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本小说网 > 影视同人小说 > 陈情令之为你而来,我亦不悔
本书标签: 影视同人  原创女主  同人     

听学结束,踏上归途

陈情令之为你而来,我亦不悔

一早,阳光明媚,普照大地。

有一对少年少女跪在庭院中。

正是昨日与人斗殴的魏无羡和江梦梨。

可以说此次罚跪对于梦梨来说是个无妄之灾,因为她除了和金子轩逞了口舌之争并无打架。

大约是当蓝先生罚魏无羡的时候梦梨护犊子的本能顶撞了蓝先生所以一同被罚。

梦梨想想蓝老头子小气的很,说都不能说几句。

跪的时间虽然不长,但是女子的皮肤本就稚嫩就这么一会儿开始左挪挪右挪挪。

魏无羡察觉便开始脱衣服……

江梦梨(不悔)(一手拉住)长兄你做什么,虽然阳光正好,但是风还是凉的,别脱衣服。

魏婴(魏无羡)把衣服脱下给你叠着你就不过骆着膝盖了,这样就不疼了。

一番话说的梦梨心里泛酸,鼻子抽了抽,声音略哑

江梦梨(不悔)长兄……

一声长兄道尽千言万语。

魏无羡一看她要哭鼻子了,发现石头下忽然经过很多小蚂蚁。

开始拿起树枝逗小蚂蚁玩,玩着玩着还给梦梨带着她一起玩。

梦梨情绪平稳下来了,完全忘记了刚刚事情,现在的她十分开心,和魏无羡有说有笑,俩个人玩的不亦乐乎。

蓝湛经过此地,看到此景,摇摇头看来是我多虑了,这俩人根本毫无悔过之心。

梦梨眼尖看到了蓝湛,想着不知道蓝湛会不会帮忙……

江梦梨(不悔)蓝湛,我膝盖疼,能不能给我拿个席子。

此言一出,就连魏无羡都吃惊,跪着看好戏,看看蓝湛这个小古板会不会……

蓝湛望着他们,神情微妙语气却沉了沉

蓝湛(蓝忘机)顽疾不灵

便拂尘而去。

梦梨觉得这个人根本是不可能被攻略的……

过了一会儿……

江枫眠和江澄来了,江梦梨欢喜的蹦过去搂着撒娇

江梦梨(不悔)阿爹你怎么来了,阿娘也来了吗?

