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本小说网 > 影视同人小说 > 陈情令之为你而来,我亦不悔
本书标签: 影视同人  原创女主  同人     

换丹和隐瞒,温情求你

陈情令之为你而来,我亦不悔

自从魏无羡找了温情下了决定自此再也没碰过任何剑或兵器。

这一切江梦梨都看在眼里,只是不戳破而已。

这天,风起云涌,天猛猛作响。

江梦梨趁着魏无羡的陪着江澄这会儿找了温情。

江梦梨(不悔)温姐姐

江梦梨(不悔)可以帮我解封灵脉吗

温情点了点头,不过还是道出了隐患。

温情温逐流封住你的灵脉用的是独家手法因此我也不确定能不能行

江梦梨还以为解不开呢,原来是这样啊。

江梦梨(不悔)没事没事

江梦梨(不悔)我相信你,温姐姐

温情立即给江梦梨施针施法冲击灵脉被封的地方。

过程惊险无比,好在结果是好的,解开了。

江梦梨多日以来难得露出了笑脸。

江梦梨(不悔)谢谢温姐姐

江梦梨(不悔)温姐姐,梦梨有一事相求,望温姐姐答应

江梦梨(不悔)你不答应我便跪着不起来

温情连忙拉住她,语气颇多无奈。

温情你想要我做什么

江梦梨(不悔)不要用长兄的丹,用我的,不要告诉他便好

温情手微微收拢,神色不变

温情魏无羡如果知道他会……

江梦梨(不悔)长兄不会怪你的,谁也不会知道

江梦梨(不悔)只要不说

温情头一次认真打量着面前的少女,少女面容娇丽透着一股灵动之气,穿着一身淡蓝衣裳,略施粉黛,看起来更加楚楚动人。

温情好,我答应你

—————

翌日

江梦梨无精打采的呆在厨房中,炉灶蒸着一些糕点。

江厌离一进门就看到她一手晒着扇子,一手托着腮。

江厌离(师姐)小梦你这在做什么

江梦梨转头笑笑觉得自已实在是太矫情了,但是转念一点应该是正常的吧。

江梦梨(不悔)阿姐,我想吃………吃肉了

江梦梨(不悔)这几天不是粥铺小菜就是点心瓜子我都腻了

江厌离放下手中的汤药,一手握着江梦梨的手,点点她的鼻尖满满的宠溺之语

江厌离(师姐)你啊,怎么老是贪嘴呢,从小到大亦如此,如我不在你身边你该如何是好啊

江梦梨心中一紧,苦涩之感溢满整个胸膛。

江梦梨(不悔)阿姐,你别乱说啊,阿姐要陪我一辈子的,我也要赖着阿姐,阿姐可不许嫌弃我

江厌离对于此种话已听得太多,早已了然。

江厌离(师姐)好好,我就陪着我家小梦,一个小馋猫

江梦梨脸色囧然,埋在江厌离的膝间。

江厌离一下一下摸着她的头,动作温柔。

这一幕幕在房外的温宁眼里显得格外的暖意。

温宁咳咳,江姑娘,梦梨姑娘

江梦梨抬头便看到了一脸懵萌的温宁瞬间失笑。

江梦梨(不悔)温宁你这来拿吃的吗,快好了

江厌离看了看二人,转向江梦梨缓缓放下手,起身去灶台上拿出江梦梨做好的吃食便端给了温宁。

江厌离(师姐)给,温公子小心拿着

温宁拿着托盘便点点头,走的时候,脚步有点急促看得江梦梨连连笑出了声。

温宁的耳尖染上一丝红盈显得越发可爱。

江厌离(师姐)你啊

江梦梨在自家阿姐的注视下才堪堪止住笑意。

————

温宁端来吃食在厅里,看到魏无羡也在,便想说些什么,却欲言又止。

温情怎会不知,看着温宁道

温情阿宁怎么了,可是想说什么

温宁方才在厨间,听到梦梨姑娘说起想吃肉了

温宁所以我想………

温情自然明白温宁的意思,江梦梨贪嘴是在云梦出了名的,如今来到此地,吃的喝的自然不比从前那般。

魏无羡闻后,心中苦笑,小梨儿还是一点都没变,确实这些时日饮食寡淡了些,对于无肉不欢的她而言确实为难了点。

魏无羡当下就有了主意,夷陵山上应该有野物出没,待抓几只给她解解馋也好。

魏婴(魏无羡)温姑娘,你只需帮我做这件事就好剩下的交给我

温情魏无羡,我也只有五分的把握

魏婴(魏无羡)一半一半机会还是蛮大的

温情眼中霎时有了湿意,一个二个都不把自已的命当命,江梦梨如此,魏无羡你也如此。

—————

夷陵山上

魏无羡一个飞跃跨便抓到了一只芦花鸡。

魏无羡眼中难得起了几分笑意,江梦梨想吃肉,便上山自已来打野物,没想到就看到这一幕。

江梦梨(不悔)长兄………你也来打野味啊,说明也想吃对不对

听到江梦梨的声音魏无羡手脚僵硬,木木的转身就看到少女一脸柔笑着,刺灼了魏无羡的眼和心。

魏婴(魏无羡)嗯,师姐最近身子虚,打来给师姐补补

江梦梨毫不在意,一步步走到他面前,少年一脸清爽亦淡的模样让江梦梨心沉沉的。

江梦梨(不悔)长兄啊,把鸡给我……

魏婴(魏无羡)为何

江梦梨(不悔)不然你下厨吗?

