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本小说网 > 古代言情小说 > 倾权天下:毒医妖后
本书标签: 古代言情  古言  恋爱   

第九章 宴会(二)

倾权天下:毒医妖后

南宫辞景辰时已经去皇宫了,而陈汐是辰时才醒的,所以耽误了一些时间。当南宫辞景走进长生殿,胸口感觉到有点闷,但很快就消失了。南宫辞景便安心的走了就去。

他可曾知道,今日他踏进了这长生殿之后,那他和陈汐的缘份再也分不开了。

“他”看到南宫辞景安然无恙走了进来,“他”慌了,可是看到他脸色苍白时,“他”又安心了,冷眼看着南宫辞景,“他”到是要看看,南宫辞景很怎么维护南宫将军府,计划成功了,今日之后,南宫将军府便不存在了。“他”冷笑着。

南宫辞景看了过去,对“他”笑了笑,便入席了。南宫辞景先喝了一口茶水,那种闷热感又席卷了南宫辞景的身体,随即又消失了。不久,皇帝扶这太后来了,文武百官纷纷起身,等太后坐上席位,他们才说:“祝太后福如东海,寿比南山,愿太后保佑我大周繁荣昌盛,永不衰败。”

南宫辞景也跟着说,本来他可以不来的,可是看看他现在府里的样貌,他不得不来,虽然南宫辞景在宫里没个一官半职,但因为他是南宫将军的四儿子,所以就有权了参加了。

“众爱卿平身吧,宴会开始吧。”太后冷眼说,仿佛不把大臣们的说的话放心上,冷冷的说着。文武百官们没想到吃了过闭门羹,不过也习惯了,都纷纷落坐了。

太后向四处看风景了一下,没看到南宫将军,便问皇帝:“皇儿,怎么不见南宫将军呀?”

皇帝头上冒冷汗,说:“回母后,南宫将军他……”

“回太后,家父家兄带兵大仗去了,事发突然,没能及时禀报太后,是臣的错。”南宫辞景站了起来,行礼对太后说。

“你是?”太后看着眼熟,但就是认不出来是谁。

“臣是南宫将军的四儿子,家父家母都有事缠身,不得已,臣才来的。”南宫辞景说。

太后看着他,想起来了,脸上露出了少有的笑容,说:“哦,是小辞景呀,哀家多久没见过你了,上一次见小辞景你,好像是你十岁时吧,那时你还是个毛头小子,没想到一转眼你就长大了,可以替父母做事了,哀家太替令堂欣慰了,小辞景过来,让哀家看看,小辞景长得怎么样了。”

南宫辞景领命过去,文武百官看着,感觉这南宫辞景才是太后的孙子,南宫辞景怎么可以得到太后的宠爱,大臣们不服,要知道南宫辞景在宫里,什么官职都没有,他凭什么称臣!?

“他”暗暗的把酒杯给捏碎了,但没发出声音,没有人发现,所有的人的注意都被南宫辞景吸引走了。

南宫辞景走进了太后,太后看着他的脸,越看越心生喜欢,便说:“再靠近一点,让哀家好好看看你额间的印记。”南宫辞景又走进了一些,太后看着,不由得点了点头,想:“此子有天王之相,因为那朵黑色的桔梗花,不是美个人都有的,太后她听预言说看到一个额间有一朵黑色桔梗花的少年,在不久的将来会倾权天下,他将会统一天下,让天下都归他所有,天下会进入一个新的时代。”太后明明知道是这样,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太后还是很喜欢这个孩子,因为她知道预言已定,她改变不了什么。

“好了,小辞景哀家问你,你想来宫里当职吗?”太后问南宫辞景。

“谢太后抬爱,臣既无文无才,只懂一些皮毛功夫,不敢来宫里当差。”南宫辞景谢绝了太后。

太后也不生气笑了笑,说:“罢了罢了,你先回去坐吧,哀家看你脸色苍白,可有什么不舒服?”

“谢太后关心,臣无碍。”南宫辞景说完,回到了自己的席位。文武百官看着,羡慕嫉妒恨呀。

“他”抬起眼,看着南宫辞景,拿起酒杯,对这南宫辞景,似乎是这敬酒,南宫辞景也拿起旁边的酒杯,笑了笑,回敬“他”,当酒杯靠近南宫辞景嘴边,听就见“嗒嗒”的马蹄声,南宫辞景往殿外看去,远远的看着,看到了南宫允骑这一匹快马就来了,他心想很奇怪?

