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本小说网 > 影视同人小说 > 陈情令之为你而来,我亦不悔
本书标签: 影视同人  原创女主  同人     

与兰陵金氏的的摩擦

陈情令之为你而来,我亦不悔

此事还得从大梵山那日说起。

金子衿因为一早起来看到手上那个褐色手链吓得赶紧起身下床给自已倒杯水缓缓神。

刚喝几口,心才逐渐稳了稳

金子衿不行,我得去找梨子,说不定她有办法

金子衿刚踏出门没几步就被金子轩逮个正着。

“子衿,这个点你想去哪?”

金子衿行了礼道

金子衿大哥,我只是出个门转转

金子轩可不好糊弄,“既如此我同你一起吧,刚好我们兄妹好久没谈心了”。

一向冷艳高贵的金子衿面上终于有了一丝裂缝。

金子衿这个……好,我也好久没和大哥一起走走了

金子轩笑笑不戳破她。

俩人在满庭姹紫嫣红的走道中漫步。

“子衿还不说实话吗”。

金子衿脸色一僵。

金子衿说什么,大哥你说什么呢

金子轩最近对于这个妹妹的举动越发不喜,明明小时候很是可爱聪明很爱黏人,尤其是爱跟着自已。

可自从五年前一次落水发了高烧,醒来后就像变了个人。

若不是她一直是活着的状态金子轩都怀疑妹妹是不是被人夺舍了。

“我对你很失望,你如今口中还有一句实话吗”。

金子轩的一番询问弄得金子衿心头大撼。

金子衿大哥,对不起,我只是想出门散散心不想被母亲知道,不然就要被罚了,大哥别告诉母亲好不好,就说我在房间里修炼这几日不便让人打扰一定能的

金子轩了然,原来想溜出去玩,金子轩眼睛一瞧,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自家妹妹向来不喜出门,如今倒也外向了起来,“你去寻谁”。

自知瞒不住便一一道出

金子衿我是去找江梦梨的,我同她玩的挺好的

金子轩一听是她,儿时爹娘曾带他去过几次莲花坞,那人小时候便是古怪精灵的没成想长大后更甚从前。

“去吧,爹娘那边我帮你周旋,不过切记只有五日。”

