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本小说网 > 影视同人小说 > 陈情令之为你而来,我亦不悔
本书标签: 影视同人  原创女主  同人     

暮溪山,玄武洞

陈情令之为你而来,我亦不悔

江梦梨一路上心神不定,想着这算什么啊。

——

此时温晁来到地牢发现魏无羡既没有断手也没有断脚。

相反他的精神还不错,温晁气的脸色发青。

转头对着那恶犬开始训。

本想对着魏无羡嘲讽一番,又想到那末神影,恶狠狠的瞪了魏无羡几眼“此番算你运气好,下次咱走的瞧”。

大步流星走去。

——

魏无羡一步一步走上前,依然是哪爱笑的少年郎。

江梦梨低头不语,长兄已经拒绝我的帮助了,是不是也代表着以后都不要我了。

江梦梨思绪百转千回,魏无羡抬眸望了望,心中苦笑这下有得哄了。

长长的百层阶梯之上,俩抹火红色身影缓缓踏步而来。

是温晁还有许久不见的温情。

江梦梨(不悔)温姐姐

江梦梨这一声低语,身边的俩侧人都听到了。

也是相互看着彼此,目光中透露浓浓的关切。

江梦梨看到自家二哥握着那温氏箐华录折书都快握烂了。

不禁想到他们俩以后的结局。

温晁今日难得大发慈悲一次“今日你们朗诵温氏箐华录,朗诵完便可以下去了,本公子懒得看你们一副死样。”

说完便余光瞧了瞧江梦梨,看她一脸兴致不高的样,温晁也头疼了,头一次这么想要一个人,比起那娇娇那玩物更让我心神荡漾,看她一眼便觉得世上没什么可以与她想与了。

魏无羡自然察觉温晁那裸露的目光,内心沉了沉,稳住气绪..。

众人开始朗诵,蓝湛和江梦梨除外。

朗诵之声。

“《温们箐华录》岐山温氏先祖温卯”。

“乃兴家族而衰门派第一人也,仗家世欺人为非作歹之徒,通通该杀,不但要杀,使其遭万人唾骂还要砍其头颅,使其遭万人唾骂,警醒后世”。

江梦梨不雅的伸了伸懒腰,觉得万分无聊。

江梦梨(不悔)差不多就得了,念了多久了,不是说念完后可以回房休息了啊

江梦梨的话迎来众人纷纷侧目而视。

“这江梦梨是不要命了吗”?

“敢在大庭广众给温晁难堪。”

众人的话传入江澄魏无羡蓝湛等人之耳。

江澄的手紧握成拳,侧过头瞪了瞪江梦梨那神情就是在说你又在搞什么鬼。

魏无羡喉咙发紧,看了看她,却发现她今日与平常不一样了。

“对对,方才就是那么一说,江梦梨当真了啊,既如此那就下去吧,给你们一个机会,别耽误了本公子的时间。”

温晁越是这样,江梦梨越是不安,自已都这样子给他难堪既然接下了还应了自已的话。

众人一路散去。

魏婴(魏无羡)小梨儿

江梦梨刚踏步便听到了他的声音。

停在当场,不言不语。

良久,温氏守卫来催人了“怎么魏公子还不想走”?

