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本小说网 > 影视同人小说 > 陈情令之为你而来,我亦不悔
本书标签: 影视同人  同人  影视同人     

射日之征

陈情令之为你而来,我亦不悔

江梦梨被囚禁在不夜天城,自知逃不出去,刚开始她闹过,砸遍了所有东西,却换不来解脱。

  温晁对她极为耐心,这种温柔耐心恰恰是江梦梨眼中看到最可怕的东西,势在必得的欲望和占有欲。

江梦梨(不悔)温晁你放了我吧,我不是你心中所所想的那种女子,相反我很平凡很普通,你何必处处与我过不去。

“小梦梨,如今魏无羡不在了,无人能阻碍我了,我相信你看得到我对你的诚心。”

  这话听在江梦梨耳中只觉得是天大的笑话,你爱我你便囚禁我,把我锁在这小小的房内哪里都不许去,你爱我便让温逐流把我的灵力锁尽,让我使不出半分力量,任你宰割。

江梦梨(不悔)温晁你的喜欢我江梦梨承受不起

温晁见她情绪激动便迷昏了她。

  将她绑在榻上,日日夜夜陪着,江梦梨自此滴水不沾,茶饭不思。

  肉眼所见的日益消瘦。

  温晁只得带她回到了夷陵监察寮。

  在此扎营,虽然温晁恶患满盈,但不得不说为了得到佳人芳心也是费了一番苦心的。

  “”若是魏无羡看到你此时的样子不知回如何。”

  江梦梨的暗淡无光的眼眸有了一丝神采。

江梦梨(不悔)这里是?

“这里是夷陵。”

温晁的话让本就心如死水的江梦梨起了些波澜。

开始自已主动用膳,温晁眼中倒映的全部都是她,魏无羡都不在了,我竟连个死人都比不过吗?

“慢点慢点。”

温晁的手刚举上,江梦梨眼中的戒备让他悄然收回。

三个月后

  云梦江氏的惨剧终于引发了各大的世家的团结,四大世家联合一起讨伐温氏,俗称射日之征。

  蓝湛脚踏天地,飘飘欲仙之态缓缓而而至。

  “你说那魏无羡嚣张的不可一世,他那妹妹倒是有几分厉害,可这魏无羡不知好歹一而再三得罪温二公子,谁人不知温二公子对江梦梨垂津已久,据说日日将她困在房中,几乎夜夜光临,想想就觉得美妙啊。”

“大哥你说这江家三小姐被温二公子抢占这么久那身子早就糟榻了”。

 “万一魏无羡回来,会不会找麻烦,你啊想多了,魏无羡被温二公子扔进乱葬岗都三个月了,这会儿白骨还不知道在不在呢。”

  蓝忘机一字一句听得丝毫不差,内心的愤怒显得眼神越发冷漠,像是一摊汪海汹涌。

那群闲聊的温氏子弟,被蓝忘机一个手势打出的灵力四散。

蓝湛(蓝忘机)魏婴和江梦梨在哪

其中一个子弟被琴弦勒住颈候,无法出声。

他知道内情手不停的挣扎,蓝忘机手一挥,琴弦消失。

蓝湛(蓝忘机)说!魏婴,江梦梨在哪

那弟子浑身直啰嗦,“魏无羡在三个月被温二公子扔进夷陵乱葬岗已经蚀骨无存了,江三小姐在二个月前被文温晁带走了。”

江澄在一旁见了手中紫电发出滋滋之声,手一扬那弟子被抽了一鞭倒地吐了好几口血。

江澄(江晚吟)还不快说

“江三小姐被带去夷陵了,已经去了二个月了。”

江澄(江晚吟)什么!

江澄手中的紫电光辉一闪,蓝湛摇了摇头。

蓝湛(蓝忘机)江公子,找人要紧

蓝湛(蓝忘机)他们自有人处理

———————

夷陵

  王灵娇夜夜噩梦连连,看向一旁办公的温晁。

  “公子我又梦见他了。”

 “公子,我这几天一直在想我们会不会犯了大错,他会不会没死。”

  “不会,你少胡乱吓人,他被扔进乱葬岗都三个多月了,早就化为白骨了,我看你是自已吓自已。”

  “还有不要去江梦梨哪里,否则我会让你在尝一次那不死不活的滋味。”

