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本小说网 > 影视同人小说 > 陈情令之为你而来,我亦不悔
本书标签: 影视同人  原创女主  同人     

大梵山上,遇险!明月清风来临(中)

陈情令之为你而来,我亦不悔

短暂的安静过后,那婆婆抱着一推柴过来,往地上一扔,嗓音嘶哑“晚上冷,烧火”。

聂怀桑小心翼翼向婆婆做了个揖“多谢婆婆”,可婆婆的眼神却看着远处。

聂怀桑顺着她的方向看便知她看的是江梦梨。

婆婆越过聂怀桑来到梦梨面前神色很是复杂,張了張口却不知说什么才好的样子,只得握了握梦梨的手,那劲道让梦梨不禁皱了皱眉,想着这是何意。

还是魏无羡察觉到了不对劲过来说了几句

魏婴(魏无羡)婆婆你握我家妹妹的手是不是握了时间长了点,劳驾你松一松手

只见那婆婆像是没听到似的,那眼神里包含了太多情绪。

梦梨对老人家一向很亲切,毕竟前生是被奶奶一手带大。

只见她嗓音如五月春风般温柔

江梦梨(不悔)婆婆,您先松松手,我们今晚就是在这住宿一晚,我不会乱跑的,也不会随便乱翻东西的,您放心

几番话下来,婆婆终于放开了手,魏无羡一见连忙把江梦梨一拉,瞬间抱个满怀,梦梨鼻尖闻着少年独特的清香,听着他的心跳,一时失了神。

魏无羡把她往后推了推,丝毫没察觉她的异样,但蓝湛尽收眼底,好看的淡琉璃眸子沉了沉。

聂怀桑缓过神来,扇子一开,心中大叹孽缘啊。

婆婆在魏无羡拉梦梨那时便走了。

四人相顾无言,气氛一阵沉默。

蓝湛找个了地方打坐,魏无羡和聂怀桑升起火来,一时间整个庙里都被火光照着亮堂了许多。

聂怀桑天性胆小,这时化为话唠,说个不停。

“魏兄,你说大晚上的不会闹鬼把。”

魏无羡往梦梨哪里看了一眼,给聂怀桑一记白眼,语气七分无奈

魏婴(魏无羡)我说聂兄啊,我们这么多人你还怕一只鬼吗,莫说一只,就是再多我也会打跑它的,你就把心放到肚子里,再说呢,蓝湛在呢

聂怀桑吃到了定心丸瞬间不慌了,方才强打精神这时放松下来不免有点困意,便走到一旁寻个舒服的地儿睡了。

梦梨看了舞天女许久,魏无羡见聂怀桑睡了便起身来到她面前,火光摇戈,俩人的身影依偎在一起。

魏婴(魏无羡)小梨儿,天已深,还是早点睡吧,别担心,万事有我,再不济还有蓝湛在呢

梦梨低声道

江梦梨(不悔)长兄,有你在不怕,我……有点困了

说完打个哈欠,魏无羡眼中宠溺抚摸了一下她的头,找个干净的地,魏无羡半侧躺着,向她招了招手梦梨过来,躺下头枕在他的腿上,心中安静困意巨深,沉沉睡去。

魏无羡眼中情绪变化莫千,想到阴铁以及她的寒冰玉,还有刚刚她的手冷的像冰,一切都是未知数,喃喃自语

魏婴(魏无羡)小梨儿,我该如何,才能护你一世周全

蓝湛耳力不凡,自然听到了此句,心中一沉。

在这深夜中,各怀心思,慢慢着进入梦乡。

火苗越来越小,直至明灭。

舞天女庙一时间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

寅时,此时已经三更天了,聂怀桑满头大汗,口中不知说着什么,一声“啊”,聂怀桑惊醒了,同时醒的还有蓝湛和魏无羡。

聂怀桑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语气三分未定,七分抱歉“我做噩梦了,不好意思啊”。

蓝湛看了看聂怀桑在看了看不远处的魏无羡和梦梨,聂怀桑还想再说些什么,只见魏无羡一个动作“噤声”聂怀桑才看到……原来她还未醒。

魏无羡轻轻拍着她的背,为她拂去所有不安,她的眉间至始至终都是舒展安稳的。

此时,那尊原本一动不动的舞天女居然了笑了慢慢的动了起来,速度之快,直直冲着众人而来。

魏无羡见状,轻轻的把梦梨放在一边,拿着随便就冲出去了,此时蓝湛拿着避尘早已出销,却对这舞天女毫无效果,几个回合下来发现舞天女只攻击蓝湛。

魏无羡金丝线一出,悬在空中拦住了舞天女为蓝湛分去了大半重力,魏无羡这时还不忘嘴贫

魏婴(魏无羡)蓝湛,你说她是不是看上你了啊

蓝湛脸色紧绷,语气清冷

蓝湛(蓝忘机)闭嘴

江梦梨悠悠转醒,看到眼前一幕,惊呆了,二话不说直接冲上去给它一剑。

不巧,此时金丝线断裂,舞天女攻击蓝湛落空,转为攻击眼前人,梦梨中途刹车不住被舞天女一掌拍出数米远,东倒西歪的倒在地上,胸口闷疼不已,…………这下搬起石头还帮倒忙了。

魏无羡一见,心中担忧,一个分神,舞天女就拍上来,江梦梨刚做起身便见这一幕,身体比大脑更快,一股熟悉的气息传遍全身,刚刚被舞天女打伤的地方也不怎么疼痛了,手一扬,灵气涌现,舞天女的动作一停滞,魏无羡蓝湛彼此眼神交流心领神会,魏无羡对着舞天女连打数道封印符……蓝湛将灵气灌注剑身,用剑打出一道灵符。

