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本小说网 > 影视同人小说 > 陈情令: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本书标签: 影视同人  陈情令  王一博     

乱葬岗(上)

陈情令: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走到夷陵的镇子上,魏无羡想起来,那时就是在这个镇子上,他遇见了江晴和蓝湛,魏无羡笑着问江晴

魏婴(字无羡)师妹,你还记得这个镇子吧

江晴(字澜一)记得(怎会忘记)

蓝湛看向魏无羡,魏无羡接着说

魏婴(字无羡)那你和蓝湛应该还记得,我们在这儿,你们说你们要去夜猎,我还说要请你们吃饭

江晴(字澜一)当然记得,不会忘

说完,蓝湛停下脚步,看向一旁,江晴和魏无羡顺着他的视线看去,那茶楼不正是当年江晴和蓝湛与魏无羡阿苑一起吃饭的地方吗,江晴想起了那个拿着蝴蝶的小孩嘻嘻笑笑的在他们四周跑跳着

蓝湛(字忘机)记得

魏婴(字无羡)不过说来惭愧啊,最后还是让师妹买的单(笑)不过都是很久之前的事了

蓝湛和江晴看着魏无羡,那笑容里还是有些失落,江晴又何尝不是呢,那个喜欢玩具的小阿苑不在了,也不知道他到底在哪,还活着吗?江晴看到远处的一个孩童

江晴(字澜一)如果那个孩子还活着,是不是该十几岁了(看向魏无羡)

魏婴(字无羡)(苦涩的笑)是啊,只希望他下辈子好好的,别再这么命运多舛了

江晴和魏无羡说话的时候只是没有注意到蓝湛欲言又止的样子

乱葬岗山下

刚乱葬岗的山下就碰到好多傀儡,江晴和魏无羡站在一旁,打怪这事儿似乎用不上江晴和魏无羡,自有温宁和蓝湛,可是这些傀儡就好像是故意来这儿纠缠他们不让上山一样,魏无羡朝蓝湛和温宁

魏婴(字无羡)别跟他们纠缠,直接上山

蓝湛和温宁点头,往山上跑去,魏无羡拉着江晴一起往乱葬岗上跑,进入乱葬岗的时候,阴风阵阵,路上堆积着许多石头

江晴(字澜一)墙被推倒了(看向魏无羡)

魏婴(字无羡)果然有人上山了

蓝湛(字忘机)上山吧

蓝湛对江晴和魏无羡说完,江晴和魏无羡对蓝湛点点头,进入乱葬岗,看着面前的一片废墟,江晴想起来那时第一次来这里的样子,明明是幸福的样子,可是却变成了不堪入目得破烂废墟,什么都没有了

以前的种种话语都在魏无羡的耳边一一响起

“魏公子,这是我酿的酒,你尝尝”

“阿苑,慢点跑,别摔了”

“公子,对不起,都是我的错”

“对不起,谢谢你”

魏无羡握紧手里的竹笛,伤心的闭上眼睛,温宁和江晴担心的看着魏无羡

江晴(字澜一)师兄

魏无羡睁开眼睛,对着江晴勾了勾嘴角,江晴看着那个笑容,一点都不开心,那是苦涩悲伤的笑

蓝湛面色冷漠但是心里也是有些难受

蓝湛(字忘机)当年围剿,都毁了

江晴看着温宁走到前面,魏无羡蹲下抓起地上烧毁的残土

魏婴(字无羡)毁就毁了吧,其实不管对于我来说也好,还是温情,温宁他们也好,这个地方都是我们人生最为煎熬的时光,又何必重游

魏无羡的手慢慢松开,手里的沙,随风而逝,就好像这时光一样,世事变迁

魏无羡朝前面的温宁喊

魏婴(字无羡)温宁,别看了

温宁(字琼林)知道了公子,我只是想看看还有没有东西留下来

忽然温宁背后的木板被击破跑出一个傀儡向温宁袭去,被温宁一把抓住一下摔死在地,这一声响动,惹来了好多傀儡,蓝湛使出弦杀术,直接解决了,江晴不禁再次感叹蓝湛真的好帅诶,真好,他是我的,嘻嘻,江晴正出神,蓝湛看着江晴傻笑,拉过她的手,江晴才反应过来跟着往前走,魏无羡朝江晴说笑着