  温晁那毫无人性的话在王灵娇耳中犹如晴天霹雳,自已尽心尽力伺候他绝无二心,不过是去过那死丫头房间二次,一次抽了他几鞭子,二次不过是用烙铁烫了她的肩膀而已,公子知道后竟如此对我。

  王灵娇心中不免打了个冷颤,公子那非人的折磨还至今历历在目。

  “不会了,奴家不敢不敢了。”

  “公子你别走啊,我害怕啊。”

  温晁对她简直召之即来挥之即去,一脚踢开她。

  温晁不放心的在江梦梨的房口开了一条缝,望了望,见她在,便放下心回到大厅处理繁务。

岐山不夜天教化司

蓝忘机拿到避尘,江澄拿到三毒,魏无羡的随便,蓝湛看了看一把拿过,想拔不敢拔。

  魏婴你在哪里。

  可安好。

  二人一路匆匆离开。

  清河

  一亮奢华而不失格调的马车缓缓而来,车帘一掀开是——江厌离。

江厌离玉莲轻启,金子轩的手伸出想要馋扶,江厌离早已落地。

江厌离(师姐)这些时日多谢金公子照拂,我们就此别过。

金子轩笨拙的开了口“江姑娘,魏公子与江公子将你交托与我,不如等她们来了也不迟啊。

话音刚落,江澄和蓝忘机就到了。

江澄(江晚吟)阿姐

江厌离转身眼眶红透,语气几分激动。

江厌离(师姐)阿澄

江厌离抚摸着江澄的脸庞闪着泪光。

江厌离(师姐)阿澄,小梦和阿羡呢

江澄脸色尽是为难,不知如何说好。

  江厌离一看,眼泪夺眶而出。

江厌离(师姐)阿羡呢?小梦留下纸条寻你难道没有见到她吗

江澄内心自责复杂对江梦梨有了几分怨憎。

蓝湛听在耳中,忧在心中。

  金子轩拿到了岁华,神态举动都添了几分神采。

 “恭喜蓝二公子大仇得报。”

  清河城门口悬挂的人头正是温氏大公子—温旭。

不净世厅内

  蓝湛江澄请战夷陵。

  聂明诀看着二人,“你们二人请战夷陵,夷陵在岐山脚下,易守难攻。”

 “是否在考虑一下。”

  二人神态意志十分坚定,聂明诀也得知的魏无羡和江三丫头的事,心下便同意了。

———

  夷陵监察寮

  江梦梨早已被这几个月的暗无天日禁闭磨去了棱角和灵气,眼神空洞的看着天花板。

  是夜,阴风阵阵吹过,江梦梨房里的灯一熄灭,她听到了时有时无的笛声。

  江梦梨缓缓闭眼,只感觉锁着自已的绳子松了松,江梦梨轻轻一动,便断成几节。

  江梦梨身体虚弱,一个踉跄不稳便摔倒在地。

  轻轻的哭泣声,江梦梨只觉得眼前都是重影,魏无羡现身看到她如此,本以为她过的很好,没想到温晁岂敢如此待她。

  轻轻将她抱起,才惊觉她怎么这般轻,本就圆润的小脸成了肉眼可见等的瓜子脸。

  这些时日她定吃了许多苦。

魏婴(魏无羡)小梨儿,别怕,长兄在。

江梦梨以为自已还在梦中,脸上泪水像断了线的风筝止不住的流下。

江梦梨(不悔)骗子,明明说好不会丢下我的,长兄你怎么才来啊,我以为我要被关在这房间直到死为止呢。

在黑暗中,江梦梨瞧不清楚他的模样,许是梦吧。

  魏无羡满眼心疼声音柔的滴出水来。

魏婴(魏无羡)好,不走了,小梨儿你累了,先睡会儿,一会儿江澄便会来带你走,长兄还有点事要做,我们晚点便可相见。

江梦梨本就虚弱加上大哭一场体力不支的沉睡过去。

  魏无羡帮她捂好被子,看到江梦梨手腕上哪深浅不一的血痕,眼中杀意汹涌。

———

  蓝湛和江澄来到监察寮门前,二人对视一眼。

江澄(江晚吟)好重的阴气

蓝湛(蓝忘机)还有浓郁的血腥味

蓝湛打出一道符在门上,门一开,里头尸骸遍地。

  绞死,烧死,溺死,七窍流血而死,窒息死,各种各样颤栗的的死法,手段凶残,让二人都起了几分惧意。

“报告江宗主发现江三小姐了。”