就连神经大条的江澄也感觉到他们的不对劲。

江澄撞了撞魏无羡的肩膀问道

江澄(江晚吟)魏无羡,你怎么惹她了,头一次看到她这般不理你啊

江梦梨微微动了动唇,一转身魏无羡江澄都被催着走了。

江梦梨终究没跟她的长兄说上一句话。

———

房间内

魏无羡的伤好的差不多了。

他在房间里走来走去,看的人很是晕头转向。

江澄(江晚吟)停停停,回来后,一直这样,你同我说说发生什么事了

魏无羡停下脚步坐在床上,手不安着不停的抚摸温氏箐华录书。

江澄(江晚吟)问你话呢,你又不说急死人了

江澄(江晚吟)怎么,小梦平时待你如何你不晓得吗,过几天就好了,平常不都这样吗

江澄(江晚吟)用的着这样吗

江澄转过身倒杯水递给魏无羡。

江澄(江晚吟)别太担心了,你应该相信她

魏无羡接过水一饮而尽,笑道

魏婴(魏无羡)谢了啊,江澄

魏无羡心中还是有点不笃定的。

——

休息时间一晃而过。

众人继续朗诵着。

江梦梨想起刚刚休息之时温晁来到她房间,吓得她心头直跳,以为他要对自已什么,都做好鱼死网破的念头了。

结果温晁什么都没做,单纯着在她房里吃着饭菜,同她说话的语气很是温柔。

江梦梨抬头看了看了上方的人这差距这态度。

心中直发虚。

她怕这样的人,现今对她百依百顺,有求必应,到了难以负核的时候难免会做出什么没人性的事来。

忽然有一弟子上来,在温晁耳边低语了一番。

原来有一山名为暮溪山。

最近异动繁频,实乃异常,此地乃妖兽聚集之地,普通人根本无法进入。

即使修仙之人也很难全身而退。

温氏众人其一判断其中定有妖兽作崇,然而温氏派去镇压的门生几乎死生惨重有来无回。

因而这位温氏门生来急匆匆来此禀告。

温晁扶了扶脑袋,靠着,一挥手那人就下去了。

温晁看看台下的人又转眼看看江梦梨,许是个好机会,让她看看岐山温氏是何等风光恣意,不是什么人都能如此的。

“今日我就宣布一件喜事,方才的事想必你们也知道了,若是能够抓住妖兽仙督必然大喜,说不定你们还能捞到赏赐,不然免得有人说我岐山温氏不识人才不知人善用”。

众人听着这番话,无语,耳清目明的人一听便知他打什么主意,偏偏说的寇冕堂皇。

江梦梨(不悔)这是打的什么主意

江梦梨(不悔)真当旁人都是傻子了

江梦梨的声音不偏不齐,温晁微微一笑,“江家梦梨有所不知,这暮溪山虽是妖兽群集之地,但闻风景极美,是个好去处。”

讲梦梨懒得与他争辩,这人厚颜无止,根本就是对牛弹琴。

———

暮溪山

众人一路上走走停停,这温晁所言确实不差,风景是极美,如果不是此种情况,江梦梨是很愿意停下来,感受着阳光的暖意,风的铃声,云的舞蹈,还有那蓝天路可谓美景啊。

再加上美食那在好不过了。

温晁期间几次三番的相邀“小梦梨要不一起骑马踏青,坐在马上的风景绝对是别出心裁的。”

江梦梨(不悔)不用了,多谢温公子美意。

言摆,便行了行礼就快速离开此地了。

温晁脸色发狠,心道我三番五次低声下气讨好,半点都不知我情。

温晁旁侧的女人便是她的随身侍女—娇娇。

“公子,何必为了这种人生气,气坏身子可怎么得好啊,奴家还得心疼呢。”

温晁挑了挑眉,手捏着她的下巴道“还是你懂事。”