魏婴(字无羡)师妹,刚刚想什么呢,还在傻笑

江晴(字澜一)(脸红)我哪有想什么啊

魏婴(字无羡)脸都红了(一脸的别想骗我)还说没有

江晴(字澜一)师兄,求放过(可怜的眼神)

一旁的蓝湛不知道是吃醋了呢还是吃醋了呢,反正停下来,看着魏无羡,搞得魏无羡有些惊慌,江晴看蓝湛左手幻化出随便,递给魏无羡,面无表情的说

蓝湛(字忘机)防身

魏婴(字无羡)(接过)谢谢

蓝湛看着魏无羡就是用手随便拿着剑,有些奇怪,魏无羡看蓝湛的眼神解释说

魏婴(字无羡)哦,我太久没用剑了,有点不太习惯了

但是显然蓝湛并不信魏无羡的这个理由,江晴知道原因心疼的看着魏无羡

魏婴(字无羡)好好好,我说,其实是因为我现在这具身体,灵力低微,所以就算是尚品宝剑,我也不能发挥它真正的威力,所以啊,还是要请含光君在保护我师妹的基础上再带上柔弱的我了

魏无羡朝蓝湛笑了笑,然后错身带着温宁往前走,蓝湛看着江晴望着魏无羡心疼的眼神,心中早已有了怀疑

走进伏魔洞,里面空荡荡,不过地上倒是放了好多宝剑,江晴正奇怪呢,听见魏无羡说

魏婴(字无羡)等一下

然后就站在原地不在动,听见洞里穿出声音

“要我说,你当时就不应该只捅他一剑,你怎么不一剑抹了他的脖子呢”

江晴听这声音耳熟,好像是…金阐?

“他们已经离开好几天了,到底要怎么样啊,要杀要剐给个痛快,我宁愿夜猎被怪物咬死,也不想饿死这个地方”

这么幽怨的声音,估计是景仪吧

金阐:那还能想怎么样,肯定是想像不夜天那样把我们炼制成他的傀儡,用我们对付我们的家人,让他们下不了手,让敌人自相残杀,卑鄙魏狗,毫无人性!

江晴听到金阐这么说魏无羡,顿时觉得生气,想要走进去教训一下他,被魏无羡伸手拦下,魏无羡对江晴摇摇头,江晴生气的继续听

金凌(字如兰)你给我闭嘴!

金凌的一声怒吼,让江晴更不淡定了,金凌怎么会在这里?

金阐:你让我闭嘴?你什么意思啊!

金凌(字如兰)什么意思,你是聋了还是傻了,听不懂人话,闭嘴,就是让你别说话!

金阐:你凭什么让我闭嘴

金凌(字如兰)在这废话有什么用,多吵几句绳子能断,听得人烦!

金阐:你!

蓝愿(字思追)好了你们别吵了,咱们现在被困在这里,山上那么多傀儡,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冲进来,这时候你们还要吵吗!

金阐:是他先发的疯,怎么,你可以骂不准我骂,金凌,你以为你是谁啊,你以为敛芳尊可以成为仙督,你今后也是,我就不闭嘴,我看你能把我怎么样!

江晴真没想到金阐这个死孩子这么贱

金阐:想打架是吗,好啊,我正窝着火呢,你个有娘生没娘养的!

金凌瞬间开始发怒,用身体撞着金阐,蓝思追在一旁拉架,但是被绑着也没什么用处,江晴听金阐那么说金凌直接走了进去,魏无羡和蓝湛还有温宁也跟镇走了进去,江晴看着金凌生气的和金阐扭打在一起,江晴冰冷的看着金阐,敢打她的侄子,真是不知死活

魏婴(字无羡)喂,看这里

金凌他们这才不打了,看着魏无羡和蓝湛还有满脸怒气的江晴,蓝思追和蓝景仪看到蓝湛,面露喜色

蓝愿(字思追)含光君

蓝景仪含光君

金阐看到江晴的表情,有一丝胆怯但是还是傻里傻气的说:你们高兴什么,他们都是一伙的

江晴(字澜一)喂,我说金阐,你也老大不小了,能不能给你的破嘴留点儿德

江晴看着金阐冷漠的说道,江晴明显看到金阐往后缩了缩,江晴看着他

江晴(字澜一)怎么不说了,刚才不是挺厉害的

金阐:你你你…

江晴(字澜一)你什么你

魏无羡和蓝湛笑着看江晴教训金阐,江晴走到金凌面前蹲下面色温和的对金凌说

江晴(字澜一)阿凌(摸摸头)

