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本小说网 > 影视同人小说 > 陈情令之为你而来,我亦不悔
本书标签: 影视同人  同人  影视同人     

再次回到云深不知处

陈情令之为你而来,我亦不悔

明明天色晴朗云动飘逸,偏偏人心难测。

蓝湛在回程的途中早已发现有人暗中跟随。

顿时频频回首,却不见其人。

蓝湛轻微的勾起唇,轻声道

蓝湛(蓝忘机)出来

江梦梨听耳不闻,心想定是蓝湛故意诈她的,才不呢。

江梦梨许久未听声响也无脚步声,心中着急,连忙解除身上的隐身咒。

疾步踏出树丛看到小路中间空空如也。

心中着急

江梦梨(不悔)蓝湛,蓝湛

江梦梨(不悔)不会吧,这就悄无声息的走了,连跟都不让跟啊

江梦梨嘀嘀咕咕的说了一通,没看到身后的蓝湛一脸无奈。

蓝湛(蓝忘机)你何时出来的

江梦梨听声蓦然转过身惊喜交加,言语之间不免有些委屈

江梦梨(不悔)蓝湛,我还以为还以为你走了

江梦梨(不悔)我昨夜出来遛弯看风景赏月不巧看到你出门,便偷偷上了。

明明做错的了事,面上还一副很委屈的样,蓝湛想着果然和魏婴一个模子出来的,半点都不让人省心。

蓝湛(蓝忘机)魏婴可知

江梦梨(不悔)我也是刚出城门才想着就回去写了信,在出来时又不见你,我走了好多冤枉路。

蓝湛一时间静默无言,顿了会,才问

蓝湛(蓝忘机)如何找着的?

江梦梨尴尬的摸摸鼻子,笑道

江梦梨(不悔)我说了,你可不许生气啊,蓝湛,说好的哦

蓝湛(蓝忘机)

江梦梨(不悔)因为我的玉和你的兔子玉有一丝联系所以……根据气息可以指路

江梦梨的小手拉了拉蓝湛的衣袖撒娇起来。

江梦梨(不悔)说好不生气的啊,蓝湛

蓝湛眼神一盯,江梦梨乖巧的放下手。

江梦梨(不悔)那么蓝湛我们一同可好?

