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本小说网 > 影视同人小说 > 陈情令之为你而来,我亦不悔
本书标签: 影视同人  同人  影视同人     

玄武现大战一场

陈情令之为你而来,我亦不悔

魏无羡和江梦梨一路滚到底下。

魏无羡把江梦梨护着很好,可他自已滚的浑身疼却一声不吭。

少年满脸笑柔,看的江梦梨一愣一愣,顿时什么害怕什么不安统统见鬼去了。

一根根僵绳索散落下来,众人拉着绳子缓缓而来。

江澄(江晚吟)小梦,魏无羡你们怎么样,还好吧

蓝湛看了看他们,目光不曾离去。

魏婴(魏无羡)还好,没事,小梨儿我可是护着紧紧的,那能让她受伤呢

旁边的江梦梨很没出息的脸红了,还好洞中昏暗,即使有火把照着,但只要不是靠的很近应当是看不出的。

江梦梨想着,自已什么时候情绪都和自家长兄有关,他说的每一句话都能够带动自已的心。

还是别在想了,越想越乱了。

江澄(江晚吟)小梦你在发什么呆呢?

江梦梨(不悔)没有啊

江梦梨(不悔)我只是觉得头一次来到这种地方感觉还蛮刺激的

江澄对她简直无语了。

江澄(江晚吟)你都忘了我们来干嘛的,还有心思想这呢

江梦梨想着在这么多人面前还是给二哥留点面子吧,不怼他了。

江梦梨(不悔)二哥说的是

魏无羡好笑的挑了挑眉,小梨儿难得应承江澄的啊,望了望周围密密麻麻的一群人,顿悟,给江澄留面子呢。

魏无羡方才就注意到金子轩了,便问。

魏婴(魏无羡)你难不成也是因为担心我才来的

金子轩抬头望了望上方“与其在上面看着那对狗男女,还不如下来清净”。

金子轩那额头的一点朱砂显得越发红艳明亮。

魏婴(魏无羡)说的也是啊

众人一直往前走,上方还是传来哪温晁怒喝声“人呢,都死哪去了。”

江梦梨(不悔)长兄,距离这么远了,怎么还能听到啊

魏无羡笑笑道

魏婴(魏无羡)这洞中空旷此处又有水声,想必别有洞天。

魏婴(魏无羡)小梨儿不必担心,有我和江澄在

江梦梨点了点头,金子轩说道“我们离那地已有数百丈之远,也不知什么妖兽会聚在此地”。

此刻大家都在打量着周围一切。

温晁迟迟得不到回应便下来了。

走到此处的时候,劈头盖脸的对着众人就是一通怒骂。

众人本就来此就很不甘,如今温晁火上浇油,更是怒火冲天却不敢硬碰硬。

他们怕的不是温晁,怕是给自已家里带来麻烦。

一路上忍气吞声。

温晁身边有温逐流一路跟随保护,有这高手在,有心想做什么都得计较一般值不值当。

“看来要引出妖兽不得用上一些手段”。

温晁想要用活人作饵引妖兽出现,而后又想找人放放血引出妖兽。

金子轩虽高傲但也看不惯温晁所做所为“够了,你方才要用活人为饵食现今又要找人放血引妖兽,温晁你不要欺人太甚。”

温晁难得在佳人面前想出这个好办法却被金子轩拂了面子,早已不耐烦了看到金子轩身边的绵绵便动了心思。

温晁侍女娇娇看出了公子的意思笑莹莹的说道“我看就她把。”