  江澄和蓝湛望了望,蓝湛少见的声音颤了。

蓝湛(蓝忘机)带路

——

  江澄蓝湛一进门便看到了她。

  脸庞清瘦清晰见骨。

  眉宇间尽是憔悴。

  江梦梨额头冷汗淋淋,江澄见了心中本来的责怪,怨蹭都消失了,只剩下心痛。

江澄(江晚吟)小梦,醒醒,是二哥,我来了。

蓝湛(蓝忘机)江公子,请让一下,我来为她疗伤。

蓝湛伸手探了探额间,温度烫的惊人。

  转手之间便用灵力为她驱寒,一夜过后,二人都一眼未合。

  江梦梨的眼睑毛轻了几下,睁眼一看,眼泪断了闸门关不上了。

江梦梨(不悔)蓝湛,二哥

蓝湛语气少见的温柔。

蓝湛(蓝忘机)好了,不哭了,我们都在

江梦梨手死死拽住蓝湛的袖子,神色倔强。

江梦梨(不悔)我要同你们一起

蓝湛(蓝忘机)你身体太虚,不适合长途跋涉

江梦梨依旧不死心,低声下气。

江梦梨(不悔)一起,好不好

江澄见她这模样,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索性别过头。

  蓝湛学着魏无羡的样子轻轻握了握她的手,很是柔软的小手软软绵绵的。

蓝湛(蓝忘机)

江澄看到蓝湛的动作眼睛瞪大,这蓝忘机怎么握着我家小梦的手如此自然。

  ———

  地牢关着的温情也获救了。

  温情看到了江梦梨的模样,心中怜惜之心越发充盈。

温情三个月不见,梦梨姑娘你怎成了这般模样,魏无羡呢。

温情他好吗

江梦梨一想到他,心疼的喘不过气来,后退两步。

江梦梨(不悔)我不知道

江梦梨(不悔)不知道啊

本就红肿的双眼又有了湿意。

  蓝湛轻轻的拍了拍江梦梨的背,动作尽显轻柔。

蓝湛(蓝忘机)没事了,我们在

温情也明白了自已说了不该说的话。

  一时间沉默。

  江宗主,蓝二公子,谢谢救了我们,阿宁被他们带走了,我要去找他。就此拜别。

  ————

这几日,蓝湛一直耗费灵力为江梦梨疗伤,却发现江梦的灵脉被锁尽,手法奇其古怪叼钻,蓝湛有顾虑,不敢硬来。

蓝湛(蓝忘机)这是何人所为

江梦梨这半个月过的很好,有江澄蓝湛在身边陪着,脸色红润,本就空洞无神的双眼又焕发了星尘。

江梦梨(不悔)是……温逐流

蓝湛眼底闪过一丝幽光,面上不显。

蓝湛(蓝忘机)你先睡会儿,下午我们要赶路。

江澄一听是温逐流所为,气的手掌紧握,紫电因感到主人的愤怒而啪啪作响。

蓝湛轻轻走过,给了江澄一个眼神,便出去了。

江澄望了望江梦梨,只见她眉宇间安宁怡静,便放心了。

门轻轻带上。

—————

温逐流带着温晁一路躲避那诡异的人追击。

据说一声笛声幽幽,把温晁吓得屁滚尿流。

客栈

温逐流在桌台上放了各种疗伤的药瓶。

抬手便拿下了温晁的头盔,只见温晁满头精发掉光只留几许些点点稀疏可指。

温晁面上伤口参丝不齐,有的红肿化脓疱,有的血滴滴落下,很是渗人。

“他应该不会来了吧,温逐流我们还有几天到爹哪儿啊。”

温逐流一边为温晁上药,一边轻声回道“估摸还有二日。”

温晁自身娇生惯养,嚣张跋扈惯了,几时受得了这番痛楚。

不免疼得眼眶里泪水直打转。

温逐流把他头一抬,面对着面“看着我,听我说,你不能在哭了,眼泪会使伤口愈发溃烂,你会死,你必须忍着。”

往日一可一世的温晁竟会落得如此境地。

蓝湛江澄也是一脸不可置信。

唯有江梦梨勉强扯了扯嘴角。

三人在屋顶上透过屋瓦小口看着这一切。

一阵风来过,来的诡异,伴随着一声声踏步而来的脚步声。

一步步来到温晁温逐流面前。

来人一身黑暗衣红丝带束发。

正是三个多月未见的魏无羡。

江梦梨看见的一霎那,泪落。

只见少年一脸邪魅狂戾,那冷冷的讥笑让江梦梨看的心惊。

魏婴(魏无羡)你以为你能保着住他吗

温逐流低沉,“拼死一试。”