江梦梨走着走着看到不远处走来的魏无羡和江澄。

江梦梨下意识就想转身走,被江澄叫住。

江澄(江晚吟)怎么,如今胆子越发大了,连二哥都不想理了

江梦梨想想也是,他是二哥又不是………长兄。

江梦梨(不悔)二哥,我这不是这不是………

说了半天却说不出所以然来,便不说话了,那样子别提多别扭了。

魏无羡看了看,前来解围。

魏婴(魏无羡)好了好了,江澄,小梨儿这是生我气呢,与你没什么干系,你别说她了啊

江澄白他一眼,都当我傻呢。

魏婴(魏无羡)还生气吗,要不要揍我几下解解气

说着魏无羡就上前拉着江梦梨的手刚要打,江梦梨便急忙挣脱,可魏无羡抓得极紧,挣了半天都没成功,便放弃了。

江梦梨心绪不宁,她不舍得但是又好气。

江梦梨(不悔)长兄,你先放手,我不是生你的气,也没想打你出气,只是觉得我好像没有什么用

这一句没什么用生生敲打在魏无羡和江澄的心上。

魏婴(魏无羡)不不不,没有的事,咱家一小梨儿最最可爱最最聪明了,怎么说是没用呢,还是在生我的气啊

魏无羡嘟嘴卖萌的样子让江梦梨不禁一笑,心中郁气散去不少,轻松许多。

江梦梨摇了摇魏无羡的手臂,撒娇道

江梦梨(不悔)好啦好啦,我都没同你生气你还说呢,以后不许那样了,都说了是家人了,哪能拒绝家里人的

魏无羡这几天的低落情绪被她这模样弄的一扫而光,满心欢喜。

魏婴(魏无羡)好好,绝对没下次了

江澄看着俩人心中苦笑心头酸涩半点都插不进话。

江梦梨眼尖瞧见蓝湛那一腐一拐的样子,心下一惊这是装的还是真的,那时,虽治愈的差不多,难保没有留下什么后遗症。

当局者迷,江梦梨担忧过了,寒石玉功效自然无可挑剔的。

魏无羡小跑着过去,看着蓝湛这样子,心头也不好受。

魏婴(魏无羡)蓝湛,你这腿真的没事啊,不然我背你吧

蓝湛后退一步,轻轻道

蓝湛(蓝忘机)无事

江梦梨来到他们身旁,调皮朝着蓝湛眨了眨眼。

江梦梨(不悔)这伤啊,要好生休息才行

魏无羡一听便想办法去了。

江梦梨(不悔)长兄可以去试着找温姐姐,就说我累了,能不能停下休息会儿。

魏无羡果然去找温情了,大部队因为温情举动而短暂的停下,得到了喘息的机会。

温晁抬眼一看,看到江梦梨不停着锤自已的双腿,便知道她也累了,摇摇头什么都没说,依然和侍女嬉笑。

江澄看着那对令人作呕的一对,作势说了几句

江澄(江晚吟)一对狗男女

魏婴(魏无羡)王八配狗天长地久

江梦梨不禁意笑喷了,一声声如铃兰般的笑声缓缓传入众人耳中。

蓝湛见了也是有了几分笑意。

江澄宠溺的轻轻的敲了敲她的头,无奈道

江澄(江晚吟)都什么时候了,你还笑

江梦梨这才直直勉强止住笑声,但肩膀的小幅度的抖动还是出卖了她。

魏无羡笑了,江梦梨停了,那笑容仿佛经过几个世纪般停驻在江梦梨的心头。

江梦梨心头一叹她家长兄真真是好看的紧,只要他一笑,好像什么千难万险都能过去。

江梦梨(不悔)长兄,你笑起来真的把我的魂都勾走了

江澄一听心下了道难不成就因为魏无羡会笑她才如此的。

魏无羡故作咳嗽,差点被她这番话吓得咬到舌头。

魏婴(魏无羡)小梨儿话不能乱说啊,你这样我回去会被江叔叔江夫人罚死的

江梦梨笑笑不言,心想哪一次真正重责与你啊,阿爹交你剑术功夫,阿娘借着罚你的由头,叫你抄练符咒和方法,那样真正罚过。

温晁看着不远处他们的笑谈语间,何时小梦梨能对他笑一笑呢。

温晁握着鞭子的手紧了紧,心中发闷,大声喝道“都给我起来,继续出发,”。

大伙儿继续四处寻找出口。

金子轩的门生不免愤愤道“佩剑都被缴了,如今来寻妖兽分明是拿我们当肉盾。”

绵绵看了看自家公子,一脸不安。

金子轩皱眉道“好了,大家都小心点便是”。

金氏门生行了行礼便下去了。

此时在湖边,魏无羡看了看不远处的一座山峰,那山被迷雾围城,看不清里头情形。

江梦梨自然也发觉了这一点。

魏无羡从中掏出一张符咒施法引到哪迷雾重重之中。

雾霾散开,出口正在眼前。

温晁喜不自胜,身旁的侍女气焰更是嚣张。

不停着指挥着众人,口出不逊也就摆了,还仗势欺人。

江梦梨从小到大见过的人太多了,就是没见过这类型的人,忒不要脸了。

江梦梨(不悔)你够了没,最好给我闭嘴,你在嚷嚷我不介意让你吃点苦头

那侍女拿着烙铁抬头就要说,便感觉身边的人那深深的冷意的目光。

温晁很不高兴。

那侍女自然知道温公子最近对那女子出奇的好,若是惹了他,怕是自已也讨不到好,便恶狠狠的瞪了瞪便转身拉着温晁说说笑笑。

这女人真的是欺软怕硬啊。

江梦梨摇摇头想想算了,与这种人论短长,真是掉价。

——————

洞中空气流畅,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洞中有很多倒立的蝙蝠体型娇小却也是不好惹。

路旁石子众多,山洞看似大,其实处处都有小道急难走。

走着走着便来到一处崖边。

那地下深不见底,江梦梨从进洞之时就一直握着魏无羡的手不曾放手。

众人纷纷噤声,深怕温晁找上自已。

果不其然,“有谁想下去探查一番啊。”

“下去者重重有赏。”

这话在众人哪里并未引起多大效果,都惜命。

温晁看了看,嘴角扬起几分笑,那笑得十分疹人“魏无羡你既然如此胆大,不如你下去吧,说着便推他下去了。”

温晁不知江梦梨一直握着魏无羡的手,这推俩人一起下去了。

温晁大惊失色“江梦梨”。

蓝湛极少见的神色乱了。

蓝湛(蓝忘机)魏婴,江梦梨

江澄瞧了瞧,却是干瞪眼心中发急。

————

【想让我放手没可能,除非我不在了。】

上一章 一同,不会留你一人在此 陈情令之为你而来,我亦不悔最新章节 下一章 玄武现大战一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