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本小说网 > 影视同人小说 > 综影视:修修修修罗场啊
本书标签: 影视同人  综影视  琉璃美人煞     

如懿传 16

综影视:修修修修罗场啊

第十六章

“砰——”

华美的布料被推到地上,成匹的上好绸缎被人踩在脚下,沾了灰,很快,上面的花样子很快就被踩得不成样子。

“哎哟喂!砸不得呀,砸不得!”刘公公脑门冒汗,身后跟着一干司制房的小太监,又心疼又不敢上前,脸色十分憋屈。

玉珠这时候才狠狠地出了一口气:“就算我们主儿年纪小还未承宠,也不是你们这起子小人能编排的,明明说好了我们加银子,今日就能拿到做好的衣裳,你们却一再拖延,实在欺人太甚。”

说着她手下动作没停,看到原本应该是送往延禧宫的布料好端端的放在一处角落里吃灰,三两步蹿过去拿起来。

“哎哟,玉珠姑娘,您这话怎么说得,我们司制房本就是听上头吩咐,你们延禧宫送来的布料本来早该制衣了,可是实在是司制房人手不够啊……”刘太监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眼睁睁看着玉珠和莲心砸了好些珍贵的布料,却不敢上前阻止。

无他,那位颖嫔就坐在上座,看似是在把玩手中的假指甲,实则是关注着他们这里的一举一动,谁敢有半点动作,那摆在桌子上的马鞭可就抽上来了,真真是半点不留情面。

“料子送来了快半个月了,不说新定的衣裳,就连这个月本该我们主儿的份额春衣也没有,上次我不过催了几句,就被你骂个狗血喷头,如今我们主子在这,你竟哑巴了不成?”

玉珠说话又脆又快,刘太监一个劲儿地讨好,完全没了之前的嘴脸,南歌看了看满地的狼藉,慢悠悠地站起来转了一圈,才开口道:

“知道你们也不容易,但落井下石之前也要掂量掂量,落个两头不讨好的结局,我今日砸你们这儿也不是为了别的,那天谁骂了我宫里头人的,自己站出来道歉,不然我继续。”

刘太监轻轻松了口气,赶紧给后面的人打手势使眼色,只想着赶紧把这件事糊弄过去,送走眼前这个不讲理的煞星。

身后的小太监们支支吾吾了半天,才站出来两个小圆脸,吭哧吭哧半天跟莲心和玉珠道歉。

莲心一下子反应过来主子这是在给自己撑腰,她从来就不是在意那两件衣服的事,而是那些人说得难听的话......

“主儿……”莲心忍不住带了哭腔,刚刚还觉得主子给自己出气格外长脸,现在冷静下来,又害怕这帮人告到皇后那里去,给主子惹祸上身,当下轻轻摇了摇头:

“主儿,您不必这样,那些话我都听惯了......”

自从她被皇后“嫁”给王欽以后,许多不正经的太监们就会用一种淫邪的眼光看她不说,口里还不干不净的,传个话送个东西还想着占占便宜。

那日她来请刘太监帮帮忙,催一催主儿的新衣服,被刁难了不说,这个刘太监还嘴里不干不净的:

“装什么贞洁烈妇,王欽是没了,可你还不是个嫁过太监的?”

“不过是摸下手,反应这么大作甚?”

“就你金贵,看不起咱们这些太监不成?”

莲心经过王欽的事以后本就对男子产生了心理阴影,更别提是像王欽一样的太监了,当天虽然没被占到什么便宜,但也是勉强笑着回去的,想不到主儿竟然记在了心上,还特地给她出气。

南歌给她一个安慰的眼神,走到放置布料的柜子,伸手去摸:“这个是湘绣吧。”

刘太监以为事情有了转机,上前躬身笑道:“娘娘好眼光,这正是今年进贡的湘绣,湘绣难得,半月才能得一匹,您瞧瞧这颜色,这花纹......”

“砰——”

南歌面无表情,手下的布料直直地掉下了地,司制房一干人心脏都要跳出来了。

“娘娘,娘娘您不能再砸了啊!这湘绣沾了灰可就会变色啊!这都是......”

“道歉。”

“娘娘啊——”

“砰!”

又是一匹油光水滑的料子落地,刘太监心都在滴血,那是上好的绸子,脏了不能洗的啊!

“道歉道歉,奴才这就跟莲心姑娘道歉!”

“砰——”

“还有玉珠。”

“对对对,还有玉珠姑娘!!不能再砸了啊娘娘!!皇上怪罪下来奴才担不起啊?!!”

