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本小说网 > 影视同人小说 > 陈情令之为你而来,我亦不悔
本书标签: 影视同人  原创女主  同人     

屠戮玄武死,莲花坞回家了

陈情令之为你而来,我亦不悔

洞中火堆还在燃烧着余晖。

江梦梨醒来只见其衣不见魏无羡和蓝湛,十分不安。

江梦梨(不悔)长兄,蓝湛

江梦梨(不悔)你们去哪里了

江梦梨拍拍身上的尘土,一步步走出洞口,便听到一片撕吼声。

抬眸一望看到那玄武以及其扭曲的姿势不停的扭动。

仿佛很痛苦的模样,蓝湛在一边看着观察此变化,想必魏婴在里头动手了吧。

江梦梨走到蓝湛身侧神情微妙。

江梦梨(不悔)我家长兄呢

江梦梨(不悔)蓝湛

蓝湛顿了顿,眼神回避了她。

江梦梨一看便知晓。

江梦梨(不悔)是不是在哪玄武肚子里

蓝湛口中发涩,应了应。

魏无羡从玄武口中出来,浑身冒着诡异的黑气,气息也不复从前。

玄武对着魏无羡一喷,魏无羡直接用手中的玄铁剑一击击杀了玄武。

玄武哀嚎叫连连,缓缓倒下再无动静。

江梦梨看着如此陌生的魏无羡第一次产生了惧意,但那又如何,那是她的长兄啊。

江梦梨(不悔)长兄,你没事吧

蓝湛看出了魏无羡的异样,拦着江梦梨。

蓝湛(蓝忘机)魏婴此时气息不稳你别过去

江梦梨一把推开蓝湛,直直来到魏无羡面前。

江梦梨(不悔)长兄长兄,你同我讲句话啊

魏无羡眼眶泛着血光,嘴角微微勾起,戾气和杀意极重。

江梦梨刚想动用寒石玉帮助魏无羡脱离此控制。

魏无羡抬手就给了江梦一剑,剑身穿过江梦梨的腰间,“噗”的一口血吐出。

蓝湛见状一掌把魏无羡劈晕。

江梦梨忍着剧痛开始净化魏无羡身体里的鬼气,片刻后,江梦梨才开始为自已疗伤。

江梦梨(不悔)蓝湛我家长兄先拜托给你了,不要告诉他我受伤了,也不要告诉他是他自已伤的我,好吗

蓝湛心口微微发堵,说不清这是什么感觉,面对江梦梨的要求都一一应下。

蓝湛扶着魏无羡回到洞里,而江梦梨便在洞外。

魏无羡此刻浑身难受冰冷刺骨,他睁开眼一看是蓝湛啊。

魏婴(魏无羡)蓝湛,它死了吗

蓝湛看着魏无羡神情认真点了点头。

魏婴(魏无羡)蓝湛我好冷,你给我唱首歌好不好啊

魏无羡扯着蓝湛的衣袖撒娇要听蓝湛唱歌。

蓝湛觉察到不对,一摸额头。

蓝湛(蓝忘机)魏婴,你发烧了

于是蓝湛握着魏无羡的手用灵力为他驱寒。

蓝湛哼着曲子,魏无羡就在这曲声的陪伴下沉沉睡去。

洞外的江梦梨心里苦涩的发酸,眼眶的泪直打转。

终究是在无能为力的年华遇上了一个想相护一生的人,却半分都护不住他。

那一身白衣满心欢喜的少年会不会守不住了。

江梦梨暗暗下了决心,不管后果,我要对得起自已的心。

蓝湛见魏无羡睡了便出洞来到外面看看江梦梨。

蓝湛(蓝忘机)你的伤势如何

江梦梨(不悔)蓝湛,你别担心,我有寒石玉在手,什么伤势都能很快好。

江梦梨(不悔)哪怕被人捅个十刀八刀只要有一口气怎么都能活的好好的

蓝湛的神情忽然紧张了几分

蓝湛(蓝忘机)不可妄言

江梦梨看他严肃认真的样子,噗通一笑。

江梦梨(不悔)我只是同你打个比方,你这般严肃我可会害怕的

蓝湛不禁缓了缓情绪,道。

蓝湛(蓝忘机)下次不了,你可不能够在胡言了

江梦梨调皮的行了行礼,说道

