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本小说网 > 影视同人小说 > 新白娘子传奇之与世长安
本书标签: 影视同人  五组邀请驻站  影视同人改编     

第五章劫难

新白娘子传奇之与世长安

天还蒙蒙亮的时候,李家院子就已经亮起了灯。许仙住在还没有出家时的那间屋子,可能因为明日迎接白素贞出塔,心里情绪不稳定,现今怎么也睡不踏实,干脆早早起身。

这间屋子时隔多年,许仙依然能够感受到当年自己与娘子的那份恩爱甜蜜。

他仔细凝望四周的东西,目光痴傻,人也呆呆的。屋子里处处都是曾经的回忆,处处都有她留下的痕迹,即使过了这么些年,一如昨夕。

抱着那份痴傻缱绻好半天,直至天光大明鸟语枝头,李府的人才纷纷活络起来。大伙儿忙里忙外都为今天祭雷峰塔做准备,李公甫应许姣容的话,来看许仙准备妥帖否,哪想手才刚举起,便见那门开了一丝缝儿。

“汉文啊,昨晚睡得怎么样?有二十年没搁这儿住还习惯不?”,姐夫像是个话匣子,一旦开启就一股脑儿的往外倒。经昨个儿晚上一夜的平息,李公甫好似又找到当年和许汉文相处的感觉,见妻弟瘦骨嶙峋的样子情不自禁关怀道。

许仙嘴角扯开一抹淡笑,“让姐夫费心了,汉文住的很习惯。”李公甫终究是吃衙门饭的,换句话说——是个粗人,没工夫同人家磨磨唧唧,眼见许仙净扯些有的没得,忍不住道:“你啊,还和以前一样,对我对你姐都客客气气的。”

“汉文,不是我说,你这一去性子改了不少,偏就那股执拗劲儿改不了。”李公甫打心眼里爱护许仙,怎么说也是自己从小看到大的孩子,虽然平常有斗嘴,但见他如今这幅行尸走肉似的模样,心下还是很不好受。

“行了,既然咱都准备的差不多了,便走吧。”

东方渐渐翻出鱼肚白,一轮赤色金乌躲在薄云身后,它那刺眼的芒冲破眼前的轻纱奋力而出,令人眼前一亮感到生命的蓬勃。

西湖雷峰塔自层层叠嶂中拔地而起,巍峨壮丽不可侵犯。

钱塘的人多多少少都知道许士林的身世,更是因为听说今个儿他们要去雷峰塔,一个个都去凑热闹,年迈的人念着许氏夫妇的好,即使病痛缠身也要拖着见白娘子一眼,年纪尚轻的因听父母一辈时常念叨许氏夫妇心下好奇便来一睹风采。

许仙站在塔门前身子竟然颤抖不停,多少年了,他多少年想劈开这道门……

娘子……

许仙望着眼前的古塔,想要上前一步却又止步不前。他明明那么思念白素贞,多少个午夜梦回总能想到曾经的点点滴滴,只如今临到眼前反而有些露怯。

他嘴角挂起几分苦笑,眼底的倦怠出卖了他那颗破碎的心,二十多年的青灯古佛饱经沧桑,使他再也变不回当年那断桥之上的少年郎。

日头正盛,强烈的芒毫不留情地击向乌压压的人群,钱塘百姓想要目睹白娘子是否能够出塔,早早就聚集在雷峰塔两侧,仪仗散乱闹闹腾腾,再这样灼热的环境中让人觉得更加燥郁。

士林顶着毒辣的太阳,直挺挺跪在宝塔前,一声又一声唤着娘亲。骨肉相亲却惨遭分离,身上佩戴的一缕青丝杂糅了父母亲对他满满的爱,更是默默守在他身边多年,这份爱多么沉重。叹惜自己以前不懂事,埋怨过他们。

可叹天予多情,不予长相守……

士林痛心、许仙悲情、李家夫妇默不言语,恍惚间,他们几人形成了一道独特的画卷,翻展开竟是扑面而来的愁云。

钱塘百姓有的已经兴趣缺缺地离去,有的抬袖擦汗抱怨几句烈日灼心……

忽而金芒敛入云层,原本的澄明霎时间变得青灰,飒飒凉风送来几许清爽,安抚的人好不舒适。

不过享受之余大家却纷纷疑怪,如何红日突然间收敛光芒……

“新科状元许士林。”

半空中传来一声悠扬,众人皆抬头,只见那乘着莲花宝座,手持玉净瓶的仙人仪态端庄,面容和蔼,半阖的眼里满是对苍生怜爱,这不是观世音菩萨又是谁呢?

百姓没见过仙人,大都诚惶诚恐跪下,抱着一颗虔诚的心合掌祈愿,乞求那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听得见他们的心声。少有的几人略带怀疑,怕是有人装神弄鬼糊弄大家,带着一副探究的眼神略略瞥视那菩萨。

李公甫就是这样的人,纵然此前见到过观音菩萨显灵,但仍充满好奇地睨视上方。许姣容微侧头,眼角余光不经意扫过李公甫,登时吓得花容失色,急忙扯他衣角。

“求大士放我娘出塔。”士林磕头道。

“观音菩萨,您大慈大悲,快放我弟妹出塔吧。”

许姣容推搡一旁不言不语的许仙,这是放弟妹出塔的好机会,汉文你不好好把握怎么还呆愣起来呢!许仙颔首,忽而转向塔门的地方。

雷峰塔的门十年如一日地紧锁,连丝缝隙也瞧不见,偏许仙凝视那处地方一往深情,眼底柔波几乎可以湮灭掉他一贯的愁容,“娘子苦修千年向道而生,为了了却当年一桩恩情,甘愿堕落红尘与我许仙相伴,奈何明月桥头水中沙,纵千般美好总归是虚妄。”

“为了我一人耽搁了她白日飞升的机会,是我之错!许仙甘愿受尽一切责罚,惟愿她能安然出塔。”

菩萨摇摇头,又是一副悲悯的神态,“何苦呢?”