少年似无意的转了转笛子。

魏婴(魏无羡)温逐流温氏究竟许了你什么好处,能让你如此不惜以命相护。

“知遇之恩不得不报。”

温逐流短短的八个字,让魏无羡心中发笑,脸上冷意越发凌厉。

魏婴(魏无羡)笑话,凭什么你的知遇之恩让别人来付出代价

说着笛子一转同,吹奏起来,屋内蜡烛几乎瞬间全部熄灭。

伴随着笛声,一红色浓烟雾缭绕在房间内化成一红衣绝艳女子。

女子光脚踏地,手指甲巨长无比拂开头盔温晁一见当即昏厥。

女子伸出手要了解温晁,温逐流闻声与那女子打斗。

温逐流不是那女子的对手,女子来无影去无踪,似有影化无影让温逐流无从下手。

还被那女子抓伤数处伤口。

温逐流拼死一博转手开始攻击魏无羡。

屋顶上的三人再也无法淡定观局。

蓝湛一手打破屋瓦房片,江澄用紫电紧紧勒住了温逐流的脖子悬挂在房梁之上。

随之想到什么在温逐流奄奄一息之时放开了,紫电顺应主人心思把温逐流五花大绑,时不时电流伺候。

江梦梨跃身而落时,眼底除了那人的倒影,在无其他。

江梦梨(不悔)长兄,你来了啊

魏无羡看了看她,心底松口气,看她的气色不错,这些日子江澄照顾的很好。

魏婴(魏无羡)江澄蓝湛你们怎么来了

魏无羡并未与江梦梨搭话,转尔与江澄蓝湛寒暄。

江梦梨看了一眼温逐流,语气淡漠

江梦梨(不悔)赶紧的把我的禁至解开

温逐流一声不吭,一会居然有胆提条件。

“我帮你解开,放过温晁一命。”

此番要求亏他有脸提,江梦梨气极反笑道。

江梦梨(不悔)噢,这个啊,那我不要了

说着暗中握着的匕首一出,却被蓝湛打落。

蓝湛(蓝忘机)不可

魏无羡神色复杂看了她一眼,终是出了声。

魏婴(魏无羡)小梨儿,冷静

江梦梨动作一顿,竟不不知如何是好。

一个二个都不想让她动手,此时温晁醒了,狼狈的爬了过来“魏公子,求求你饒了我吧。”

“别杀我。”

“我从未对小梦梨做什么,只是把她囚禁了一段时间,你可以问温逐流真的绝无越雷池一步啊。”

魏无羡眼中的火苗越烧越旺似有星火燎原之势!看都不看温晁一脚踢开数米开外。

江梦梨被自家长兄的气势一震,心想要学会习惯啊,不能怂。

江梦梨眼神复杂至极。

江梦梨(不悔)温晁,解开我的禁制你可以做到的吧

温晁自始始终头盔从未落下,丝丝扒拉着,许是江梦梨的声音让他有了一丝回暖。

“小梦梨,你的要求我自然不会拒绝的,这是你第一次同我提要求呢,我很开心。如果不是…………。”

如果不是在这样的场景就好了。

温晁压抑住自身难以启齿的情感。

“温逐流,解开吧,我们输了就是输了,难道还能比现在更惨不成。”

温逐流看了一眼旁侧的温晁,唉了一口气。

如果不是对江梦梨有那种心思,此刻他也不会落得如此下场。

说到底温晁就是对江梦梨太过仁慈了。

一次次放过,一次次变相囚禁她,可是江梦梨从未知道,温晁也是为了保护她,不被父亲知晓她身怀异宝遭到温若寒的毒手。

莲花坞一战知道她身怀异宝的温氏子弟都被温晁一一杀了只剩下随行的心腹和一些不明其内容的外门生。

“松开我,不然怎么帮你”。

江澄看了看温逐流冷哼一声。

江澄(江晚吟)量你也不敢耍花样

江澄手腕一动紫电已经回到主人手上。

—————

上一章 刨丹之痛,一人入乱葬岗 陈情令之为你而来,我亦不悔最新章节 下一章 射日之征开幕,再难回到从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