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本小说网 > 玄幻奇幻小说 > 怕念
本书标签: 玄幻奇幻  短篇  言情扶持     

饮毒酒一杯

怕念

  原先柳柳一直以九尾白狐仙的身份示人,如今猛然间变作了原形,在鳇泽上君心中他该是一只很大的狐狸,没想到仙人会如此低调,用自己的原身示人。

  再看玾媨时,又暗暗点了点头,那个身形才是仙狐该有的。从此对柳柳他们一行人愈加敬重了几分。

  很快,那毛螃蟹和棕大他们四个动气手来,不过那毛螃蟹可不服气他们四个以多欺少,这回已经和他们四个商量好了,一个一个打车乱战可以,但四个一起上来绝对不可以。

  双方都是手上的功夫,不过熊掌比蟹爪大出很多,在最初的形态之下,熊掌可以轻易拍碎蟹爪。

  那毛螃蟹也有自己的兵器,那是后来才亮出来的,是一双流星锤。妖不同于人,他们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爱用兵器,因为用兵器就必须要化出人形,而人形状态一定会对他们本身的能力有所限制。

  赵小涛“你说那锤子和长槊比起来,哪个厉害?”

  赵小涛看着下方问道,他没有具体问谁,倒是有不少人表现了自己的看法,最统一的看法就是长槊会赢,一个近战,一个远攻,虽说都配合上了法力,近战并不需要去贴身。但棕大他们四个是打车轮战的,长久下来,拿锤子的体力肯定会被消耗。

  锤子和长槊很快交接在了一起,你一锤,我一刺,无非就是简单的过招。

  想着小妹说过不守擂的话,他们四个在很大程度上放了水,虽说是打车乱战,等一个稍微处于下风时,他们四个就一起投了降,把擂主让给了毛螃蟹。

  又是几轮下来后,也没有什么看头,毛螃蟹倒是厉害的很,经过十几轮才被一条乌贼精给打败了。

  五杰此时在看楼调养生息,下面是个什么情况与他们无关,他们只需要知道最后的结果。

  冷小贞“似乎风吹尘并没有说他的信物是什么。”

  小贞小声谈论着。

  叶冱影“他的确没有明说,不过他确实已经说了。”

  冱影答道。

  叶冱影“下边的人无缘赏雪,他们还要信物做什么?”

  菱魄“估计杨舟醉的毒酒也是没人敢喝的。”

  菱魄说着看了看那几万杯酒,酒虽说不是好酒,但放着没人喝也确实有些浪费,看着怪可惜的。

  冷小贞“我好像喝了一杯。”

  寻着菱魄的目光望去,小贞赶紧捂住了自己的喉咙。她是不怕毒,但她从没想过会失手误饮了人家作为信物的酒。

  而在此时,师梦觉撑起了一个结界,这个结界可以削减他们说话的声音。

  师梦觉“嘘,不想嫁过会儿就别出声。石安和守婴两个睁眼瞎,风吹尘和杨舟醉两个有眼不用,他们该不会注意到这几万杯酒少了一杯两杯的。”

  冷小贞“是不是你也喝了?”

  小贞看师梦觉这贼特兮兮的模样,忍不住问道。

  师梦觉“你这就太冤枉我了。我之前一直在下边守擂呢。”

  看小贞不是很信,就把目光投向了红姨怀中的柳柳。

  师梦觉“柳柳也喝了,不过他不用担心会被留在这儿,至于你嘛!”

  听师梦觉出言吓唬小贞,妄斓立刻出面否决他的话。

  叶妄斓“小贞当然也不能留在这儿了!”

  看妄斓说的这么认真,菱魄笑了笑,问道:

  菱魄“为何小贞不能留在这儿?”

  叶妄斓“嗯……”

  妄斓支吾了一阵,随后答:

  叶妄斓“就像爹爹不能失去娘亲一样,我以后要娶小贞为妻。”

  大家听妄斓这么说,各自乐呵了,他们两个才多大点人,就把以后的事也考虑在内了。

  再看小贞时,也不知道她脸上的是个什么表情,只见她把眼睛睁得大大的,嘴巴却向上翘起,也不知道她是因为高兴还是太过惊讶。

  见她这副模样,师梦娍不由得拍了拍她的身子,那单薄的小身子在师梦娍的手触碰到的时候还颤抖了一下。

  师梦娍“小贞,以后你不愁嫁了。”

  兴许这话在小贞听来太过突然,她忽而哇的一声哭了出来。这么羞羞的事情妄斓那家伙就这么当着大家的面说出来了,这让她以后怎么见人呢!

  叶妄斓“算了算了,当我什么也没有说过吧。”

  妄斓很能感受小贞此时的心情,因而他走到小贞面前捧起了她的脸,起初小贞还一个劲的把头向后缩,但最后也顺了他的力。

  叶妄斓“小贞,你要是被留在这儿,这以后我们谁要是再受伤,恐怕伤口就能难愈合了呢。”

  师梦觉“当真不是你心中的伤?”

  师梦觉调侃道,这话是不假,不过说的不是时候。

此时妄斓已经抹去了小贞脸上的泪痕。

  叶妄斓“不管谁走了,我们都会舍不得。”

  师梦觉“不就是婚嫁么,怎么非得说成生离死别似的?”

  师梦觉继续说道,这结界现在已经不需要了,看他们一个两个的模样,小贞喝了毒酒的事情估计没有人会说漏。

  胡玾媨“其实玾媨也觉得妄斓哥哥和小贞姐姐在一起挺好,这样我们三个以后就可以一直在一起玩耍了呢!”

  结界一关,玾媨就变成了人形,他也学着妄斓给小贞擦眼泪,尽管她脸上没有眼泪。

  冷小贞“可你是个泥娃娃呀!”

  说这话时,小贞低下了头,她很害怕与妄斓的目光接触,不光他的,还有众人的。

  妄斓打了一个响指。

  叶妄斓“泥娃娃多好,不会坏,你生气就打我出气啊。打坏了再让冱影爹爹给我做副身子。”

   冱影是从了妄斓的愿,这回他抬手施法,借了风吹尘的琴给大家弹了一曲‘宁心’。

  叶冱影“如果你嫌一个妄斓不够用,你要多少个妄斓,我都给你捏。”

  冷小贞“那就给我五个吧。”

  小贞狮子大开口,冱影的曲音对心神不安的人有奇效,听了他的曲子,就能忘记那些让人不愉快的事情,接受自己一时无法去接受的事情。

  冷小贞“一个用来试药,一个用来解剖,一个用来给我捶背,一个用来捏腿,还有一个用来陪我聊天解闷儿!怎么样,我这要求不过分吧?”

  叶妄斓“你要那么多个我,我可要吃自己的醋了。”

  妄斓小贞这事解决了,下边最终的擂主确还没有定夺。在得了冱影允许后,红姨下了看楼,她看中了一只珊瑚虫妖,想要她身上的一角给自己做支新的发簪。

  红姨“红莲定!”

  红姨从楼上落下,也可以说是从天而降。在擂台上的人还在打斗比试的时候,还没看清落下之人是谁,忽而就发现自己身子已经动不了了。

上一章 脚下冰柱 怕念最新章节 下一章 赠之珊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