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本小说网 > 影视同人小说 > 陈情令之为你而来,我亦不悔
本书标签: 影视同人  原创女主  同人     

出发前的小日子

陈情令之为你而来,我亦不悔

夜已深,满天星辰,可惜无月登楼。

温氏姐弟离我住处不远,只需拐几个弯便到了。

可是脚怎么也踏不出去,她明白清楚的知道一但踏出,以后就理不清了。

可是师姐的寒气虽然祛除了,但还是需要药来调理身体,那时代都是西医盛行,中医难寻怎么学不到什么。

梦梨会许多独独不会医术。

该来的总会来,躲是躲不掉的。

不过片息之间,梦梨便来到了门口。

还未敲门,门先开了,抬头一见便是温宁。

江梦梨(不悔)温宁,温姐姐在吗

温宁见是她便回道

温宁姐姐,她在。

温宁梦梨姑娘,你进来吧,外面风大。

瞧着这呆头呆脑的样子,笑意一直止不住。

江梦梨(不悔)好阿,那就打扰阿宁了。

一句亲切的称呼,让温宁不免脸红心跳,这些年除了姐姐还未有人这么叫过我。

而梦梨悠哉悠哉的在倒水自已喝起茶来了,半点都不当自已是外人。

温情见状,不免心下无奈,这姑娘当真一点也不避嫌,可我对她确是讨厌不起来。

温情梦梨姑娘,更深露重,你来此做什么。

温情这一问梦梨脸上笑意全无,回道

江梦梨(不悔)梦梨此番就是来讨药。

江梦梨(不悔)家姐身体不适,虽然寒意已祛除,但身子虚弱,不知温姐姐可有药。

温情听闻后,对梦梨的印象上了一个台阶。

温情梦梨姑娘稍等

江梦梨(不悔)麻烦温姐姐了

温情转头就去一旁抓药了,而梦梨坐着等着,殊不知温宁一直偷偷看她。

梦梨今日心情不佳,话也少了许多,温宁心思细腻自然察觉到了。

温宁梦梨姑娘,阿姐医术极好,无需担忧。

这个温宁小可爱他一开口她就想笑

江梦梨(不悔)好,我相信你家姐姐自然是最厉害的,阿宁说什么便是什么。

江梦梨(不悔)那就承蒙阿宁吉言了

这一番话说的温宁有点害羞了,低着头不发一言,梦梨想完了,撩过头了。

刚好此时温情已经抓好药了,来到梦梨面前看了看温宁便把药交到她手里,提醒她

温情这五帖药,三帖药是养身的,其余俩帖的是驱寒驱邪的。

温情分三次分开煮,明白了吗

梦梨顿了顿首

江梦梨(不悔)多谢温姐姐提醒,梦梨记住了。

刚走几步便忍不住回头,梦梨性子有点执拗,想了想还是拿出一个小方盒子。

江梦梨(不悔)这是送给温宁的礼物。

说着不管温情姐弟接不接受,直接放在桌上跑掉了。

温情和温宁俩人面面相觑,这姑娘着实有点可爱,温情拿起盒子看着温宁

温情阿宁这是梦梨姑娘给你的礼物。

温情你打开看看是什么

温宁拿着盒子,很是犹豫,在姐姐的注视下,还是打开了

一颗莹盈清透的桃花🌸呈现在眼前,温情好奇的拿起,原来是桃花木做的桃花,还做的有形有样,手艺不算高超却也尚可。

这木……竟然是百年心木。

温情阿宁,你可要收好,这可是上好的防御灵器。

温宁一听便急忙小心翼翼的拿过,放在手心,心中暖意源源不绝。

温宁阿姐,这是我第一次收到礼物,我很开心。

温宁笑的很灿烂可见此物在他心中之重,温情摸了摸温宁的头,也很欣慰,笑着说

温情我家阿宁长大了

温宁抱着这桃花染木不撒手,直接贴身而眠。

温情却一夜未眠。

另一处

梦梨一个瞬息就回到家了她怕耽搁时间,便在江厌离的房间熬药,中药熬的便是火候与时间。

不过二个时辰,梦梨已经起了困意,守着三台药实在无聊。

可是内心的小人在拼命催眠自已“不能睡阿”!