江梦梨(不悔)谨记含光君教诲,梦梨一定铭记于心,永生不忘

这番操作弄的蓝湛耳后红彤彤的。

蓝湛笑了。

江梦梨呆怔了,蓝湛是泽世明珠皎皎君子,不沾半点红尘,一笑起来倾国又倾城。

江梦梨看着入了神。

江梦梨(不悔)蓝湛,你可要多笑笑,你笑起来很好看

蓝湛闻言神色又回到一丝不苟言笑得模样。

一秒回到解放前。

江梦梨想我这是说错什么了吗。

———

江澄本想去云梦找人,可云梦离这么远,转道去了不净世可是不净世和清河已经被温氏所控,于是马不停歇的来到了兰陵。

金子轩带着一众门生和江澄在第二天出发来到暮溪山,经过众人的一番努力终于挖开了洞口,进洞找到了魏无羡蓝湛江梦梨他们所在的地方。

江澄(江晚吟)小梦,魏无羡

本在洞中的俩人轮流照顾昏迷不醒的魏无羡听到声响便走出洞口一看是江澄。

江梦梨(不悔)二哥,二哥你终于来了

江澄看到江梦梨的腰间一大片血迹便无比紧张

江澄(江晚吟)你伤哪里了伤的重不重,魏无羡呢,怎么不在你身边呢

一连串的问题砸的江梦梨脑袋发晕。

江梦梨(不悔)二哥你一下子问这么多我要回答哪一个啊

江梦梨(不悔)你看我像重伤的人吗

看着江梦梨气色红润,说话谈吐气息也稳定。

江澄这才冷静下来,行了行礼

江澄(江晚吟)蓝二公子,这些日子多谢你照顾舍妹了

江澄(江晚吟)舍妹生性顽皮,没给蓝二公子添麻烦吧

蓝湛(蓝忘机)无事,她很好

江澄疑惑的看了看。

江澄(江晚吟)怎么不见魏无羡

江梦梨手戳了一下江澄的肩膀。

江梦梨(不悔)二哥你进去就知道了

进门就看到魏无羡脸色苍白,昏迷不醒。

江梦梨(不悔)是长兄杀了那头怪物,受了点影响,二哥我们还是早点出去吧,这地方不适合养伤

于是江澄背着魏无羡出了洞,走了一段路,便停下来休息,蓝湛担忧云深不知处,而向众位告辞,临行前,江梦梨给了一些药瓶赠予他。

魏无羡躺在地上,江梦梨好几次想拿出那剑,无奈魏无羡握着很紧。

看着那少年脸色苍白,眉头紧皱的样子,江梦梨的内心是煎熬的。

在湖边沾湿手帕轻轻拭去那少年额头的冷汗,这样下去不行。

江梦梨转身就去找江澄。

江梦梨(不悔)二哥,我看我们还是尽快回莲花坞,长兄的伤势未愈,又染上寒疾,我想带长兄先御剑先走一步。

江澄对于她说的话,很是不明。

江澄(江晚吟)剑都在不夜天上缴了,你不是没带剑么

江梦梨笑语如花。

江梦梨(不悔)不不,我才不会这么随他们意呢,二哥给你看看。

江梦梨拿起腰间不起眼的一挂饰,江梦梨心转意念之间瞬间化为一把通体泛着寒光的雪白带着丝丝雪红的剑。

江澄眼神呆滞好半天才回神。

江澄(江晚吟)你你你,有你的,我也是服你了

江梦梨(不悔)好啦我们回家

江梦梨(不悔)你背着长兄啊,我可背不动

江澄明了,俩人走到树下,江澄对着江梦梨说道

江澄(江晚吟)我先去和金兄说一声,你先看着。

江澄说完就去,江梦梨守在一旁,这时魏无羡缓缓睁眼,第一眼就看到江梦梨拿着帕子细致着为他拭去血污,同时也注意到了她身上的一大片血痕。

魏婴(魏无羡)你身上的血是怎么回事,你受伤了

江梦梨(不悔)长兄,你先慢点,我没事,这身上的血啊,是你杀那玄武时溅到我身上的,别忘了你身上的血也不比我少啊

魏无羡听着她一句句话,总觉得乱糟糟的哪里不对。

魏婴(魏无羡)我们出来了,是不是江澄

江梦梨(不悔)对啊,二哥来了一会儿我们御剑回家

魏婴(魏无羡)御剑?