温晁破天荒的应了娇娇“好,就她把”。

绵绵害怕着握着金子轩的袖子连连退后至后头,金子轩也挡在她前面。

蓝湛拿着火把往哪儿一站隔绝温晁的人手靠近,意思在明显不过。

江梦梨走来,瞧了温晁一眼,瞧得温晁心头发虚。

江梦梨(不悔)怎么,温二公子这就开始迫不及待了

温晁看着江梦梨好言好语一番“只是放放血,不会要他命的,再说本公子时那种不顾他人死活的人吗,何况我们人多还怕救不了人呐”。

江梦梨少见的冷嘲热讽。

江梦梨(不悔)温二公子真是挺能是非黑白颠倒,何种话到了你口中都变得如此仗势欺人啊,不不不,你本就如此,还不自知

“仗势欺人人通通该杀,我怎么可能如此呢”。

江梦梨觉得刚刚的话像是喂了狗一般,无比隔应。

偏偏温晁睁眼说瞎话的本事信手拈来,让人无法同他再说。

魏无羡走到一旁拉过江梦梨拿着火把指着温晁。

魏婴(魏无羡)不错,仗家世欺人通通该杀,不但要要杀还要砍其头颅使其万人唾骂,警示后世

温晁气急怒喝“这那个狗屁不通的人说的话。”

魏无羡看着温晁头一次觉得他如此可笑又愚蠢。

魏婴(魏无羡)温晁,你知道这是谁说的话吗,这可是你们温氏大大名仕温卯说的,你觉得说你先祖的话狗屁不通。

魏婴(魏无羡)辱骂温氏先祖是什么下场,我记得是格杀勿论吧

魏婴(魏无羡)温晁你现在就可以去死了

说着便拿着火把朝着温晁而去,温逐流反应极快瞬间和魏无撕打起来。

周围着人乱成一片,温氏门生众多与其一方打斗。

混乱之时温氏娇娇拿着在火把下烫红的烙铁朝着绵绵而去。

江梦梨时时刻刻注意着一切,自然没错过那娇娇的举动。

一瞬间气势大开,一把打落她手中的烙铁,一脚把那娇娇踹出数米远。

棉棉被吓愣在当场,而后才后知后觉的看到是江家小姐救了自已。

江梦梨(不悔)我早就想打你了,刚好你送上门来

江梦梨(不悔)来来来,让我看看你有多大本事

江梦梨对着她就是一通拳打脚踢,那叫一个畅快淋漓。

打完后浑身都舒坦了。

娇娇起先还呼救几声,到后来只哼哼唧唧的几下不敢反抗,实力悬殊如何相坑。

温晁见此竟不施救,让王灵娇对他有了恨意。

江梦梨走到绵绵面前,拍拍她的肩膀说

江梦梨(不悔)看,我把她揍一顿了给你出气了,咱们边上去聊聊天吧

绵绵本还在抽泣,被她这么一副活宝样式生生逗笑了。

绵绵顿时喜笑道“好”。

江澄余光一瞧,莞尔一笑,全天下就只有她做的出来,她没事便好,至于他人干他什么事。

魏无羡蓝湛等人也是各有千秋,一人觉得她极好,一人觉得太过于鲁莽过头,万一对方反扑……。

娇娇眼中的恨意滔天,趁其不备把那烫的火红的烙铁用尽全身气力朝着江梦梨扔去。

江澄在和温氏门生缠斗,一时脱不开身不免心急如焚。

江澄(江晚吟)小梦,危险后面

魏无羡转头一看,一个纵身一跃挡在前头,那烙铁生生的烫在了他的胸上。

江梦梨怔住了,绵绵也被吓傻了。

看到脚下的魏无羡才反应过来,江梦梨当即就是一掌打在那娇娇的肩上。

娇娇倒地口吐鲜血昏迷。

江梦梨怒气冲冲奔向温晁刚要出手便被赶来的温逐流一挡,江梦梨眼睛一眯觉得早晚要交手不如趁早。

于是左一拳右一脚,动作飘逸流水,很是好看。

温逐流倒也不伤她只是防御着。

气的江梦梨当场就想用玲珑链来对付。

被魏无羡看穿,擒贼先擒王,拿着地下的剑一把架在温晁脖子上。

抓着温晁就是一跃到某个大石块上高喊道

魏婴(魏无羡)都给我住手

温晁胆小怕死,不免也跟着喊“对对,大家都住手,听魏公子的”。

江梦梨瞬间停下动作,心头警铃大作,长兄你脚下踩着可是…那玄武啊。

江梦梨小心翼翼的走过来,便被蓝湛一拦。

蓝湛(蓝忘机)危险,别过去

顿时那石头不停的抖动起来,魏无羡还以为地震了。

那长长的脖子眼睛阴狠着看着周围。

蓝湛察觉到异样便提醒道

蓝湛(蓝忘机)噤声,它视力不好。

可是温晁早已被吓坏,顿时方寸大乱喊道“温逐流救我。”