蓝湛转身直走,江梦梨一路跟随叽叽喳喳。

———

魏无羡和江澄回到了莲花坞。

莲花坞人声鼎沸,一派祥和,路上人们亲切热情。

“江公子回来了,魏公子回来了”。

可见亲民一家。

魏无羡路过一家菜摊,人家还热情的给了今早最新鲜的莲藕和莲蓬莲子。

魏无羡和江澄带着一麻袋的乡民们的美意,回到了家中。

家中奴仆见到自家俩位公子回来了,欢喜的喊声。

“公子们回来了”。

“公子们回来了”。

其中一奴婢穿过长长的湖中亭廊走道,湖中满面莲花相映红,湖天一色,美不胜收好似人间仙境。

“小姐,小姐”。

江厌离正在亭台作画,听见自己贴身丫头小莲的呼喊,不免停笔。

江厌离(师姐)这般急切做什么

“小姐,是公子们回来了”。

江厌离喜上眉梢。

江厌离(师姐)是阿澄,阿羡他们回来了。

——

大厅

魏无羡和江澄跪在此,俩人有说有笑的。

江宗主来了,问起二人在外可有遇到难处,或遇上什么事端。

一片关切之心并无责怪之意。

只是在门口瞧了瞧俩眼。

江枫眠小梦呢,怎么没和你们一起吗

江澄手锤了锤魏无羡的肩膀,在明显不过。

魏婴(魏无羡)那个啊,江叔叔,小梨儿她……

绕是魏无羡能言善辩在江宗主面前那是班门弄斧。

魏无羡自觉得把信拿出,起身递给了江宗主手中。

江枫眠看完信后,在不经瞧了瞧魏无羡,心中哀叹这俩人何时才能够坦诚相见呢。

江枫眠也罢,有蓝二公子在,想必小梦安全无虞

紧接着江澄本想说什么,被魏无羡手一握便禁了口。

三人在此说了很久的话。

江厌离一进门看到他们便欢喜。

江厌离(师姐)阿澄,阿羡

仨人相互说着话,魏无羡此时和孩子一般。

魏婴(魏无羡)师姐,看你想我看想得都瘦了

江澄用手肘撞了魏无羡一下

江澄(江晚吟)你还要不要脸

三人行笑打闹很是温馨。

江厌离心中念了念要是小梦在就更好了,我们一家人就齐全了。

———

饭桌上

江宗主和魏无羡江澄江厌离一起用午饭,餐色简单,三素二荤。

江厌离手剥着莲子壳,一颗颗白胖胖的娃娃盛满了碟子。

此时江夫人出现了,便一起用餐。

饭桌上,江夫人对于温氏派人告知每个仙门百家都要出一个至俩个亲传弟子到场听训。

大发雷霆,次次句句在理。

她知道不完全是魏无羡的错,可还是忍不住出言

江夫人我们家就阿澄阿离俩个,小梦年幼,江枫眠你打算让谁去

江枫眠见自家夫人气性不小,便好生好语道

江枫眠夫人,此事为夫心中有数,夫人宽心

说着私下手还握着一起。

可见这些年俩人感情进展,江梦梨此时要是在的话便会大呼几声总算没有白费这些年的心血。

魏无羡吃着自家师姐剥的莲子,听到此话,手一举,便说道

魏婴(魏无羡)我去

江夫人看了看魏无羡,本想说他几句,可脑海中闪现出小梦那巧笑倩兮讨好的模样,便改口了

江夫人儿女都是债

魏无羡手不可察的微微一抖,儿女吗?

江夫人你们二人此去要慎言慎行,万不可惹事生非,阿澄你可要看好魏无羡以免他又惹出什么叫蛾子。

言词虽凌厉了些,但说出的话句句透露出她对他们的关心。

沉重话题后,便是一片欢声笑语,闲话家常。

————

另一边

蓝湛看了看天色停下脚步,江梦梨顿时不明。

江梦梨(不悔)好端端走着怎么停下来了,蓝湛

此时温晁带着一群人出现在此,蓝湛面不改色,手拿着避尘把江梦梨护在身后。

温晁一眼就看到了江梦梨,俩眼发光,一脸得意。

“蓝二公子,我大哥温旭已经带人去了云深不知处,你此时赶去你以为你能看到什么”。

江梦梨一听见这欠扁的话便想要出来怼他几句。

无奈蓝湛把她挡着严严实实的。

温晁见看不到人便心生怒气,手一摆,温逐流便向前几步。

蓝湛掏出一张符咒,往他们哪儿一扔,瞬间无数星火燎原般燃起。

蓝湛搂着江梦梨御剑远离此地。

温逐流刚要追,被温晁喊停,一向沉默寡言的温逐流难得开口“不追吗”。

温晁许是见到佳人,加上最近父亲对自已的赞赏心情不错,便多言了几句“就算他们赶到看到也是一片废墟”。

———

蓝湛带着江梦梨在空中飞行,但是耗费的灵力更甚,恐怕此行到了云深不知处还有一场硬仗要打。

要是灵力不足,如何和温氏相抗,江梦梨想道不免手中握着的力道紧了紧。

蓝湛余光一扫瞧见了她的小动作。

蓝湛(蓝忘机)放心,有我在

江梦梨神情恍惚好像看到了长兄在对她说小梨儿,有我在。

高空云集风景何等壮观辽阔,可惜事从权急,无暇顾及。

江梦梨暗中动用了寒石玉之力,催动灵力速度奇快,还在蓝湛毫无察觉的的情况将灵力悄悄渡他。

不过片刻便到了云深不知处。

门口

横七竖八的尸体,蓝氏门生惨死无数,血流成河染红了阶梯。

满地的血红刺痛了蓝湛的眼。

江梦梨感觉自已的心被狠狠的捅了一刀。

心中万分自责。

不远处天空隐隐看到的浓烟升起。

蓝湛和江梦梨加快脚步,看到昔日学堂之处一片火海。

江梦梨手微微一转,口中念道

江梦梨(不悔)