江梦梨(不悔)我的剑哦

江梦梨随意招招手,不忘便出现在魏无羡眼前。

江梦梨(不悔)咱上去吧

江梦梨(不悔)要是不舒服的话,可以换个样式

魏婴(魏无羡)小梨儿,换个…样式?你这

江梦梨打了个响指,不忘瞬间换成了大扇形状。

看的魏无羡和前来的江澄和送行的金子轩以及一众门生一呆。

魏婴(魏无羡)这这这,小梨儿你赶紧的收起

江梦梨(不悔)为何,马上要回去了你让我收起

江澄(江晚吟)魏无羡我们走吧

金子轩的表情微微收敛,微笑道“一路小心。”

江澄一把拉过魏无羡上去,江梦梨一个瞬身便翻上去了。

不忘嗖的一声像流星般划过天空。

——

天空云层交接,蓝天碧水之中,时不时有大雁越过山丘。

江梦梨(不悔)长兄这风景不错啊,你说呢

魏无羡一脸无奈,这小丫头自从学会御剑后,一直很兴奋,时不时就来这一遭。

魏婴(魏无羡)好,晴空万里,一览无遗,有美景可惜没有酒

江梦梨悄悄设下结界,包裹着周围,寒风吹不到,只有暖暖的阳光透过。

魏无羡心头一软,这个丫头………越来越会了嘛。

江澄一言不发,小梦好似变得有什么不同了。

江梦梨(不悔)等你伤好后要多少酒就有多少酒,我管够

魏无羡展颜一笑,江梦梨心中一阵震颤,非礼勿视啊。

————

莲花坞

不忘缓缓降落,化作一不起眼的折扇,江梦梨摇摇扇笑的很欢。

江梦梨(不悔)这居家必备啊,长兄,二哥你们说是不是嘛

江澄一脸懒得理的样子,魏无羡气息不稳,脚步虚浮。

虚弱的笑道

魏婴(魏无羡)是是,小梨儿说什么都是极好的

说的江梦梨心绪不宁,明明好好的为什么我会觉得苦苦的。

三人避开热闹的人群,走了小道直接入了家门。

后亭

三人穿过花圃走过长廊。

见到了江宗主正在教门生如何射箭和技巧。

这时魏无羡喊了声。

魏婴(魏无羡)江叔叔,我也要射纸鸢

方才还笑容常开的少年一下子栽倒在地。

江枫眠阿羡

江梦梨(不悔)长兄

江澄(江晚吟)魏无羡

——

魏无羡安安静静的躺在软塌之上,江梦梨装作无意的拂过手腕,这脉象倒是没什么大碍,就是这手中的玄铁剑比较麻烦。

江梦梨一触摸到玄剑一时间气血翻涌差点一口气没上来。

好凶狠的一把剑。

期间,江厌离来了,端着汤药放在桌上,一副恹忧愁的姿色。

江厌离(师姐)这段时间你们在外头吃了不少苦把

江厌离(师姐)好在回家了,一切都交给阿爹阿娘吧

江厌离(师姐)你们啊好好休息

江梦梨心中苦笑,怎么还能好好休息呢如今温氏行径越发张扬资无忌惮。

江梦梨害怕着,那场景莲花坞变成温氏监察寮满门被灭,血流成河。

这几日做梦做的频率越来越清晰,怕这样的日子不多了,面上依然淡淡笑了笑

江梦梨(不悔)阿姐说的是,我是该多休息休息,那什么时候吃到阿姐的排骨汤啊

江厌离眉间舒展颜一笑

江厌离(师姐)你啊,这个小贪嘴

江厌离(师姐)小梦,别想太多了,万事都有我们

后面的话让江梦梨突然没辙了,看来自已最近是太过于表现得如此吗,先是长兄再是阿姐,除了江澄那个神经大条的人看不出估计爹娘都知道了。

江梦梨(不悔)我去看看阿爹阿娘去

说不过江厌离抬脚落荒而逃。

穿过湖中心走廊,来到一处花园中。

眼看着是在赏花思绪不知飘到哪儿去了。

江夫人携着旁侧俩侍女款款而来。

看到江梦梨身姿飘扬身在花圃从中一动不动。

江夫人小梦你在做什么呢

猛然被一声打断拉回现实,抚摸着花的手指尖被不小心刺破却浑然不觉,放下转身行了行礼

江梦梨(不悔)阿娘好

江夫人心下诧异面上笑着打趣道

江夫人我家小梦都学会请我安了啊,难得啊,这会儿不撒泼耍赖要出去玩了

江梦梨走着上台阶自然的搂着江夫人的手臂笑笑

江梦梨(不悔)不了不了,我啊,就在家里陪着阿爹阿娘哪里都不去了

江梦梨(不悔)再说外面千好万好都没有呆在家中好

江夫人被她这一副认真贫嘴的样子,不免心情佳好唇角微微勾起。

江夫人好了好了,我也没说什么。

这几日风平浪静,江梦梨陪着阿爹阿娘阿姐二哥,魏无羡也已醒来,阿爹去联络各大世家准备联合起来一起讨伐温氏。

江梦梨总是心中不安,总想着要未雨绸缪。

可是该如何做起呢?

————

【我要如何才能护你们周全?】

上一章 玄武现大战一场 陈情令之为你而来,我亦不悔最新章节 下一章 与兰陵金氏的的摩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