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本小说网 > 影视同人小说 > 陈情令之等你归来
本书标签: 影视同人  陈情令  王一博     

第五十二章

陈情令之等你归来

虞夫人极力隐忍,最后开口。

虞紫鸢金珠,银珠,把门关上,别让血叫人家见到了。

客串金珠银珠:是,夫人。

江澄(江晚吟)(拉住虞紫鸢的袖子)阿娘,阿娘!

魏婴(魏无羡)(握紧拳头。也罢,要是能换家里的安宁,一只手就一只手,大不了老子今后练左手剑。)

王灵娇看着虞紫鸢如此作为,拍手叫好。

王灵娇虞夫人我可真是太欣赏你了,看来日后我们在监察寮一定能聊得来。

虞紫鸢(上前两步)监察寮?

王灵娇对啊,监察寮,这就是我来云梦的第二件事情,我们温氏新下达的监察令,在每一座城设一处监察寮,现在我就宣布,这莲花坞就是我们温氏在云梦的新监察寮了。

此时江澄已将魏无羡拉在怀里。

江澄(江晚吟)什么监察寮,这里是我家!

王灵娇听此不屑一笑。

王灵娇虞夫人,我劝你呢,好好管教管教你的儿子,(缓缓走到虞紫鸢身前)这数百年来,百家对温氏那可是都是俯首称臣,在温氏来使面前,说什么你家我家这种话,本来我以为这莲花坞又旧,又出了几个叛徒,我觉得你们担不了此重任,不过,我看你既然听我的话,这脾气又对我口味,所以我还是决定把这个殊荣...

王灵娇颐指气使地说着,“啪”的一声响彻大厅,转眼就瞧见王灵娇跌坐在地,护着自己的脸。

虞紫鸢贱婢敢尔!

谁料想事情竟变成了这样,温氏的人纷纷拔剑向虞紫鸢众人冲去,可还没走几步就被虞紫鸢挥出的紫电打飞了出去,随后虞紫鸢一步步走向王灵娇,只见王灵娇眼神中流露出恐惧,接着虞紫鸢蹲下掐住王灵娇的脖子。

虞紫鸢打狗也要看主人,你闯进我家里面,当着我的面要惩治我家里的人,你是什么东西,也敢如此放肆!(又是一巴掌)

王灵娇你居然敢这样对我,我告诉你岐山温氏和颍川王氏不会放过你的!

虞紫鸢闭嘴!(啪!)你个贱婢!我眉山虞氏纵横仙道百年,从来没有听说过什么颍川王氏,这是哪个阴沟旮旯里冒出来的下贱家族,一家子都是你这种东西吗,(王灵娇嘴角带血,面上表情是满满的愤恨)在我面前提尊卑,我就告诉你何为尊卑,我为尊,你为卑。(踩在王灵娇的脸上)

虞紫鸢抬脚走向金珠银珠,两人点头会意,于是只见金珠银珠不到半刻时间就将王灵娇带来的人杀了个片甲不留。

王灵娇(惶恐)你以为你能杀人灭口吗!你以为温公子不知道我来这儿吗!我告诉你,温公子马上就来了,你!他绝对不会放过你们的!

虞紫鸢说的好像现在放过了一样。

王灵娇你们知道我是温公子身边的人吗?我是他身边最亲近的人,他要是知道你们对我这样,绝对会把你们...!

虞紫鸢那又怎样?是砍手还是砍腿?还是烧仙府?还是派万人大阵将我的莲花坞夷为平地,设立监察寮?

一连串的话打在王灵娇的脑中,说完瞥了下后面,当即金珠银珠开始向王灵娇挪去,见此王灵娇撕心裂肺地叫了起来。

王灵娇别过来!别过来!温逐流,温逐流救我!

果不其然,金珠银珠刚想下手,外面就飞进来了一个男子将金珠银珠踢飞了出去,稳稳落地面对虞紫鸢。

虞紫鸢化丹手?

温逐流(化丹手)紫蜘蛛。

地上的王灵娇看到了温逐流就像抓住了救命稻草般,随后命令温逐流。

王灵娇温逐流,你还在等什么,弄死她,弄死她!

虞紫鸢(冷笑)你本命不是叫赵逐流吗,分明不是性温,却挤破了头也要给自己改姓,一个两个趋之若鹜,温氏这个姓就这么金贵,背宗忘祖,可笑。

温逐流(化丹手)各为其主罢了。

王灵娇(起身拉住温逐流)温逐流,你还跟她废什么话?你没看到我这个样子吗?啊!温公子让你来保护我,你就这样保护我的吗!你小心,你小心我告发你!

