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本小说网 > 玄幻奇幻小说 > 怕念
本书标签: 玄幻奇幻  短篇  言情扶持     

节外生枝

怕念

  柳柳刚才那话被鳇泽上君听见了,这回他也不急着布置内景,只管再多变幻出好些桌椅让他们几个坐下。

  鳇泽上君“几位都是我鳇泽的大媒人大恩人,这回你们就先歇着等着喝喜酒吧!”

  看着鳇泽上君一把老骨头了,还这么操劳,小贞就走上前去,将那些变幻出来的东西摆放整齐。

  冷小贞“上君,这是哪位姑娘这么有福分,又是拿到了哪位四杰的信物?”

  鳇泽上君被其一问,不知该如何开口,幸亏有红姨过来帮他解围。

  红姨“等新娘子出来我们就知道了。小贞,别这么急,让鳇泽上君先布置着。”

  等整座拨月楼都被大红色披盖的时候,婚礼也就开始了。原先那些来看热闹还没有离去的小妖小仙和凡人纷纷为今日的新人道上祝福。

  等鳇泽上君出面说出今日鳇泽五杰中有三杰的信物已出并且他们要娶同一人时,来客就炸了锅。因为他们都在猜测到底是哪个走了狗屎运的家伙有这般福气竟然能同时嫁得三杰。

  妖精不比人,也不像仙,这里几夫几妻都再平常不过。就好比平时里交尾,他们共同结合孕育下一代也绝非是因为爱,当然这话不可说绝了,凡事总有些个例外。

  不过四杰出来后,场面又安静了下来。因为这日是他们的大日子,四杰明显都精心打扮整理了一番。他们四个本就绝美,如今又穿戴的整齐了,真个能让人看的把自己的眼珠子都给掉下来。

  又真个是恨不得自己眼珠子能掉下来,天天挂在他们身上。不为别的,就为一饱眼福,观一观他们的千姿、瞅一瞅他们的百态。

  在简单敬酒后,四杰入了座,石安守婴和杨舟醉三个坐一处,他们三个是新郎,崔云听就待在鳇泽上君身边,帮衬着做些举手之劳的小事。

  台下也有人疑问的那三杰信物到底是怎么被拿走的,这个问题就由冱影来解答了。

  首先是他们几个和鳇泽上君在爬五幸台的时候小涛由石安照顾着,这期间,石安曾把如今作为信物的通源杖交给了他。这便是他们一行人拿到了石安的信物。

  而守婴是最依赖哥哥的,石安要娶,他也要娶,因而他的信物拿不拿都一样。

  至于这杨舟醉的信物可以说就是风吹尘了,如今他已经知晓风吹尘是一片雪,而雪的本质是水,冱影是万古水灵,他们两个之间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只是这新娘是大家都没有想到的一个人,甚至连新娘自身也没有想到自己会嫁三个,而且那三个还都是妖怪。

  当大红盖头掀起之后,师梦觉恨不得上去把那三个老妖精都给暴打一顿,再把新娘子给接回来。因为新娘子是他姐姐,师梦娍。

  拜完天地之后,众人都非常识趣的散去了。眼看着就要入洞房,忽而有一黑衣女子闯入拨月楼,大叫一声:

  千秋素“且慢!”

  看清来着是谁,石安不禁倒吸了一口气。

  石安(南晚生)“你来做什么?”

  来者正是先前在人间被辣跑了的千秋素,如今眼看着石安要娶他人,她再不出现阻止怕是日后都没有机会向他说出自己的心事了。

千秋素“晚生哥哥,我现在该继续叫你晚生哥哥还是石安,你骗得我好苦!”

  鳇泽上君“小安,这位姑娘是?”

  鳇泽上君看似疑问实则是责问,他对这突如其来阻止婚宴的不速之客感到一阵脑大。

  这女子很显然是冲着石安来的,石安和守婴二人经常在人间走动,这要是沾染了其他女子,这回可不好像冱影他们交代。

  先前不知道冱影他们的真实身份还好,如今知晓冱影是万古水灵、师梦觉是神,而师梦娍是花神的亲姐姐,这关系可就微妙了。这人家肯嫁是三杰的福分,如今这节骨眼最是容不得差错的。

  石安(南晚生)“她是我在人间一位老主顾的女儿,名叫千秋素。”

  对于鳇泽上君的过问,石安一五一十的帮他解答。

  不过听石安说完,千秋素就高兴的拍了拍小手。

  千秋素“晚生哥哥,我就知道你记住我了!我可是水闻安中的二公主,身份何其尊贵!你不会娶一个凡人的对不对?”

  石安无奈的笑了一声,看着她这天真的模样,摇了摇头。

  看着石安摇头,那股莫名涌上心头的喜悦就被淡化了,取而代之的便是愤恨和恼怒。

  千秋素“这些年,南家药庄的生意一直惨淡,若非我让墨管家偷偷改了账本,没有我们水闻安的支持,南家药庄早该破产了!那几百口人的生计,以及你们今日宴席置办的酒钱,你当真以为都是你经营妥当赚来的吗?”

  守婴最见不得有人扰他哥哥,何况还是在人间的事情。

  守婴(楚墨城)“你还真个把我们当凡人了?你叫千秋素是吧,是不是活了一千个春秋把你自己都修炼傻了?南家药庄本就是幻术所化,那些毒物是真,管家也是真,其他的一切都是假的、是幻象,难道你真看不出来么?”

  石安(南晚生)“守婴,住嘴!”

  石安怕他们两个小事化大,嘴皮子上吵吵也罢,最怕就是他们在这里出手。

  石安(南晚生)“我一直知晓你对我的心意,不过你喜欢你看上的是在人间的南晚生,而非今日在鳇泽的石安。”

  这话戳到了千秋素的心坎,的确不假,但她不甘心。

  千秋素“你告诉我,石安和南晚生难道不是同一人么?”

  守婴(楚墨城)“当然不是!就像守婴和楚墨城是同一个人么?当然也不是,守婴是妖,楚墨城是人。”

  趁着哥哥还没回答,守婴又想出头了。

  守婴(楚墨城)“虽说水闻安对南家药庄给予了莫大的帮助,但你们把那些毒物买回去不也抵御了外敌入侵吗?要说这关系,你们该感谢我。钱财对妖而言可有可无,你太过执着于人间之事了,是你认为我和哥哥是个普通的药师,如今我们要娶一个凡人,不也在你料想之中么?”

  冷小贞“等一下!容我这局外人来插句嘴!”

  小贞理了理思路,确认自己理清楚了才开始说道:

  冷小贞“千姑娘,你张口闭口都是南家药庄,你到底是为药庄来的还是为石安来的?”

  不等千秋素作答,妄斓赶忙接话。

  叶妄斓“如果你是为药庄来的,那你对药庄这些年来照顾算我们头上,如果你为石安而来,就请坐下品一杯喜酒。”

  妄斓刚停下,小贞又说道:

  冷小贞“有道是强扭的瓜不甜,就连我这外人都看得出如果你是冲着石安来的,那就是你自己的一厢情愿,既然是一厢情愿就请不要如此固执。”

  妄斓更是直接把一袋沉甸甸的东西排在了桌上。

  叶妄斓“喏,如果你是为药庄的事情来的,这里万两黄金奉上。”

上一章 治疗 怕念最新章节 下一章 内丹续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