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本小说网 > 动漫同人小说 > 蓝曦臣:云深惊鸿
本书标签: 动漫同人  不拆官配  蓝曦臣cp     

金光阁(一)

蓝曦臣:云深惊鸿

没想到的是,在三人离开后,魏无羡,闯宴了。

江澄听闻以后,只是心里盘算着等魏无羡会莲花坞好好收拾他一顿。

只是,魏无羡却在穷奇道干的事,当天夜里, 一场轩然大波席卷而至。

子时,金麟台上点金阁里, 大大小小近五十位家主依席而坐。首席是金光善, 金子轩出门在外,金子勋又资历不够,因此只有金光瑶垂手侍立在他身旁。前列是聂明玦、江澄、蓝曦臣、蓝忘机等家主、名士一级的人物,神色肃然。后列则是次一等的家主和修士, 都如临大敌, 不时低声私语一两句“我就知道”、“迟早会这样的”、“且看怎么收场”。

江澄是众人目光聚焦的中心,坐在前列, 满面阴云, 正和旁人一样,听席上金光瑶神色恭谨、语气软和地款款道来: “……此次遭杀害的督工有四名, 脱逃的温氏余党约五十人, 魏无羡带着他们进入乱葬岗后, 便召了几百具凶尸守在山下巡逻阻挡, 我们的人到现在都一步也上不去。”

听完之后, 点金阁中一片静默。

半晌, 江澄才道:“这件事确实做得太不像话, 我代他向金宗主赔罪。若有什么补救之法, 请尽管开口, 我必然尽力补偿。”

金光善要的却并不是他的赔罪和补偿, 道:“江宗主,本来看在你的面子上, 我兰陵金氏是绝不会多说一句的,可这些督工并不全是金家的人,还有几个别家的。这就……”

江澄眉头紧蹙,揉了揉太阳穴处跳动不止的筋络,无声地吸了一口气,道:“……我向各位宗主道歉。诸位有所不知,魏无羡要救的那名温姓修士叫温宁,他和他姐姐温情在射日之征中曾于我二人有恩。因此……”

聂明玦道:“有恩是怎么回事?岐山温氏不是云梦江氏灭族血案的凶手吗?”

这几年来,江澄每天都是坚持忙到深夜,今日早已回到莲花坞,刚准备早些休息,就被这个炸雷般的消息炸得连夜赶到金麟台,疲倦之下本就压着三分火气,再加上他生性好强,被迫当众低头向旁人道歉,已是烦躁,听聂明玦再提起灭族凶案,心中油然而生一股恨意。

这恨意不光无差别针对在座所有人,还针对魏无羡。

站在江澄后边的江琬琰拍拍江澄的背,江琬琰第一次对魏无羡生起怒气。是的,升起怒气。她知道魏无羡的性子,桀骜少年,还有数不尽的少年风流。她也是爱极了魏无羡这样的性子。可是,她怒其为何他要如此公开与世家为敌,让江澄如此,她也知道江澄是有怒气的。

(画外音:首先说明,江琬琰是哥控!哥控!哥控!而这篇文章是照着江琬琰的视角写的,而我们是上帝视角,而江琬琰身在其中,江琬琰是戏中人。然后,我真的很喜欢爱极了羡羡没有掉进乱葬岗时候的性子,数不尽的少年风流,明朗,明媚,真真是我眼中的少年)

蓝曦臣沉吟道:“这位温情的大名我知晓几分,似乎没听说她参与过射日之征中任何一场凶案的。”

江琬琰看着蓝曦臣,略微讶异。

聂明玦道:“可她也没有阻拦过。”

蓝曦臣道:“温情是温若寒的亲信之一,如何能阻拦?”

聂明玦冷冷地道:“既然在温氏作恶时只是沉默而不反对,那就等同于袖手旁观。总不能妄想只在温氏兴风作浪时享受优待,温氏覆灭了就不肯承担苦果付出代价。”

蓝曦臣知道,因家仇之故,对温狗聂明玦是最为痛恨,他又是完全容不得沙子的性情,便不再言语。一名家主道:“聂宗主此言正是。况且温情既然是温若寒的亲信,说她没参与过?我是不信的。温狗哪个手上不沾几条人命?也许只是没被我们发现而已!”

一提到岐山温氏当年的暴行,众人便群情激奋,嘈杂涌动。金光善本欲讲话,见状不快,金光瑶观其神色,连忙扬声道:“诸位还请稍安勿躁。今日要议之事,重点不在于此。”边说边让家仆们送上了冰镇的果片,转移注意力,点金阁这才渐渐收敛声息。金光善趁机道:“江宗主,原本这是你的家事,我不好插手,但事到如今,关于这个魏婴,我不得不提醒你一句了。”

江澄道:“金宗主请讲。”

金光善道:“江宗主,魏婴是你左右手,你很看重他,这个我们都知道。可反过来,他是不是尊敬你这个家主,这就难说了。反正我做家主这么多年,从来没见过哪家的下属胆敢如此居功自傲、狂妄不堪的。你听没听过外面怎么传的?什么射日之征里云梦江氏的战绩全靠他魏无羡一个人撑起来,真是无稽之谈!”

听到这一句,江澄脸色已十分难看。金光善摇了摇头,道:“百家花宴那么大的场合,当着你的面都敢甩脸色,说走就走。昨天背着你就更放肆了,连‘我根本不把江晚吟这个家主放在眼里!’这种话都敢说!在场的人全都亲耳听到了……”

忽然,一个冷淡的声音道:“没有。”

金光善编排得正起劲,闻言一愣,和众人一样循声望去。

只见蓝忘机正襟危坐,波澜不惊地道:“我没听过魏婴说这句话。也没听到他表露半分对江宗主的不敬之意。”

蓝忘机在外言语极少,就连在清谈会上论法问道,也只有别人向他提问、发出挑战,他才言简意赅地回答,惜字如金,直击要点,完胜旁人滔滔不绝口若悬河的雄辩,除此以外,几乎从不主动发声。是以金光善被他打断,惊讶之情远远大于不快。但毕竟是篡改原话、添油加醋被人当众拆台,微觉尴尬。好在他没尴尬多久,金光瑶便立刻来为他救场了,讶然道:“是吗?哎,那天魏公子气势汹汹闯上金麟台,说了太多话,一句比一句石破天惊,可能是说了些意思差不多的话,我也记不得了。”

——————本章完——————

上一章 替酒 蓝曦臣:云深惊鸿最新章节 下一章 金光阁(二)绵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