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本小说网 > 影视同人小说 > 陈情令之为你而来,我亦不悔
本书标签: 影视同人  原创女主  同人     

冷泉疗伤奇遇(1)

陈情令之为你而来,我亦不悔

精舍

——

江厌离在庭院内来回踱步,心中神志不安,她总觉得是出什么事情了。

江澄(江晚吟)阿姐

江澄的声音把江厌离拉回现实

江厌离(师姐)阿澄,羡羡和小梦呢

江澄素来不擅长撒谎,只得推给魏无羡了

江澄(江晚吟)等魏无羡来了,阿姐你问他好了

江厌离(师姐)阿澄,你这……那阿羡呢

虽然背上疼痛难忍但是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

魏无羡匆匆来了,笑着挥手

魏婴(魏无羡)阿姐

三下二步就到面前

魏婴(魏无羡)阿姐,我坦白

魏婴(魏无羡)我们昨晚聚在一起喝酒被抓,今天早上蓝先生罚了我三百丈,我背现在还疼呢

江厌离闻言果然担心的把魏无羡扶到一边,嘘寒问暖。

但是该来的还是会来。

江厌离(师姐)你和阿澄都被罚了,那小梦呢,怎么没有和你一起回来。

魏无羡只得如实到来,只是隐瞒了小梦的伤势。

魏婴(魏无羡)小梨儿也和江澄挨了五十下,没事,我把她送到温情哪儿休息几天,阿姐,你想阿,温情是医师自然能够照顾好小梨儿

语气清颠

江厌离(师姐)阿羡,你老实告诉我,小梦是不是伤的很重。

魏无羡这次不在嬉皮笑脸很庄重回答

魏婴(魏无羡)阿姐,你放心,小梨儿没事,你还不懂她吗

魏婴(魏无羡)没事,过二天就回来了。

江厌离觉得羡羡都这么说了,那就一定是没事的,因为江厌离知道魏无羡也极疼她,如果真的重伤,他早就呆不住了。

江厌离(师姐)好,那我过俩天再去看小梦,那你们今天都回床上躺着我给你们上药。

魏无羡乖乖的随着江厌离进屋,给了江澄一个眼神(你还不进去,别露馅了)。

江澄给他一个白眼还不是因为你!……

一起进屋了。

————

温宁看到她这样心中很是难过,便去问温情

温宁姐姐,梦梨姑娘什么时候才会醒。

温柔的摸了摸温宁的头发惜道

温情她伤势确实重了,明日再换一副药,她身上的伤就会结痂。但是背上痕迹怕是去不掉了。

温情以她现在的状态怕是要明日早上。

温宁听后,便问

温宁姐姐,真的去不掉了吗

温情无奈摇头,尽量

温情最多只能淡化,不可能恢复如初的

温宁点了点头,来到她面前,看了很久很久。

期间,温情给她换过一次药,惊觉发烧了。

便吩咐温宁煎药。

一晚上忙碌了好几个时辰,烧才降下来。

——

清晨

魏无羡还是不放心,趁着江厌离和江澄还在熟睡时,来到了温情那。

“咚咚”一声

魏婴(魏无羡)温姑娘

刚睡没多久的温情听见敲门声便去开门,一听便知道是谁。

温情进来吧

进门后,魏无羡缓缓踱步来到珠帘前拂开便看到了她。

面容苍白,神色倦怠。

坐在床边,握着她的手居然有点温烫。

魏婴(魏无羡)温情,她的手……

温情昨日晚上发了烧,才刚刚降下去一点,还有一点发热。

温情我方才给她喂了药,过会儿她就会好。

魏无羡这才放下心來。

手握着很柔很紧,对不起。

咳咳咳……

一声咳嗽,魏无羡连忙帮她顺顺背,温宁到好水给了魏无羡。

魏无羡缓慢的把她扶起,自已靠在她后面,拿着碗,一口一口的喂水。

温情看了越发深思,拉着温宁离开了此处。

此间,只有他俩二人。

梦梨很疲惫,睁眼看见便是一碗一勺子。

刚要动一下,那声她熟悉再也不过的磁性声响起。

魏婴(魏无羡)别动,乖,身上还有伤.

那个温柔的长兄回来了,他不生气了吗?

江梦梨(不悔)长兄…………我……

修长的手指抵住她的唇瓣,轻声低语

魏婴(魏无羡)别说话,多休息。

魏无羡枕头叠好让她躺下,眼神未离。

看着梦梨的心也越发酸涩不止,终究是做错事情了,伤了他心。

江梦梨(不悔)长兄,我错了

魏无羡一听便知道这丫头想什么,说来也是自已那天话重了。

魏婴(魏无羡)我输了。所以我认罚。

半响,梦梨才回过神來,那天的话…………

江梦梨(不悔)可是,我那是框阿澄哥哥的。

魏无羡眼波深澜

魏婴(魏无羡)我知道,但是我当真了,我确实输了,是我先说话了,小梨儿要罚我什么?

梦梨好看的眼里布满了迷惘。

这是魏无羡吗?怎么感觉掉包了,从未如此觉得自已的心那么的欢喜。

江梦梨(不悔)那咋,我暂时还没想到。

魏婴(魏无羡)(笑意)那就慢慢想,想到了就告诉我。

自此之后,梦梨的心态天翻地覆的发生了变化,每每看到魏无羡都是满心欢喜不管何时都心安平静。

————

隔日

梦梨是个呆不住的人,在床上俩天我都快发霉了。

穿好鞋子,准备稍稍溜出去,反正长兄还没來。

刚打开门,就见他在门口。

当场被抓住,梦梨尬笑

江梦梨(不悔)长兄,今日来的早阿

魏无羡装作不知眼看她窘样便觉得好生新奇。

魏婴(魏无羡)一会儿师姐会來接你。

魏婴(魏无羡)别乱跑……

…………乖乖的躺好闭目不语。

多日来的隔阂逐渐消失,冰释前嫌。

这事,天知地知,她(他)知。

魏无羡拿出一个囊带,塞到梦梨手中。

魏婴(魏无羡)打开看看

睁开眼睛,疑惑的照做,一看是和桃色心木一样的样子,不过这只是次好的银杏花木,顶多五十年不到吧,但是同样有劈邪驱恶的功效。

这做工比我的那个还要好上几个台阶了

江梦梨(不悔)此物,谁做的?哪里来的?