陈汐她们到了皇宫门口,被守卫的拦住了,幸好南宫允又皇帝赐她的金牌,她们才安全的进来,马很快要进入殿内了,南宫允一个帅气的扯住了马“吁”,马才没有进入长生殿内,而是稳稳的停在了殿外。

文武百官门看着,仿佛看到了女将军得胜归来一样,不由得惊呆了。好有在这位“女将军”后面的那个姑娘,居然没有一丝丝害怕。

南宫辞景站了起来,想要问“他们来干什么?”然后又感觉到闷热感席卷而来,然后又感觉到候咙一甜,吐出来了一口血,太后看呆了,陈汐她感觉到自己是不是了晚了,“他”露出满意的笑容,南宫辞景看这“他”,怡然明白“他”今天要干什么了,之怪自己之前没有发现,“他”居然在之前安排人在南宫辞景的食物了下了毒,会是那个人吗?南宫辞景现在还不敢确定,他现在只感觉到自己好像又要进鬼门关了。

“他”不想怎么样,他只要南宫辞景死,然后南宫将军府就没有一个可以与他抗衡的人了。

陈汐看着南宫辞景吐了血,感觉好像要到了一样,陈汐飞身下马,才不管众人的目光,快快的跑到南宫辞景那里,一路上畅通无阻,因为大家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陈汐接住了南宫辞景,南宫辞景倒进了陈汐的怀里,感觉到了从未有过的安心。

太后在上面叫唤着:“传太医,皇儿,你快去查,是谁敢在哀家的眼皮子底下下毒。”

“是,儿臣领命,万丞相,你可知怎么做。”皇帝叫唤着。

“臣遵旨。”万丞相是除了南宫将军外,最有权的人。

南宫允看着这些死要面子的人,心里暗自吐槽着,快速走到陈汐那边。南宫辞景嘴角溢着鲜血,看着陈汐,奄奄一息问:“为什么要救我?我已经欠过你一次了,你要我怎么还你呢?我已经感觉到我寿命要尽了,别费力。”

“别说话了,我一定会救你的。”说完,陈汐从怀里掏一个瓶药,现在的南宫辞景肯定是咽不这么大的药,陈汐先倒出药,然后放到自己的嘴角嚼了嚼,然后当这众人的目光,亲了下去,把药灌给南宫辞景,南宫辞景感觉到陈汐的唇好软,还有她灌进来的药,从苦的变成了甜的。

南宫允看着,想小辞景,说好的不后悔呢,现在怎么样?南宫允感觉到了南宫辞景以后有得好受了。

陈汐亲下去的时候脸红了,心也跳得好快,她在想好像有那里不对。

药喂完了之后,南宫辞景感觉到胸口不痛了,好像完好如初了,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还是不想起来,还想躺在陈汐怀里,小手拉了拉在一旁看着的南宫允,南宫允当然知道怎么做,她摆出惊慌的样子,对陈汐说:“小汐呀,他怎么很不醒,他是不是要死了,小汐呀,你行行好,一定要救他呀!”

陈汐看着南宫辞景脸色恢复了过来,可是迟迟不醒,陈汐给他把把脉,发现南宫辞景体内有多种毒相撞,和陈汐十六七岁时,体内的毒一样多,陈汐有她爹娘在,在十八岁以前练成了百毒不侵之体,现在什么毒对陈汐来说,都是没事的。

“看来,只有这种方法了,老板,有刀吗?”陈汐问。

“有。”南宫允从腰间拔出一把短刀,递给陈汐,陈汐接过刀,在南宫辞景的手上开了个口子,然后把刀甩到地下,陈汐看见血慢慢的流了出来,太慢了,不行,陈汐拿起南宫辞景的手,吸出了血,吐出来,南宫允往地下一看,惊呆了,黑色的,这毒到底有多深,为什么她从没有发现过。

南宫辞景感觉到身体里的脉络似乎都通了,顿时间浑身轻松,可就是不想睁开眼。

上一章 第八章 宴会(一) 倾权天下:毒医妖后最新章节 下一章 第十章 宴会(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