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本小说网 > 影视同人小说 > 陈情令之云止云舒
本书标签: 影视同人  蓝忘机bg  陈情令   

第十七章·风月如有愧

陈情令之云止云舒

蓝忘机和魏无羡是何人?两人皆是这一辈中数一数二的弟子,见叶僖一说也沉了面色,看向她所说的那块石头。

蓝忘机似是有轻微怨气波动。

蓝忘机率先开口,魏无羡不置可否。

这时,最后爬下来的温晁搂着王灵娇,带领着十几名温氏子弟,身后跟着那大名鼎鼎的化丹手温逐流,嚷嚷着要找人放血引出妖兽。

王灵娇美目一转,看向站在前方的叶僖。

“我看,就她吧!”

叶僖一愣,看她直直盯着她,习惯性眯起眼,表情冷了几分。

魏无羡和蓝忘机闪身挡在叶僖面前,一言不发紧盯前方的温氏子弟。

温晁微微皱眉。

温晁放肆。

王灵娇瞬间不高兴起来。

“为什么啊?难不成你觉得她长得好看,舍不得?”

温晁给表小姐道歉!那叶宗主把这二小姐宝贝的不行,要是出了什么问题,这时机还未到,叶氏就打上门来岂不惊扰仙督?

温晁看了叶僖一眼。

叶僖有些没反应过来,温晁这是,在帮她说话?

王灵娇被指责了一通,撅起嘴,向叶僖行了一礼,眼睛扫了扫,想起听训第一日温晁调戏绵绵的模样,道。

“那就她吧?”

她用随手拿着的烙铁指向叶僖旁边不远处的绵绵。温晁似是又在犹豫,但一看这王灵娇美目盼兮,对着他一撒娇就酥了他半边骨头,心想反正这绵绵也不是金氏嫡系弟子,吊点血也没什么事,随即手一挥,让几名弟子去绑绵绵。

金子轩挡在绵绵身前斥责了温晁,可被温氏要挟的金氏弟子竟真的有人从后方欲擒住绵绵,被金子轩一掌拍开,一顿怒斥。

见场面逐渐混乱,温晁怒吼。

温晁反了!你们真的是反了!给我上!

这就打起来了?叶僖一边反应迅速夺过一旁温氏弟子的剑,一边防御一边心里暗骂温晁这人的冲动和暴脾气。

此次夜猎温晁也听说过那妖兽的厉害,叫来的都是修为相对较为出色的一批世家子弟,此时虽没了剑,但众人反应及时,与温氏交战几招也未落下风。

温晁什么东西还敢跟我杠?这帮人通通该杀!

温晁一旁站着那面色阴冷的男子温逐流,他胆子也跟着大了起来,见他们仍

未脱身,不禁开口大骂。

那魏无羡油嘴滑舌拿《温氏菁华录》对着温晁又是一顿冷嘲热讽,叶僖和蓝忘机注意着魏无羡那边的动向,一边帮他挡住了冲来的温氏弟子。而方才才被她吐槽过的冲动的温公子恼羞成怒就朝魏无羡冲去,也就是这一下,他脱离了温逐流的保护范围。

温晁哪里是魏无羡的对手,几招下来就被夺过佩剑不说还被剑架着脖子要挟。这次魏无羡记得叶僖先前的提醒,飞到了那旁边的一块小石头上。

叶僖心里也没底,她不知道这样还会不会惊动那只妖兽,只能并排和江澄蓝忘机站在靠前的位置,紧紧盯着魏无羡。

温晁是个贪生怕死的,见自己的佩剑都架在了自己脖子上,瞬间没了刚才的器张气焰,颤着声让对面的温氏众人都别动,生怕别人伤着自己似的。

下方他们所在的空地上众人动作也随着温晁的喝止逐渐停下,温情见势也极其配合,装作担忧的模样劝住众人。她本就不想待在这日益跋扈张扬的温氏可奈何自己和弟弟温宁能力有限,还无法脱身而已。

场面一度僵持不下。

可不知是方才的动静太大,还是哪个修为不精的弟子混乱中错将箭射到那块“石头”上,只见魏无羡和温晁不远处的那块大石头突然一阵抖动。

只见那石头不断升高,接着潭里冒出一只兽头,似龟又似蛇,头上还顶着几片枫叶,一双黄铜镜一般斗大的眼珠。所谓的石头,实则是它的背壳!