而后,舞天女慢慢的回到了原地,姿势依旧不变,魏无羡不放心,在空中画符咒,不多不少刚好三道打在舞天女身上。

聂怀桑看了看才出来,尴尬的摸摸魏无羡的衣袖不失礼貌的说“魏兄,还好有你和蓝湛在”。

魏无羡无奈,转头上上下下把梦梨检查了个遍,梦梨被他转的一脸懵,随后还打了她手心几下。

魏无羡神色微沉,语气深沉了几分

魏婴(魏无羡)以后不可如此,记住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除非生死关头,不然万万不可动用它,记住了吗

梦梨只感觉手心火辣辣的,心中委屈,听到这番话,不免酸涩,不敢看他,轻声道

江梦梨(不悔)长兄,我不会了,已经记住了。

语气及其小心翼翼还带着几分哽咽。

魏无羡心中一软,语气轻快三分无奈

魏婴(魏无羡)小梨儿,抬头看着我,我没生气,我只是……反正有我障着你你也用不上。

梦梨一抬头,脸上满是笑意,认同的点了点头。

蓝湛本就面无表情,只朝他们点了点头,说了句

蓝湛(蓝忘机)下次不可如此莽撞

梦梨今儿个一连俩次被说脸上的笑意淡了淡,偏过头不理人了。

————

皓月当空,一片阴暗之气在周围盘旋发出一声长鸣。

本该休息的人们一个个眼如白瞳,脸上有细细的裂纹,神识全无,个个拿着武器往着一个方向而去。

————

天女庙门口,一众村民们大力的拍打着大门。

魏无羡一见此,便对着门打出一道符这样门的时间会撑着长一些。

魏婴(魏无羡)众多傀儡在此聚拢怕是受了什么东西召唤

聂怀桑一敲脑袋恍然大悟“我们莫不是中计了,是不是啊”说着还看了看三人。

蓝湛深思,此时那枭鸟之影闪过,众人见了心知肚明,无需在言。

门已被冲破,一众傀儡迎面而来,魏无羡拉着梦梨几个翻身瞬间远离了他们。

蓝湛速度更快,魏无羡刚拿起随便蓝湛便出声阻止

蓝湛(蓝忘机)魏婴,不可,看瞳孔

蓝湛(蓝忘机)你忘了你所说的吗

魏无羡细端详后发现确实如此,用活人做傀儡这心肠令人发指。

金丝线谱成网线,他们再难向前一步。

聂怀桑心有余悸“魏兄,这能撑多久啊,他们不会一直在这里吧”。

“得想个办法啊,魏兄”

魏无羡闻声不理,梦梨此时还算冷静

江梦梨(不悔)聂怀桑哥哥,别慌,有我们在呢,再说再等等说不定他们自已就离开了

话落,一声笛音响起,傀儡们缓缓安静下来,跟着笛声走了。

聂怀桑一见不免啧啧“不悔妹子,你的嘴是开过光吗,这么灵”。

聂怀桑还想说什么便说不出话了,原来被蓝湛禁言了。

蓝湛(蓝忘机)聒噪

闻言梦梨不厚道的低笑几声。

此时四人刚要走若大天女庙里传来声响

江澄(江晚吟)无知小辈擅闯天女祠,该当何罪

江澄(江晚吟)魏无羡你私自出逃,认不认罚

魏无羡一听便知是谁,便说

魏婴(魏无羡)江澄出来吧,要是吓到了小梨儿回去看你如何交代,而且蓝湛还在呢,他会发飙的

不远的石柱后,江澄出来了,魏无羡上去就勾肩搭背的笑道

魏婴(魏无羡)你怎么来了

梦梨知道此时他很开心,江澄没好气的说

江澄(江晚吟)你能来我不能来啊,你这路上游山玩水真自在啊,你走也就摆了,干嘛把小梦也给拐走了

江澄(江晚吟)从小到大他几时出过远门,你是半点都不担心是吧,阿姐在家都担心死了

江澄(江晚吟)还有你小梦,魏无羡是你长兄我就不是你二哥了是吧,居然和魏无羡一起出走,你把我这个二哥放哪儿啊

一字一句说的梦梨心讪讪,自知理亏,便低头乖乖受训不发一言。

聂怀桑见状不免出声不岔“江兄,你吓唬魏兄也就算了,干嘛连累我和忘机兄啊”话完才发觉自已禁言已解。

江澄(江晚吟)这一趟也不知谁连累谁

魏无羡小声拍着江澄的肩膀说道

魏婴(魏无羡)好啦,江澄你说够了,你看看小梨儿被你说的到现在都不说话了

梦梨此时还在低头状,江澄见此不免咳嗽一声

江澄(江晚吟)平时不是挺能说会道吗,今儿怎么哑巴了

江澄(江晚吟)摆了,我也不是怪你……

梦梨知道他刀子嘴豆腐心的,于是忍不住哈哈哈哈笑出鹅叫声。

魏无羡蓝湛明白了,江慢半拍,而后磨牙道

江澄(江晚吟)好啊,你现在胆子越发大了,敢戏弄我

说着便要上前抓她,她灵活的躲到蓝湛背后,江澄怎么的一也迈不出一步了

对于蓝忘机江澄是心生忌禅不敢惹。

只得一甩袖子气的不理,想起,温情,一声

江澄(江晚吟)糟了,现在什么时辰了,温姑娘和金姑娘还在外面呢

众人一听便疑惑了,温姑娘温情吗,那金姑娘是?

江澄(江晚吟)长话短说,路上再说吧

于是众人一起上路了。

——

只道年少静好,誰知沧桑一粟

上一章 大梵山上,遇险!明月清风来临(上) 陈情令之为你而来,我亦不悔最新章节 下一章 大梵山上,遇险!明月清风来临(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