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本小说网 > 轻小说 > 怕念
本书标签: 轻小说  短篇  言情扶持     

药庄往事

怕念

  只是如今师梦娍已经是鳇泽的人,这师梦觉一个人霸占着师梦娍不松手,杨舟醉几个就起了醋劲。这些个妖怪不动情还好,这一但动了情,认定了一个人,这醋劲可比人还来的大呢。

  不过到底还是石安懂事,他作为哥哥也好,作为五杰之首也罢。看着守婴和杨舟醉两个同师梦觉争着师梦娍的怀抱,看着还挺欣慰。这鳇泽里头可很久没有这么热闹过了。

  为什么说很久呢?那就要先说一说鳇泽六百多年前发生的事情。

  那个时候的南家药庄也有三个当家的,这大当家是个女子,做事比一般的爷们儿可要精明狠辣,其名字不大好听,取的随意,她不愿意说,只留了个姓,因而这二当家三当家的都叫她楚精娘。

  二当家的是个白面的书生,名叫南晚生,这南家药庄就是他家祖上留下来的,后来到他这一代因为管理不当就把它卖给了别人,那就是现如今的大当家。

  这三当家是大当家的表弟,叫做楚墨城,平时好武,因而手下也有一帮能打能抗的粗人,那些个人是粗了些,但心眼儿好,够仗义。平日里最是看不惯那些恃强凌弱、偷鸡摸狗的,遇见那些个人,他们只恨不得自己能多长几条胳臂几条腿,就把他们些个打的脑破流血都还不过瘾呢!

  楚精娘精明,南晚生管账,楚墨城看家。这南家药庄经营的可算不错。

  直到后来,楚精娘得了重病死了。大当家的位置就一直空着。南晚生毕竟是个软弱书生,楚墨城又只是一介武夫,少了大当家这日子又开始过得一日不如一日。等到后来这药庄实在经营不下去的时候,二当家三当家一起失踪了一段日子。

  再回来后,原先文弱的书生看起来身子骨也健壮了不少,更是不知从何处学的了一身好武功,时常就和三当家一起在药庄里头切磋比划。

  原先那二当家三当家的一走,这药庄里能走的都走了,只剩下几个老仆恋着旧,依旧看守着家。

  师梦觉“这后来回来南家药庄的是不是就是你们兄弟两个?”

  师梦觉当然知道南家药庄,也知道现在这南家药庄的二当家和三当家就是石安和守婴。这回明知故问,其实他是想弄明白一件事情。

  石安(南晚生)“的确是我们。”

  石安答道,他回想起当时的情景,也思索了好一阵。

  石安(南晚生)“原先的那二当家跟三当家在出门后身陷沼泽死了,上君就让我们两个去接管那药庄。这鳇泽里的妖都贪嘴,不妨就直接在人间立个地儿。以后小妖上来游玩也有地方好安身,不至于惊扰了凡人。”

  师梦觉“可你们都说了这是六百年前的事情了,你们一直用着这个名字到现在。那些地方上的人就不会起疑吗?”

  这就是师梦觉的疑问。

  石安(南晚生)“如果那地方的人全部都是妖呢?”

  听了这个问题,石安笑了,他笑了守婴也跟着笑。

  石安(南晚生)“这人的寿命没有那么长,就算他们子子辈辈都生活在这里,也是有好一些人要离开的。”

  石安不曾说完,守婴就来接口。

  守婴(楚墨城)“这男的会继续留在这儿,女的就嫁到别处去了。我们这里的小妖虽说修为不高,但是化作人形还是可以的。一开始只是有一个两个跟那些凡人结合到了一处,到后来与人结合的妖越来越多,这生下的后代也都淌着妖的血统,妖比人长寿。那些凡人一个个死去了,他们的后代依旧留在这儿。半人半妖的后代也无法在鳇泽底下生存,他们就一直住在了那里,过着和凡人一样的生活。”

  师梦觉“所以这六百多年下来,你们就在那里打造出了一片妖的小乐园?”

  

  师梦觉觉得这样的事情很不可思议,虽说那南家药庄所在地也属于比较偏僻的,但不可能没有凡人的活动痕迹。

  

 师梦觉 “那若是有不知情的外人进来,发现这里的百姓都是妖或是半人半妖你们又怎么处置?”

  

  守婴(楚墨城)“剁了,吃人肉羹!”

  

  守婴砸吧砸吧了嘴,似乎是在回味人肉的滋味。

  

  石安(南晚生)“别听他胡说了,这六百多年来,那片小地方只来过一户凡人。他们是个小家庭,总共五个人,从中间那一代说起上头有个老的,下头有三个小的。”

  

  本来石安还想具体说一说那一家五口子,很不巧的是有小妖来报水闻安的大力士兼大护法千斧前来登门拜访。

  这千斧是个重要人物,据说是一只黑豹子精,因爱慕千老头的大女儿就留在了水闻安。千老头总共就两个女儿,大女儿嫁给了豹子精,如今这二女儿殒身在了此处。说她是自杀,鬼都不信。

  看来者不善,鳇泽上君又不在此处,石安就自作主张先让杨舟醉带着师梦娍回去入了洞房。这千秋素的死是因为石安,但她的内丹毕竟在师梦娍身上,师梦娍如今虽是嫁入了鳇泽,可终究还是个有名无实的外客。

  不过只要入了洞房,有名有实。到时候千斧要是想要师梦娍的命取回内丹,他们出手阻止也好说话。只是鳇泽和水闻安两处若真从此结下恩怨,这以后的日子恐怕要过得苦些,绝对不像现在这么舒坦了。

  师梦娍向来是个顾大局的,这回被杨舟醉带入内室自然明白石安这样做的意思。只是现在情势危机,虽说真要动起手来师梦觉会帮忙,但她还是想要出面去和平解决。毕竟这事遇着了情感,千秋素是自杀,这样不解释清楚让这些妖打起来,还不知要弄出多少条冤魂来。

  本来想着趁杨舟醉宽衣解带之时将他定身此处。可想来这样也不好,风吹尘的死对他而言伤痛已经够大,如今这节骨眼儿是要保卫鳇泽和平的,不让他也来出一份子力,恐怕不甚妥当,还会让他的郁闷更纠结在心底。

  因而在杨舟醉的身子朝她压下之时,师梦娍只推开了他。

  师梦娍“小杨,说起鳇泽我是外客,如今鳇泽有这一劫难也是因为我。你先起身,这事石安处理不好,鳇泽上君不好处理,就让我去水闻安和解吧。”

 

  杨舟醉“你是想只身前去么?”

  杨舟醉没有起身,不过一时间也犹豫了,这时候别人都在外头为千秋素的事情焦头烂额,他在这里圆房,似乎就显得他能力很差,无法为鳇泽出一份力似得。虽说他的毒之前消耗太多,但他修炼了这么久,又不是只会放毒!这弹首曲子来扰一扰对面心神也不错呀。

  

  师梦娍“就我一个人,你们就留在鳇泽听候佳音,我定能说服千老头,让他不来追究。”

  

  如果师梦娍不是说一个人,杨舟醉或许真会让她前去,可如今她要只身赴火场,这是不管师梦娍接下来说什么他都不会答应的事情。

  风吹尘是冱影的一抹残影,那他们两个人该是一样的,冱影说他们要好好照顾师梦娍那就等同于是风吹尘说要他好好照顾师梦娍,如今这傻女人不要他们的保护要自己孤身去涉险,他能答应就真不叫杨舟醉了。

上一章 内丹续命 怕念最新章节 下一章 绵绵之情不尽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