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本小说网 > 轻小说 > 怕念
本书标签: 轻小说  短篇  言情扶持     

桑东前缘(贰)

怕念

  百姓跪的不是树,而是拖着树走的那个人。

  那个人半身赤条条,用一根和他腰一般粗的铁链缠在他身上。只见那个人解下铁链,双手握住铁链与铁链间交接的那个环,用足力气,往后一拉,那巨桑就直直立了起来。

  看着这棵巨桑以他一人之力而起立,百姓没有惊呼,因为都看呆了,场面一度安静。

  等到那个人将竖起的巨桑推入事先挖好的巨坑后,桑树枝干剧烈摇晃,观看的百姓人人自危,可却没有一个人往后退,因为他们打心眼里相信那个人可以将巨桑控制好,让它安稳的立足坑中。

  那个人果真不负百姓所望,成功将它立稳在了巨坑之中,接下来只需要填土。本来这是公主要做的,可如今百姓和侍卫的心神都被那个拉树的大力士给吸引了,只见每个人都从自己脚下捧起一抔土,挨个走到巨桑前将土落下。

  成功给巨桑定植之后,百姓和护卫才想起丢了公主,一下子人群又炸开了锅,你一句我一句,议论多多,众口不一。

  也不知道是谁说了一句:“是他!崔云听回来了!”虽然这一声被埋没在嘈杂声中,但总有人能听到,一时百姓又纷纷改口成了“崔云听回来了!”

  这里的百姓怎么可能不知道崔云听,他六十年多年前被带去别国当人质,后来桑东沦陷,他又当众拒绝当这里的王。

  从此一去,再无音讯。

  算算时间,如果他现在回来,应该是个七十多的老头,可这里所有的老头却认那个年轻人为崔云听,这一切都太不可思议。

  那个人似乎很满意这里还有人认得他,他跳上了公主的轿顶,原先用来捆绑巨桑的粗铁链变得和拇指一样细,他将铁链一收,挂在了腰间。说来也怪,他将铁链一挂上,他身上就多了一个两边对称的纹身,纹身从肩膀一直到腰间,胸部后背也有,恰似穿了一件铁甲衣。

  崔云听“无需惊慌,正如你们所想,我就是当年桑东国的太子崔云听!”

  一听那个人自暴身份,原先守护公主的那些侍卫只道是这妖人绑了他们公主,因而这回个个圆目怒睁,咬紧了牙关,手中刀剑已然出鞘。

  其中一个理智些,是公主的贴身侍卫,虽是女人,长的比一般男子还要高,只见她整了整衣冠上前来拱手道:

  守卫(不特指某人)“崔太子,公主失踪是否与你有关?如果是,还请您高抬贵手将她归还,如果不是,我在这里替他们几个给您陪个不是。”

  崔云听听了这话,手指在耳廓上打了个转转,接着他吹出一口气,刚才的话就当做是耳旁风。

  崔云听“桑东国从来都只有一个王,而且只能姓崔。我父王只我一子,我又不曾有女,桑东国何来公主?”

  听了他这话,原先发话的侍卫也不跟他客气了。他是只是个亡国太子,若非看在他有神力的份上,哪里用得着这般和他客气,早该用刀子来伺候他了。既然话不投机,他又冥顽不灵。那就废话少说,严刑逼供!

  就在那十几个守卫打算一冲而上时,崔云听脚下的轿子里忽然传出一声:

  宁秋静“住手!”

  接着,一人自轿内而出,她手持一柄短柄锄头,锄头上挂着一个竹篮子,原先那守卫见她出来,忙上前搀扶。

  守卫(不特指某人)“公主小心!”

  宁秋静“你们都退下!”

上一章 桑东前缘(壹) 怕念最新章节 下一章 桑东前缘(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