金子衿那冷艳的小脸扬起几分孤度。

金子衿谢谢大哥,我一定尽快回来。

说着便拿出自已的剑御剑飞行而去。

———

途中,在路上看到了江澄,便结伴而行。

闲谈中才知双方的目的一致。

路过客栈,俩人本想休息休息再出发,不巧遇到了温情。

温情表面有意为难江澄,实则在传递消息告知在大梵山魏无羡有难。

金子衿从头到水喝着茶水一言不发看着温情的眼神意味深长。

———

经过一天的寻找江澄在这之前就入了天女庙在此等待魏无羡他们。

金子衿本想同去,却因为枭鸟的出现,温情在驱赶不得不出手相助。

等到见到江梦梨之时只见蓝湛的目光从未从她身上移开过,而江梦梨从未察觉。

金子衿手心紧了紧,喊了声

金子衿小梨子

江梦梨给她个大大的拥抱,金子衿把烦恼一一吐出。

江梦梨(不悔)别担心,会好的

金子衿可它的颜色都变了

江梦梨(不悔)没事这不代表什么,也许是因为换个地儿了才会如此

在江梦梨的轻声抚慰下金子衿的心不在焦虑不安。

金子衿此番不光是因为链子的事情找江梦梨更多的是她想见蓝湛了。

无奈金母看她看的极紧,自从听学结束后她一直都想找机会出来,可处处都有人看着,好不容易今日大哥帮忙才能偷的几日光阴得见他。

金子衿蓝湛

金子衿刚喊完,蓝湛周身散发出拒人千里之外的冰冷。

蓝湛连个眼神都没留给她,只是冰着一张脸。

金子衿的脸色僵住了,自已笑脸相迎换了个不待见的回应。

江梦梨走着上前,轻柔道

江梦梨(不悔)蓝湛,小金子在叫你呢,你怎么不同她讲句话

面对江梦梨的话,蓝湛周身的气息微微收敛起,瞧了一眼金子衿。

蓝湛(蓝忘机)金姑娘,所为何事

蓝湛的眼中寒意泛泛,其意让金子衿心中直发抖。

金子衿勉强笑道

金子衿蓝二公子,子衿只是想同你打个招呼,别无其他,望蓝二公子不要误会。

金子衿的话说的江梦梨身子微微停顿,心下想金子在搞什么啊,直接言明不就好了,搞这么多歪歪道道你何时才会修成正果啊。

蓝湛微微点了点头便不予理会,转身就和魏无羡站在一起了。

金子衿的手越握越紧,指甲深深划伤了掌心,可这都比不上此时她心中难以启齿的伤痛。

江梦梨(不悔)金子,没事,来日方长

金子衿的眼眸下垂,眼中万千思绪闪过。

金子衿是啊,你说的是,来日确实方长啊

若是那样,恐怕蓝湛对你更是情深似海了。

金子衿毫不在意的试探道

金子衿小梨子你就没看出什么,你不觉得蓝湛对你似乎不同吗

江梦梨一脸迷茫

江梦梨(不悔)什么不同,蓝湛一直同我长兄在一起,对我也没什么不一样啊

金子衿在心中翻了几个白眼,真是个,过去那样情商低,如今到了这里情商还是这样,智商恐怕一也是,分别十几年在异世重逢没想到如今她倒是成了香馍馍。

江梦梨看她一直不说话,眼神漂浮。

江梦梨(不悔)金子,你在想什么

江梦梨的一句话把她拉回现实,金子衿摇摇头,道

金子衿没什么,小梨子我此番出来不易,如今我见到你便安心了,我得赶回去,不然我大哥可会扛不住了

江梦梨听他如此说,眉宇之间万分不舍。

江梦梨(不悔)那你一路小心,我送送你吧

江梦梨送了金子衿一程。

金子衿转过身便看着自已的剑,从今天开始你的名字就是“绝尘”。

说着绝尘便震了震像是在回应主人的话。

高空之上,一颗流星掠过。

———

兰陵金麟台

金子衿从后门偷偷进来,万幸赶上,临走前大哥说了让她从后门进,后门午时是没人看守的。

金子衿脚步轻盈,来到长廊之上观看台下一片花海,从高处看,别有一番风味。

此时金氏某个婢女的喊叫声“小姐不见了。”

金子衿闻声脚尖一点,便飞身而至。

金子衿慌什么,我只不过在台上看了会花,你这般咋咋呼呼的成何体统

那婢女被吓得噗通一跪“小姐,奴婢该死”。

金子衿好看的眉峰皱了皱语气淡淡

金子衿“从今日起你不必来伺候我了,去掌事那领钱,你懂的我意思是吗”?

那婢女一脸悲壮之态“奴婢知晓了,谢小姐不杀之恩”。

———

解决了事情金子衿的心情好了不少。

傍晚,金子衿同金子轩一起用过膳后一一回房。

金子衿做了个梦,梦中蓝湛对他很好,可是江梦梨一出现便变了,蓝湛开始疏远她,甚至对他厌恶。

金子衿不不,不是这样的,蓝湛听我解释

一觉醒来,方觉是梦,金子衿满头大汗淋漓,于是吩咐婢女准备准备她要沐浴。

过后,换个衣服,果真精神了不少,本是笑着想到哪梦在想到大梵山上蓝湛一举一动金子衿就如芒在背,坐如针扎。

金子衿再这样下去,蓝湛会越来越喜欢她,我得想个法子。

金子衿至少让蓝湛不靠她这么近

金子衿努力回顾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毕竟她有的我都有,都在一个地方的人怎么不知道接下来呢

大梵山过后大概就要岐山听训了,金子衿打定主意要去。

——

第二天

金子衿一早起来便匆匆赶去给金夫人请安。

金子衿行了礼

金子衿母亲

金夫人和蔼的笑了笑,朝着她招手“阿衿过来,让母亲瞧瞧,这些时日你闭关修炼的如何了,要我说女儿家练那个干什么,在家相夫教子,本本分分才是真”。

“不过,你既然有这个天赋娘自然不会拦你,娘也不是那种迂腐之人,不过你是女子,男女大防还是要守的。”

金子衿是,子衿谨记母亲教诲

金夫人满意的点了点头,这个女儿自从过继到自已名下,一直以来自已悉心教导果然不负所望啊。

金子衿是旁系血亲金氏旁系嫡女,因从小粉嫩玉琢乖巧可爱,便被金夫人看中,当然金子衿的爹娘巴不得自已的女儿能被看中呢,那可是正系嫡女啊,说出去他们面上有光啊。

金子衿灵机一动,说道

金子衿母亲,子衿在听学时交了一好友是江氏江梦梨她为人活泼开朗,行事不拘小节女儿和她相处很舒适,而已她和蓝湛聂怀桑等人也玩的来。

金夫人刚开始听到交了朋友很是为她开心,可后越听越不悦。

“阿衿,以后万万不可和此女深交了,一个未出阁的女子,和一群男子走的这么近,若她不是紫鸢的女儿我都要骂上几句,女孩子啊还是在外还是要注意分寸和举止的,你可不能学她如此,传出去像样吗”。

金子衿微笑道

金子衿女儿记住了,母亲放心,我不会的

金夫人欣慰拍了拍她的手说道“好孩子,行了时候也不早了,跪安吧。”

金子衿行了礼便跨步离开此地。

穿过花廊和行径小道便回了自已房里。

铺开纸张写着江梦梨亲启。

小梨子

自从大梵山一别,已数月未见,我甚是想念,今日给我母亲请安,闲淡中我向母亲提起了你,母亲对你的行为举止很是不喜,希望你能够懂得明白男女大防,不要越了界距,这样我以后怎么和你深交呢,所以希望你那能够明白,无则加勉,有则改之。

