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本小说网 > 玄幻奇幻小说 > 怕念
本书标签: 玄幻奇幻  短篇  言情扶持     

桑东前缘(陆)

怕念

  守卫(不特指某人)“公主。”

  榆儿解下自己身上的披风给她盖上。

  守卫(不特指某人)“是崔云听,当年桑东国压给我们的人质崔云听!”

  她怕公主记不得此人,就有意强调这个名字,关于崔云听的事迹不少,不过那都是上上辈的故事,现在知道他的人也就少了。

  宁秋静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既然有了一点眉目,那就要她接着说下去,不过听到这个名字,也有些疑问。

  宁秋静“可他不是很早之前就失踪了吗?怎么现在回来。”

  守卫(不特指某人)“榆儿不知。不过公主你那失去的记忆一定和他有关,当时……”

  榆儿把她们出宫后遇着的事情都与宁秋静说了一遍。还说了她回去之后将此怪事请示桑东王,但桑东王并不觉得崔云听会对公主怎样,就依着公主自己说的掌灯时分自来接她。

  宁秋静“胡说!”

  宁秋静猛然推了一把屏风。

  宁秋静“我几时说过那样的话,我根本没有见过崔云听,崔云听七十多了,怎么可能看起来只有二十出头!”

  想着自己身上那因为过长过大明显不是自己的亵衣,宁秋静忽而想到一件很可怕的事情。碍于有外人在此,她又让榆儿退了出去。

  等榆儿退出关上大门后,宁秋静将那件亵衣扯得稀巴烂,虽说守宫砂还点在手臂上,但身子肯定被那人看光了。这整个桑东国,谁人不知崔云听是男子!

  次日,桑东国各处贴满了悬赏令——有崔云听情报者赏白银百两。

  桑东国是小国,百两白银是个不菲的数目,可却没有那个好运气来拿啊。崔云听只在昨日里露过一次面,还是凭空出现的,没有人知道他从哪里来,更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如此半月有余,悬赏令上的数目已经从百两到了千两,可纵使价目再高,也还是徒劳。更有几个成天无所事事的无赖学着守株待兔,坐在那巨桑下等崔云听出现。

  对于这件事,崔云听不可能不知道,他现在也在发愁哩。

  崔云听“不该放她回去的,失策啊。”

  听他自知失策,看他后悔的模样,迁桑于反而笑的很开心。

  迁桑于“早劝你把事做绝一些,你不听。你又这般招摇,活该让人家惦记上你。”

  崔云听“惦记上我是吧,那我就去会会她,劝她回心转意。”

  也不知崔云听想到了什么妙招,先前的愁云顿开,嘴角翘的堪比月牙。

  很快又有消息传来,有一画师被召入了宫中,扬言可以将崔云听的容貌还原在白纸上。听说公主看了画像很是满意,随手赏了那个画师五十两白银。

  崔云听的外貌百姓多是见过的,此画一出,又在整个桑东国传的沸沸扬扬。悬赏令上也就多了一个人头。

  又过了半月,宁秋静再次召画师进了宫要他作画。

  宁秋静“近来本宫心思凌乱,彷徨不安,画师你可知何为忧思?”

  画师不语,只是低头作画,画成,呈上:

  崔云听“忧思谁人没有,想来公主忧的是此人,思的也是此人。”

上一章 桑东前缘(伍) 怕念最新章节 下一章 桑东前缘(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