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本小说网 > 影视同人小说 > 陈情令之为你而来,我亦不悔
本书标签: 影视同人  同人  影视同人     

过渡章节

陈情令之为你而来,我亦不悔

魏婴飞上屋顶拿着梦梨手中的天子笑,喝了一口说

魏婴(魏无羡)我在这儿喝,不算进去这总不触犯蓝氏家规了吧

看着蓝湛越来越生气的面庞,梦梨感到很无奈。

江梦梨(不悔)长兄,我们还是…………走吧。

魏婴(魏无羡)不行啊,小梨儿我还没过瘾呢。

蓝湛(蓝忘机)冥顽不灵

魏婴(魏无羡)小梨儿你不知道下面石碑上多少家规。三千多条家规啊!

魏婴(魏无羡)还好我们不是生在可怕古板的姑苏蓝氏

江梦梨(不悔)长兄,这里规矩是多了点,但是胜在有美景的衬托啊。

魏婴感到很奇怪,不禁问道

魏婴(魏无羡)小梨儿你为什么帮着小古板,莫不是喜欢上小古板了吧

梦梨不免有点生气

江梦梨(不悔)魏婴!

后者连连讨好

魏婴(魏无羡)小梨儿,我错了,我乱说的。哥哥我自罚一杯。

江梦梨(不悔)确定这是罚不是赏。

魏婴回头看了蓝湛一眼笑意泛泛

魏婴(魏无羡)这各大世家女修,谁不仰慕这大名鼎鼎的蓝二公子,只是可惜了……

梦梨深知他性子接过

江梦梨(不悔)长兄,蓝二哥哥也是好意提醒我们,也是面冷心热之之人,只是有点不易近人,再说是我犯错在先。

摇了摇头

魏婴(魏无羡)女大不中留啊,小梨儿,他不通情理,刻板迂腐,时候长了你可受得?

梦梨十分受伤,自已心心念念的人居然拿她调侃,说不难过是假的,瞬间不讲话了。

梦梨想下去但是她的轻功不是很好,但一想到刚刚长兄的话一咬牙飞中途失控,竟要摔下来

身旁魏婴见此早已接住她,只是讲不出话了

原来刚刚魏婴说完话被蓝湛禁言。

江梦梨(不悔)长兄,看你还要胡说吗。

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有点不忍心,走过去挽着蓝湛手臂撒娇卖萌

江梦梨(不悔)蓝二哥哥,你能不能解了我长兄的言,不能说话会好闷的。

江梦梨(不悔)我们认罚,蓝二哥哥可否?

蓝湛不悦道

蓝湛(蓝忘机)放手

这话吓得梦梨一惊,条件反射放开了。

蓝湛(蓝忘机)跟着

于是蓝湛在前,梦梨和长兄在后,一起来到了云深不知处

兰室

蓝启仁和蓝曦臣俩人正在检查尸身,发现从脸到脖子一片裂痕很是不恙。

蓝启仁施法试探,脖子深处传出黑气,惊道

蓝启仁邪术。

察觉这术危险立马封住。

这时外面人都已到达门外。

蓝启仁何人喧哗

蓝湛(蓝忘机)兄长,是我。

蓝曦臣闻声施法用白布盖住尸体。

而后说道

蓝涣(蓝曦臣)进来吧

蓝湛领着魏婴和梦梨进来了,一路上着实委屈魏婴和梦梨了,由于梦梨路上缠着他解禁言于是也被禁言了。

小嘴巴堵着好不委屈,眼神控诉蓝湛你怎么可以这样!