魏无羡尴了个尬,自已不会厨艺,确实,便把鸡给了江梦梨。

此时,强风一阵吹过,少女的吹的发丝飘散四扬。

魏无羡转身之后。

魏婴(魏无羡)风大,回去吧

二人刚要走,魏无羡的脚步顿了顿,空气中传来一丝轻微的血腥味。

江梦梨(不悔)长兄

魏无羡不理会,一脚跨进了长长的野草丛中,发现了受伤倒地的他—宋子探。

江梦梨在回途中几乎被那快要淹没的自责压的缓不过气来。

江梦梨(不悔)长兄我先去厨房了

江梦梨不待他回应便匆匆离开,她怕在呆下去自已就崩不住了。

手中的芦花鸡此时都不觉得美好了,一到厨房便开始处理。

一半熬汤一半烤着吃,反正这鸡也挺肥的,足够吃了。

夜晚,依然暗沉无一丝星光,只有那隐隐的月光透过云层照在院子里,孤影又凄美。

江梦梨端着鸡汤来到屋内,温情正在给宋道长兄医治。

顿时满屋飘香,江澄看了一眼后,便转过身去。

江梦梨(不悔)道长的伤如何了

温情无大碍过几日便可痊愈

可是江梦梨知道没这么简单,朝温情眨眨眼。

温情就点了点头。

魏婴(魏无羡)宋兄你这是为何人所伤

宋岚动作一顿,眼中泣血而流。

“薛洋。”

“魏兄,自从大梵山一别数月,我和星尘一同夜猎,大概半个多月前,正逢家师寿诞,我正赶回去为师傅庆贺生辰,没想到………。”

话语至此,宋岚情绪激动了几分,江梦梨眼神一暗,轻轻问

江梦梨(不悔)是白雪阁出事了,薛洋做的………

“是。”

“白雪阁被灭门,所有的师兄弟一一惨死,就连我的眼睛也是薛洋毒瞎的。”

气氛沉寂许久。

江梦梨(不悔)我做好了鸡汤,大家都喝一点吧,养养神,尤其是阿姐真该多喝二碗

大家都相互看了一眼彼此,都去喝汤了,宋岚手中托着的正是江梦梨递过来的小汤碗,一口一口喝着。

江梦梨(不悔)宋道长你的眼睛是谁医治过吗

宋岚拿着调羹的手一顿,“是晓星尘带我去见了他师傅,抱山散人,才医治过,我不想连累他,再见时已是这儿了。”

魏婴(魏无羡)抱山散人

魏婴(魏无羡)我师祖抱山散人

那江澄的伤,岂不是有救了。

魏婴(魏无羡)那敢问我师祖现今在何处

“抱歉,我不知,不过只隐隐约约记得星尘提过是在一座荒山之上,星尘师傅向来闲云野鹤,不一定只在一处。”

宋岚的话让魏无羡眼中的光芒逐渐平静,再无波澜。

魏婴(魏无羡)多谢宋兄告知

江梦梨刚端起碗,江厌离便接过。

江厌离(师姐)还是我来吧

宋岚耳力灵敏自然察觉到空气之中弥漫的异样气氛。

温情给了温宁一个眼神,温宁即刻便搀扶宋岚回房间休息。

众人走的走,散的散,只剩下魏无羡和江梦梨二人。

这举动不是太明显了那?

