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本小说网 > 影视同人小说 > 陈情令之云止云舒
本书标签: 影视同人  蓝忘机bg  陈情令   

第七章·何时看南雪

陈情令之云止云舒

蓝启仁魏婴!

只见蓝启仁怒喝一声,额间隐约有青筋暴起,明显被魏无羡气得不轻。

蓝启仁既然你已经不用听我讲了,那我就来考考你。

蓝启仁妖魔鬼怪是不是同一种东西?

魏无羡不是

蓝启仁为何不是,如何区分?

魏无羡妖者非人之活物所化,魔者生人所化……

几番问答下来魏无羡对答如流,叶僖见他身旁的江厌离聂怀桑等人明显放松了许多,可叶僖却丝毫不敢放下心来。

蓝启仁那我问你,今有一刽子手,父母妻儿俱全,生前斩首者逾百人,横死市井,曝尸七日,怨气郁结,作祟行凶,何如?

叶僖心里一紧,面带担忧的看了一眼默不作声的魏无羡。

蓝启仁见魏无羡半晌回答不上来,这才面露满意之色,转头唤蓝忘机。

蓝启仁忘机,你来告诉他,何如。

蓝忘机并不去看魏无羡,颔首示礼,淡声道。

蓝忘机方法有三,度化第一,镇压第二,灭绝笫三。先以父母妻儿感之念之,了去 生前所愿,化去执念。

叶僖垂眸认真听了听,不禁感叹这与她前些天在书里看到的那是一字不差,因叶僖作为穿越而来之人,除了对主线剧情有所了解,其他的事可谓一抹黑,所以叶僖颇为认真的细细思考起来,也确实是这一法子。

蓝忘机语毕,蓝启仁满意的抚了抚胡须,夸赞蓝忘机一番,实则在警告魏无羡。

魏无羡挑眉,道。

魏无羡我有疑。

蓝启仁讲。

叶僖呼吸都乱了几分头一次希望魏无羡真的只是个不学无术之人,是真的回答不上来。

可事实上魏无羡当然不是,叶僖只听见他道。

魏无羡虽说是以度化第一,但度化住住是不可能的,了其生前所愿,化去执念,说来容易,若是这执念是得一件新衣裳还好说,但若是灭了满门报仇雪恨,该怎么办?

蓝忘机回答。

蓝忘机故以度化为主,镇压为辅,不灵,则灭门。

魏无羡微微一笑。

魏无羡暴殄天物嘛。

顿了顿,方道。

魏无羡我并非不知道这个答案,只是在想这笫四条路。

蓝启仁从未听说过有第四条,你且说来。

蓝启仁冷哼一声。

魏无羡这刽子手横死,化作怨灵是必然的事情,那既然他生前斩首百余人,那为何不掘这百余人的坟墓,激其怨气,结百颗头颅与恶灵相斗?

蓝忘机终于回过头来看他,但眉宇微皱,神色甚是冷淡。

蓝启仁不知天高地厚!

蓝启仁指着魏无羡的鼻子怒骂。

蓝启仁伏魔除妖,灭鬼歼邪,为的就是度化!你不但不思度化之道,反而还要激其怨气,简直是本末倒置,罔顾人伦!

魏无羡先生,有些东西横竖是无法度化的,何不加以利用啊?

魏无羡嘻嘻一笑。

魏无羡大禹治水亦知塞为下策,疏为上策,这镇压即为塞,岂非下策?

蓝启仁一本书摔过来,他闪身躲开,口里继续胡说八道。

魏无羡灵气也是气,怨气也是气,灵气储于丹府可以劈山填海,加以利用;这怨气也可以,为何不能加以利用啊?

叶僖既不像蓝启仁那般生气,也不如周围人一样惊异,相较周围人而言,叶僖和蓝忘机可以说是最为淡定的两人了,可相比蓝忘机那面上隐约的不赞同神色,叶僖更多的是感慨。

叶僖微不可查的叹了口气,这在场的这么多人,谁能想到魏无羡真就一语成谶了呢。

蓝启仁那你如何保证这些怨气为你所用而不是戕害他人?

魏无羡尚未想到!

只见蓝启仁又摔来一本书,他转头问道。

蓝启仁叶僖!你来回答,这魏无羡的做法如何!

不知是不是蓝启仁这些天见叶僖和身旁他的得意门生蓝忘机一样听得认真,便将她也当做了可塑之才,这才问到叶僖的头上。

叶僖一怔,这不属于她前世的名字乍一听险些未反应过来,感受着这周围目光一下又聚集在她身上,叶僖缓缓站起身,斟酌片刻道。

叶云止先生,魏无羡所言之法对,也不对。

见蓝启仁又要发作,连忙解释。

叶云止说他对,是因为这方法单就说法而言,是理论正确;说他不对,是因为这方法不能实践。灵气供我们所用,是因为灵气澄静不加 任何情感于内,可怨气恰恰相反,它产生于死人,往往带着人生前的怨怼愤恨,不易控制,稍不注意……

叶僖脑海里闪过魏无羡跃下不夜天的场景,深吸一口气。

叶云止就会走火入魔,道消身陨。

叶僖所说之言是她在来到这个世界后的真实想法,世人都是当局者迷,而她作为唯一的旁观者,自是知道魏无羡此法其实可行,但他遭遇了什么,结果如何,却又证明了此法的不可行。

听叶僖说法无误,蓝启仁脸色稍缓,见一旁毫不在意甚至笑眯眯看着叶僖的魏无羡,火气一下又上来几分。

蓝启仁滚!去藏书阁抄一千遍礼则篇!