金凌(字如兰)(委屈)姨母

魏无羡拔出随便递给温宁,温宁接过走向被绑的金凌蓝思追,金阐和蓝景仪他们,经过其他人的时候都被温宁的气势吓得不轻江晴没让温宁动手,自己给金凌和蓝思追割开绳子,江晴把他俩扶了起来,仔细看看有没有受伤,温宁给金阐和蓝景仪解开绳子

江晴(字澜一)你们没事吧

金凌(字如兰)没事

蓝愿(字思追)没事,多谢江姑娘

江晴看着蓝思追可爱的很,摸了摸他的头,笑着说

江晴(字澜一)叫姐姐吧

蓝思追看着江晴那笑吟吟的眼神,好像脑海里也有那么一个人,对他叫“小阿苑”

蓝愿(字思追)(笑)澜姐姐

江晴笑了笑,听见后面魏无羡失落的说

魏婴(字无羡)哎,原来论震慑,我竟然还比不上温宁

魏无羡无奈的摇了摇头,走到江晴那边,被松开的金阐竟然大喊着:快跑啊,快跑啊!

江晴都无奈了,这兰陵金氏怎么会净出些傻子一般的搅屎棍,被人拉住嘱咐说外面有傀儡,才尴尬的看着魏无羡他们

思追和景仪对蓝湛行礼,思追看到魏无羡可是高兴了

蓝愿(字思追)莫,魏前辈,您是来救我们的吧,不是您派人把我么抓起来的吧

魏婴(字无羡)我?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有多穷,我哪有钱去雇这些人啊

蓝愿(字思追)嗯,我早就知道前辈是真的很穷

江晴忍不住笑了一下,看着蓝思追说道

江晴(字澜一)思追啊,真实诚啊

魏无羡尴尬的看着蓝思追,无奈点头,谁叫人家说的都是实话,穷,是真穷啊

魏婴(字无羡)乖,对方有多少人啊,附近有没有埋伏啊

蓝景仪对方有好几个人,都用鬼面遮住了,看不清面容,把我们捆了扔在这儿就不管了,像是要我们自生自灭,(想起来)对了,外面好像还有很多傀儡,一直在叫

蓝湛看着蓝思追说道

蓝湛(字忘机)做得好

魏婴(字无羡)是做的好啊,连思追都会打架了

江晴看思追那害羞的样子,也看到了思追帮着金凌打架,看来思追还是挺适合金凌脾气的

蓝愿(字思追)方才,是一时冲动

江晴(字澜一)(安慰)冲动点儿没什么,更何况,(看向蓝湛)含光君都夸你了

蓝湛看着江晴不说话,这时一旁的金凌朝魏无羡走来,蓝湛和蓝思追上前挡着魏无羡,江晴看着金凌的眼神,不知道他想干什么

江晴(字澜一)金凌,别乱来

金凌看了江晴一眼,又一直盯着魏无羡,魏无羡不防备金凌,推开思追,然后推开蓝湛,看着金凌

蓝景仪你不会又想刺他一剑吧

金凌(字如兰)我…

蓝愿(字思追)(拉了景仪一下)景仪

江晴(字澜一)不是,咱们能不能出去再说

蓝愿(字思追)

魏无羡和蓝湛点头,但是其他人还是原地不动

蓝景仪怎么,还想待在这儿啊

金阐:外面那么多傀儡,你让我们出去,送死啊

温宁上前跟魏无羡说

温宁(字琼林)公子,我把他们都赶走

魏无羡对着温宁点点头,那随便扔给他,温宁接过,走出山洞

蓝愿(字思追)捆仙索已经解开了,大不了我们齐心协力闯出去罢了,若你们不走,万一待会儿我们离开后,傀儡涌入,看这山洞的情形,岂不是瓮中捉鳖

蓝思追说完就带着人都走了出去,留下江晴金凌还有蓝湛和魏无羡,蓝湛看着江晴说

蓝湛(字忘机)走吧

江晴(字澜一)(点头)嗯

可是刚走到门口,就看到温宁被打了进来,摔倒在地

魏婴(字无羡)温宁,怎么回事?