火光瞬间熄灭无踪,一切恢复如常。

蓝湛心中惊骇,面上严寒如冰。

蓝湛(蓝忘机)江梦梨,以后不要在用了,尤其是现在……

蓝湛头一次点名道姓叫他,可见事态严重。

江梦梨也知道寒石玉的力量古往今来都有人想要据为已有。

蓝湛的话都是为了她,江梦梨点点头

江梦梨(不悔)蓝湛,我听你的

俩人听见前方的喊打声,便飞身而去。

江梦梨刚想用手中的十指玲珑出击,便被蓝湛一手握住,眼神中的含义江梦梨见了便知晓。

蓝湛空中执琴,一记炫杀术便杀的温氏走狗连连后退,有的承受不住当场吐血昏迷。

江梦梨连连叫好。

为后头的蓝氏门生和家人争取了逃跑的时间。

江梦梨也想做些什么,但是方才蓝湛的意思她明白他不希望她出手。

不出手便不会暴露。

蓝湛琴声之处暗藏杀机,温氏众人都已受不住,蓝湛见此,再次抚琴出击,扬满天飞沙。

待温旭众人看到之时已无二人身影。

后山

寒潭洞

蓝氏众人都在此处避难,蓝氏家主蓝曦臣带着家中珍藏名贵书籍从密道出走。

蓝先生想为蓝氏留下一丝血脉和传承。

蓝湛一语不发,江梦梨不好说些什么,只是身体的那股寒气又开始作崇,梦梨心中纳闷,怎么偏偏这时候来了,真是流年不利啊。

洞外

温旭抓住几个蓝氏门外弟子,想以此要胁他们。

江梦梨心中早已按耐不住了,刚有所动作便被蓝湛制止。

江梦梨(不悔)蓝湛门口还有些弟子没进来,我不是蓝氏中人温氏不会拿我怎么样的。

蓝湛坚定的摇了摇头,不行就是不行。

温旭见他们油盐不进,便抬抬手当即手下杀了一名弟子便说道“怎么还不说,这如何进的法子”。

其中一名弟子就是不说,也被杀了,其中一个门外弟子,身体不停的抖擞,温氏的剑刚要落下,便把进如何进洞的法子一一说出。

原来只有带有标识蓝氏弟子护额才能进去,护额具有法力,只有内门弟子结印方能进。

江梦梨听了后觉得这个弟子好没骨气啊。

“把阴铁交出来,不然剩下的人也要杀了。”

温旭霸道阴狠比温晁更甚,何况此人灵力比他弟弟灵力高了不知多少。

温旭的已经失去耐心,冷面无情看着门口,“我就数十个数在不出来,剩下的人一齐全杀了”。

“1”。

梦梨觉得这样下去不行,抬脚便要出去,蓝湛伸手阻拦。

蓝湛(蓝忘机)我去

蓝先生满面忧心,咳嗽好几声才缓过来,之前中了温旭的毒,伤势还未痊愈。

“忘机,不可”。

蓝湛看着蓝先生说道

蓝湛(蓝忘机)叔父,就是在这里,蓝翼前辈说过为人处世应当问心无愧

“你……”又是一声声咳嗽。

梦梨贴心的为蓝老先生顺了顺背,从小包囊里倒出一大推药瓶。

看着的蓝氏弟子一惊,这药材……

就连蓝湛也是眼神柔和看着她一举一动。

江梦梨(不悔)好啦

江梦梨(不悔)全给你,蓝老先生

蓝先生看着吹胡子瞪眼的,语气明显缓和很多

蓝启仁我说江家小丫头,你这些药给了我,你不就没了

江梦梨调皮的一歪头。

江梦梨(不悔)不会啊,我还可以在炼药啊

说着无心,听着有意。

蓝先生看了看江梦梨在看了看蓝湛,还有样的抚着胡须。

把江梦梨看着不明所以,一愣一愣的。

“6”。

门口的数号声响起,梦梨自知时间不多。

江梦梨(不悔)蓝湛我和你一起去

蓝湛还是摇摇头,不理会她直接向前走去。

江梦梨气急败坏喊了声

江梦梨(不悔)蓝湛,你给我停下

蓝湛充耳不闻。

江梦梨刚往前走了几步,直直撞上了一条无形的屏障。

任凭她如何拍打都毫无意义。

江梦梨(不悔)蓝湛

一旁一直看着的蓝先生出声道

蓝启仁别拍了,那是忘机设下的屏障,除非你的灵力远超于他,不然是无法打破的

江梦梨眼神不免控诉,蓝老先生咳嗽一声。

蓝启仁我有伤在身,等忘机处理好,安全了这屏障自然就会解除

江梦梨头次不由得翻起了白眼,心想那还有什么用啊。

外面声声清晰。

蓝湛说放了蓝氏门生,岐山他去!阴铁自然落在温旭手里。

温旭还算守信,剩下的蓝氏门生都保住了性命。

温旭看蓝湛高贵典雅不可犯的模样,让人打断了他一条腿。带走了。

江梦梨内心一揪一揪着说不出的悔恨。

真不该听他的。

上一章 温氏上门,大战在即 陈情令之为你而来,我亦不悔最新章节 下一章 岐山温氏,不夜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