魏无羡求之不得,草草行了一礼,看了眼还站着的叶僖与蓝忘机,提着剑就大摇大摆地滚了。

蓝启仁忘机,你去,将他带到藏书阁,不抄完千遍不准离开!

蓝忘机行了一礼后也随之离开。

蓝启仁叶僖,你坐下。

蓝启仁缓了缓神色,对着叶僖挥了挥手。

叶僖见蓝忘机和魏无羡相继离开,不知为何已然没了继续听课的心思,注意力不集中又无法思考其他事,就这么忧惚过完了一天的听学。

因这些来听学的世家子弟里只有叶僖和江厌离是世家嫡出的小姐,她们很多时候都是一起的,这些日子也还渐渐熟悉起来,且加上她是出了名的善解人意温柔善良,叶僖也对她颇有好感。

昨天江厌离染了风寒,她身子骨弱,就在精舍躺了一天,毕竟男女有别,便是叶僖去照料的她,今日正午叶僖照例给她端来饭食和汤药,她谢过叶僖,突然拉起叶僖的手,叶僖被吓了一跳,便询问为何。

江厌离云止,你知道阿羡这些天都在藏书阁被蓝二公子监督着抄书,平日里都是我给阿羡送的饭食,我今日卧床实在不便,还劳烦你去一趟。

叶僖见江厌离一副为难的模样,想也没想就答应了下来,随即就与她告别了。

路上,叶僖想着这坐不住的魏无羡和不堪其扰的蓝忘机每天被按着头在藏书阁待着,生怕他俩相看两相厌,决定给他们做一份她来了之后唯一会做的七巧糕打算给他们送去,算是犒劳犒劳他们在这藏书阁暗无天日的日子了。

路上遇到了在树下练剑的江澄,也给了他一份,不知为何,江澄结巴得说不出来一句完整的话,暗自笑道。

待叶僖端着两盘饭食和两碟七巧糕去往藏书阁,只见魏无羡坐姿随意的趴在桌子上,眼睫纤长,被侧面射出的阳光投射在深褐色的眼瞳下一片阴影,而蓝忘机正低头看书,书案角落有一盏纸灯,淡淡的灯火映得他脸庞越发美如冠玉,冷淡的神情和浅色的眸子也被镀上一层曦色,俊雅得不似真人。

真真是两位谪仙般的人物啊。

叶僖暗自感叹,几乎看楞在原地,目光不断自两人所处之处流连。

魏无羡诶,阿云!你怎么来了?

还是百无聊赖的魏无羡先发现了叶僖的存在,猛得坐起身,桃花眼里熠熠生辉。

蓝忘机闻声抬头,看着叶僖的眼晴里似是也带着询问。

仿佛偷看被拆穿,叶僖有些羞赧,快步走到他二人的桌旁。

叶云止厌离姐姐昨日染了风寒,今日便叫我代她来。

叶僖见魏无羡面露担忧之色,又安慰道。

叶云止我已经给她送过药,想必这两天就能好。

魏无羡点点头,接过叶僖手中的食盘,问道。

魏无羡那阿云吃了没有啊?要不要和我一起吃啊?

叶僖见他又没了正形,嗔了他一眼就转身走到蓝忘机桌旁。

叶云止我见蓝二公子近日一直与魏公子一起待在藏节阁,猜测你也没来得及用膳,便自作主张也将你的拿过来了。

叶僖俯身放下食盘,带有探究的目光投向蓝忘机,正好与蓝忘机从书上移开的目光撞上。

浅色的琉璃眼瞳不如大部分人黑色眼瞳一般深邃不见底,叶僖看过去只觉得这冷淡的眼里赫然都是她的模样感觉突在不同,不敢与其再对视,忙撤回了目光。

魏无羡诶,阿云,你怎么还叫我魏公子魏公子的啊,我都这么叫你了,你换个名字叫叫我呗。

魏无羡左手撑在下巴上,右手捻了块七巧糕,桃花眼里携着笑意盯着叶僖。

叶云止……魏无羡。

叶僖不知道除了无奈还能有什么感觉,听他的唤了一声。

魏无羡唔,叫魏哥哥多好呀。

魏无羡撇撇嘴,咬了一口手上的七巧糕,随即眼晴一亮。

魏无羡诶阿云,这七巧糕也是蓝氏厨房拿来的?我怎么平日里没见过啊。

叶僖眼里带了些得意。

叶云止是我做的。

魏无羡将手上剩余的半块七巧糕塞进嘴里,弯着眼睛对叶僖比了个大拇指。

叶云止蓝二公子也有,不是很甜的。

叶僖猜测蓝忘机生在什么食物都放着药材充满苦味的蓝氏,应不喜甜,自然在他的那份里少放了糖。

蓝忘机在听见叶僖唤他的名称时微不可查的皱了皱眉,随即听见叶僖后面的话又恢复如常,轻咬了一块七巧糕。

蓝忘机多谢。

魏无羡啊,蓝湛也有啊?我还以为就我独一份呢。

叶云止行了,我兄长都没吃过呢。

叶僖转头没好气的回答了魏无羡,又问道。

叶云止可还合口味?

魏无羡忙不迭的点头。

魏无羡合合合!阿云以后再做于我呗。

叶云止看你表现,以后少惹些祸,我就给你做。

叶僖看了眼他,随即恻头望向蓝忘机,似是在等待他的回答。

直到蓝忘机缓缓点头,叶僖这才心里满意,不禁笑了起来,没想到自己做的食物得到称赞是这样的满足,也难怪江厌离老给魏无羡和江澄做莲藕排骨汤。

他二人看着叶僖的笑微楞。

上一章 第六章·足以慰风尘 陈情令之云止云舒最新章节 下一章 第八章·斯人若彩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