温宁(字琼林)没事

江澄(字晚吟)金凌,过来

金凌(字如兰)舅舅

洞外传来江澄的声音,金凌开心的跑了出去,魏无羡走到温宁身边说

魏婴(字无羡)温宁,你先不要出去

温宁点头,魏无羡站在洞外,看着各大家族纷纷进来乱葬岗,江晴从魏无羡背后出来,江澄看到江晴和金凌说

江澄(字晚吟)金凌,还不快过来,等死吗(看着江晴)二姐

江晴看得出江澄眼里的复杂的情绪,有喜悦有失望还有无助,江晴转过头不再看他一眼,只是那一瞬间,好像眼泪就要流出来了,终究,站在了对立面上,蓝湛看到蓝先生竟然也来了,带着蓝氏弟子走到蓝先生面前行礼,那些弟子自然走到蓝先生身后,魏无羡看着江晴,和她一起走到蓝湛身边,蓝湛站在原地不动,蓝先生朝他伸出手

蓝先生忘机,过来

蓝湛垂眸,魏无羡看了看蓝湛,这时江晴和蓝湛终于和魏无羡站在一起,并肩作战,不知是谁家女修朝蓝湛喊:含光君,你究竟怎么了,你变得不再是你,(看着魏无羡)明明曾经你与他势不两立水火不容,夷陵老祖究竟是用了什么办法蛊惑了你,让你站到了我们的对立面(看向江晴)是因为她吗!(看蓝湛不说话)既是如此,枉为名士!

江晴有些无语

江晴(字澜一)这位姑娘,你好大的口气,你是黄河吗?管的真宽,难道像你们这么是非不分,颠倒黑白就是名士了,可笑!

女修:你!果然是不知羞耻!

江晴这还是这么大第一次被人骂不知羞耻,蓝湛一眼瞪过去,那女修就被禁言,要江晴说都觉得这都太轻了!

魏无羡把江晴拉到蓝湛身后,对着那名女修说

魏婴(字无羡)你们又来了

江澄(字晚吟)当然要来

苏涉抱着琴:若非夷陵老祖刚回来,就生怕天下人不知,大张旗鼓地制造傀儡,将众家子弟抓来此地,相比我等也不会这么快,就又来光临阁下的巢穴

江晴忽然明白了,这是中计了

魏婴(字无羡)我明明是救了这些世家子弟啊,你们怎么不感激我,还要指控我呢

江晴(字澜一)师兄,你还不明白吗,这是有人故意把我们引上来,然后陷害你啊(看着面前道貌岸然的人)真是有心机啊

魏婴(字无羡)(笑)噢,这样啊,那这次来的阵仗有点寒碜呢,少了两位大人物呢,敢问诸位,此等盛事,泽芜君和敛芳尊怎么没有来啊

苏涉:前日敛芳尊在金麟台被刺杀,胜负重伤,泽芜君正在全力救治,你又何必明知故问

江晴听苏涉说完都觉得,这金光瑶还真是身娇体弱易推倒啊,还胜负重伤,对自己下手就是狠,魏无羡无语的笑了笑

苏涉:你笑什么!

魏婴(字无羡)哦,没什么,我只是单纯的觉得敛芳尊很容易受伤而已

上次义城救过的欧阳子真跟他父亲说:爹,我觉得这件事真的可能不是他做的,上次在义城就是他们救的我们

欧阳子真的话被一旁的蓝先生听到,江晴看了看这比较厉害的也就来了姑苏蓝氏和云梦江氏俩家,按理来说还应该有清河聂氏啊,江晴凑近魏无羡耳边说

江晴(字澜一)师兄,聂怀桑也没来

魏婴(字无羡)(听完以后)清河聂氏怎么也没来啊

话音刚落

聂怀桑诶,借过借过借过

江晴和魏无羡就看到聂怀桑拿着把扇子从人群里慢慢挪到前面看着魏无羡无辜的说

聂怀桑魏兄,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我就是来凑个数的

魏无羡无奈的笑了笑,聂怀桑看着蓝湛的眼神,忽然躲到一旁的人身后,然后就开始一个接一个说要找魏无羡报仇的,江晴看着那些可笑的人,闭上眼睛,这真的就是所谓的名门正派,守护正义的人吗?他们才是魔鬼吧!

上一章 绵绵 陈情令:念念不忘必有回响最新章节 下一章 乱葬岗(中)