“不苦。”许仙忽然轻笑,眉眼中竟是流逝二十载的少年温情,他又答:“与娘子相伴的那些年,是我一生中最美好的日子,当年的自己年少软弱,总觉得一切都有娘子,慢慢的自己似乎也习惯了这样的生活,总觉得一切都是理所应当。哪知她亦第一次嫁做人妇,如何生来就会做万事呢。”

直到夫妻分离的那一刻,才浑然察觉自己竟一无所长,还总是劳累娘子替他做这做那……珍惜的时候未能好好珍惜,到了最后空余悔恨。

“娘子的相伴对我来说已经是极好的,今又为我受罚至此,我已不再妄求,只愿菩萨能够放我娘子出塔,助她白日飞升。”许仙说完,目光又恢复一贯清冷,接连朝半空中的仙人拜了几拜。

“善哉善哉,许仙至情,许士林至孝……白素贞这一世终究是值得。”

这一世?什么意思!

许仙猛的抬头,那悬座半空的仙人神色悲悯,单手竖放胸前,念着一句又一句善哉善哉。

似乎不敢相信耳中听到的那般,许仙的肩膀从开始的轻微抖动到现在的剧烈颤动,一直隐忍的情绪最终被观音菩萨那句:带白素贞出塔,彻底释放。

这古寺钟声雄浑,那远方亭里的古钟经过重重击打后发出的声音韵味悠长,从茂密的青林窜入雷峰塔附近,余音久久环绕在陈旧乃至掉色的塔身。

香烟自塔门两侧燃起,蓝紫色的烟雾飘然缭绕,与许仙此刻的心境相结合。他的情感最终藏不住地流露出,他原以为自己可以忍下这份思念和牵挂,但,他错了。

这苍天下,众生中,最不能控制的便是情感。

蚀骨的相思由沉重的木门缓缓拉开而愈演愈烈,令他毫无招架之力。在那关住他与她二十年情意、缚住他缕缕牵肠挂肚的门彻底打开后,在他心底从一而终的女子终于走出来时,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

他的眼里或许有过躲闪,但在此刻也都消失殆尽。那女子一如往昔的容颜挂着两行清泪,他看着她面上有些太多欢喜、无奈,看着她首先拉过小青,唤过姐姐姐夫拥住士林……直到那双蕴满心疼的目光落定在他身上时,仿佛一切都已定格。

年华流水易逝,一年一个三月来了又去去了又来……等过多少春秋,直到其他人都两鬓花白,她依然能感受到曾经的熟悉。

复杂的眼神略过中间的四五人,直直落定在后面的许仙身上。白素贞见自己的官人由曾经那样明艳少年,变成了如今的模样,一眼望去宛如一个沧桑迟暮的老人。

她自西子湖畔遇见了他,从此眼里心里便只有他一人。白素贞步子沉重坚定不移地向许仙走去,身边的一切渐渐模糊乃至虚幻。

终于,她终于走到许仙的面前,只见啊, 他眉眼如初却又有些不一样了,那眼神里参杂比以往更甚的爱,却又多了几分别样的东西。白素贞心底积压着的除了爱,更多的还是疼。疼惜这个傻官人为了自己做到这个份上,葬送了年少朝阳,成了一个心态迟暮的老人。

她是懂许仙的,想曾经压在雷峰塔底,她有多少话想对他说,而今这般真实地出现在她眼前却是万千话都说不出。

许仙也好,白素贞也罢,他们都知道,知道这二十多年的岁月承载多少悲欢,多少不能言说的情意,千般思绪万千苦语,终了却是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

“白素贞。”

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开口唤起白素贞的名字,这时,他们二人方才如梦初醒,齐齐朝那方向跪下。

“白素贞,你先有水漫金山导致生灵涂炭,后有私逃雷塔不听劝告,谨以王母口谕,罚你受七七四十九道天雷鞭。”大士闭目,似有不忍。

“不、不要!”许仙连忙摇头,天雷鞭……他家娘子如何受得了呢。

别说是许仙,就连白素贞听了也不免吓得一抖。王母娘娘怕是不会放过她,白素贞嘴角绽开一抹苦涩的笑容,她并没有多说其他,而是拧头温柔地注视许仙。

“官人,等我回来。”白素贞单单留下这么一句话,她泪眼婆娑语不成句,肩头微不可见地抽搐。

明知此去凶多吉少,可官人那副模样她又何忍心告知他真相?难不成叫他忘了她?知道自己官人的个性,当年宁愿出家做有情僧也要替自己犯下的孽赎罪,怎会能轻言放弃眼睁睁看着她赴死呢……

所以,她又留给了他一个期盼,她告诉他,等他回来。

许仙摇摇头,嘴唇颤抖一张一合,最终又默默然紧闭。

不论是二十年前,还是二十年后,他许仙依旧没能力保护娘子……

“白素贞,且随我走吧。”菩萨道。

士林扶住仿佛抽了魂魄软在一旁的许仙,也是哀戚道:“娘,不要,不要走。”

白素贞抿嘴,眼中盈光闪烁,环顾四周一圈,看那姐姐姐夫或掩面抽泣;或侧身不语;看那官人失魂落魄心如刀割。

“士林,照顾好你爹,等娘回来。”

白素贞说完,垂头侧目,最终挥袖而去,灵光闪动时白素贞已经不见。

上一章 第四章故人归 新白娘子传奇之与世长安最新章节 下一章 第六章紫薇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