金子衿

写完后吹干,吹口哨招来金家专属飞鹰来传书,速度极快二日可达。

———

莲花坞,江梦梨回来后一直忧心忡忡,不净世都被温晁找个由头教训了。

唉,啊啊啊啊,还有云深不知处也被人捣毁了,要不是我和蓝湛及时赶到,这百年仙境可真的如原著那般毁了。

江梦梨(不悔)流年不利啊,真的流年不利啊。

江梦梨还在房间内仰天长叹,天空中来一声鹰谛。

江梦梨好奇的开窗便看到那鹰朝着自已而来,缓缓停在窗台上。

脚下还有一竹筒,江梦梨拿下打开来一看

江梦梨(不悔)是小金子给我写信了啊,她有心了,亏她还记得我

江梦梨越看越越不对,这话什么意思,我行为不端,我哪里出格了!

这金夫人管子衿也就摆了,怎么管到我身上来了。

江梦梨(不悔)我阿娘都没说什么,她凭什么来教训我

金子衿

收到你的来信我很是欢喜,但是,子衿,我是什么样的人你不清楚吗,为何不向你母亲说清楚,我告诉你我和蓝湛聂怀桑他们之间清清白白,天地可鉴,伯母此举才是越了界,要求简直无理,我江梦梨行得正坐的端,不怕这些子虚乌有之言。

江梦梨

把信放好封好蜡,放进竹筒中。

那鹰转眼间就飞上高空,一眼望不见了。

——

近日来,温氏行径越发乖张狠戾,金光善不免心焦,召集入手商议对策。

一身长谛,金光善金宗主不免心惊,难道是在外的金式子弟遭了什么不测。

匆匆结束会议,赶到门口一看一招手那鹰就停驻在金光善的手臂上。

打开一看,金光善本就阴郁的脸色更加暗沉。

如今这时机真是人人自危,夫人还有心教训江梦梨,何况谁人不知江梦梨是江夫人的心头好,在云梦口碑极好,这一封信要是被枫眠兄和他夫人看到……我们金江俩家难免有隔阂。

金光善来到花廊,金夫人爱花是出了名的。

“夫君,今日怎么有空来我这画舫坐坐。”

听着就觉得金夫人语气中的欢喜,没想到金光善把信摔倒金夫人面上,“看看你做的什么事,我一直以来以为你温柔贤惠,知书达礼,知大体懂时务,没想到是我看错了你”。

“你此番要是引发金江俩家矛盾,你心心念念的儿媳妇也没有了”。

金夫人被金光善说的一脸懵逼,想反驳都不知如何说。

金光善见她一副不知悔改之态当即拂晓而去。

金夫人拾起地上的信,细细的看了看,发现字里行间词很是熟悉,这不是前几天自已同子衿说过的几句话吗?

“难道是子衿?可她为什么这么做?”

金夫人想不通为什么,便去了金子衿房中,见她不在,便等在房里。

———

金子衿今日心情大好便出去逛街。

旁侧的俩位婢女手上拿着不是吃的就是穿的。

——

金子衿吩咐婢女把东西哪去储衣房,便进了房门。

关上门后,一转身便看到自家母亲坐在一旁,脸色很是不好。

金子衿母亲,您找我

金夫人起身就给了金子衿一个巴掌“我哪里对不起你,你要去同人讲这些话。”

金子衿被打的一个踉跄。

金子衿母亲你是不是对子衿有什么误会

金夫人怒极反笑“误会,你写信给人家看,人家回信给你如今被你父亲拦截到他大发雷霆,你知道如今什么时机吗?”

金夫人一向为她而骄傲,如今此事让他极度失望,甚至心底发寒,终究不是自已的种,养不熟啊。

“你以后好自为之”。

金夫人说完就离去了,看都不看她一眼。

临走前把信留给了金子衿。

金子衿拿起看了看,心中怒火难消。

金子衿江梦梨我与你不死不休

金子衿你敢辱我母亲,让我父母为此关系分裂,我让你痛不欲生。

金子衿把信恶狠狠的一拗,随之化为粉末。

——

此后,金子衿总是千方百计的想要出门,头一件事买杀手要她命。

可是金夫人却派人日夜盯着,金光善也派人看着防止她做出什么出格之事。

于是金子衿被禁足整整三个月,就连岐山听训也未能前去,自然也没见到心中所念之人,错过了,便对江梦梨的恨意更浓烈。

在此踏出房门之时传来了莲花坞被灭门,江宗主和夫人都命葬黄泉。

江梦梨以一人之力负隅顽坑被温旭带来的手下带走了。

这些当然只是传言。

事实如何,只有当事人知晓呢。

金子衿听到此消息恨不得拍手鼓掌,江梦梨,我忘了,你生在哪里本身就是一个报应,我就一步步看着你落入深渊。

金子衿放心我还会给你个惊喜,让你永远都忘不了我

———

人心难测,故人不在。

上一章 屠戮玄武死,莲花坞回家了 陈情令之为你而来,我亦不悔最新章节 下一章 大半个月的安宁日准备前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