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本小说网 > 影视同人小说 > 亲爱的热爱的:gun神宠妻
本书标签: 影视同人  亲爱的热爱的  七组邀请驻站     

228、小白的困惑

亲爱的热爱的:gun神宠妻

让韩商言和佟年没想到的是,难得的大方想豪一次,结果却没能成行,因为只要是小白或是韩商言去付款,都会被告知不用结账。韩商言打电话给后妈:妈,你干嘛,我给队员和佟年家里人买东西,是我自己的私事,不能让你老公这样。

后妈:你想豪回国内豪去,在这儿我买单。

韩商言:他们就是想在国外买一些不同风格的东西,你让我怎么回国内豪?

后妈:你是我这辈子仅有的唯一的儿子,我能不管你吗?再敢多话我就好好的和佟年说说你那些年的破事儿。包括小时候的那些趣事,我相信佟年很想听的。你要我说吗?

韩商言:算了,你要豪就豪吧,我不管了。

佟年在旁边问:妈妈怎么说?

韩商言:免费,我后妈出。

大姑:你后妈可真疼你呀。小韩,你有个全天下最好的后妈。

佟年妈妈问:这个地方不会也是你叔叔的吧?

韩商言:是,你们想要什么挑几件,我们买完了可以走了。

佟年爸:算了,买这两件可以了,不能再买了,不合适。

大姑:哥,有什么不合适的,不用付钱你还不多选几件?

佟年爸:不是这样的,回去和你说。

佟年妈:我们回去吧。

队员们也选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佟年也为亚亚选了几件衣服。韩商言自己却一件没要。小白到是选了套非常不错的西装。韩商言为佟年选了几套异国风情的女装感觉非常适合佟年。一行人战果不错的回酒店,大家各自回房间的时候,韩商言还不忘交待自己的房间号,如果有事就过来找自己。累了一天的队员和亲戚都回房休息了。

老项还站在自己的房门口等,佟年:你们先谈工作吧,我去看看我爸妈。

韩商言:不用,你在也没事。

老项:不是什么保密的事情。

佟年:我去看看我爸妈,到了以后还没和他们说几句话呢。你们谈完了让韩商言过来找我。

佟年去找父母了,韩商言提着东西和老项进了房间,坐下后就问:有事儿?

老项:国内又有两三个代言和我接触,稍后我给你发邮件,你看一下,都是一半天就能搞定的代言,老韩,你现在井喷式的代言有利有弊,利的是目前的代言接一个是一个,弊就是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

韩商言:一切等打完世锦赛回去再谈吧。我现在无心管这些。

老项:这个是肯定的,不过还有一个事情我想告诉你的就是,虽说提前没和SP对上,但后面极有可能还是要遇到。担心吗?

韩商言:不担心。如果要遇上怎么都会遇上。

老项:这就好,你和solo两个人还好吗?因为这次世锦赛?

韩商言:还可以,直到比赛结束我们都是对手,不会太欢乐,比赛结束,大家依然是兄弟。这辈子都无法更改。

老项:老韩,人的格局在慢慢的改变,事业心和利益也会随之变化。但在这种情况下还能保住兄弟情分,真的不容易。

韩商言:我们都是重情的人,那些年吃的那些苦都深植于心。但再多的情也无法改变我们是对手的身份,他有他的责任,我有我的。谁也无法逃避,更无力改变。

老项:只是对手和兄弟角色的互换让你心情不好吧?

韩商言:你了解我,也许还会笑我太过天真,但我有我的做人做事风格和底线,就象我挖小米过来一样,一开始是为了战队,后来就不是了,纯是为了友情。我和小米说过,solo混的再好也保不住他,但是我却可以。不做选手可以做任何跟CTF有关的工作。

老项:老韩,别怪我说话难听,在我看来,当初的solo战队现在已经分成两个部分了,一边三个一边两个。真的不可能走到一起了。

韩商言:天下没有不散场的宴席,再华丽的开端都会有曲终人散的结局。

老项:说的是,总之希望你们都能取得好成绩,尤其是你老韩。

韩商言:职业赛不可能大家都好,有高兴的就有哭的。竞技场上永远都是靠实力说话。谁也不能例外。

老项:行了,我也不烦你了。

刚送老项到房门口,吴白正要敲门,老项走了,小白进来,韩商言问:你们衔接的挺好。说吧,找我什么事。

俩人站在窗前,看着街头的繁华景象,小白问:项总过来找你是为了国内的工作吧?