魏无羡道。

魏无羡好大……一只王八……

可这普通的王八哪会从背壳里冒出一只奇长无比,盘蛟弯曲的蛇头,生满一口暴突交错的发黄獠牙,更不会长着四只生满利爪,看起来很是灵活的兽足。

叶僖看得倒吸一口凉气,只觉得心脏快跳出嗓子眼。除了她、蓝忘机、江澄、金子轩和温逐流这少数几人,其余众人一边拿着武器作防御状,一边都在不断后退,不少弟子甚至开始惊叫。

叶僖强压下声音里的颤抖,道。

叶云止噤声!它视力不好,不出声就不会攻击我们。

大概这种危机时刻不管此话真假所有人都会下意识抓住那“救命稻草”,也就真的渐渐没了声音。

这只妖兽似乎确实视力不好,看不清他们众人,但能感受到离自己更近的石头上似乎有什么东西,便缓缓扭过脖子,用那双斗大的眼珠凝视着自己旁边的魏无羡和温晁二人。

魏无羡看着那金黄色的眼珠里瞳孔竖成线,又重新变粗,似乎视线时而凝聚时而涣散,看来只要不动,应该就不会有事。

突然,兴许是被鼻子上的几片枫叶弄痒了,这妖兽从鼻孔里喷出两道水汽,温晁是知道这妖兽的暴戾性子的,以为它要暴起,哪里顾得上脖颈旁边的剑,疯狂扭动着冲岸上的温逐流大叫。

温晁快救我!温逐流快救我啊!

魏无羡一把把温晁推开,接着扬手一抛温晁的佩剑就如离弦之箭一般冲这妖兽的七寸砍去。

可这妖兽浑身的黑磷宛如铁甲,剑锋仿佛擦上钢板,擦出一道火花。

被拍开的温晁被温逐流接住回到岸上,魏无羡也借此机会跟着飞到他们身旁。所有温氏门生连忙攻击,可箭羽叮叮当当击打在妖兽的鳞甲和背壳上,却如挠痒痒一般毫无用处。

叶僖看旁边一温氏门生喘着粗气费力拉开弓,弓半开不开的样子看得她实在忍不了,拍开他夺过弓箭,拉到最满,凝神瞄准。

蓦地混乱中叶僖听到后方两声女子惊恐万状的惊叫和一声闷哼,她心叫不好,连忙转头看去,却见后方躺在地上的魏无羡左边锁骨往下心口处有一道显眼烙铁印,伤口处血肉模糊,身后的绵绵美目含泪,而被魏无羡一掌拍飞的王灵娇鲜血狂喷摔在地上。

叶僖只觉得心中一阵火起,弓箭一移,朝着王灵娇的方向射去,却被命令来救王灵娇的温逐流拦下,他掳过王灵娇,看都没看他们一眼就飞身跃起。

温晁见他们战况激烈,那妖兽一只兽足甚至都快跨出水面,终于害怕起来,大叫。

温晁撤走撤走!马上撤回!

底下的门生早就没了战意只是苦苦支撑,就等着温晁一声令下后,连忙御剑而飞,叶僖反应过来,转头对着众世家子弟大喝。

叶云止别恋战!快走!

他们本就没有武器,无心恋战,连忙都狂奔起来,可还是来晚一步,待他们奔回悬崖处,只见爬下来用的绳索如死蛇般盘在地上。

金子轩一声咒骂打破了少年们的死寂,叶僖见江澄架着魏无羡走过来,也无心再听那些少年的自怨自艾,小跑过去,看着魏无羡胸口的烙铁印颦眉,他见叶僖来了嘴撇的更委屈了,还没来得及说话,却被一阵哭声打断。

蓝忘机浅瞳的目光先落在叶僖他们身上,后又落到跟在江澄魏无羡身后的手足无措的绵绵身上。

她脸都哭花了,抽抽噎噎,双手搅着裙子,不断说着。“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几个少女也围在绵绵身边,跟着一齐抽搭起来。

叶僖眼皮一跳,或许是她知道他们死不了的原因,还没那么悲观,站在一群小声抽噎的女修旁边有些突兀,想说两句安慰安慰却又不知道从何开口。

魏无羡无奈的想安慰绵绵几句,又看叶僖和蓝忘机似乎都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转口问道。

魏无羡怎么了?

蓝忘机潭有枫叶。

蓝忘机淡淡看了魏无羡一眼。

叶僖点头。

叶云止潭底可能有洞与外界水源相通,才将枫叶带了进来。

蓝忘机率先折回潭边,叶僖实在是不想听那些少年的各种猜忌,就抬脚跟上了蓝忘机,顺带拉了一把江澄和魏无羡。

一番商议,半个时辰后,他们齐齐躲在洞里,窥视着那只不断把岸边的尸体拖到背壳里似是欲好好享用的妖兽。魏无羡探身扔出一根火把吸引了妖兽的注意,江澄趁机潜入水中。

云梦多水,江氏弟子水性都极好,江澄入水涟漪即消,波纹都没见几条。

片刻,这妖兽仿佛下定决心领略一下这个闪动着光亮的东西,被烫了一下后鼻孔里喷出两道水汽,浇熄了火把。恰在此时,江澄浮出了水面。

江晚吟潭底有洞!不小,一次能过五六个!