温逐流(化丹手)(没理王灵娇,但还是抬手作揖)得罪了。

虞紫鸢惺惺作态!

虞紫鸢还没开口时就唤出了紫电,说完就向温逐流挥了过去,可却被温逐流握个正着,趁着两人打斗,王灵娇跑了出去。

魏婴(魏无羡)江澄,快去阻止她,别让她发信号。

原本江澄是要打王灵娇的,可听到魏无羡让虞夫人小心,江澄又折了回去,温逐流感受到身后过来的江澄,那原本即将打在虞紫鸢腹前的手回了个方向最后打在了江澄胸前,这边的王灵娇也成功地将信号发了出去。

王灵娇快来啊。

温逐流被虞紫鸢挥了出去,金珠银珠起身去拖住温逐流,虞紫鸢当即捞起地上的两位少年飞到了码头,将两人带到船上,虞紫鸢抬起江澄的手查看了伤势,发现还好伤的不重。

江澄(江晚吟)阿娘,这可怎么办。

虞紫鸢什么怎么办,你难道还没看出来吗,他们这是有备而来,今日之战不可避免,不久一大批追兵就要到了,先走。

魏婴(魏无羡)那师姐和江叔叔要是他们...!

虞紫鸢你给我闭嘴!都是你这个!...害的。

(我泪了...)虞紫鸢说完握住江澄的手,只见紫电慢慢地顺着两人紧握的手移到江澄手腕上。

江澄(江晚吟)阿娘,你把紫电给我干什么?

虞紫鸢给了你,今后就是你的,紫电已经对你认过主了。

江澄(江晚吟)阿娘,你不跟我们一起走吗?

两位少年眼眶中泛着泪花,虞紫鸢抱住江澄,不让眼泪留下,随后松开江澄拉住魏无羡的衣领。

虞紫鸢你这个死小子,可恨,可恨至极,你看看,为了你,咱们家遭了什么样的祸了。

松开了魏无羡,转身就要离开,江澄趁此抓住了虞紫鸢的衣袖。

江澄(江晚吟)(哭腔)阿娘,你不跟我们一起走吗?

虞紫鸢一把甩开江澄的手,江澄作势要追上去,可刚站起来就和魏无羡一起被紫电绑了,虞紫鸢来到岸上,任凭江澄怎么喊,虞紫鸢也不管。

虞紫鸢到了安全的地方它自然会松开,路上如遇有人来犯,紫电会保护你的,(话语一转)魏婴,你给我听好了,好好护着江澄,死也要护着他听到没有!

魏婴(魏无羡)虞夫人!

虞紫鸢别废话,我只问你听到没有!

魏无羡点了点头。

江澄(江晚吟)阿娘,爹,爹还没回来,有什么事咱们一起担着不行吗?

虞紫鸢不回来就不回来,离开他我还不行了吗!

虞紫鸢说完一脚将两人随在的船踹了出去,甚至还贴了道符,江澄在船上撕心裂肺地喊着,岸上的虞紫鸢看着船渐渐使远,终于落下了泪珠。

江澄在船上疯狂地挣扎着,魏无羡只能劝慰着,但是江澄根本听不进去,也无法冷静,江澄依旧不停地想挣脱,此时魏无羡偏头,只见不远处有一艘船正向两人靠近。

大大这边太悲伤了,舅舅我对不起你,宝贝们别打我...

魏婴(魏无羡)江澄,你看,是江叔叔和师姐。

果然,来人正是江枫眠和江厌离,两人扯开嗓子喊着,这里,江枫眠和江厌离终于听到了两人是声音,江枫眠让人把船靠上去。

江澄(江晚吟)爹!

两条船接尾,江枫眠和江厌离来到二位少年所在的船上,看到魏无羡和江澄被紫电钳制,向两人发问。

江澄(江晚吟)爹,快把我们松开。(哭腔)

江枫眠这是你娘的紫电,紫电认主,怕是不肯让我...

碰字还没说出口,紫电便缠到了江枫眠那伸出的手上,江枫眠眼神溢出了某种情愫。

江澄(江晚吟)爹,姐姐,温氏的人打到我们家来了,阿娘跟他们起了争执,估计过不了多久,就有更多的敌人来了,爹,咱们快回去帮帮她吧,咱们快回去吧,爹!