玄武一听声响剧烈运动起来,魏无羡无法只好带着温晁飞身落地。

温晁连滚带爬的来到温逐流身后,同行的温情见这情况难以收拾不免忧心。

温晁带着温氏众人一起逃走了,逃走之前不忘记带着王灵娇一起。

上了崖口还命人砍断绳索,洞口也被堵住了。

温情为此和温晁起了争执“温二公子,你这样做让温伯伯如何向各大世家交代,你又如何向温伯伯交代。”

温晁怒极“你少拿我爹来压我,再说这些人的去处我随便找一理由便可以了。”

温晁一个眼神暗示,温逐流就把温情劈晕带走了。

至于江梦梨……温晁对此也是遗憾。

———

众人好不容易摆脱那妖兽,到了地方才发现温氏居然把绳索砍断了。

江梦梨(不悔)依那温晁的性子,恐怕上去了洞口也被堵了

众人一时间纷纷说着。

“我们呆在这里,爹娘发现我们不在不夜天一定会来找我们的”。

“哼,恐怕温晁早已有了借口,我们呆在这也是等死”。

江梦梨(不悔)长兄,蓝湛怎么办

江梦梨没了主意。

魏无羡给了她一个放心的眼神,说道

魏婴(魏无羡)与其眼巴巴着等着爹娘来救,不如自救。

蓝湛(蓝忘机)回去,潭中有枫叶

魏婴(魏无羡)蓝湛你的意思是,水下有出口

蓝湛点了点头,江梦梨更是开心了。

江梦梨(不悔)终于可以出去了

众人也是松了一口气。

于是回到那妖兽遵守的湖边。

江梦梨(不悔)怎么引开那妖兽的注意力呢?