江梦梨(不悔)长兄,来来这里还有烤鸡呢,一起吧

魏无羡瞧了她一眼,便转身就要走,江梦梨哪能让他得逞呢,不就是脸皮子吗,她还不要了了呢,有长兄重要吗。

江梦梨一把抱住魏无羡,压下心中的郁郁之气,欢喜道

江梦梨(不悔)长兄啊,一起吃,我一人怎么吃的完啊

魏无羡听着少女睁眼说瞎话,明明胃口极好,怎么会连半只鸡都吃不下。

魏婴(魏无羡)江梦梨,放手

这一身冷语让江梦梨面上有点挂不住了,可她还是一副笑脸皮样。

江梦梨(不悔)好嘛好嘛,放开便放开,但是东西还是要吃的

便一把拉着魏无羡坐下,扯下一鸡腿给他。

魏无羡看也不看他,接过鸡腿就匆匆吃了几口便想离开。

江梦梨(不悔)哎,长兄不行哦,要吃完才可以

魏无羡无奈喝了几口酒继续,直到吃完,才发现她已经睡着在桌面上。

江梦梨的眼泪滑落滴在了手袖上润湿了一片。

魏无羡转身之间便看到了,心中难抑疼痛,轻轻的为她拭去了泪珠。

魏婴(魏无羡)你让我如何是好,我该把你怎么办呢

说着一叹,便抱起江梦梨送回了房间。

房间里,魏无羡动作轻柔的不像话,江梦梨睡在软塌上,时不时传来循序的呼吸声。

魏无羡走到门口便听到几声呢喃之语

江梦梨(不悔)长兄……长兄

魏无羡脚步一顿,他就是再傻此刻也明白了江梦梨的心意。

“啪嗒”关门。

魏婴(魏无羡)小梨儿,我是你的长兄你亦是我的……妹妹

————

隔日

江梦梨一起就觉得头疼欲裂,昨晚吃酒吃狠了点,不知自已有木有胡说什么。

一番匆匆洗漱完出了房间刚到院里就看见了魏无羡。

江梦梨(不悔)长兄

魏无羡没法不回应他。

魏婴(魏无羡)嗯,早

江梦梨(不悔)我昨晚没说什么胡话吧

魏无羡瞧了她良久,江梦梨七上八下的难道自已真的说了什么不该说的?

魏婴(魏无羡)没有,一路上你睡得很沉

江梦梨松了口气,以后不能在长兄面前吃酒抬太丢脸了,毕竟不比从前。

江梦梨(不悔)谢谢长兄

一时间静默。

直到温情温宁俩人看到,江梦梨挥挥手。

江梦梨(不悔)温姐姐,温宁

江梦梨便从他身边匆匆而过。

没人看到背后的魏无羡一脸的落寞。

————

今日宋岚的眼睛重见光明了,江梦梨说了几句

江梦梨(不悔)宋道长你要早点找到晓星尘哦

江梦梨(不悔)不然他被人骗了怎么办啊

宋岚本就幽深的眼瞳闪过一丝笑意,“星尘又不是三岁侄儿,怎会被骗。”

江梦梨(不悔)那可说不准

江梦梨(不悔)总之你要早点找到他。

江梦梨(不悔)你可以去义城啊,哪里荒芜,人也少,需要帮助的人更多,说不定晓星尘就在那里

宋岚眼中笑意不减,“你又如何得知呢,难不成又是一场预知梦。”

这几日这个小丫头开口闭口就是想让他找星尘,说出口的话南辕北辙让人难以置信。

江梦梨(不悔)我说的是真的,宋道长你可千万千万不要不相信啊

看着她这番焦急又诚挚目光,宋岚信了。

“好。”

夜幕降临了,江梦梨看着月上轮廓忽隐忽现,,想着接下来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江厌离(师姐)小梦

江梦梨(不悔)阿姐

江厌离(师姐)一起回房间吃莲藕排骨汤了

江梦梨(不悔)好!这就来

江梦梨稍稍整理下衣裙便跑着过去了。

江厌离(师姐)慢点

魏无羡和江澄在屋内商量着什么。

看到江梦梨和江厌离来了,便刹然而止。

江厌离(师姐)阿澄,阿羡你们俩神神秘秘的再说些什么

江梦梨虽不明,但握着不忘的手摩擦了几下。

江梦梨(不悔)好了好了阿姐,同我讲来吃亲手做的汤的,这会儿眼里只有长兄和二哥我可不依

江梦搂着自家阿姐的手臂小脑袋蹭了蹭,那眼神那神态要有多萌就多萌。

魏无羡看了看便移开了视线,那样子的她自已也曾拥有过。

江澄一脸无奈看着她撒娇卖乖。

江澄(江晚吟)小梦啊,你够了,汤都快洒了快撒开你的爪子

江梦梨故作狠狠的瞪了江澄一眼。

开始低头吃起,魏无羡和江澄一起俩人看了一眼,便低头不语专心吃着莲藕排骨汤。

江厌离只是喝了一小半碗便沉沉昏睡。

江梦梨亦是如此。

———

门外停着一辆马车,魏无羡江澄一人抱着一人上了马车,将二人安顿好后,便下车将二人托付给宋岚。

江澄(江晚吟)宋兄拜托了

魏无羡江澄行了礼,宋岚受惊,“江兄,魏兄,不可。”

“放心我一定将她们安全的送到兰陵,有我宋岚在,绝不会让她们收到丝毫损伤。”

随后,马车逐渐远去。

魏无羡江澄望着直到马车没入了夜色之中。

车上江厌离似有所感流了一滴清泪滑入鬓角。

江梦梨腰间的不忘光华流转,玲珑链一闪而过。

江梦梨缓缓醒来,只觉得头颇为沉重。

江梦梨(不悔)我就知道你们下药了,只是没想到下的份量这么重。

江梦梨看了看一旁睡着的江厌离,心中万分不舍。

江梦梨(不悔)阿姐,我还是放不下长兄,希望你别生气,我相信金子轩金公子一定会待你很好的

江梦梨(不悔)阿姐保重

拿出纸条放在边上“宋道长,我与魏婴江澄一起,不必挂心,多谢,珍重。”

———

魏无羡江澄趁着夜色明亮,向温氏姐弟告别出发。

江梦梨躲在暗处尾随。

————

上一章 温宁出手,江家人相聚 陈情令之为你而来,我亦不悔最新章节 下一章 刨丹之痛,一人入乱葬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