韩商言:一部分,还有就是这里的比赛。聊了聊天。

小白没有看韩商言,但还是问出了想问的话:哥,钱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我们是职业俱乐部,不是娱乐明星。我们要的是竞技水平,不是频繁的曝光度。我……不太理解。

韩商言突然想吃糖,从口袋里取出一颗糖包了放进嘴里,这样的行为让小白有点担心他。虽说担心可并没有直白的问出来。依然在等着他说话。

韩商言:那是你的角度来想问题,如果是我我也有这样的困惑。

小白:可现在俱乐部的费用不是问题了。你应该把心思放在战队的日常训练上。

韩商言:我给小米和你都发工资,记得吧?你们有你们的职责,我也有我的。

小白:哥。

韩商言:我要对整个俱乐部负责。钱对我来说意味着有钱就能让挪威和国内的俱乐部正常运转起来。你知道一个月所有员工的薪水有多少吗?房租水电包括我们每个人的几险一金要交多少吗?我们出国或是国内的比赛路费住宿餐费是多少吗?都不要说过年过节的年终奖过年红包了。你们都不曾想过,可是我要想,也必须得按时发给大家。否则大家就只能饿着肚子训练,没有足额的工资拿。小白,钱这个东西很俗,俗到你说钱都认为价码低了。可再俗他是最有用的也是最实际的。想当初我们solo战队,没有人赞助,我们连自己的生活都难以维持,吃不起饭的时候大家就一起啃烧饼,没有菜没有肉什么都没有,就是烧饼就是水,你能想象这样的生活吗?后来我把我爸留给我的基金拿出来,俱乐部才慢慢有了起色。虽说成绩不错,但最后依然没能走的长远。为了成立K&K我押上了全部身家,打算为自己再搏一次,慢慢的有了起色,也是东挪西借的,好不容易有了钱,我又把存款都赔给了我妈。最后你不知道我剩多少钱,二百零七,难以想象吧?组建二队需要钱,签了新人需要钱,南威也有他的苦衷,我的经费一直在超支,他也不容易。他说过,从战队的角度出发,一切都是对的。但就是没有钱。你告诉我,我怎么办?直到亚锦赛拿了冠军我才把欠你的钱还上。慢慢的有了代言,我也开始给大家发红包,为的是什么,留住人,留住心。虽说不高明,但钱更实用更有效。大家这么辛苦,都是为了梦想,但梦想的实现是要靠钱堆起来的。硬件设施你告诉我哪样不需要钱。SP有赞助商,可是我们没有。有或没有都有利弊。现在牺牲我一个能给大家换来更好的待遇和福利,为什么不要呢。如果我们比赛失利了,你看看还有人理我吗?年初时我们一直输,你看我们当时有人找吗?钱是俗气,可谁不爱,又有谁缺得了?小白,如果我和你一样是个选手,我什么都不想,就是一门心思的训练,可我要负的责任不允许我清高任性。这些队员是选手,而我是老板,他们要考虑的是如何赢得比赛,而我要考虑的是如何让K&K走向辉煌。出发点和角度的不同肯定会有认知上的不理解,但你是我弟弟,懂吗?

小白:我知道了。

韩商言:你别想逃跑我告诉你,等你退役了,我就把你留在俱乐部。

小白:我还能做什么?

韩商言:二老板,我给你我能给的。

小白笑:你呢?

韩商言:继续当你老板。说不定我会带孩子,找保姆我不放心。

小白的头差点没磕到玻璃上:你带孩子?

韩商言:我肯定是个称职的爸爸。

小白:难以想象。以后我都不会再问了。

韩商言苦笑:你真的以为我会让你花钱给大家买东西吗?

小白:从来没想过。

韩商言:你哥这一辈子净为钱愁了,钱哪,是个好东西,也不是好东西。

小白:有用就是个好东西。

韩商言:走吧,我也要接佟年回来了。

上一章 227、小组赛分组,韩商言豪气 亲爱的热爱的:gun神宠妻最新章节 下一章 229、佟年和父母谈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