蓝湛微微不自然转过身。

蓝涣(蓝曦臣)魏公子,这云深不知处不比莲花坞,规矩是多了点。

蓝涣(蓝曦臣)你初来乍到,不知者不不怪,但因此也不能坏了云深不知处的规矩。

蓝涣想了想道

蓝涣(蓝曦臣)这罚呢,还是要罚的,至于怎么罚呢,忘记你看吧

翩翩此时梦梨听到了内心咆哮:不要啊,我写字不好看哇,练了才一年的字顶多能看不能算好看,惨了。

可怜巴巴的望着蓝湛,小手拉着蓝湛的衣袖,那样子有多可怜就有多可怜大眼睛眨巴眨巴的看着蓝湛。

蓝湛不自然的后退一步。

看了看俩人,直言说道

蓝湛(蓝忘机)魏婴家规三百遍。

蓝湛(蓝忘机)而后看了看你:一百遍家规。

听闻后,魏婴一直嗯嗯嗯的不服。后者内心活动一百遍抄到么时候啊

还是蓝大出声,蓝湛才解了这俩的禁言。

这一解禁,魏婴便急忙解释

魏婴(魏无羡)小古板

魏婴(魏无羡)泽芜君,你听我说,这小古板说的一点儿也不准

梦梨心一紧,立马拉住魏婴害怕他做出什么不雅举动。

这一拉直接把魏婴刚刚站起来就拉回地上了,魏婴不明不白的看了梦梨一眼说

魏婴(魏无羡)小梨儿,你这是做什么

江梦梨(不悔)长兄,你就不能老实一会儿。好好解释嘛

魏婴(魏无羡)好吧,就是今天傍晚莪们一行人到达云深不知处门口,才忘记拿拜帖。

魏婴(魏无羡)按理说也不能怪我们啊要怪就怪金子轩那个花孔雀,所以我只能独自一人去找拜帖了

魏婴(魏无羡)这故苏的天子笑天下施名,我买一……

梦梨提醒的咳咳咳了好几声打断了魏婴的陈述。

江梦梨(不悔)长兄我觉得可以了

江梦梨(不悔)大致前因后果我想你说的清楚不能在清楚了

江梦梨(不悔)所以,长兄……

梦梨话里的意思不言而喻,魏婴讪讪不服

魏婴(魏无羡)他打碎了我一坛天子笑

江梦梨(不悔)突然生气喊了一声:魏无羡

这一声把魏婴接下来的话生生卡住,都点名道姓了,小梨儿真生气了。

魏婴魏无羡怂了。

蓝涣(蓝曦臣)魏公子,你也别怪忘机打碎你酒坛,云深不知处禁酒规矩不能破。

蓝涣(蓝曦臣)再说,江姑娘和江公子也是忘机和我说明原委才……

蓝湛(蓝忘机)兄长

魏婴(魏无羡)我师姐他们进来了?他放进来的?

蓝涣点了点了头表示是的,魏婴听到后开心的嘴角飞扬。

梦梨此刻心里又酸又涩,感觉自已好大一电灯泡。

江梦梨(不悔)长兄你可真是误会人家了

魏婴那小步伐跳出了恋爱的酸臭味,在梦梨的心中,他自是极好的,但是相处久了,发现她的长兄很呆萌,有时候酷酷的,有时候他笑起来像是万物春暖,再也移不开了。

魏婴(魏无羡)蓝湛,原来你也没有这么不近人情阿

蓝湛紧紧握住避尘,放在中间这是防御的状态吗?

魏婴(魏无羡)我向你道歉还不行嘛

魏婴(魏无羡)含光君你就大人有大量不与我一般计较好吗

噗嗤……梦梨很不雅得笑了出来,抬眸对着魏婴的眼睛说

江梦梨(不悔)长兄…………人家已经快被你吓走了

蓝湛眼睛一扫,淡淡出口道

蓝湛(蓝忘机)不必,即可

这俩句话把梦梨给噎住了,真真是出了名的惜字如金

气氛一下子冷却了下来

打破这气氛的是一道深沉而又温柔的声音

蓝涣(蓝曦臣)即是误会,天色已晚,去歇息吧

梦梨对着蓝涣甜甜一笑

江梦梨(不悔)那就谢谢………你了

蓝涣(蓝曦臣)无妨

这时,魏婴看到白天抬着那个人说道

魏婴(魏无羡)泽芜君,他死了吗?

上一章 蓝氏听学,初相识 陈情令之为你而来,我亦不悔最新章节 下一章 傀儡偷袭,变回原样,震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