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本小说网 > 轻小说 > 怕念
本书标签: 轻小说  短篇  言情扶持     

治疗

怕念

  

  用自己的寿命陪同一个人,那个人对他而言就比自己还要来的重要。

  杨舟醉明白风吹尘的真实身份后沉默了。他早该想到的,这世上除了真正的雪花,还有哪个能做到洁白无瑕,不染尘埃。一旦脏了,他也就消融了。

  

  到头来,还是自己害了他。不过想到风吹尘说他早该消融了的,他心头又燃起了希望。

杨舟醉“他走了那么多年是因为他先前消融过一次,这次能够回来证明他从来都没有真正的死去,也就是说他还在泽瑞,是不是?”

  泽瑞峰是他最后的希望,他多想听冱影说个‘是’,就算不答,微微点头也可以。但冱影终究还是摇头了,这一左一右缓缓的动作带着杨舟醉的心也开始晃动。

叶冱影“泽瑞峰上已无雪,风吹尘不会再回来了。不过他给你留了两样东西。”

杨舟醉“是什么?”

  杨舟醉忽而站起了身。

叶冱影“一样是你手中的单弦,第二样……”

冱影没有继续去说下去,此时还不是说出那第二样东西的时候。

守婴中的毒比较棘手,以小贞的冰蛇之力也只能勉强将其稀释,不能彻底排出他体外。为此就要麻烦冱影出手。

经过那虫妖一闹,天婚也暂时停了不再继续,那些小妖出了五幸台,有很大一部分已经离去。

如今看楼里边依旧是那么几个人,为了给守婴排出体内的余毒,冱影就分付红姨让她张开个结界,其余人全部撤退,只留他们两个人在里头疗伤,就是石安也不让他入内。

  守婴痛的厉害,如今看小贞都束手无策,杨舟醉和石安也被结界挡在外边,他毕竟也只是个孩子,最亲的人不在身边,总是会感到不安和害怕。

  冱影的能耐他不知道,不过他知道杨舟醉的毒的厉害,如果他这次真的挺不过去,恐怕这世上就再也没有守婴了。想到了最坏的结果,他不知不觉就淌下了两行泪。

  石安一直在结界外边看着冱影给他治疗,结界是透明的,守婴落泪他看的一清二楚。

石安(南晚生)“他真的可以解开我弟弟身上的毒吗?”

  石安的手扒在结界上,结界是水做的,可却能阻挡一切外来物进内。

杨舟醉“如果风吹尘还在,解去他的毒就会容易很多。”

  杨舟醉说着叹了口气。

石安(南晚生)“小杨,你振作点。风吹尘自来鳇泽的那一日起,就是我们的兄弟,他不在,我们每个人都很难过。”

杨舟醉“如果守婴熬不过这毒的毒性,到时候他死在你面前,你就不会这么说了。”

  知道杨舟醉亲眼风吹尘死去他难过,石安没有多说什么,反倒是崔云听把杨舟醉拍晕了带出五幸台回到拨月楼,让他好生冷静冷静。

石安(南晚生)“其实人这一生中,总是会有那么几个重要的人会突然离开。甚至有的人离开前一点征兆都没有。”

  石安看着崔云听远去的身影说着。

石安(南晚生)“云听他应该是最理解杨舟醉的。宁秋静死了还有躯体陪着他,风吹尘消融了,就再也见不到了。”

师梦觉“话也不可说绝了。风吹尘是雪,你们看这结界里的人长得和风吹尘不像么?”

经师梦觉这么一提,石安好生看了才发现他们两个何止是长得像,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只是冱影有意要隐瞒大家的眼,这外人才没有注意到他的长相,再加上柳柳一进鳇泽就用了九尾白狐仙的身子。 这会儿若非师梦觉刻意提及,恐怕等他们一行人离去后他们也发现不了其中微妙的关系。

石安(南晚生)“他是……”

  石安问道。

师梦觉“他是风吹尘的本源,风吹尘可以说只是他的一个影子。所以你不用担心守婴的毒解不了,依我看,杨舟醉现在才是最值得让人担心的,他这个小麻烦精,你们需好生开导开导他。”

  只寥寥几句,师梦觉便让石安彻底安下了心。杨舟醉的情况他也懂,既然守婴无事,他就要去看看杨舟醉。杨舟醉一生骄傲,这被人从后面打晕的事情还是头一次,再加上先前因风吹尘的事情积郁在心,这回不让他好生发泄发泄恐怕他都能把自己给毒死。

  守婴在结界里,听不见外边的人的说话声,如今见师梦觉和他哥哥聊了几句他哥哥便走了,他就愈加觉得不安。奈何冱影法力太强,让他只能平躺着动弹不得。

  又过了一刻钟,守婴胸口的伤开始愈合,伤口原本就小,这排尽他体内的毒后可以说是愈合的非常快,快到连个结痂的过程都直接略过了,就好似从未受过伤一样。

  看着自己身上的伤愈合,胸口也不再隐隐作痛,守婴一路提着吊着的心总算稍稍恢复平静。

叶冱影“你起来试试?”

  守婴闻言起身,他其实早就想起身,奈何冱影一直在施法,如今冱影法力一撤,他险些栽个大跟头。起身后,他试着运功吐了自己的内丹,内丹在其周身围绕一圈后重新进入他的体内。

守婴(楚墨城)“完全好了,多谢相救。”

叶冱影“无需谢我,我还等着喝你们的喜酒呢。”

  冱影说罢,大笑几声挥手收了红姨设下的结界。结界一破,冱影就去找了鳇泽上君,他们虽说是妖,可这里毕竟是人界,这婚嫁还是要讲究的。

  听不懂冱影说什么要喝谁的喜酒,守婴自去找了石安,于是一行人就出了五辛台回到了拨月楼。

  出台后的第一件事情便是师梦娍让冱影给她清洗曼舞。这曼舞不清洗干净,她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收回的。那股尸水的恶臭味,换做是谁都会感到恶心。

  不过这会冱影正和鳇泽上君聊得热火朝天,这清洗曼舞的事儿就落到了师梦觉手上。鳇泽别的没有,这水还是挺多的,比如这拨月楼中的水帘。

  既然大家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忙,这师梦觉偷懒自然也没有人发觉,直到水帘也散发出了尸水的臭味,鳇泽上君才把那笑脸换做了苦瓜脸。

鳇泽上君“哪个小子干的好事!”

  师梦觉做事又岂会留下破绽,他身子一直站在原处不曾动过,而曼舞早已经被清洗干净,这水帘发臭的事情看起来可和他八竿子打不着边。

叶冱影“上君不必动怒,这等小事可没有三杰同婚来的重要。您尽管去安排良辰吉日,这里交给我们就可以。”

  鳇泽上君听后觉得有理,就又把苦瓜脸给倒了回来,依旧笑的眼不见缝,唇开齿露。

  随后,他就开始施法,只见他把手指到哪儿,哪儿就多了一张喜床,再一指,就多了个浴盆,随后是桌、椅、台、几柜,但凡房中应有之物,无所不有。

胡柳柳“这是要办喜事么?这整座拨月楼看来即将要成为一间新房啊。”

  柳柳看着那些家具都是鲜艳的大红色,对于这么多的大红色摆放物,他能想到的只有这个。

上一章 冰释前嫌 怕念最新章节 下一章 节外生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