妖兽察觉到自己的领地被侵犯,扭过脖子朝江澄的方向探去。

魏无羡见势不好,咬破手指冲出洞外,在地面画了几道猛的一拍,一团比人高的火焰冒出,再次吸引了妖兽。

他安排着众人的队伍,让江澄带着他们离开。

叶僖水性很差,便往后退了退排到队伍的最后,和蓝忘机并排,并一直注意着妖兽的动态。

见魏无羡画出的那道符逐渐消失,可没下水的人还有一些,叶僖顾不得别的跑到魏无羡身旁,也祭出一道法阵,再次点燃了大团火焰。

蓦地叶僖突然感到右臂一阵疼痛,低头一看,才发现是一支箭。

原来是方才被金子轩拍飞的那名弟子似是想挽回一点面子,拉弓欲射向妖兽的要害,却不知是害怕还是如何,竟射到她的手臂上。

叶僖咬住后槽牙将痛哼硬是吞了回去,魏无羡无暇去帮她,掌一拍地,继续维持火焰,喝道。

魏无羡退下!都别添乱!快跟着江澄下水!

叶僖回头一望,见还没下水的只剩她、蓝忘机和魏无羡,正逢江澄在催促他们,他们对视一眼,正准备离开,叶僖抬手将箭拔出,却突然意识到不好。

妖兽闻到新鲜的血腥味,扭头脖子暴长,獠牙大开朝他们扑来!

叶僖哪里见过这种场面,脑子一片空白想不出个对策,却突然身子一偏,被人一掌送了出去。

蓝忘机将她推开了。

那妖兽上下颚一合,咬住了他的右腿。

旁边的魏无羡接住叶僖,她见此几乎呼吸都要骤停,好在蓝忘机闪避及时,趁妖兽松口准备再次咬住他将他一口吞下的时候闪身飞了出来。

叶僖和魏无羡几乎是把所有记得住的符咒和法阵全往妖兽身上扔,法术的威力比那几支箭大得多,妖兽吃痛,止住了追蓝忘机的冲势,扭着脖子闪躲。

他们趁机狂奔向蓝忘机,魏无羡见江澄似是还想折回来救他们,忙喊着让其去搬救兵别过来,边和叶僖架起蓝忘机后撤回洞内。

叶僖有些狼狈的抵在山洞的石壁上,猛的喘着气,一阵耳鸣,只觉得心跳快的几乎要超出她所能想象的速度。

洞口狭小,妖兽进不来,在洞外怒吼几声才不甘退去。

他们中目前状态最好的魏无羡探出去看了一眼,确定妖兽不回再过来之后才转头看向他们,又想起蓝忘机的伤,挪步在洞里转了几圈,打算寻几根较粗较直的树枝来。

叶僖深吸几口气试图平复下情绪,想起蓝忘机的伤势,忙蹲在他面前,也不管蓝忘机这次还阻不阻拦她,一把掀开了蓝忘机的裤腿。

上次的伤势本就没恢复好,这次又被妖兽的锋利獠牙咬过,少年线条流畅的小腿上赫然几个肉眼可见的血洞看得叶僖心里酸涩满是愧疚。

前世父母都是医生,耳濡目染也会些基本的手法和紧急措施,正打算叫魏无羡去寻树枝,刚一抬头就看见他递给了她。

叶僖感激地对他点头,然后动作一顿。

叶僖抬头目光正好对上蓝忘机,见他头上的抹额,心里一动,可又想起那次清谈会的惨痛事件,不免有些犹豫。

算了,她想着,都摘过一次了眼下情况紧急再摘一次吧,他本就是救她才受的伤,不理她了,她也就好好受着吧。

于是叶僖心一横,手一伸,倏地一把扯下了蓝忘机的抹额,然后一鼓作气将抹额用作绑带,抻直了蓝忘机那条多灾多难的右腿,将它牢牢固定在树枝上。

突然被摘了抹额,蓝忘机眼睛都睁大了。

蓝忘机……你!

来了,又是这副表情。

平日里蓝忘机沉默寡言眼神冰冷,叶僖一直都有些悚他的,所以交好后也算是规规矩矩,但大概是摘了抹额连带着她胆子也大了起来,动作极快的在他腿上打好结,抬头也跟着瞪回去。

叶云止我在挽救你的腿又没做错,腿重要还是你的抹额重要啊!

蓝忘机本就不是争口舌之快的人,现下愣是被她堵了一句说不出话。

不知是被叶僖气的说不出话还是伤势严重,他无力的向后一倒靠在了石壁上。

上一章 第十六章·及时一杯酒 陈情令之云止云舒最新章节 下一章 第十八章·檐下正逢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