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本小说网 > 影视同人小说 > 陈情令之云止云舒
本书标签: 影视同人  蓝忘机bg  陈情令   

第十五章·孤城当落晖

陈情令之云止云舒

路上,叶僖见蓝忘机一直愁眉不展,轻声道。

叶云止蓝先生的伤势我看过了,并不是特别严重,这段时间我也一直在让染青姐姐关注几大世家的动静,想必用不了多久她就会去接应曦臣哥哥的。只要人还在、古籍还在,蓝家的根就没有丢,一定会很快重建的。

蓝忘机有些诧异的看了叶僖一眼,随即垂眸道。

蓝忘机多谢。

叶僖摇头。

叶云止我们之间没必要说谢谢。

叶僖紧了紧扶住蓝忘机小臂的手。

叶云止覆巢之下焉有完卵,岐山温氏势力虽大,但附庸门派人心不稳,祸端深藏,被逼依附的玄门更是不计其数。想必待曦臣哥哥安定下来后一定会暗中联合各大世家积蓄力量。

叶僖抬头看了眼走在前方的温旭,少女清朗的声音里逐渐泛冷。

叶云止这轮太阳,该被射下了。

蓝忘机侧头看了眼叶僖,自从温氏火烧云深不知处后,琉璃色的眼里一直如冰封千里的雪山般的寒意似乎被融化些许。他用力抿起嘴。

岐山不夜天大殿之下,大大小小各家族的世家子弟都零零散散来了不少,具是小辈,几百人中,不少都是相识或脸熟的,三五成团,低声交谈,神色都不怎么好。

云梦江氏最后到达,魏无羡晃晃悠悠一个个跟认识的世家子弟打招呼。

聂怀桑魏兄!

人群最边缘的一排赫然是聂氏的队伍,聂怀桑轻唤魏无羡一声,对他挥挥手。

魏无羡聂兄,这阿云怎么没来啊?

魏无羡撅起嘴,有些遗憾。

聂怀桑诶别说了,我听说是苌华君生怕叶二妹妹被那温晁刁难,早一个月前就把她送出去夜猎了。

聂怀桑叹了口气。魏无羡了然点头,不来也好,此次听训温氏肯定会对他们百般刁难,他想着叶僖一女子少受些苦也是好的。

扫了一圈,魏无羡又对身旁一直紧皱着眉的江澄道。

魏无羡江澄,怎么不见姑苏蓝氏的人?

江澄这才发现不对劲,跟着四处看了看,只见这不夜天下云梦江氏、兰陵金氏、清河聂氏皆到齐,还有些小仙门的一众弟子,偏偏没有那长期被魏无羡嘲笑是披麻戴孝的众白衣蓝氏弟子。

魏无羡你说,会不会出什么事了?

魏无羡有些担忧,他总觉得事情不太对。

“温二公子到——”

只见来人慢慢从不夜天大殿上数百级台阶下来,停在最后几十级台阶处,颇为得意的俯视下方的众世家弟子。他十八、九岁的模样,趾高气扬,相貌勉强算得上英俊,但让人感觉和他的头发一样,有点油腻,赫然是当初来蓝氏大肆挑衅的温晁。

他先是对台下众人嘲讽一番,见最为首的金子轩、魏无羡江澄等人对他不理不睬,眉宇间闪过几分戾气,长袖一挥,道。

温晁还不带他滚过来!

魏无羡等人一惊,下意识回头去看。

只见叶僖和蓝忘机并排从后方走来,他一身白衣,走路时略微有些一瘸一拐,脸色苍白,但依旧是那副冷若冰霜、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样;叶僖身着相较温氏黑红色校服更刺眼的正红长裙,脸色比蓝忘机好些,但是同样的冰冷,目不斜视,笔直的保持和蓝忘机相同的步率;他二人傲然而立,四周一片冷清,跟在你们身后的几名温氏弟子倒不像是押着他们上来的,更像是他们的仆从。

这却吓坏了魏无羡,他不停轻喊叶僖的名字,叶僖看了眼蓝忘机,确认他无碍后便经过江氏队列,随即叶僖轻声道。

叶云止说来话长,以后解释,先保持安静,莫生事端。

然后才走上台阶站到了温晁身后。

魏无羡看着蓝忘机,本想上前询问他,却被江澄拦下,只得作罢。

温晁面带嘲讽地勾唇笑笑,道。

温晁各位既然来到岐山,就要遵守岐山的规矩;这第一件事,就是缴剑!

众人一惊,明知温晁索剑是不怀好意,可如今温氏如日中天,各家都是如履薄冰,稍有不慎得罪了他们,就极有可能给自己家族带来灾祸,只好忍气吞声。

几名温氏弟子随着温晁的命令端着盒子走上前,从左至右依次是聂氏、蓝氏蓝忘机、几个仙门小家、江氏和金氏。

叶僖回头眼神制止了部分不服的弟子,神色凝重的上交了剑,温氏弟子接过叶僖的剑时,她看着剑柄上方的剑穗,心里还涌上一丝遗憾,这么好看的剑穗还没带着它用过几次剑,就被缴了,想着,她还带着委屈的眼神又看向蓝忘机上缴的避尘上因动作而轻微摇晃的同款剑穗。

蓝忘机似是察觉到叶僖的目光,顺着目光看去,眼里划过几分无奈。

那温氏弟子直到走到金氏面前才碰了钉子,只听金子轩道。

金子轩我们金氏子弟人在剑在,要收,就把我们都带走。

这金子轩是个硬气的主,可此时贸然出头却有些冲动了,好在他身后那位叫绵绵的女修算是机灵,几番话化解了矛盾,却引来温晁色眯眯的挑逗。

叶僖实在受不了温晁那副模样,撇过头去翻了个白眼。

温晁所谓的“教化”就是每日站得高高的,在众人面前发表一通讲话,要求他们齐声为他欢呼,再让他们早中晚各一个时辰站在大殿台阶之下大声朗读那劳什子《温氏菁华录》,他时不时还会抽人背诵,让叶僖忍不住想起那位已经大半年没见过面的亲爱的高中秃顶主任。

而夜猎之时,他会带上他们,再驱使他们探路开道,吸引妖魔鬼怪的注意,最后在将他们拼杀到奄奄一息的妖兽杀死,并吹嘘是他一个人的战果。

若有不顺眼的,就当众责骂那人,斥得他仿佛猪狗不如。

当初清谈会上他满心以为自己能的一甲,下意识觉得所有人就该让着他,可非但没得个什么名次,还射偏了箭也偏不下场。最后计算出来的五甲魏无羡、蓝曦臣、金子轩、叶殊和叶僖他似乎就格外痛恨;蓝曦臣未来,而他对叶僖似是还贼心不死,就把对叶僖和蓝曦臣的怨怼转移到因提前离场而与五甲失之交臂的,蓝曦臣的胞弟蓝忘机身上。

于是魏无羡金子轩和蓝忘机三人日日被他当众辱骂,好不威风。

而前些天魏无羡又得罪了温晁,被押进地牢住了一晚,叶僖有些担心他,可因温氏的管制她根本出不去。第二天再见他时叶僖闻到他身上隐隐的药香感到颇为奇怪,只是暂时将心中疑问压下。

上一章 第十四章·夕阳度西岭 陈情令之云止云舒最新章节 下一章 第十六章·及时一杯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