江澄给了她一个白眼,轻声说道

江澄(江晚吟)娘在家里,娘要是来了,你这样,你也招架不住……

江枫眠看了江澄一眼,江澄噤声。

转而慈爱的看着梦梨,语气极为宠溺

江枫眠小梦,累不累阿,累的话坐会儿

梦梨依旧语气甜甜

江梦梨(不悔)阿爹,我膝盖疼,我先偷懒一会儿,阿爹不要告诉蓝先生哦

江枫眠同说好,还抚摸了梦梨的头几个来回。

转向魏无羡,看到他同梦梨一样站着,语气严厉

江枫眠跪下

…………

魏无羡乖乖跪好,梦梨在旁笑出了声。

江枫眠说完便直直接离去。

只留魏无羡和江梦梨等人。

梦梨虽然口头上说了膝盖疼,不想跪,但是她行动上却是乖同魏无羡一起跪着。

让梦梨觉得不可思议的是,蓝湛来了,还真的拿来了席子。

只见他跨过栏杆,直接把梦梨一把拉起,然后席子放好,在示意她跪下。

梦梨一跪如同在棉花上,感觉软棉棉的舒适极了。

渐渐酒窝升起,少女低沉好听的嗓音

江梦梨(不悔)蓝湛哥哥,谢谢拉。

江梦梨(不悔)你最好了

蓝湛转过身去,心情极好,眼里都是泛泛笑意。

只是他来的快走的也快。

魏婴(魏无羡)蓝湛你也太不够意思了,也不给我哪一个……

只可惜这句话蓝湛听到了也当没听见……

————

室内

双方家长到场,相互作揖行礼。

蓝主任声明此事已按按照家规罚跪,但是因为牵连到俩族姻亲,所以连日找俩位来商议此事。

江宗主和金狐狸开始客套起来,江宗主一派君子之风

江枫眠我们云梦江氏向来主张的是天性和本心,从来不逼孩子们做他们不愿意做的事。

江枫眠此事我已连夜传书给夫人取消这婚事。

金光善一脸理解慈善“江兄,希望此事不要影响到我们俩家的交情阿”。

——

江澄内心着急可惜被自家老爹一瞥便什么都不说了。

事后急急忙忙的跑到魏无羡和梦梨那里,忘记梦梨还在场。

江澄(江晚吟)魏无羡不好了,我姐要和金子轩退婚了

梦梨神情一沉,话语变淡

江梦梨(不悔)二哥,是阿姐亲自说的吗

江澄心下不好怎么忘记小梦也在便如实到来

江澄(江晚吟)不是阿姐,是爹亲自和金宗主提的,退的婚。

魏无羡刚刚十分生气要找金子轩算账,咋一听原来是江叔叔退的。

梦梨思绪缕清楚缕一缕大概明白了

江梦梨(不悔)长兄,二哥,我到觉得这未必不是一件坏事。

江梦梨(不悔)那金子轩他不配

江澄(江晚吟)只是阿姐……那里

魏无羡一听便懂了,转身就奔精舍走。

江澄(江晚吟)小梦你怎么不去

江梦梨(不悔)二哥,此事怕是只有长兄才行,他阿可会哄人了

说着说着眼睛都亮了。

江澄一看心一堵,但还是开口说道

江澄(江晚吟)小梦,你觉得我和魏无羡比如何?

梦梨内心狂喊no,这简直是送命题阿。

江梦梨(不悔)二哥是二哥,长兄是长兄你们都很好很好。

江澄一听心里舒服许多,摸摸她的头说道

江澄(江晚吟)去找阿姐吧,阿姐这么疼你不会怪你的,再说,以往你做了多少事情,阿姐何时说过你。

这才是梦梨一直郁结的地方,江厌离人太好了,在那时的世界简直是绝无仅有的。

但是,那时是那时,现在是现在,好像扯太远了,忽然茅塞顿开脚下生风般的离开。

江澄(江晚吟)小心点走,慢点,你注意脚下

一回头一挥手

江梦梨(不悔)我知道啦

————

蓝先生请江总主商议要事。

蓝先生和蓝大对视彼此明了,蓝大手指聚灵在周围部下结界。

蓝先生出口道

蓝启仁江宗主勿怪,实在是此事关重大,不得不小心谨慎

江枫眠疑惑,蓝大却开始问了

蓝涣(蓝曦臣)不知道江宗主可有听说近来异像频发之事

江枫眠眼睛流转,稍一思索便心已心明。

江枫眠枫眠有所耳闻,更谦修士摄灵一事,连云梦也有发生

江枫眠不知此事有何缘由

江枫眠枫眠还要请教

说完,向着蓝大微微行礼。

蓝大娓娓道来

蓝涣(蓝曦臣)这些事情的发生都因为一百年前的灵物重新现世了

江总主疑问

江枫眠何物

蓝大肃重一字一句

蓝涣(蓝曦臣)阴铁

————

梦梨的步伐很慢很慢,她想慢一点慢一点也许真的希望慢一点。

可是,路总是有终点的。

她还是到了门口。

看到他的长兄在窗外看着她的阿姐,掏出小人儿符咒,梦梨一看他的举动便已制止不住泪落。

他的长兄半分未变,可是世人却如此狠毒。

其实,随着时间流逝,很多事情很多记忆已经不怎么清晰了甚至好多细节都已不怎么清楚了。

此时江厌离已经出来了,魏无羡的嗓音传进梦梨的耳房。

魏婴(魏无羡)师姐……我……

只闻得江厌离的句句关切

江厌离(师姐)跪了这么久,有没有事……(左看右看)小梦呢,怎么没一起来

江厌离(师姐)膝盖怎么样,让我看看

说着就要去看魏无羡一手挡着,说了一句

魏婴(魏无羡)师姐都是我不好

魏婴(魏无羡)要不你骂我俩句吧

魏婴(魏无羡)这样我会好受些

江厌离最是知心温柔自是知道事情如何……

江厌离(师姐)阿羡,此事与你无关

江厌离(师姐)你不要多想

江厌离徒步向前,神情淡淡随后语道,

江厌离(师姐)缘分的事情强求不来

魏无羡看着她的师姐如此,便想着话儿哄

魏婴(魏无羡)师姐,你今后一定会嫁个比他强一千倍一万倍的如意郎君

江厌离摸了摸魏无羡的发须柔柔说道

江厌离(师姐)那我们阿羡将来也会娶一位才色双绝的仙子的

魏无羡脑海中闪过一个人影,才色双绝,好像她没有。

她……还未长大。

随后反应道

魏婴(魏无羡)我才不要我要在莲花坞陪着师姐和小梨儿。

随后江厌离说的话,给梦梨心上一记重击

江厌离(师姐)阿羡,听学结束过一二日我们也要回云梦了

因为这个消息太突然,梦梨脚下一个踉跄,发出了声音。

魏婴(魏无羡)