南歌才不听他的鬼话,布料这种东西,别人不知道她可清楚的很,内务府经常会以陈布换新布,或者克扣不受宠妃子的布料,她砸的这些还只是毛毛雨而已。

这些人你说他是坏人吧,他也不是专门针对你,但就是膈应人,你站得高他们就一窝蜂地围上来,等你落魄了,他们又会跟着别人冲你丢石头。

再说莲心,大家宫女太监的,不说太监身体残缺,最起码都是受压迫的,伺候人的,但他们却偏偏觉得自己高人一等,对于莲心这样有不幸遭遇的宫女,他们更是要趁机欺辱一下,好像这样就能让自己开心一些。

“莲心姑娘,莲心姑娘,奴才知错了,您快劝劝娘娘,别再砸啦!奴才这受不了啊?!”刘公公迈着小碎步上前,对着莲心,想起自己那天的所作所为,心里后悔不已。

他也不是看上了莲心,就是口花花几句,谁能想到会招惹来这么一个混不吝的主儿,居然敢拿着马鞭砸司制房?

最关键的是还没人敢管这件事,往上禀报吧,皇后娘娘最近忙着照顾小阿哥,谁敢去触霉头?

娴妃娘娘那里,谁不知道娴妃与颖嫔交好,最近又得盛宠,帮着皇后协理六宫,这要是禀报上去,他们司制房能有什么好果子吃?

所以他们还得求着颖嫔不要把事情闹大,要是闹到皇上那里,皇上还能因为这件事对颖嫔如何?再不受宠也是蒙古嫔妃,说到底也是他们看走了眼,原以为是个外强中干的泥老虎,谁能想到这竟然是只真老虎啊?!

莲心看着刘公公又是点头哈腰,又是苦着脸陪笑,好像那天出言羞辱她的不是他一样,突然就觉得他们跟王欽一样,没什么值得害怕的,纵然掌握了些权力,被马鞭打在身上还是会痛的。

“莲心姑娘?莲心姑娘?”刘太监看莲心怔怔地愣住了,以为她还在记恨当天的事,看了看一边抱着胳膊提着马鞭的南歌,打了一个冷颤,立刻上手打起了自己的耳光:

“莲心姑娘!奴才错了!奴才不是人?奴才不该对您出言不逊,奴才狗眼看人低!千错万错都是奴才的错,您可劝劝娘娘吧!”

每说一下,他就狠狠抽自己一巴掌,这么左右开弓几下下来,脸已经肿了一大半。

看着差不多了,南歌才把放在一块布料上的手放下来,问莲心道:“莲心,可解气?”

莲心赶紧点头,生怕南歌会亲自动手一般:“主子的苦心莲心明白了,日后无论他们说什么,莲心都不怕了。”

主子今日闹这一遭,就是想告诉她,无论旁得人对你如何,有什么阴谋诡计,一鞭子抽过去,阳谋阴谋也要怕三分。

南歌满头雾水,没懂莲心到底明白了什么,眨眨眼,看向那两个把玉珠骂哭的太监,那两个太监浑身一个激灵,话也没说立刻自己抽起了自己的耳光。

“......你们道个歉就好,没让你们......算了。”南歌看了看撒了一地的布料,虽然知道这些步对刘太监来说没什么,但也怕无辜的人被迁怒,从腰间掏出一个荷包,扔给他:“气解了,歉你也倒了,东西是我砸的,这个赔给你,可够?”

刘太监肿着脸打开荷包一看,眼睛都直了:里面一颗鸽子蛋大小的珍珠泛着淡淡的光芒,在袋子里滴溜溜地转动。

赶紧把荷包捂住,塞进袖口,心却是“扑通扑通”地狂跳。

他眼光毒辣,什么宝贝没见过,眼前这颗珠子,何止是够赔眼前这些布料的钱啊?再砸个十回八回也尽够了啊!!

他以前怎么就那么蠢,听了一些风言风语就觉得在这位主儿身上刮不到什么油水就怠慢呢?!!

这哪里是草原上来的蛮子啊?这分明是位财神爷啊!!还是全身散发着金光的那种啊啊啊!

沉默了半息,刘太监当着一干司制的面,狠狠地又抽了自己两个响亮的大耳光,真情实意的:

“娘娘,奴才有眼不识泰山,以后您有吩咐,便叫玉珠姑娘......不,玉珠姑姑来吩咐一声,就算赶工也会把您的那份先做好的!”

南歌卷了卷手里的马鞭,慢吞吞道:“我只要我该得的东西,别的不必,那我几日后能来拿?”