拿过,掏出,把它挂在梦梨的前腰间。

魏婴(魏无羡)是我做的。

魏婴(魏无羡)里面还放了安神定魄的符咒。

魏婴(魏无羡)这次不许在乱送人了,下不为例。

世上最幸福的事情大概如此。

梦梨如小鸡啄米般点头。

江梦梨(不悔)绝对没有了

————

江厌离进来,便看到俩人都在笑……气氛极好。

便觉得羡羡和小梦好像关系比之前不太一样了。

江厌离(师姐)小梦

江厌离(师姐)怎么样了,把衣服脱了我瞧瞧

暗自叫糟糕,眼神暗示长兄和阿澄。

魏婴(魏无羡)师姐,刚刚上过药的,不能乱翻的不然药就要失效的。

江澄(江晚吟)是啊,阿姐,你看她这样想必伤的也不重,很快就好了。

看这小脸气色红润,唇瓣映红,不像是重伤之样。

江厌离(师姐)好吧

心下松口气,便开始耍起赖來

江梦梨(不悔)阿姐,我都躺闷了,不如你让长兄带我到处走一走好不好。

眼神祈求着江厌离大眼睛可怜兮兮的过不了一会儿江厌离便败下阵來。

江厌离(师姐)好,阿羡你带她到处走走别走太远了。

————

魏无羡扶着梦梨在院子里走,梦梨得寸进尺想要出院子,魏无羡微微皱眉,但是还是应她了。

——

江梦梨(不悔)长兄,你是不是生气了

江梦梨(不悔)我得寸进尺你不…………

只见魏无羡眼角弯弯,露齿一笑,目光柔致

魏婴(魏无羡)你还可以在得寸进尺一些

魏婴(魏无羡)我不生气

几句话弄得梦梨心慌意麻,如果世界上有治愈的药那便是她的长兄了。

我愿天天磕,致死不方休。

此时蓝大从对面踏阶而來,手执玉潇,温声关切,声音淳厚清洌

蓝涣(蓝曦臣)魏公子,江三小姐。

江梦梨(不悔)蓝大…………不不不,泽芜君。

魏婴(魏无羡)我可是又犯什么事情了吗,我这几天哪里都没去……

江梦梨(不悔)长兄这几日都和我在一起没去哪里?

江梦梨(不悔)都好几天没去上课了,蓝先生怕是气的胡子都要登天了。

梦梨的话总是能引的人们笑意繁繁。

蓝涣(蓝曦臣)不是,魏公子,多虑了,此番叔父正在气头上,罚你们的确重了点,不过,你们此番确实过分了

蓝涣(蓝曦臣)这样吧,我指一处,你们的伤会好的快一点,避免影响学业。

魏无羡叫住蓝大

魏婴(魏无羡)泽芜君,你可认识家母

蓝涣(蓝曦臣)(抿笑)叔父与藏色散人是学友,令慈她……

蓝涣(蓝曦臣)可谓和魏公子行事一模一样,所以你也别怪叔父对你严苛了点,实在是叔父当年的胡子留着实在是不易阿。

语气清扬无奈。

梦梨一听原来如此,忍不住笑了,许是用力过猛,背上伤又开始疼痛,面部表情皱成了包子。

魏婴(魏无羡)小梨儿,你别笑了,你身上的伤还未好透呢。

江梦梨(不悔)(吐舌调皮)我这不是没忍住嘛,哎呦撕拉一下疼一点点拉。

无奈的魏无羡被她吃的死死的,蓝大看着这俩人互动,心中有数。

————

冷泉

蓝湛正在冷泉疗伤,裸半身,肤质如玉,美好动人。

魏无羡扶着梦梨来到此处,看到了蓝湛,此时蓝湛早已穿戴得体.

魏无羡自已脱了鞋子袜子,慢慢的扶着梦梨坐下,把她帮鞋子,袜子脱了。

然后拉着梦梨慢慢下到水中,一入水池,只感四肢僵硬,奇冷无比。

梦梨心中隐隐作痛,这是,难道…………面色如常。

却心下了然,这寒气恐怕和那时所处之气,差不多,俩者差不多,引起了共鸣。

体内寒气乱窜,四肢八脉刺痛不止,苦不堪言。

魏无羡看到蓝湛正在热情交流并无察觉。

魏婴(魏无羡)蓝湛。

魏无羡走近蓝湛,蓝湛后退三步,魏无羡扑水,蓝湛皱眉看他

蓝湛(蓝忘机)不要乱扑

魏婴(魏无羡)我知道,但是这水太冷了,我要是不做些什么,就会四肢发僵,血液凝结。

转头看向梦梨

魏婴(魏无羡)小梨儿,你怎么样

江梦梨(不悔)还好,除了冷了点,没什么。

忽然——水下有什么东西涌來。

梦梨刚走几步,啪的一声被拽下去,人没了。

一旁的魏无羡伸手没抓住着急

魏婴(魏无羡)小梨儿

蓝湛拿起避尘,俩人纷纷被拽入水中,再无半点踪影。

上一章 (2)回程,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陈情令之为你而来,我亦不悔最新章节 下一章 冷泉疗伤奇遇(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