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本小说网 > 短篇小说 > 声哑
本书标签: 短篇  不一样的言情  二组邀请驻站     

孩子

声哑

  安如夏走出了大门后,胡乱的抓了抓头发。

  孩子孩子孩子,又是孩子。所有人都在觉得她是孩子,可偏偏就是那个应该把自己当成孩子的人,一直都没有这么觉得过。

  雨很大,现在虽是打着伞,但是还是有些雨水打在了安如夏的脸上。安如夏吸了吸鼻子,脸上的一滴滴小水珠,已经让人分不清到底是打在了她脸上的雨水还是眼泪。

  安如夏心中的委屈,完全被陈老师所激发了出来。

  他为什么要对自己那么好呢?知不知道这样,会让她自己觉得自己很可怜。

  就像一只每天翻垃圾堆的猫并不可怜,但可怜的是你给了她一块罐头。

  她也是一样,她每天都活在安楚轩之下,她并不会觉得自己是一个可怜的人。但是当任何一个人对她好了一点,而又离开后,她就会觉得自己真的很委屈。因为她在黑暗之中受到了那一点点光,但当那光消失之后,她就再也恢复不到没有任何一点温暖的时候了。

  滴——

  一辆私家车停在了安如夏眼前,安如夏看了看车牌,这才上了车。

  车是顺风车。下雨天的,并不好打车,这顺风车还是安如夏好不容易打到的。

  安如夏上了车,一向花很多的安如夏,破天荒的没说一句话。天知道,安如夏那嘴就是跟开了挂一样,别管遇到熟的不熟的,那都是能唠上几句的。

  车前开车的人也是什么都不说,车上安静的很。

  安如夏可以说是越想越憋屈,甚至是已经开始丝毫不要形象的开始哭了起来。

  只要是我能发泄出来,我管你的想法呢?

  这在开车的人忽然听到了自己身后传来的抽泣的声音,从后视镜向身后望了望,见了安如夏正在哭,一个一八几的大男人也是懵了起来。

  这啥情况啊?

  好歹他也是情场混过的人吧?

  但这种事儿他也没经历过啊!

  他想让安如夏别哭了,但是这种上来就哭的情况他也没遇见过啊?

  男人刚想说些什么话,便听见安如夏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喂?!”安如夏接了电话,强忍着哭声,干仗似的说了一个字。

  因为突然停止了哭泣,此刻的安如夏还一抽一抽的。

  “干什么啊!你要吃了我啊!”对面安子宁的声音传了过来。

  安如夏吸了吸鼻子,深吸了口气,说:“你有什么事就说嘛……”

  见了是自己老姐,安如夏的声音顿时缓了下来。

  安子宁故意“哼”了一声,说:“小安砸~明天你来姐姐家,姐给你做好吃的~”

  安如夏刚想说什么,安子宁又赶紧说:“明天礼拜六!不许不来!你别跟我说什么你上课啊,来不了啊,谁要是不让你来,我给他撅晕了我都得把你给扛过来!”

  随着逐渐增大的声音,安如夏不自觉的把手机往旁边移了移。

  话音落下,安如夏忽然露出了一脸“我早已看穿一切”了的表情说:“找我去干嘛啊?”

  安子宁说:“姐刚才不都说了吗?我给你做点好吃的,补点营养!看你瘦的跟个猴儿似的!”

  安如夏可不相信,说:“就你说要给我补点营养准没好事儿!有什么事儿,趁着我现在心情好,赶紧说,不然别我一会儿不答应。”

  安子宁嘿嘿笑了一声,说:“那个……姐要结婚了,想让你给我当伴娘,想让你过来试一试礼服来的……”

  安如夏忽然一惊一乍了起来,说:“我看你要给我做吃的是次要的吧?你想让我送你出嫁才是真的的吧?姐,你才多大啊!”

  安子宁有些心虚了起来:“姐这不都二十五了吗……”

  这虽是到了可以结婚的年龄,但是安子宁自己可是不止一遍的说过,不到三十,她打死都不结婚。

  这话安如夏可都是记着呢!

  安如夏又说:“哎不是,哪家猪把我家白菜给拱了啊?”

  安如夏此刻已经完全的忘记了刚才自己坐在这儿哭的事情了,哪还有一点刚才的样子了?

  电话那头传来了一道男声,说:“就是我这头猪!”

  安如夏忍住了想要骂人的冲动,咬着牙说:“你这只猪是怎么把我姐给泡走的?!”

  她犹记得,这玩意儿当时以追她老姐的名义而靠近自己的事情。

  没想到他这么快就把她追到手了?

  李梓豪忽然有些嘚瑟的说:“谁让你姐夫我魅力这么大!我就问你明天你来不来,我看看啊,我俩给你买了提拉米苏,巧克力蛋糕,还打算给你做烧茄子……”

  安如夏听了这话,忽然很没底线的说:“多大点事儿啊?我不就牺牲一下我的休息时间吗,是不是啊!”

上一章 不给钱就算了 声哑最新章节 下一章 一世英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