的事情生气,听到那火石碰撞声更是心烦意乱。如今这转眼看了师梦觉,心中的怒气就莫名减了很多。

  千尽夏“走上前来。”

  千尽夏朝师梦觉勾了勾手指,她傲慢怪了,倒像个人间的公主,凡事只能顺着她的意。

  不过师梦觉就是个不听话让人气的玩意儿,他才不会乖乖把身子凑过去让人家验货。

  师梦觉“我看不见!”

上一章 绵绵之情不尽夏 怕念最新章节 下一章 需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