大约三刻后,药的颜色已深透,梦梨知道熬的差不多了,便关火等着,太烫不好。

此时江厌离已经醒来,梦梨察觉连忙过去扶着,关切

江梦梨(不悔)阿姐你现在感觉如何

江厌离对着梦梨一直是宠溺般

江厌离(师姐)小梦,长大了知道照顾姐姐了

说完咳嗽了几声,梦梨帮她顺顺背,说

江梦梨(不悔)阿姐,你还需要好好休息,我去拿药过来。

说完,跑到一边拿起刚刚熬好的药,温度正好不烫温熱的。

梦梨拿起汤匙一口一口喂江厌离。

江梦梨(不悔)阿姐苦不苦阿

江厌离满眼宠溺

江厌离(师姐)小梦喂药自然不苦。

说的梦梨笑嘻嘻的,不一会儿药喂完了,神秘的拿起一块油布。

江厌离(师姐)这是什么

江梦梨(不悔)阿姐打开看看

这丫头还学会打哑谜了呢,江厌离打开后才知道是糖,熟悉的味道。

梦梨趁她不注意拿起一颗喂糖。

江厌离吃着自家小妹的糖嘴甜心更甜。

俩人相拥而眠。

————分割线————

清晨,太阳早已高高挂起,梦梨做了一手好早餐给江厌离。

推门进来看见自家阿姐还未醒,便轻手轻脚的进来,放下早餐。

还是不太放心,暗自用灵力探之,发现效果甚好。

温情不亏是妙手神医。

江厌离的身体已经好的七七八八。

————一柱香后————

江厌离愁愁转醒,睁眼便见自家小妹端菜端粥过来。

江梦梨(不悔)姐,你醒了

江梦梨(不悔)还有没有不舒服的地方。

江厌离摇摇头温柔的望着梦梨

江厌离(师姐)我已经好多了,亏了我家小梦悉心照顾。

说的梦梨脸庞红透,半天不说话,手上端着碗吹吹用汤匙喂江厌离。

喂的正是生姜肉粥,有生姜的味辛却不辣不苦,有肉的香相互搭配,相得益彰。

江厌离心中动容,想不到有一天她也会被人照顾。

时不时夹口菜给江厌离吃。

江厌离(师姐)小梦,将来谁娶了你,便是谁的福气。

心里微凉,从未想过婚嫁,想嫁的人近在眼前,却望尔欲止。

江梦梨(不悔)我的好阿姐,你想这么远拉,将来的事情可吃不准哦

江厌离被梦梨的搞怪逗笑了

江厌离(师姐)你呀你,还是小孩心性。

————————

翌日

后山

聂怀桑,江澄和魏无羡三人在这赏山水画,唠嗑唠嗑这几日趣事。

江澄(江晚吟)被人叫滚是件很光荣的事情吗

聂怀桑的惊讶程度不亚于地球爆炸,难得一见呐。

魏婴(魏无羡)我可是有好好给他到过歉的,可他非但不听,还禁我这么多天言,我逗逗他怎么了

神情很是惋惜

魏婴(魏无羡)可惜了聂兄的精品美人图,我还没来得看呢,给他看,他还不高兴,白瞎他那张脸。

聂怀桑合起折扇表示道“一点也不可惜,兄弟我呀,要多少,有多少”。

末尾还问“你没把我供出来把”

魏婴(魏无羡)我是那种出卖兄弟的人吗

江澄的毒舌表达的不一样的意思

江澄(江晚吟)把蓝启仁和蓝忘机得罪透了,你明天就等死把,没人给你收尸。

话不可谓不毒,但也是浓浓的关切。

魏无羡三五步便走到江澄面前坐下搂着他的肩膀说道

魏婴(魏无羡)哎呀,江澄你管他这么多干嘛,先逗了再说嘛反正你都给我收尸这么多回了,也不在意多这这一回嘛

江澄惄道

江澄(江晚吟)以后再有事情,不要让我看见也不要让我知道。

江澄略带嫌弃的样子

江澄(江晚吟)滚,滚,滚。

魏无羡一脸无奈

看着头上的的天空露出了好看的大白牙,忽然感觉到了什么,捣出一道符朝着空着打去,忽然出现一只全身冒着诡异的黑气的鸟。

聂怀桑疑惑道“这不是岐山温氏所饲养的枭鸟吗”,“怎么在这儿阿”。

魏无羡很好奇也想知道

魏婴(魏无羡)岐山温氏,你怎么知道是他们养的。

聂怀桑解惑“我们清河就在岐山脚下,经常能看到这种鸟飞来飞去”。

“据说,这是温氏用来监视用的”

魏无羡转了转头仿佛想到了什么。

江澄(江晚吟)那这鸟飞到云深不知处干嘛吗

聂怀桑表示“不知道”。一脸无辜。也想不透

“难道他们温氏管天管地还要管咋们听学?”

多么讽刺阿.。

魏无羡若有所思的小动作

————另一边————

云深不知处

庭院走廊

蓝湛(蓝忘机)兄长,最近云深不知处后山虽无异动,却总有干扰

蓝涣(蓝曦臣)可查到有谁出入后山

走着走着

蓝湛(蓝忘机)魏婴——江梦梨

当蓝大听到是他俩二人后,一笑抿唇。

蓝湛停下询问

蓝湛(蓝忘机)兄长是否加固结界。

走着走着踏上了好几个台阶

蓝涣(蓝曦臣)这结界,只要她不去就不会散。

蓝湛很疑问

蓝湛(蓝忘机)

蓝涣(蓝曦臣)此事暂且不提。

蓝涣(蓝曦臣)忘机

蓝大还想同蓝湛说些什么,却听到门下蓝氏弟子的紧急呼叫。

来人便是蓝氏子弟

名苏涉字悯善,长相忠厚老实,谁也想不到日后却是那等贪生怕死之人。

原来彩衣镇最近出了水崇频频有许多人遇害了。

“乡民请愿,希望蓝氏能出面清理此害”。

蓝大和蓝湛互看了一眼,都觉得此有恙。

蓝涣(蓝曦臣)彩衣镇一代人都深谙水性,鲜少有落水的惨事。

蓝涣(蓝曦臣)怎么会养出水崇呢

苏涉也无从知晓之道不知。

蓝湛和蓝大在庭中许久。

那位弟子很是精勤“宗主,可否让弟子前去除崇。”

思索会

蓝涣(蓝曦臣)替我回复乡民,明日一早我会亲自下山去除水崇

苏涉很关心宗主的身体实则想要自已出头,自认为这种小精怪难不倒自已。

蓝大认为此事不简单。

便要弟子做好准备。

回头看了自家弟弟语气轻调

蓝涣(蓝曦臣)忘机,明日随我一同下山。

蓝湛(蓝忘机)是,兄长。

上一章 闺蜜相认,后山偶遇 陈情令之为你而来,我亦不悔最新章节 下一章 前往彩衣镇除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