江枫眠也有些担心,看着三个孩子,江枫眠一把将身旁的江厌离推向魏无羡和江澄,接着又让紫电绑住三人。

江枫眠你们三人听好了,不要调转方向,不要回莲花坞,上岸以后尽快想办法去眉山,投靠你们祖母,我回去找三娘子。

三人含泪摇头。

江澄(江晚吟)爹,咱们回去一起找阿娘好不好?

江枫眠你们三个一定要好好的。

江枫眠折身回到原来的船上。

魏婴(魏无羡)江叔叔,如果你们有什么事,我们不会好的。(哽咽)

江枫眠又来的三人船上,将手覆到江澄那满是泪水的脸上,开口。

江枫眠傻孩子,哭什么,爹又不是不回来,阿离,不哭,不哭啊,阿婴,你要好好看顾阿澄和阿离。

这次江枫眠真的是头都不回地走了,对着行船的说回莲花坞,三人在船上哭得很是凄惨,接着两条船就这样往着不同的方向驶远。

三人的船不知已经行了多久,三人挣扎了多久,终于紫电松开了三人,三人开始寻找,愣是没有发现可以划水的东西,最后魏无羡把座板拆了,江澄亦是如此,于是两人开始划船。

时间很快来到夜晚,本是寂静的黑夜,可莲花坞中却充斥着喧嚣声和兵器碰撞的声音。

两边的人厮杀不断,试幻堂中央,虞紫鸢被一群温氏的人围攻,此时身上满是伤痕,布满血迹,但她没有跪下,没有屈服,她依然同这一群人对抗,身旁是王灵娇的喊叫声。

这时,一旁有只小手拿起了弓箭,心里想着他师父的话,将弓箭对准温逐流,但这一幕恰好被王灵娇看到了,于是那六师弟手中是箭还没有脱手,胸前就透出了一把剑,倒在了血泊之中,口中念念有词。

客串小六:师父,我还是不会。

说完便没了生气。

王灵娇废物,给我杀!一个也不许留!

已经数不清虞紫鸢身上有了多少伤痕,最后,在虞紫鸢转身的那一刻,江枫眠带着人赶了回来,世事难料,温逐流的剑刺到了江枫眠的胸前,虞紫鸢见此面露惊色。

这一幕刚发生,江厌离的玉佩便碎了,而两位少年此时也到了莲花坞,江澄想要冲进去,魏无羡却说。

魏婴(魏无羡)不能从这边进,走后门。

两人爬到屋顶上,入眼的是一排排云梦弟子的尸体,魏无羡看到那六师弟,眼中充血。

江澄(江晚吟)有没有看到爹和阿娘,一定没事。

温逐流看了看周围,眼中流露出了怜悯?

温晁和王灵娇在卿卿我我,两人面前却躺着虞紫鸢和江枫眠十指相扣的尸体。

王灵娇这个虞贱人她也算是活该,当年仗着家里的势力,非逼着男人娶她,可娶了她又有什么用呢,又不喜欢她,当了十几年的弃妇,人人都在背后嘲笑她,她还不知收敛飞扬跋扈,现在这样也算是报应。

魏无羡和江澄来到两人身后的屋顶上,没想到看到的是...

温晁是吗,我怎么看这女的颇有几分姿色,江枫眠为什么不喜欢她呀。

王灵娇这还用说吗,一个女人家,成天拿着鞭子打别人耳光,一点教养都没有,这江枫眠娶了她呀,也真算是倒了八辈子霉了。

温晁就是,女人嘛,就应该像我的娇娇这样,温柔可爱,听话懂事,一心向着我。

两人在下面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房顶上的二位少年眼眶通红,泪水顺着脸颊滑落,满脸的不可置信,听着下面王灵娇侮辱的话语,魏无羡和江澄不禁将拳头握得吱吱作响,随后江澄从房檐上滚落到地上,跑出门外,魏无羡赶忙追了上去。

小剧场————

今天凤兮的心中总是有些惴惴不安,轻皱着眉.

蓝湛(蓝忘机)担心?

两人这几天的相处,蓝湛主动开口已经见怪不怪了.

凤兮嗯.

蓝湛(蓝忘机)还没有消息.

凤兮自然知道蓝湛的意思.(说明可能并没有事.)

凤兮希望吧.

蓝湛(蓝忘机)嗯,别皱眉.

凤兮啊?

蓝湛戳了戳凤兮的额头,声音淡淡.

蓝湛(蓝忘机)不好看.

凤兮好.(努力扯出一抹笑容)

蓝湛看着凤兮的笑比哭还难看,心里有些心疼.

小剧场over.

上一章 第五十一章 陈情令之等你归来最新章节 下一章 第五十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