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本小说网 > 玄幻言情小说 > 我家娘子太妖孽
本书标签: 玄幻言情  一对一  天作之合     

第八章一晃如梦已隔百年

我家娘子太妖孽

云爵溪我大哥?他要真是我大哥,为什么还要抢走我的所有,这个世界上,父母的宠爱,好玩的玩具,好看的衣裳,希贵的物件,身为云族长子,他要什么就有什么,我呢?从小到大,用的穿的,哪一样不是他玩剩下的,身为父亲的你,可有正在的关心过我一分一毫?这所有的一切,我都可以不要,可为什么,明明就知道我喜欢殿下多年,他偏偏就喜欢抢走我喜欢的一切,包括我最爱的女人

云爵溪爹爹,我在怎么说也是你的儿子,即便你对云慕尘偏心程度到了极致,其他的,我都可以让给云慕尘,但是,轩辕曦却是不能,她只能属于我的

  同为云族嫡出,同为父母的孩子,为什么待遇却截然不同。

  云爵溪步步紧逼,赤红的双眼太过于吓人了,云艾辰连连后退,被惊得说不出话来。

云艾辰溪儿,这当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你大哥是什么秉性,你应该比爹爹更清楚才是,就算你大哥对殿下有爱慕之情,他那性子,怎么可能会为了殿下不择手段呢?这里面一定有误会,无论在什么时候,都要用心去探究,万一因为误会,影响了你们兄弟感情,那可就不太好了,有什么事,都要当面问清楚,不是更好吗?

  即便,尘儿再如何喜欢四殿下,断然也不至于,将弟弟打昏在家,穿上弟弟的喜服,坐上轿车,冒充弟弟的身份与四殿下成婚吧!

  这里面一定有什么实情是他不知道的。

云爵溪呵呵,在父亲大人眼中,云慕尘就是一个心纯善美的好儿子,而我云爵溪心思歹毒,骄横跋扈,无法无天,为了诋毁亲哥不择手段吗?

  反正,在云艾辰眼中,形象早已经全非了,至于,云艾辰如何想他,云爵溪早已经不在乎了。

云艾辰溪儿,你明知道爹爹不是这个意思

  纵然云艾辰对云慕尘宠爱有加,但是,怎么说云爵溪也是他们亲生的,倘若真要是出了什么事,妻子那边也不好交代不是?

云爵溪不是这个意思?那敢问父亲大人是几个意思?

  云爵溪心里面冷笑连连,他如何不知道父亲为什么会这般说话,估计,父亲早已知晓云慕尘对四殿下早有爱慕之情,只不过倒是他一直被蒙蔽在眼中。

  相比外面父子俩的争吵,喜房里,更多的是无法言语的喜悦。

云慕尘殿下,真的不打算出去看看你那溪儿?

  云慕尘感觉到轩辕曦的呼吸,如数地喷洒落在他的耳垂,挠得痒痒的,向来敏感的他,身子不由紧绷,两只手紧紧地抓住衣领,生怕一个不留神,就不翼而飞似的。

  瞧见他面红耳赤,身子紧绷,一副怕怕的样子,轩辕曦眉心一拧,这男人这会儿倒知道害怕了,只是,他害怕个啥?

轩辕曦洞房花烛夜,夫君推为妻出房门,似乎不太妥当吧!

  轩辕曦继续对着云慕尘耳根喷着热乎乎的气,声音很是魅惑,撩动着云慕尘那根心弦。

云慕尘哎呀呀,你别靠这么近,你的…东西弄的浑身不舒服

  云慕尘何时与女人靠得这么的近,那次,若不是因为轩辕曦受了重伤,他断然也做不出那种,一回想起那些羞人的画面,云慕尘俊俏的脸庞满满都是红霞。

  耳根出红透了,像极了煮熟了柿子。

轩辕曦哈?什么东西?怎么,夫君不喜欢吗?

  轩辕曦刚开始还以为是什么,结果 低眸一看,不由尴尬,转念一想,反而,满脸肆意笑起。

云慕尘你流氓

  云慕尘哪里想到平日里冷冰冰,被人称之为“大冰块”的四殿下,怎么会说出这种话来?

  传言不可信呀!

轩辕曦 本尊流氓?

  轩辕曦觉得自己很少冤枉,这个云慕尘莫不是忘了,自己现在是谁的人了?

  她轩辕曦咋就流氓了,即便她真的对他干了些什么,那不也是很正常不过的事。

  他至于一副她要吃人的模样?

轩辕曦夫君倒是说说为妻是如何对夫君耍流氓的?嗯,是这样子呢?还是这样?

  轩辕曦整个人粘了上去,对着身穿喜袍的云慕尘上下其手。

云慕尘殿殿下,你别这样

  云慕尘一直以来,都觉得轩辕曦这种高冷禁欲系的女神,是不会任何男色所迷的。

  也的确如此,轩辕曦身边也从未出现过任何的男子,但是,自从那日之后,轩辕曦归来四下暗中搜查他的下落。

  若不是他的缘故,也不至于后来发生了这么多的事。

轩辕曦 怎么?你不喜欢本尊这样子对你?

  轩辕曦刚开始的时候,也不过是想着逗弄逗弄云慕尘而已,但是,也万万没想到他竟然这般清纯,不过,这样子也挺好的。

云慕尘殿下你

  云慕尘俊俏的脸上早已经羞涩得不像话了。

轩辕曦本尊怎么了?

  轩辕曦妖孽异常的脸上,满满的肆意,着实令云慕尘面红耳赤到了想要寻个地缝钻。

  轩辕曦身边的的确确从未出现过男子的踪影,当然,除去了她的下属,六界谁不知道,她身怀很严重的洁癖,但凡,靠近她身半步的都会死的很惨。

  

  

  

  

  

  

  

  

  

  

  

  

  

  

  

  

  

  

  

上一章 第七章一晃如梦已隔百年 我家娘子太妖孽最新章节 下一章 第九章一晃如梦已隔百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