梦梨快速搽干净眼泪,笑脸相迎。

江梦梨(不悔)嘿嘿,长兄别打阿,是我是我

魏婴(魏无羡)(微吃惊)怎么是你,你不是和江澄江叔叔在一起么……

江梦梨(不悔)…………我有点担心就跟过来了,看你们说的这么开心就不忍心打扰呗

江厌离无奈摇头,小梦你何时才会长大阿。

魏婴(魏无羡)小丫头,你敢取笑我

随后又是一场你追我逃的场面。

江厌离在一旁看着满脸笑容,温柔劝道

江厌离(师姐)好了,你们俩个……

语气很是无和奈何却带着丝丝甜蜜。

——

江枫眠没想到背后还有这等因由

蓝涣(蓝曦臣)不瞒江宗主,我们担心的是最早出现的那枚阴铁,如果被心术不端着利用重蹈覆辙必定后患无穷

一阵沉默

蓝先生扶须叹道

蓝启仁岐山温氏,乌云闭目啊

江枫眠回道

江枫眠如此说来,枫眠在路上也听闻了一件怪事

江枫眠近日,栋阳一带几个仙门小族连续惨遭血洗,无人生还

江枫眠不知背后究竟是何人主使,但似乎杀人之人是温氏的一个姓薛的年轻客卿

蓝先生心下震惊了一把,便色变语气极重

#蓝启仁竟有此事

蓝大眸子一变,脸色也是极为严肃

蓝涣(蓝曦臣)看来温氏野心渐露,我们得加紧行事了

然之,蓝先生给了蓝大一个眼神,蓝大自是知觉,手中得茶杯微微斟酌,组织好语言出口

蓝涣(蓝曦臣)江宗主,那日,晚上蓝氏那尸体异变,突然攻击令暖,而令暖只是呼口气的功夫便恢复正常了,此事实是太过于寻常,还望江总主多加关注

江枫眠一脸震呆了得样子,本想问问她的伤势如何,可转眼一想刚刚见到她活拨乱跳的摸样,看来是无事,此事还是等回了莲花坞在细细问吧。

此间,只有蓝大倒茶的寥寥之音,三人各有心思。

事情商谈完,蓝大手执玉潇,灵力一发,结界缓缓消失。

魏无羡,江梦梨,江厌离,江澄进来了。

梦梨心中大憾,还没有和蓝湛交上朋友呢。

江梦梨(不悔)学生向蓝先生,蓝宗主辞行。

魏婴(魏无羡)学生向蓝先生蓝宗主辞行

江澄(江晚吟)学生向蓝先生篮宗主辞行

江厌离(师姐)学生向蓝先生蓝宗主辞行

四人声音清脆洪响,梦梨眼珠子不停的乱喵,仿佛在寻找什么人。

蓝大看出她的小动作,不免嘴角上扬,清风徐来,娓娓动听

蓝涣(蓝曦臣)江三小姐再看什么

蓝涣(蓝曦臣)可是再找什么人

被点名的梦梨小脸微微一红,强硬着头皮回道

江梦梨(不悔)不知蓝二公子在不在,我就是随便看看

话一出,众人那还有不明之理,魏无羡脸色明显不悦,不知道是气梦梨提起蓝湛呢,还是气蓝湛不出现和他们道别。

亦或者俩者都有吧。

江枫眠故作咳嗽一声。

梦梨就低下头不敢吭声了,毕竟这里不是莲花坞不能太放肆了。

蓝先生看了他们一会,便开始数落起魏无羡在云深不知处的所作所为

蓝启仁江总主,魏婴实在该好好管教,原先他没有来,这帮世家子弟好歹没人没人起个先头,可自从魏婴一来,这些有贼心没贼胆的小辈们被他一怂恿撩拨,夜游的夜游,喝酒的喝酒

梦梨不干了,从未有人在她面前这样说过她的长兄,自然不答应刚要出口反驳,江厌离的手拉了拉她的衣袖,眼神暗示不可胡闹。

就连被说的魏无羡也看着她,她心里可郁闷了可不高兴了。

而此时,江枫眠看了过去,对于他们的小动作一览无遗,心中有数。

自家梦梨最是护短。

江枫眠语气不卑不亢

江枫眠婴一向如此,劳烦蓝先生费心管教了

家长的都表态了,蓝先生言下之意已听懂了,尴尬的摸了摸胡子。

…………………………

“咚咚咚”有人敲门。

蓝涣(蓝曦臣)进来

来人正是刚刚梦梨想寻便寻不见的人——蓝湛。

只见他走到了面前,梦梨想和他搭话,却被江厌离拦住,便知此时不是说话的好时机。

他作了个大揖,静默不语。

蓝涣(蓝曦臣)忘机,何事

蓝忘机刚要启唇,看了看在座的各位,还是江枫眠察觉到,起身向俩位告辞。

江枫眠篮宗主放心,枫眠知晓其中厉害,如若蓝氏有命,云梦江氏定会义不容辞

蓝大也微微做揖,三人也回揖,客套完,该打道回府了。

梦梨却迟迟不迈步,眼睛直直地盯着蓝湛。

蓝湛侦察觉了,不言。

气的梦梨心口一堵,被魏无羡拉着走了。

而他们走了远了,蓝湛才回头看着他们,心中道了声保重。

上一章 放花灯,许心愿,插曲。 陈情令之为你而来,我亦不悔最新章节 下一章 一起找吧,谁也不许落下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