江梦梨动了动手中的玲珑链,心下有了数。

蓝湛看出了她的心思,抬手便要拉却没拉住。

江梦梨挥动着手中的玲珑链,那丝丝缕缕的灵气点点光芒折射成线化成网把妖兽困住。

魏无羡给了江澄一个眼神。

江澄一个闪身趁着妖兽不注意落入水中探查。

妖兽挣扎着动作越来越大,江梦梨的灵力远远不够,又不能使用寒石玉,只得苦撑。

二哥,你在不来我受不住了,江梦梨心中的呢喃无人知。

过了一会儿,江澄回来了,告诉大家。

江澄(江晚吟)潭下有个洞,洞口不小。

魏婴(魏无羡)不小是多少

江澄(江晚吟)一次能过五六个

魏婴(魏无羡)大家听好,没受伤带上受伤的,会水的带上不会水的,一次能过五六个,大家都不要抢

魏无羡和蓝湛互对了眼神,彼此明白。

魏婴(魏无羡)蓝湛你和他们先走我随后带着小梨儿一起

可是此时意外发生了,江梦梨设下的网瞬间撕裂。

妖兽的口中喷出烈火冲着江梦梨而来。

江梦梨体力不支,还是蓝湛飞身而来一把拉过江梦梨这才险躲过一劫。

这一幕发生时看着魏无羡心都快跳出来了,走到一半的江澄都呆住了。

还好蓝湛在,不然魏无羡都不敢往下想。

魏婴(魏无羡)江澄你先走,找人来救我们,我会照顾好小梨儿的,你放心

江澄纵然千不甘万不愿也只能顾全大局为主。

江澄(江晚吟)魏无羡,小梦你们等着我会找人来救你们的

金子轩一把拉过江澄“快点,在耽误就都走不了了,别让江梦梨的一番苦心白费了”。

江澄咬咬牙一去不回。

众人一个个都平安离开了。

江梦梨被匆忙赶来的魏无羡一搂,直接带着她跑,蓝湛避尘一出湖中千层浪花挡了挡,也一起。

跑着跑着发现旁侧有个洞口。

三人便一起进去了。

江梦梨(不悔)我滴天,这也太刺激了

江梦梨嘴角的血腥还未抹去,二人见了都望着。

魏无羡上前用袖子轻轻拾去哪血痕。

魏婴(魏无羡)就知道逞能

魏婴(魏无羡)怎么样了

江梦梨笑得眉眼弯弯。

江梦梨(不悔)没事没事,我可高兴了呢,人生第一次这么痛快淋漓的打一次架

魏婴(魏无羡)从前不也经常同我们切磋吗

江梦梨(不悔)不不,那不一样,每次长兄二哥都让着我不好玩

江梦梨(不悔)再说,就是可惜没打够

魏无羡苦笑不得

魏婴(魏无羡)合着你还想来啊

江梦梨那点头样式真是让蓝湛起了忧虑。

蓝湛(蓝忘机)如此太过于危险

蓝湛(蓝忘机)魏婴,她一向如此吗

魏无羡此时伸了伸懒腰,嬉笑道

魏婴(魏无羡)不不,蓝湛你看到的只是冰山一角,她要是耍赖起来可缠人了,你怕是没见过

蓝湛的神情有点疑惑

蓝湛(蓝忘机)那她是如何缠着你的

江梦梨一口气差点没上来,你们俩个当着本人的面讨论这个问题不好吧。

江梦梨(不悔)长兄啊,蓝湛关于这个问题我们稍后再说好吧,先休息才行

江梦梨几步便走到他们旁侧抬手便要去碰魏无羡不久前被烙铁烫伤的地方。

魏无羡一个激灵连忙抓住她手。

魏婴(魏无羡)你想干嘛

江梦梨(不悔)疗伤啊

江梦梨(不悔)现下又没外人,寒石玉的力量想用就用,不用太浪费了

魏无羡走到一边,连连摆手

魏婴(魏无羡)不用了不用了,那个男孩子身上没几个疤,那是我的光荣事迹。

蓝湛看了看魏无羡说道

蓝湛(蓝忘机)你身上的疤可是会留一辈子了

蓝湛(蓝忘机)去也去不掉

江梦梨(不悔)就是啊,长兄你听话,一下就好保证一点伤也没有

奈何魏无羡不愿,江梦梨也不能勉强。

魏无羡生了火,三人说起了稍稍话。

魏婴(魏无羡)蓝湛云深不知处真的烧了吗

江梦梨(不悔)烧是烧过,我后来就把火给灭了,怕温晁再来顺便设了障眼法,对付一般人足够了。

蓝湛对着魏无羡点了点头应了应。

魏婴(魏无羡)小梨儿你的寒石玉可能对付那乌龟王八

江梦梨笑出声来,王八,亏自家长兄说的出口。

江梦梨(不悔)能,但不确定多久

江梦梨(不悔)那不像普通的王八吧

蓝湛和魏无羡一转眼间之间互相望着。

魏婴(魏无羡)蓝湛那难道是屠戮玄武

魏婴(魏无羡)百年前薛重亥用阴铁控制大开杀戒的哪只王八

蓝湛(蓝忘机)应当是

江梦梨不禁一笑,这俩人真是太登对了。

要是我不在………

也是个好结局啊。

我好像做了很多不该的事情,如果此时蓝湛还有伤,长兄会给他治伤还会更近一步。

江梦梨的心情瞬间凝结。

现在开始抽身来得及吗?

魏无羡看着她一会儿摇头晃脑一会儿点头的……

魏婴(魏无羡)小梨儿你又在胡思乱想了

江梦梨咳嗽了几声,这人怎么什么都知道,有读心术不成。

江梦梨(不悔)蓝湛你也不……

江梦梨一看才知道蓝湛睡了。

魏无羡走到江梦梨身边,笑笑

魏婴(魏无羡)看来姑苏蓝氏那令人发指的作息时间还是有用的,起码我们知道现今是什么时辰

江梦梨(不悔)我也睡了

魏无羡脱下衣服盖在江梦梨的身上。

蓝湛此时身上披着一件外衣,那是魏无羡的。

魏无羡看看俩人,心满意足的闭上眼。

————

人生总是行走在边边上,一不小心就失了自我。

上一章 暮溪山,玄武洞 陈情令之为你而来,我亦不悔最新章节 下一章 屠戮玄武死,莲花坞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