刘太监疯狂点头:“四日,啊不,两日,两日就成,我亲自督工,保证娘娘的衣裳两日后就送到延禧宫去,您放心,这差事奴才保证给您做得漂漂亮亮!”

“......不用这么赶,正常速度做吧。”南歌想了想,又随手摸了两个金核桃给他:“今天也吓到你们了,拿去喝茶,给他们分一分吧。”

刘太监差点失态的流下了口水,娘哎?!别的娘娘出手撑死了是金瓜子金叶子金花生,颖嫔一出手就是金核桃?!这么粗的一条大腿,以前居然忽略了?!

痛心疾首,看着南歌的眼神更加谄媚讨好了。

四十岁的老男人看着你,这感觉绝对不会太好,于是南歌抖掉了身上的鸡皮疙瘩,带着莲心和玉珠回去了。

莲心出门的一瞬间,刘太监悄悄塞了个白玉镯子到她手里,低声说了句“谢”。

为了几句嚼舌根的话就能砸了这司制房,若这位颖嫔娘娘知道了那天他对莲心说的话......

刘太监脸都白了。

好在莲心也不是那种得理不饶人的性子,淡淡点了点头,收下了玉镯子。

本来就是应当抱团取暖的,何苦太为难对方,更何况,在宫里头,莲心从来不会把事情做绝。

......

看着南歌带着莲心和玉珠离开了的身影,刘太监感慨一句:“瞧瞧人家,被主子放在手心宠,为了一句话就能大闹司制房,跟着这样的主子,那才算活得像个人呐!”

说话的时候扯到了嘴角,疼得他“嘶——”地一声,身后小太监试探性靠近问道:“那——嘉贵人那边......”

刘太监转过去盯着他看了两秒道:“嘉贵人出手有这位阔绰?更何况......知道小江子怎么没的?嘉贵人?那从来都没把咱们太监宫女当人看,给她当狗,怎么没得都不知道!”

小太监低着头没说话,刘太监叹口气:“这有的人啊,面上瞧着和气,实际上是蛇蝎心肠,嘉贵人就是这样;有的人呢,看着莽撞冲动,确是内秀......这位颖嫔娘娘,将来没有大造化也会是个有福之人啊……”

这么感叹着,小太监插话道:“师父,那咱们还告状吗?”

刘太监不屑地看他一眼,拿着金核桃在太监们眼前晃了一圈:“进宫这么些年,几个人见过这玩意儿?财神来了不供着还要得罪,都傻了??”

小太监嗫嚅道:“可是......刚刚您让去太后宫里报信的人已经走了……”

刘太监一下子变了脸色:“还不赶紧把人给我追回来?!快去呀!!”

——————————————————————————————————————

回到延禧宫,如懿和海兰已经回去了,坐在她屋子里等她,很明显一副“事后训崽”的态度。

如懿刚要说话,海兰就给南歌打这眼色,对如懿道:“姐姐,你不是说有好消息要告诉托雅吗?”

如懿有些无奈:“我几时说要骂她了?弄得本宫倒像是个坏人……你这么护着她,迟早会把她宠坏的。”

海兰好笑道:“若论宠托雅,谁比得上姐姐?”

南歌听到海兰说的“好消息”,立刻反应过来八成是要说如懿有孕的事了,想想自己刚刚又犯了错,立马扯着两个耳垂扮可怜:“姐姐们,再说好消息之前我还要说个坏消息。”

如懿有些无奈,招手叫惢心上杯热茶给她:“说吧,你又闯什么祸了?打今儿起你又要禁足了,还有一百篇经书要抄呢……”

南歌清清嗓子,低眉顺眼做小媳妇状:“也没什么......就是,就是把司制房砸了——”

“噗——”

“咳咳咳咳!咳咳!”

南歌发誓,这是她第一次见到如懿喷茶,海兰呛着,这很有可能是两个大美人头一次这么失态。

今天的紫禁城,也是和谐的一天呢!

—————————————————————————————————

作者看大家好像对终极笔记比较感兴趣,嗯,不然如懿传结束以后开终极?算是在平行时空给南歌和小哥一个HE吧。

作者最近时间紧,更新很晚,大家不要熬夜追,第二天看也来得及,后面我会慢慢调时间的,谢谢大家!

作者谢谢三位小可爱为本书开通了专属会员呀!

作者

作者谢谢大家的打赏!

作者

作者

作者谢谢大家送的花花!

作者

作者

作者

作者

作者

作者

作者

上一章 如懿传 15 综影视:修修修修罗场啊最新章节 下一章 重启番外之独属于刘丧的花(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