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本小说网 > 玄幻言情小说 > 综穿:肆意人生
本书标签: 玄幻言情  综影视  多位面     

第117章 千古一帝25

综穿:肆意人生

半年时间,北方下过几场雪,又到了春寒料峭的时候,北方天气干燥又寒冷,到处都是白茫茫的一片。

姜娆闭关时浑然不觉,出关后才发现,半年光景,周天的景色都不一样了。

她出了山,眸中挂着亮晶晶的笑意,直奔山下,买了马儿之后,朝着咸阳城中进发了。

山中无岁月,山下这半年来却是纷纷扰扰。

姜娆前往咸阳的路上,从路过的商旅口中得知了不少消息。

她先是听说,楚国有一个叫李斯的人,纵横经略十分得意,投奔了相邦吕不韦,在他门下做一舍人。

李斯的大名,姜娆自然不陌生,他在历史上赫赫有名,在秦始皇统一六国中居功至伟。

他这人不但擅长谋略,一手小篆十分厉害,秦始皇统一天下文字时,用的就是他的字。

这时,李斯刚刚入秦,声名尚且不显,那人提起李斯也是巧,他曾是吕不韦府中门客,刚好与李斯有过交集,对他十分推崇,这才提起了他。

姜娆又听说韩国派了国内有名的水工郑国前来,有意帮助秦国兴修大型水利工程。

如今秦国正在犹豫,尚未定下是否修建。

兴修水利是一项大工程,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秦国在秦昭王时修建的都江堰,投入使用之后,不但起着防洪灌溉的作用,还让蜀郡之地变为为水旱从人、沃野千里的宝地。

自从都江堰修成之后,秦国粮产大增,与其他国家交战时,粮草也丰沛了许多。

秦国从都江堰中尝到了大甜头,依照历史发展,秦国很快就会同意修建水利工程的。

至于两个月前,晋阳发生了叛乱,相邦吕不韦派人平乱,这些都算小事了。

至于两个月前,晋阳发生了叛乱,相邦吕不韦派人平乱,这些都算小事了。

姜娆一路快马加鞭,偶尔驻足打探一些消息,只用了三天多的时间就到达咸阳城中。

入城之后,姜娆惯例先到吕府中点卯,相邦人在王宫之中,她在府中等了小半个时辰后,秦王忽然传令召她入宫。

阔别半年之后再入王宫,姜娆心情极好,入宫前不忘用除尘术,将衣裳清理干净。

她原以为到了宫中,要先拜见吕不韦,将这半年来历程简要说一下——毕竟她如今还挂着吕府门客身份。

谁知宫人直接将她引到秦王一处行宫之中,姜娆惊讶片刻后,也就淡然处之了。

姜娆在殿中等的无聊,宫女拿眼睛偷瞧着她,脸颊红了一片,眼神中藏着羞意。

她微微一笑,朝宫女颔首,对方更是羞的恨不得将脑袋埋到脖颈里去。

姜娆在内殿中等的无聊,宫女跟她说话时,羞涩的不成样子,她干脆斜靠在窗棂前,拿手撑着下巴,凝望起窗外风景。

冬末春初,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细小的花瓣晶莹剔透,芬芳可爱。

春有百花秋望月,夏有凉风冬听雪,只要用心观察,人世间的风景是看不够的。

她正专注的瞧着风景,忽然听侍人长声唱喏道:“大王驾到!”

声音传了片刻,秦王的车驾也碾着青石板路,一直来到了殿下台阶才停下。

马车中,嬴政穿着玄色镶红边的朝服,头戴双龙戏珠的玉冠,脚下踏着黑白皂靴,腰间系着金镶玉的腰带,好一个俊美威严的少年君王。

眼看着秦王到了殿内,殿中宫女侍人一个个匍匐在地,不敢抬头,恭迎等待秦王大驾。

唯有姜娆拿手撑着下巴,含笑瞧着窗外,眸光在嬴政面上放肆的打量着。

她的行为,算得上极端无礼了,那些宫女侍人心中正怜惜她俊美可爱,见到大王即将入殿还不拜,心里不免为她捏了把汗。

虽是如此,众宫人唯恐获罪于大王,并无人敢出言提醒。

嬴政下了车舆,眸光不期然的朝窗棂处看去,刚好对上了姜娆清亮的眼眸。

窗棂开的极低,她半倚在窗前,露出半身衣裳来,眉眼比离开时更俊秀一些,皮肤在阳光照耀下莹白如雪。

此时此刻,她正眼神专注的望着他,张扬又肆意的模样,好像明艳如火的石榴花。

嬴政忍不住多看了她几眼。

说来也奇怪,她扮作女装时倾国倾城,一举一动魅惑万分让人招架不住。扮作男装时,虽然同样俊美不双,大家却只当她是男生女相,无人往女扮男装方面想。

嬴政这半年来细细回忆过,若不是姜娆刻意在他面前,显露出女子的身份来,他怕是也难瞧出其中端倪。

两人隔着单薄清冷的日光对视了片刻,嬴政终于收回视线,提步走上了台阶。

伸了个懒腰,理了下衣襟,大步流星的朝殿外走去,算是迎接秦王。

她这迎接,真是人眼看的见的敷衍,半路上与嬴政打了个照面后,姜娆单膝跪下,笑吟吟道:“兰幽拜见陛下,祝陛下福寿安康。”

福寿安康这样的词,用在一个十四岁的少年人身上,听起来总有几分俏皮的味道。

嬴政在未见姜娆之前,总念着她的不告而别,让连他一句话都来不及说,又怕她一去不回,这半年来时常担忧。

如今好不容易等到她回来了,她又是嘻嘻笑笑,好似只是出去游玩了几天,没离开半年似的。

他有心冷落姜娆一下,但看她屈膝跪在地上,笑意明媚的如同三月春阳,不自觉的就将手扶到了她臂上。

“起来吧,兰幽武师这半年来辛苦了。”

辛苦两字,嬴政加重了语气,姜娆刻意露出天真的模样道:“多谢大王关心,兰幽不辛苦。”

嬴政握着姜娆的手臂,鼻间嗅着她身上清冽的草木香味,把先前想的桩桩件件的事儿,全都抛到了脑后。

当着宫人的面,嬴政不好问什么,也不好就这样抓着姜娆的手臂不放。

他松开手,冷声道:“都到殿外候着。”

“喏,奴婢遵命。”

众宫人垂手,欠着身子鱼贯而出,只有姜娆陪着嬴政朝内殿走去。

上一章 第116章 千古一帝24 综穿:肆意人生最新章节 下一章 第118章 千古一帝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